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膑

孙膑

作者:王霞
第01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06节
07节 08节  
第02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06节
07节 08节 09节
第03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06节
07节 08节 09节
10节    
第04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第05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06节
07节 08节  
第06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06节
07节 08节 09节
10节    
第07章
01节 02节 03节
第08章
01节 02节 03节
04节 05节  
孙膑故乡行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孙膑》 01节| 春秋战国历史

《孙膑》 01节


公元前383 年,位于齐国西南边陲的鄄邑城(旧址在现山东省鄄城县城北)迎 来了又一个早春。

才过二月,天气便温暖起来,太阳照在人们身上已有了几分暖意,从济河(今 黄河)上吹过来的风也不像前几日刺骨。阡陌边田野里已有嫩绿鹅黄的草芽拱出地 面,杏花、桃花也已露出毛绒绒的尖尖角。

此时,中国的历史进程已进入战国中期。春秋时代(公元前770 年--公元前 476 年)周天子的共主地位已名存实亡。周室既衰,各诸侯国转相吞并。数百年间, 列国耗尽。到战国中期,就有一百多个诸侯国家被大国吞井。

连年战争,加上旱涝雹洪虫瘟等灾害,百姓生灵涂炭、饿殍遍野,田园荒芜、 家无男丁,更不要说过安稳日子。

然而,这年的早春却给人们带来了些许的温情和暖意。

距古鄄邑东南约四十里的叫冷家庄的村子住着几十户冷姓人家和葛姓人家。村 庄虽不大,且离宋国颇有名气的商品集散城定陶百余里。然而,这里西面和北面扼 据济河,古雍水河从村庄的东面流过汇入滔滔济河。加上气候宜人,四季分明,土 地肥沃,物产丰硕,虽为齐边疆,这方百姓却也能勉强度日、安居生活。

这天黄昏,庄里百姓家家闭户关门准备睡觉的时候,从村南大路上走来挑着担 子、抱着孩子的一家人--夫妻俩和他们的两个儿子。一家四口走到村口老槐树下 停了下来。女人把怀里的小儿子放到地上,让他活动活动手脚,也好暖和一点,又 伸手将大儿子冻红的小手捧进怀里,男人在一旁看着不禁心里酸涩。女人却对丈夫 笑了一下。

还要走多久才不走了?还要找到哪里才算找到一个家?男人不知道,女人也不 知道,两个不谙人世的孩子就更不知道。

"娘啊我饿!"小儿子扑进女人怀里,欲撩女人衣服。奶水早就断了,可为了 哄儿子,女人常让儿子嘴里叼着它,真有假有对于小儿子都是一种抚慰。女人正欲 撩衣襟却被男人用手挡住。男人匆匆去挑着的筐里翻找干粮,可是,包干粮的布是 空的。他又摸自己大褂里的口袋,口袋是瘪的,一文钱也没有。他站在老槐树前。 他看到女人那哆嗦的手把棉衣撩了起来,露出松软的乳房,把于瘪的奶头塞进小儿 子的嘴里。突然,女人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女人"啪"地给了小儿子一巴掌。小儿子尖尖的小牙把她咬痛了。小儿子使出 全身力气吮吸女人身体里的乳汁,然而什么也没吸出来。他不知是哪儿堵住了,用 牙咬住奶头,以为咬破了奶就会自动流进他嘴里。他使出全身力气去啃咬,却不料 被女人一巴掌打倒在地。一滴奶没吃着却挨了一掌,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委屈地坐 在地上号陶大哭。女人捂着前胸咧着嘴,见小儿子瘦瘦的身体歪躺在地上,她上前 把他抱起来,为他擦净脸上的污泥,一把把儿子搂在怀里,止不住的泪水流淌在小 儿子的衣服上。

母子仁依偎在一起,相互紧靠着以抵御刺骨的寒风和难熬的饥饿。但是,身上 没有衣添,肚中没有粮食,又怎么能度过寒冷的夜晚!男人丢下母子仨径直朝村中 一户人家走去。

突然,一条又黑又脏的瘦狗朝母子仨走来。女人将两个儿子紧紧搂在胸前。

瘦狗面目丑陋,脊背如刀背一样尖削,两条腿如柴棍一般瘦细。昏暗的天色中, 女人隐约还看清瘦狗头顶处有撮白毛。

瘦狗先在距母子三五步远的地方卧下来,它头伏在前爪上,双目阴沉地观望着。 当男人走远了,几乎消失在远处的暗夜中,瘦狗一跃而起,扑上前来,一口就咬住 了女人的大儿子。大儿子吓得哭叫起来,女人挥手去打狗。

可狗绕着男孩转着圈,却始终不松口。女人打狗够不着,心急如焚疾呼走远的 男人。在她稍一分神的时候,瘦狗叼着男孩的腿拼命向村中拖。男孩"娘呵娘呵" 地哭嚎着被狗拽着一步一趋朝村中走去,女人扔下怀里的小儿子去抢大儿子,小儿 子的哭声女人已听不到,大儿子喊"救命"的声音却刀一样把母亲的心一点点撕裂。 女人终于追上了被瘦狗咬住的大儿子,可女人不能够把儿子抢回来。狗嘴里始 终叼着她儿子的腿。女人忍着心痛扶着儿子"跟"着瘦狗来到一户人家。到了这户 人家的柴门前瘦狗依然不松口,直到把母子俩"拖"进柴门立在院中,瘦狗才松开 口,并欢叫着朝房门跑去。

女人伏下身察看儿子的伤势,只见儿子的裤腿一片湿滑的痕迹,她心痛地哭起 来,正要与这户人家论个理,只听房门"吱扭"一声开了,从门里走出来一个年过 半百,长方脸的大个子男人。这时,女人的丈夫也抱着小儿子追进柴门。男主人看 见刚进柴门的孩子父亲先是一愣,随后上前施礼说:"真对不起,让你们和孩子受 惊了。不过,请相信我,我家这条黑狗绝没有恶意,它是见你们一家从外乡来,饥 寒难忍,特请到我家来暂避风寒。"

夫妻俩糊涂了,难道说还有用狗咬孩子来请客人的吗?儿子的哭声恰似鞭子一 佯抽在父母心上。孩子的父亲忍住心头的焦急向男主人回了礼后说:"不打扰了, 我们这就走。"说完把小儿子递给女人,自己背起大儿子就要走。

男主人叫住一家人:"哎,等等!"

那条瘦狗也立在柴门口叫了两声挡住去路。

男主人把大男孩抱起径直走进屋去,夫妻俩快步跟了进去。只见男主人把孩子 放在炕沿上,撩起男孩的裤腿对这对夫妻说:"你们看,我说的是真话,这狗没伤 着孩子,它只是想把你们请到我家来。"

夫妻俩扑到男孩身边,仔细察看双腿,并不见有狗牙咬过的痕迹。再看狗,只 见男主人的儿子正追它玩。

儿子无恙,夫妻俩才确信男主人的话是真话。可一条又瘦又丑的狗怎么会有如 此善良怜悯之心?

见夫妻俩面露疑惑,男主人说:"我家境虽然贫寒,但我乐意干些善事,遇到 有要饭的逃荒的,我都拿饭给他们吃,过路的晚上走到这,我也请进家来住。这条 狗跟了我好几年,它懂我的心思,因此见你们没吃没住的就请到我家里来了。"说 罢,从墙洞里端出几个玉米面饼子放在桌上:"我去给你们烧碗水,一会就好。" 说完要去抱柴火。

夫妻俩相互看了一眼,泪水盈满他们的眼眶。奔波了数月的一家人终于找到了 一个家吗?他们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他们默默地跪拜在这位男主人的脚下: "谢谢大哥收留!"

男主人被这大礼惊得一愣,随即,他也回拜跪下,说:"不必如此客气,谁还 能没个三灾五难呢?我有幸帮助你们恐也是我今生最大的荣耀了!"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孙膑》 02节| 春秋战国历史

《孙膑》 02节


让这位男主人说着了。正由于他当年收留这对夫妻及孩子,使孙姓人家在这里生息繁衍、世代不绝,并出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孙膑,这个不起眼的小村庄才得以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在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享有名望。这不能不说是这位男主人的功德。今天村里孙姓人家对冷姓人家的恭敬和尊爱不正是对两千多年前这位男主人最诚挚的回报吗?不正是对一切善良正直德行的回报吗?

但是,这对外来的夫妻并不就这样太太平平地住下来,太太平平地过日子。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他们也不知道,男主人也不知道。

这位男主人姓冷,是村里冷姓族长。由于他常拿自己家中衣物食品救济村中乡邻及过路陌生人,且为人正直善良,村里村外四乡八邻都喊他"冷善人"。

当天晚上,外乡来的这对夫妻及孩子吃过饭,冷善人欲腾出正屋让这家人过夜。这对夫妻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最后,在这对夫妻的再三要求下,冷善人把偏屋一间堆杂物柴草的房子腾出来,安顿一家人住下。

冷善人转身正欲离去,外乡男人叫住了他:"大哥,请恕小弟无理。我还没把我的姓名享报您呐!"

冷善人说:"沦落在外总有你的难处,要是不便,不要告诉我你叫什么,从哪里来。"停顿一下,他又说:"你们就在这间偏屋住下吧,闲着也是闲着,你们住着就显不着它多余了。对,先歇息吧,咱们明天再聊。"说完带上门离去。

夜深了,窗外寒风呼啸着穿过墙缝、门缝钻进屋里。外乡来的这对夫妻把两个儿子紧紧夹在中间,度过了他们大半年来第一个安稳而温暖的夜晚。

外乡来的这对夫妻正是孙操夫妻。

孙操,孙武的孙子。孙武,即辅佐吴王阖闾"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服越人"的孙子。孙武的祖先原居陈国,是陈国公子陈完的后裔。公元前672 年,陈国发生内乱,陈完逃奔到齐国避难。齐桓公想委任他为卿,他推辞说:"我能够寄居在贵国有幸得到您的恩惠就该知足了,不敢担当如此高的职务。"因此,齐桓公让他担任工正职,管理手工业生产。陈完后来改姓田,叫田完。田氏在齐国发展很快,几代之后,就发展为齐国新兴势力的代表,同以国君为首的大贵族相对立。到齐景公时(公元前547 年),田完的四代孙田桓子已是齐国的大夫。田桓子为增强自己的实力,与淫侈残暴的国君争民,便采取了与国君相反的办法:借给穷人粮食时用大斗,收回时用小斗,其山海所产树木鱼盐蜃蛤到市上出卖,价格也同其他产地一样。于是民众像流水般归附田氏门下,从而壮大了田氏的力量。

齐国在攻打莒国(今山东莒县)的战争中,田完的五世孙,孙武的祖父田书立了战功。齐景公为嘉奖他,便把乐安(今山东惠民)封给他,作为他的采邑(即封邑),并赐姓孙氏。春秋时代,姓是全族的共同称号,而氏只是某一支派的称号。田书这一支即是以田为姓,而又以孙为氏的。后来姓氏不分,人们也就把孙武的氏作为他的姓了。

公元前532 年夏,齐国发生"四姓之乱"。田氏联合鲍氏,趁执政的旧贵族奕氏、高氏宴饮方酣之际,突然包围了他们,几经激战,奕氏、高氏战败。其主要人物奕施、高强两人逃往鲁国,而田氏、鲍氏取得胜利。这样,田氏的势力一步步壮大。进入战国时期,田氏逐渐灭掉姜齐,建立了田姓的齐国。

孙武出生在爷爷的封地乐安(今山东惠民)。公元前515 年,齐国高家联合奕、鲍、田三家反晏婴,孙武父孙凭(齐卿大夫)参与其中,恐遭败后株连,便携一家人奔吴,孙武和妻子也一同来到吴国,隐居在吴国都城姑苏(今苏州)附近一个山村。孙武一面种地,一面潜心研究兵法,等待时机。

公元前515 年,吴国的公子光谋杀了吴王僚,自立为王,即吴王阖闾。

阖闾是个具有改革思想和雄才大略的君主。在取得王位后,他同伍子脊进行了一番改革。他积极奖励农商,修明法制,练兵习武,增修城池,国力也渐渐强大起来。于是,雄心勃勃的吴王阖闾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企图派军征伐南方大国的楚国,以建立霸业。正是在此时,孙武经伍子胥推荐,以兵法十三篇见吴王。他惊世骇俗的议论,新颖独特的见解,引起了一心图霸的吴王的共鸣。

孙武被任命为大将之后,运用自己深邃的政治见解和卓越的军事才能,积极协助吴王发展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为吴国的兼并战争立下显赫战功。

公元前512 年,孙武作为大将军和军师率吴军伐楚,攻克楚国舒城(今安徽省舒城县),灭钟吾国(今江苏省宿迁县),并用水攻灭徐(今安徽省宿县北符离集)。吴王阖闾欲长驱入郢(今湖北省江陵县),孙武劝阻,并提出疲楚、克楚良策。

公元前510 年,楚联越伐吴,被孙武统兵所败。同年,攻越,"伐破檬里"。

公元前508 年,孙武用"伐交"谋略,策动桐国(今安徽省舒城县西南之桐城,当时为楚国附属国)叛楚;又使舒鸠氏(今安徽省舒城县,公元前548 年楚灭其国为楚邑)诱楚师东进,用诡诈战术大败楚师于豫章(今安徽省寿县江淮间);又潜师克巢(今安徽省巢县),俘楚守巢大夫公子繁。自此战役后,楚国豫章山(今大别山)以东诸邑及附庸、属国全为吴所有。

公元前506 年,吴军在孙武直接谋划、指挥下,联合蔡(今河南省上蔡)、唐(今湖北省唐镇)两国,"以三万破楚二十万",与楚战于柏举(今湖北省麻城东),千里奇袭,"五战五胜而攻战楚都郢"(今湖北省江陵县,当时力楚国都城)。此即《史记》所谓"西破强楚,入郢"。这次战役是东周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也是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一次著名战役。

公元前504 年,孙武统兵再次败楚舟师,攻克番(今地下详),又败楚陆师于繁阳(今河南省新蔡北)。楚惧怕亡国而被迫迁都。

公元前494 年,越王勾践伐吴。双方首战于夫椒(今江苏省吴县西八十里太湖中),再战于"五湖"。孙武统兵以"诈兵"大败越军。吴军追至浙江边,再以"奇谋"大败越师。越王勾践带五千甲士逃至会稽山上(今浙江绍兴县境内),最后向吴军屈辱求和。

在这次战役后,孙武见吴王日益专横,生活腐烂,沉溺于酒色,不纳臣谏,遂退出历史舞台,隐遁山林。吴王阖闾之子吴王夫差念孙武对吴霸业的功勋而赏赐孙武之子"明食采于富春"(《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享受"皇亲国戚"地位。可是,好景不长,好日子没过几年,越王勾践即统兵伐吴,终于于公元前473 年灭吴、吴王夫差自刎于姑苏山上。

至此,孙武一家可谓国破家亡,留吴,越是绝不会放过他一家人的。楚国更不能去,小国不敢托,齐国不能回,茫茫山河,到哪里托身活命呢?孙武的三个儿子孙驰、孙敌、孙明只好各携带妻小自寻活路。这时,孙武已去世,被儿孙们葬于太湖东岸(今江苏省吴县东门外)。孙明在流亡途中经不起辛劳,终于病倒,不几年后去世。孙明的儿子孙操在吴楚交界的地方生活了一段日子后,遂带妻小返回齐国。齐国是他孙氏的父母之邦,是他的祖国。

可孙操在踏进齐国土地后仍然忧恐和疑虑。他想:当年祖父孙武是逃出齐国的。且到了吴国后积极帮助吴王西征南杀北伐,任职期间,除统帅吴军多次攻楚、伐越外,还亲征过伐齐的战争。这次回齐,齐国即使不修旧怨,也决不会欢迎,更不会看重。因此,当孙操携妻子、儿子踏进齐西南边邑鄄邑土地时,孙操就定下决心,不再往北走,也不再往东走,远离齐国国都临淄,就在这边远的鄄邑安家落户。当他第一眼看见冷善人时,他在心里更坚定了在这方水土扎根的决心。当听到冷善人真诚地收留他们,并主动腾出房屋供他们居住时,他在心里哭了。他对自己说,如果真的在这里安下家来,将教导儿孙们,永远不忘冷家的恩德,永远视冷家为父母。

天将亮了,孙操仍然难以入睡,他悄悄握住女人伸在被子外面的手,借着月光默默地看着妻子操劳过度的脸。妻子突然醒了,"你还没睡?"

孙操握紧妻子的手,没有回答。

妻子又问:"天快亮了吧?"

孙操仍然没回答。女人不再问他。她知道丈夫在决定大事前总这样什么也听不到。

突然,孙操对妻子说:"咱们在这安家吧!告诉孩子们别说姓孙,更不能说老爷爷是孙武大将军。还有,从明天开始我去四乡里为人打铁收拾家伙,你在家伺候孩子,用不了几年,咱又能过好日子了。"见女人没动静,他以为妻子睡着了。他拉了一把女人的手,却忽然感觉手上湿凉有泪。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孙膑 作者:王霞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