《范蠡与西施》

范蠡与西施

作者:朱兵
第01章 水漫漫 第02章 心悠悠 第03章 卧薪尝胆
第04章 赤堇山情恋 第05章 灭吴八术 第06章 情意绵绵
第07章 春风得意马蹄疾 第08章 不速之客 第09章 不测风云
第10章 风雨同舟 第11章 芙蓉帐暖度春宵 第12章 恸哭三江口
第13章 旦夕祸福 第14章 白马寨点将 第15章 曹娥江柳翠莺语
第16章 文种请籴 第17章 论剑·谈射 第18章 姑苏台抚琴
第19章 子胥伏剑 第20章 拴不住心猿意马 第21章 越灭吴
第22章 范蠡功成身退 第23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24章 五里湖风光
第25章 若耶情愫 第26章 太湖·风韵 第27章 定陶立足
第28章 鼎沸的婚礼 第29章 山不转水转 第30章 北国奏鸣曲
第31章 情深意长 第32章 未雨绸缪 第33章 吴淞口拉开帷幕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范蠡与西施》序| 春秋战国历史

《范蠡与西施》序


西施,中国古代第一美女,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霜雨雪,社会嬗变而盛名不衰, 这是在历史的长河中优胜劣败、自然淘汰的结果。

是西施与范蠡曲折跌宕、撼人魂魄的悲欢离合爱情故事牵动着古今亿万人的心 灵么?

是西施自越之吴的震惊世人之举,置个人利害、青春、爱情、生命于不顾的爱 国情怀,激励着有正义感和雄心壮志的仁人志士的心胸么?

是西施从一个鬻薪女、采桑女、浣纱女而成为涉足政治、维系国家安危的不平 凡的人生之路,在拨动亿万人内心世界的琴弦,引起共振共鸣而至于今么?

也许是单一的因素,也许是几种因素都包括在内的综合因素,在起着酵母作用。 总之,西施的名字铭刻在人们的记忆里,活跃在人们的心灵中,这是勿庸置疑的。

笔者以历史基本事实为骨架,以文学艺术的想象、推测、联想、虚构功能为血 肉,构思和描绘了范蠡和西施的故事,塑造了西施、郑旦、范蠡、风胡子、太宰嚭、 陈娟、文种、孙武等文学形象。但愿能与读者的兴趣、心理、情感、爱好和审美理 想相勾通,融历史科学性、文学艺术性、美学感染性和通俗可读性于一体,以期达 到庸续、扩大、发展、完美和艺术化、典型化西施与范蠡等文学形象,从而反映历 史的某些本质方面。

倘能如愿,自当欣慰不已。

乙亥荷月于京华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范蠡与西施 作者:朱兵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范蠡与西施》第01章 水漫漫| 春秋战国历史

《范蠡与西施》第01章 水漫漫


东无微白,晨夕乍上,诸暨城和附近的山村,渐渐从夜色朦胧中露出江南特有 的秀丽。两个妙龄少女,挎着竹篮走出山村。边走边嬉笑对语。

"旦儿,你家蚕长得好吗?"

"施姐,今年雨水足,桑叶盛,我家那蚕像气儿吹得一样,长得又快又肥。"

"我娘说,她活了40多岁,还没见过这么好的蚕虫。看来,今年蚕丝丰收是没 有问题了。但不知今年赋税会不会增加?听老人并,咱越国国王勾践刚从吴国回来, 咱越国向吴国纳贡会不会减少点儿?"

"咱养咱的蚕,他纳他的贡,与咱何干?"

"旦儿,可不能那么说,咱是越国子民,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没听老人讲吗? 勾践他们在吴国三年可苦啦,割草喂马,种地薅草,什么都干,与乞丐无疑。听说, 勾践还喝过夫差的尿,吃过夫差的屎呢?"

"别逗了。要说干活我信,谁让他无能打了败仗呢?要说喝尿、吃屎,我不信。"

"是的,我爷爷和别人讲时,长吁短叹的,很同情勾践。"

"管他是真是假,碍不着我们老百姓的事。我们还是去采桑叶才是正事。"

"旦儿,我是说,国家好了,我们百姓少纳点税,生活就能富裕些"

"哦!我知道了,施姐,你是打算给自己买嫁妆啊?"

"你个死妹子,自己和风胡子好上了,反而打趣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一个前面跑,一个后边追,过了若耶溪桥前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求 饶。

"西施姐!饶了我吧!祝你来年给我找个好姐夫。"

"气都喘不盈了,还顾得上饶舌,我决不饶你!"

西施追上来,双手不停地胳肢郑旦的两腋。西施知道郑旦的嘴厉害,斗嘴斗不 过她,但郑旦痒痒肉多,就怕人脐肢她。西施追上郑旦,郑旦知道难逃此劫,扔了 竹篮,躺在地上打滚,西施仍胳肢不止。直到郑旦缩成一团

西施、郑旦是苎萝山下、若耶溪畔、若耶村少女。两家是邻居,偏巧又是同年、 同月、同日生,只是西施比郑旦早生一个时辰,所以平时,西施叫郑旦为旦妹,昵 称旦儿;郑旦叫西施为施姐。二人长得如双棒儿姐妹,只是西施姐忠厚,郑旦妹机 灵,西施姐稍稍丰满些,郑旦妹稍稍苗条些。粗心人常常无法区分姐妹,村里上了 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常常把西施当郑旦,或把郑旦当西施。这两家的关系特别好, 要不是隔着一道院墙,如同一家一样。这姐妹经常一起吃饭,一起上山采桑叶,一 块到若耶溪浣纱,这姐儿俩真是好得如同亲姐妹,日同行,夜同息,形影不离。

若耶溪。

此溪源于若耶山,北流入运河,流经苎萝山下若耶村旁。这是一条江南溪流, 满溪碧绿,草木葱茏,鱼翔浅底,卵石历历在目。这里是西施、郑旦青春少女们的 天堂。春日一到,万物复苏。若耶村的青年,赶着水牛,肩扛犁耙,开始耕田耙地, 插秧、匀禾;若耶村的少女们投入采桑养蚕,浣纱织衣的活计。是若耶溪的水灌溉 了田里的秧苗,养育了若耶的村民,是若耶溪的水,洗濯了蚕丝、织成美丽的丝绢, 打扮了若耶的少女们,是若耶溪的水,滋润了若耶少女的肌肤,铸就了她们天仙般 的胴体。若耶村的姑娘,像神州大地上的陕北米脂姑娘、山东蓬莱姑娘一样,自古 就非常有名。在春秋战国时代,若耶地区姑娘的美丽,早已名贯越国上下,蜚声吴、 楚之外。

这一日,夕阳西下之时,西施、郑旦这对异姓姐妹,一同来到若耶溪碧波荡漾 中浣纱。

余晖斜阳,映照若耶溪。水旁石上亭亭玉立着郑旦、西施。两个倩影,倒映水 中。西施上身着红衫、袖子缩过肘弯,下身穿白裤,裤腿卷过膝盖;郑旦上着绿衫, 下穿黄裤,同样袖缩过财,裤腿卷过膝。两个人站着不动时,斜阳把他俩的曲线照 射得十分鲜明;胸高高隆起,臀腴腴后突,腰细不过四,又衬上洁白如玉的裸露在 外的臂和腿,真如同两座玉雕,俨然一幅若耶溪的双美图。二人浣纱之时,纱在他 俩四支手中抛出、抖动、又收回,身躯随着前屈后仰,是那么优美、和谐、富有韵 律。

正在炕纱的郑旦,突然停止了动作,目不转睛地盯着水中的倒影。西施不知其 故,一边浣纱,一边头也不转地对郑旦说:

"喂!水中有什么稀世珍宝把你吸住了?"

"施姐,我看咱俩在水中的侧影,像一幅画,那么美!"

"倒影有什么好看,八成你有病了。"

"你才有病,水中的倒影,像在镜中,随着水波颤动,又有一种迷离恍惚之美。 你说,是不是?"

"你相琢磨去吧T你一个人不够,叫上风胡子一块琢磨。他琢磨你,你琢磨他, 一对胡琢磨!"

"你又来了,我撩你一身水。"

郑旦说完,撂下纱,弯下腰,将溪水往西施身上猛撩一气,西施躲闪不及,身 上湿了好多。西施只顾躲闪郑旦撩水,手中的丝纱撂下被溪水冲走

这丝纱来之不易,从养蚕、抽丝、浣纱,是她一家人多少个日日夜夜辛勤劳做 的结晶,能让千日之劳毁之一旦吗?

郑旦见西施姐的纱被冲走,她停止撩水,着急地喊:"施姐!纱

西施见纱被冲走,急了眼,用极快的速度脱去上衣和长裤,一纵身跃入溪流- -

江南水乡,出门不是河,就是塘。自小生在塘边河畔,不管男女,几乎没有不 会摇撸把舵,下水游泳的。

西施跃入水中,很快就把丝纱捞上来了。可是,她是只穿着胸罩和裤衩下水的, 她一出水,双臂抱胸,羞涩难当。因为这时正是收工的时候,若耶桥上人流络绎, 若让村里小伙子们瞧见半裸的身子,今后走在街上那脸往哪儿搁呀!

郑旦这时就显出她的机灵,她知道这祸是她问下的,自知理亏,早把施姐脱下 的衣服拾起,待施姐一出水,就给她裹上了。小伙子们再快的贼眼,也不能饱眼福 了。郑旦给施姐裹上衣服,就用身体挡住桥上的视线,护送施姐藏进丛林里。

郑旦在丛林边放哨,避免不老实的小伙子贪馋的目光偷视。西施很快换好衣服, 走出丛林。

"施姐,真对不起!旦儿这厢陪礼了。"郑旦说着,双手在髋间交叠,做出舞 台上小姐施礼的动作,滑稽可笑,立刻把西施逗乐了:

"你呀--"

"施姐,说实在的,咱位一块长这么大,我还真没见过你的身子什么样,这会 我可看清楚了。"

"你要胡唚,老账新账一起算,非胳肢你不可!"

"姐,别,别"郑旦怕西施的"杀手锏连""施"都免了,直呼"姐", "我说的是真话,不是胡说!"

"闭上嘴!,再张嘴。我就动手!"

"姐,这嘴缝上就张不开了,不缝就想张。"

"好,回去我拿针线给你缝上。"

"真缝上了,不仅说不成话,连饭也吃不成了,好端端一个细妹子,不饿成瘦 干狼啊!"

"狼比人好,它不意是生非。"

"还是人比狼好,你跟狼在一块,不怕它吃了你?旦儿虽嘴不好。但能跟你做 伴,解闷儿。"

"好话从你嘴里出,坏话也从你嘴里出。"

二人说着,又回到溪边。望着即将进山的夕阳。听着路上吆牛的声响,西施用 自古流传于吴越一带黄梅调,放开喉咙唱道:

芒萝芒萝春已暮,
浣纱浣纱泪成河。
黄丝绵绵统青竹,
白云依依逐绿波。
日浣夜织奈何苦,
月贡岁纳剩无多。
何日得为奴家衣,
越吹伴我舞且歌。

"好!唱得好!这首曲子比你以往唱得所有曲子都好听。施姐,不知为什么, 你的心中总有杞人之忧?"

"旦儿,你我都十三岁了,人活一世,草长一秋。我们身为女子,难道就像别 的女子那样,小的时候,玩,干活,大了出嫁,生孩子,老了带孙子,就这样活一 世?"

"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女子生来就是这种命,既不能加冕当官,又不能举刀 弄枪去打仗,还能干什么?"

"我不想名垂青史,也不想浑浑噩噩活一辈子。"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能为黎民百姓出点力,那该多好!"

"你怎么出力呀?"

"我也不知道。"

"施姐,你的心比我大,我缺心少肺,整天喜喜哈哈。那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

若耶村。

西施、郑旦收好丝纱往若耶村走。这时,天已擦黑,田里的人多数已赶回家里。 郑旦走在回家的路上,又想起在丛林中所见,禁不住开口道:

"施姐,你真是天下第一大美人。"

"旦儿,你是不是真病了,怎么今天光说疯话?"

"姐!我没病、我说的也不是疯话,是真心话。"

西施、郑旦虽是农家户,两家父母都还比较开通,西施、郑旦虽是女儿身,还 是让她们认了一些字,读了点书。对起话来,不像一般村姑野妇那么粗俗。

"姐,"旦儿为和西施套近乎,谈话开始就用了亲称,"咱们在一起近14年, 一块吃过饭,一块睡过觉,几乎天天见面,可我从来没看见过你的身子是什么样- -

"我就知道,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咱们可有言在先,我刚开个头,你就要反悔了。"

"好。我不动,也不说,让你敞开嘴,说个够。"

"这还差不多。--我今天在林子边给你放哨,才总算把你的身子看了个一清 二楚。我敢说,要是让哪个小伙子偷偷看见,他会几天几夜、几年几月睡不着觉, 没准还会得相思病。"

"要唚就唚人话,别跟那些没有家教的野丫头一样,满嘴瞎说。"

"我说得句句是实话",旦儿说着用目光前后左右扫了一遍,见没人,就接着 说,"你的皮肤长得那么白,像最自最白的米;不对,象雪花;还不对,米与雪花 只是白,但缺少光泽,像白玉。既白且亮,还透朗,不像我身上,胳膊上长着痦子 脊背上长个猴子。"

"那有什么,你又不是整天光膀子赤着背,谁也看不见。"

"那要是嫁了人:总不能穿着衣腋睡觉咆。听说那些坏男人,一结婚,一点儿 衣服不让你穿,什么地方都看,什么地方都摸。"

"风胡子已经看过了,摸过了。"

"姐也变得不正经了。不结婚,我决不让他看,更不让他摸。"

是不是亲过了?

"偶尔一次。一赖皮赖脸,死缠活缠,没办法。"

"什么没办法,分明是你愿意。难道牛不喝水强按头不成?"

"有时候看着他任可怜的,就放手了--咱们别说他了,我接着刚才没说完的 话--

"在丛林我还看到,你胸前那两个高高挺起的雪峰,鼓胀、饱满,站在那,直 撅撅向前突兀着,真让人羡慕,真让人嫉妒!"

"你不也长着两个,想看,自己看自己的去。"

"我没有你那么洁白细嫩的肌肤,再说我胸脯上的两座峰,没你那么高,没你 那么鼓。哪个男人娶了你,算他是天下第一个有福气的人!"

别胡唚了。旦儿,你今天够放肆了,还没完没了。"

"咱们先有约法,我还不趁此机会说个痛快--再说你那臀部,那么大,那么 回;腰又那么细,细得让人觉得两只手就能卡住--天下的美都让你占全了,能说 你不是天下第一美女么?"

"旦儿,这回该结束了吧?"

"完了。"郑旦说完,又扫视周围,看看有没有坏小子追随、偷听。

"旦儿,你是看不见自己,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的美女,要不风胡子怎么就看中 你了呢?"

"我比咱村其他女子,可能好看一点儿。但与你相比,只能屈居第二。"

"你太谦虚了。应该说,咱姐儿俩,不相上下,难分高低。不要说,在若耶村, 就是在诸暨县,也能算上美人吧。"

"姐姐高见,这话说得有谱儿,也说到我心里去了。"

"原来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你夸我,是为了引出话来,让我夸你呀!"

"那倒不是,说你是真心的。你就是美哩!"

两人只管悄悄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家门口。

"施姐,今晚来我家一块吃饭吧,妈妈中午就对我说,晚上吃油煎芋头,好不 好?"

西施也不客气,随旦儿进了郑家门。饭刚摆上桌,西妈妈隔墙喊:

"郑妈,施姑娘在你家吗?"

"西妈,施姑娘在这院吃饭了,你不用操心了。"

郑旦、西施两家住宅相仿佛;座北朝南三间正房,两边为卧室,老少两代分开, 中间类似过厅,有门通往东西卧室。中间可放桌吃饭,亦可接待客人。客人一般不 进卧室,卧室床上挂帐子,本来为的是夏天挡蚊子,但冬季也不取下。床下还放置 带盖马桶,女人大小便皆用马桶。灶间设在东跨房,只有锅灶而已,不置其他。西 跨房是牛栏,但牛马与猪同居,天暖时,猪在屋外,随处可居,每至冬季,便到牛 栏居住。

郑旦与小她五岁的妹妹同住一屋,两姑娘的屋子,别无长物,只多了一面铜镜。 因为郑旦自小爱美,洗完脸梳头时,总是要对着铜镜照来照去。有时母亲喊她吃饭, 她打扮不完,都不肯出屋。父亲有时不耐烦,常说,人长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豆腐渣怎么打扮也成了不了一朵花。这话郑旦母亲听着不人耳,就顶撞说,我女儿 像她妈,生下来就是一朵花,我嫁给你,算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父亲也嘴不 饶人:"后悔了,再找好的去,现在还来得及。"

老俩口斗嘴,这是家常便饭。孩子对大人斗嘴,只用耳朵听着,不往心里去, 也不去插嘴。

今天,郑旦、西施回家比往日晚些。父亲只说了句:"天黑了,也不知道回家。"

"今天纱多,我和施姐加把劲儿,浣完纱才往回走。"说着,她用眼看了一眼 西施,希望她和自己唱一个调儿,可给保住驾,别露了馅。

西施不慌不忙说道:"旦妹今天可没偷懒,她带去纱多,天黑还没完,我帮了 她一把,才洗完。大叔可不能怪旦妹。"

"我不是怪她,没完明天再说,天黑了也得回家。不然,总让大人惦着,不放 心。"

她什么都明白,大叔不用替她操心。"

"她不像你那么稳当、懂事。"

"爸,你总是夸施姐,我们俩换换,我去她家,她来我家,好不好?"

"那敢情好!"屋外走进来的西施妈搭腔了"俺西施,一天到晚不哼不哈,像 个木头疙瘩;哪有旦儿机灵,有说有笑,做活麻利又快捷。

"西妈坐。"

翌日清晨,西施,郑照例去苎萝山采桑叶,若耶村又开始了一天的劳动。可是, 当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从诸暨方向有几位官人,骑着高头大马进了若耶村。

若耶村是个偏僻山村。多少年来,极少有骑马坐桥的达官贵人光临。今日突然 来了几个骑马人,自然弓!起全村轰动,除已经下地的人之外,留在家中的老人和 孩子,像下了一道命令一样,不多会儿全都聚集在几个骑马人周围。

若耶村只有大几十户人家,东西南北两条交叉的十字街,把若耶村分成整齐如 割的四块。若耶村姓氏颇杂,几乎是一家一姓。据说是春秋之初,来若耶溪、苎萝 山铸剑的民工从四面八方而来,很少有沾亲带故的。所以姓氏颇杂。

十字街头是若耶村的定俗成的新闻广播站。闲暇之时,是村民们端着碗吃饭碰 头的地方,盛夏的晚上,是村民聚在一起谈天说地、讲故事、说笑话的娱乐场所; 每年赛龙舟季节,既是众人抬龙舟下若耶溪,浦阳江的出发地,也是赛龙舟得胜的 英雄庆贺的地方。

只要到了十字街头,全村几十户人家的大小动静,都能从这里了解个一清二楚。 诸如,谁家媳妇怀了孕,谁家阿仔提了亲,谁家媳妇受气,谁家男人走邪道,乃至 谁家母牛生仔,秧苗烂秧、水塘车水等等,哪怕是鸡毛蒜皮小事,都能从十字街头 获得最详尽,最可靠信息。

几个骑马人进村,消息立刻传遍全村,比敲锣召集村民快得多。

骑马人在十字街头下马之后,就向村民宣布越王勾践的圣旨:

越国臣民,国难当头,理应人人献力。

本王在吴称臣三载,其苦倍哙。复苏大越,振兴朝纲,急需选送十名美女入朝, 万望臣民鼎力相助。越王勾践十二年

若耶村村民绝大多数不知"圣旨"为何物,官人宣读圣旨时,依然站着不动, 无一人下跪;宣读完圣旨,也没有任何表示。就是对圣旨的内容,也似懂非懂,更 不知吉凶祸福,只是呆呆地站着。不知所从。

从诸暨跟来的侍从官怕村民不解来意,就解释说:

刚才范蠡上将军宣读的我国越王的圣旨,是要从越国各地选拔美女十人进宫, 这是举国兴邦的需要。望村民为国分忧,从大局考虑,凡有妙龄美女之家,尽快贡 献出来。隐匿不报者,国法从事!

范蠡上将军驻足诸暨,选送之美女,由范将军亲自验察,合格者,送入宫中, 不合格者,仍归乡里。

几位骑马官人,宣读完圣旨,解释完来意,在若耶村街上走了走,就又到其他 村继续宣读圣旨去了。若耶村村民议论纷纷,四下散去。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范蠡与西施 作者:朱兵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