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子传》第14章 屈原使齐 怀王主盟| 春秋战国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屈子传》第14章 屈原使齐 怀王主盟| 春秋战国历史

《屈子传》第14章 屈原使齐 怀王主盟


一粒粒种子,看来是多么渺小,但它们的奉献却是伟大的,倘无过一粒粒种子的繁 衍滋生,便无绿的原野,花的海洋,丰收的大地。种子从萌发到春深似海,不知道要经 历多少艰难与坎坷,墒情不好,地温不足,板结坚硬,瓦砾遍地,荆棘丛生,人踏兽啃, 风雨失调。然而,世界毕竟还是花红叶绿,硕果累累,五谷丰登,禽兽得以栖息繁衍, 人类得以生存发展。花是艳丽而芬芳的,可是,有谁在游园赏花的时候,想到它是孕育 于冰雪之中,经历了严冬的洗礼和春寒料峭的考验呢?屈原的变法改革,犹似这种子和 花,正在经历着种种艰难与困厄,但却是在推进,是在发展。

拟法以来,繁忙的工作,巨大的压力,难以料测的风风雨雨,令屈原寝食失节,先 前严格的生活规律被打破,许久无暇在橘园内的湖畔柳荫舞剑行吟了。推行新法以来, 屈原几乎常年在外奔波,橘园内也就更少见到他那潇洒飘逸的身影。郑袖深知屈原繁忙 劳累的程度,十分理解他推行新法急于求成的心情,也就不再朝朝暮暮登荆舒而西眺, 因为难见屈原的英姿倩影,两眼茫茫,满心惆怅,徒受霜露之苦。她依然经常让子兰带 礼物给老师,不过,如今的礼物由先前的珠宝古玩和书籍变成了高营养的滋补品,诸如 人参、鹿耸、燕窝、鱼翅之类。他夜以继日地为国操劳,没白没黑地费心劳神,实在是 太需要好好地补一补了。他的健康状况关系到楚之社稷民生,也关系到自己的理想与未 来,岂可漠然置之!

一日,屈原视察夏浦归来,很为张庚所取得的巨大成绩和夏浦的翻天覆地变化所激 动,兴奋得一夜不曾成眠。同是这块天,同是这块地,同是这方水土,同是这些人,吴 祖德为郡守时,搞得半阴半阳,死气沉沉,新法每推一步,真比登天还难!倘全国的守、 令都像吴祖德一样阳奉阴违,新法则非夭折不可。张庚才上任几天,他不惧豪门,不畏 强暴,一心只在行新法,强荆楚,富万民,故能雷厉风行,大刀阔斧,随时准备为变法 改革而献身,因而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虎豹居山群兽远,蛟龙在水怪鱼藏。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楞的,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张庚脚跟站得稳, 腰杆撑得硬,手段使得毒辣,公族、大夫、贵戚、先君老臣反倒畏而避之,不敢与之针 锋相对,夏浦呈现着贵族狼狈,官吏工作得热火朝天,百姓高兴得载歌载舞的热烈局面。 倘所有的守、令都能像张庚这样,倘举国上下都能像夏浦这样,民何愁不富,兵何愁不 强,强楚统一天下,有何难哉!既然睡不着,躺着活受罪,何不爬起来,到园中去 活动活动筋骨呢?月末,下弦月高挂西天,月光如水,整个橘园似罩在薄薄的赫黄色轻 纱之内,漂浮于淡淡的晨曦之中。屈原手持陆离长剑,徜徉于朦胧的月色里,直趋橘子 湖畔。他摘下切云高冠,脱去宽大的绣袍,紧紧腰间的丝绦博带,挥剑起舞--白猿献 果、金象卷鼻、黄莺叠膀、枯树盘根、回头望月一招一式,虽像先前一样娴熟优美, 但舞着舞着,却感不似以往那样从容自如,颇有些气喘吁吁,热汗涔涔了。他清楚地意 识到,这是精力衰竭,体质下降的结果。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显而易见,一是劳累过度, 二是久未锻炼。这很使他警觉,看来今后无论怎样忙,不管走到哪里,严格的生活规律 不能破,强身健体之举不能废。为了弥补以往的损失,也为了表示今后的决心,屈原有 意地加大了活动量,舞了一通又一通,练了一遍又一遍,直舞至月色无光,星斗隐退; 直练至旭日东升,霞光满天。

说来真巧,郑袖许久不曾晨登荆舒观光赏景,排解心扉了,今朝一时性起,忽又五 鼓未响而起床,夜色未退而游园,东方未红而登山。她伫立于五针松下,环顾于览胜峰 巅,心事重重地等待,怅然若失地翘盼,她在等待谁,盼望什么呢?她自己也说不清, 道不明正当她愣怔怔地望着初升的朝阳出神时,忽一转身,那个熟悉的身影突又出 现在眼前,这舞剑的熟悉身影化作一团红雾在升腾,变作漫天霓霞;化作熊熊烈火在燃 烧,烧红了半边天际;化作翩翩彩蝶在飞舞,把这个世界装扮得五彩缤纷;化作一坛蜜 酒,她一饮而尽,只饮得热血上涌,神醉身酥。乘着酒兴,她似乎不再像过去那样顾虑 重重,勇敢地走下山去,跨过隔开两园的便门,径直奔向湖边舞剑的屈原,边走边想: 为推行新法,屈原终日在外奔波,少有机会回郢都一趟;自己亦久未晨起登山,为何今 晨偶登,便适逢他远出归来?这岂不是缘分!她愈想心中愈甜,似有密糖在慢慢融化, 脚步也就变得急急冲冲。她仿佛心中正有千言万语要跟屈原倾诉,要高度评价他的新法; 要热情赞颂他为变法改革所做出的巨大贡献;要鼓励他胆子可以更壮些,步伐尽可迈得 再大些,要衷心感激他对子兰的教育培养,近来子兰的学问大有长进;要关怀体贴他, 劝慰他注意休息,增加营养,不要累坏了身体当她来到橘子湖畔的时候,不再隐于 树后窃观,而是开朗温情地赞了句:"左徒的陆离剑舞得真好!"

屈原也不像先前那样拘束了,很随便地致了礼,笑道:"不及南后长剑舞万分之一!" 二人相见的第一句话,便找到了最好的话题。

屈原收好陆离剑,穿戴整齐,应南后之邀,陪其徜徉于园内的橘林之中。他的心态 较前解放了许多,彼此间的距离也缩短了若干,且每每主动开言,滔滔不绝。他夸公子 子兰聪明好学,将来必有造诣;他感南后常有所赠,无功受禄,十分惭愧;他赞南后的 长剑舞精彩脱俗,出类拔萃。长剑舞固然技绝姿美,但最令屈原赞叹和感激不尽的还是 南后舞的适时,她借献舞之际明确表态坚决支持变法改革,致使怀王力排众议,坚定不 移。屈原心里清楚,怀王是个胸无定见,轻诺寡信的国君,那次辩论会上,反对变法改 革的贵族佞臣对怀王形成了包围之势,陈轸、昭睢等人虽表面上站在变法改革一边,骨 子里却都是些观潮派,骑墙派,因而说起话来,理不直,气不壮。屈原虽坚决顶住,但 却力单势薄,倘无南后挺身而出,挥剑起舞,很难说会是怎样的结果,哪里还会有荆楚 眼下变法改革之蓬蓬勃勃的局面!过去,屈原总觉得南后身上有点令人讨厌的东西,这 东西究竟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自打那次辩论会以后,屈原的感觉变了,他觉得南后 是美的化身,完美无缺的象征,尽善尽美的标志。她花容月貌,堪称为举世无双之佳丽; 她能歌善舞,聪慧过人;她有胆有识,有度量,有涵养;她对新生事物十分敏感,坚决 支持变法改革,横眉冷对邪恶的势力,有政治家的胆略与胸怀。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 人,能有这诸多优点和长处,实在是世所罕见,古今少有,怎不令人由衷敬佩!两 个人都急于表心迹,致谢忱,交谈自然十分融洽热烈,竟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和地位,忘 记了用早点,直谈至日上三竿霜露消,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从此以后,南后常与屈原园中漫步。

从此以后,南后常请屈原为其写歌编舞。

从此以后,南后主演或排练歌舞,常请屈原光临现场指导。

总之,从此以后,屈原与南后的来往越来越频繁。

楚之变法改革犹一辆破车,在荆棘丛生、坑坑凹凹的道路上辗转,摇摇晃晃,曲曲 折折,异常艰难,但却总是在前进。像一只蠡船,风高浪急,明岛暗礁似拦路的野兽、 偷袭的强盗,这就要求水手们既勇敢无畏,又谨小慎微,稳操舵,紧划桨,在波谷浪尖 上颠簸前进。

屈原清醒地认识到,即使通过变法改革,荆楚迅速变得富国强兵了,也无力统一天 下,因此,在外交上必须联齐抗秦,合纵东方六国,并力西向。强秦既灭,剩下的六国 也就垂手可得了。在此之前不久,洛阳人苏秦曾游说山东六国,合纵盟于赵之洹水,共 推苏秦为"纵约长",从此苏秦挂六国相印,总管六国臣民。应该说苏秦合纵联盟的主 张是正确的,但此人心绪不正,以此为猎取功名利禄的手段,整日玩弄权术,拨弄是非, 制造矛盾,致使合纵联盟迅速解体,重又形成了四分五裂的状态。如今屈原欲再次合纵 六国,首先楚、齐结成强大的联盟,以此为核心团结其他四国,共抵强秦。屈原将自己 的这个意愿与打算言于怀王,怀王自然欣喜若狂,于是派屈原出使齐国。

公元前319年深秋,屈原率宋玉、昭汉等一行五人踏上使齐之路。昭汉是屈原在 鄂渚任职时选拔的一位诚实的贤才。事实上,屈原的改革早在鄂渚任县丞时就已经开始 了,在景博民的大力支持下,他裁减冗员,招聘贤才。一次纳贤考试中,在八百多名应 试者之中,竟有九十九名成绩完全相同,应名列榜首,另有一名稍为逊色,名列第二。 是鄂渚人材济济,还是通同作弊?抑或是考题泄密呢?倘宣布考试作废,会失信于民; 倘将这一百名全部收下,则又良莠不分,这很使屈原为难。也是急中生智,他突然想出 了一个复试的办法。他命下属连夜工作,第二天一早便张榜公布了初录的性名,榜后书 道:"此榜乃为初录,明日巳时至县衙复试。"这复试的题目亘古未有:每人发一百粒 谷种,带回家去播种,秋后回来交卷,谁收的子实最多,谁便得中。转眼到了秋天,九 十九个在初试中荣获首名的试生请人背筐提篮,带着黄橙橙的稻谷,欣喜若狂地来到县 衙交卷,他们所交子实的数目有的一万多粒,有的两万多粒,有的三万多粒,最多者竟 达十万粒,而那位初试第二名者,却不足一土钵。他叫昭汉,是位青年农民,敦敦实实 的个头,虎灵灵的大眼睛,有棱有角的脸盘,嘴唇略显有些厚,鼻梁也有一点塌,是一 副十分憨厚的模样。复试的结果,只有昭汉一个金榜题名,其余的九十九名全都名落孙 山。原来,复试时所发的一百粒稻种中只有三粒能够萌发生长,其余的九十七粒全都蒸 熟了--屈原选拔人才将道德品质放在首位。

过了徐州向北,再行三天便到了五岳独尊的泰山了,它以拔地通天之势雄峙于华夏 东方,盘亘于齐鲁大地,东临黄海,西襟黄河,雄伟壮丽,气势磅礴,风光旖旎。它峰 峦嵯峨,溪谷纵横,植被茂密,叠翠的峰峦随着四季的更换而变幻无穷:每当东风送暖, 大地回春,草木萌发,桃蕾初绽时,满谷芳香,春意盎然,泰山成了远足踏青的极乐世 界。到了夏天,整个泰山变成了绿色的海洋,那瞬息万变的气候,忽而阴云滚滚,忽而 晴空万里,忽而狂飙大作,忽而大雨滂沱,那飞云叠瀑,群鸟争鸣,如入仙境,这时的 泰山,处处是避暑的胜地。秋天,五角枫、菠萝树、野海棠等,在苍松翠柏中透出片片 红叶,似锦绣绢织;山崖上的黄花菜、百合欢、野葡萄、南蛇藤等,金灿灿,红艳艳, 果累累,大自然的赏赐使人感到生活的充实。而每当严冬到来之时,那银装素裹的泰山, 又呈现一派壮丽的奇观--殿宇在阳光下放射出绚丽夺目的异彩,犹如龙宫洞府;树丛 上结满了毛绒绒的冰挂,像株株巨大的白珊瑚;那傲然挺立的松柏更显露出了泰山的风 骨同行的宋玉、昭汉等人苦苦哀求,在泰山逗留几日,登山览胜,赏岱顶奇观-- 旭日东升,云海玉盘,晚霞夕照,黄河金带,碧霞宝光。屈原虽说官为左徒,但却正当 青春气盛,且又知识渊博,满腹经纶,岂有不思游若渴之理!但今番出使,重任在身, 合纵六国需早日订盟,故几经犹豫之后,还是毅然拒绝了弟子们的请求,过泰山之麓而 不登,迅速向齐国奔去。

绕过泰山,便是齐国边境了。齐国是周王朝分封下的一个东方诸侯大国,它经历了 西周、春秋和战国三个主要历史阶段,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是它的都城。齐 国的始祖是姜尚,其祖先曾在吕地(今河南南阳)为官,以封地为氏,故又称吕尚。姜 尚是商周之际姜族的首领,周文王求贤遇见了他,尊其为师尚父。姜尚曾是文王祖父生 前日夜盼望的人,遂又称之太公望,历史上便称其为姜太公。武王伐纣时,姜尚为军师, 为周王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周灭商之后,便把他封于齐。西周时期,齐首先兼并 了周围的小国,国力开始逐步强盛起来。公元前678年,桓公称霸,挟周室以令诸侯, 被推为五霸之首。公元前567年,灵公灭莱,国土扩大至东海,成为占有整个山东北 部地区的强国。战国时代,齐国更加强盛,临淄是列国中最为繁华的名都。公元前48 1年,田常杀齐简公,立简公弟骜为平公,从此以后,田氏控制了齐国的政权。公元前 386年,周承认田齐为诸侯,田和改本年为元年。对于这次出使,屈原满怀信心,因 为新立的齐宣王①是位肯于纳谏,勇于改过的明君,这里有一段妙趣横生的故事:

①一说齐湣王。

宣王初执位,自恃其强,沉溺于酒色,在城内筑雪宫,以备宴乐;在城外圈民田为 苑囿,以备狩猎。一日,宣王宴于雪宫,盛陈女乐。忽有一妇人,其丑无比--宽额深 目,高鼻结喉,驼背肥颈,长指大足,发若秋草,皮肤如漆,身穿破衣,匆匆而来,声 言"欲见大王"。武士见了,无不窃笑,举戈阻止曰:"丑妇何人,敢见大王!"丑妇 回答说:"吾乃齐之无盐人也,复姓钟离,名春,年四十余,择嫁不得。闻大王游宴离 宫,特来求见,愿入后宫,以备洒扫。"左右闻听,无不掩口而笑,忙奏知宣王。宣王 召入,问曰:"朕宫中嫔妃如云,尔貌丑不容于乡里,岂能宫中伴千乘之君!莫非有异 能乎?"钟离春对曰:"妾无异能,擅隐语之术耳。"宣王厉色曰:"汝试发隐语,为 朕度之,若言不中用,即当斩首!"钟离春奉命,扬目,炫齿,举手再四,拊膝而呼曰: "殆哉,殆哉!"宣王不解其意,问于群臣,群臣面面相觑,俱莫能对。宣王命钟离春 明言,钟离春施礼曰:"大王赦妾之死,妾方敢言。"宣王宣布:"赦尔无罪。"钟离 春从容答道:"妾扬目者,代王视烽火之变;炫齿者,代王惩拒谏之口;举手者,代王 挥谗佞之臣;拊膝者,代王拆游宴之台。"宣王闻听大怒:"村妇荒谬之言,寡人焉有 此四失也!"喝令斩之。钟离春泰然自若地说:"乞申明大王之四失,然后就刑。妾闻 秦用商鞅,国以富强,不日出兵函谷关,齐必首受其患,大王内无良将,边备弛懈,故 妾为大王扬目而视之。妾闻'君有诤臣,不亡其国;家有诤子,不亡其家'。大王内沉 于声色,外荒于国政,忠谏之士,拒而不讷,妾所以炫齿为大王受谏也。王驩之徒,阿 谀取容,蔽贤窃位;驺衍之辈,迂谈阔论,虚而无实,大王信用之,妾恐其有误社稷, 故举手为王挥之。王大兴土木,筑宫囿,建台池,殚尽民力,虚耗国赋,所以拊膝为王 拆之。大王四失,危若累卵,而偷目前之安,不顾异日之患。妾冒死进言,倘蒙采听, 虽死何恨!"宣王叹曰:"倘无钟离氏之言,寡人不得闻其过也!"立即罢宴,以车载 钟离春归宫,立为正后,号无盐君。重振稷下学宫,广招天下贤士,疏远嬖佞,以田婴 为相国,以邹人孟轲为上宾,齐国渐治。

屈原的堂堂仪表,屈原的聪慧天赋,屈原的渊博知识,屈原的道德文章,屈原的能 言善辩,屈原主持下楚之变法改革,早已在诸侯各国传播得沸沸扬扬,有的崇敬,有的 钦羡,有的畏惧,有的嫉恨,齐宣王则崇拜得无以复加,听说他将以怀王特使的身份来 齐合纵,提前旬日筹备接待。屈原一行到达之日,宣王像不久前欢迎孟轲师徒那样,率 文武百官于王宫东门外广场举行欢迎仪式,旌旗猎猎,鼓乐喧天,文武两列,躬身施礼, 场面盛大隆重,气氛热烈肃穆。欢迎仪式之后是丰盛的国宴,既有鸡鸭鱼肉,山珍海味 之丰,又有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之欢,自然也难免拳令笑骂,醉态百出之狼狈。

齐宣王的相貌很有特点,给屈原一深刻印象和难以捉摸的感觉--他"过颐",可 以说是方面大耳,满脸福相;也可以说是脑后见腮,不可往来,后有反骨。他"豕视", 像猪一样看东西,表面上很糊涂似的,而实际上心中自有主张,很精明,交谈中不时地 偷看两旁的东西。

长途跋涉,车驾劳顿,接风洗尘宴会之后,齐宣王安排屈原休息二日,第三天方在 明堂正式接见并与之会谈。"明堂"就是"明政教化之堂",这是周初的建筑。明堂多 建于天子的首都,系天子之庙堂,只有祭祀、朝会诸侯、飨功、养老、教学、选士等意 义重大的活动,才在这里举行。这是当时中国文化的重要表征,具有崇高的意义和文化 价值。临淄之明堂系周武王东征时所建,这既是周天子尊严的象征,亦是对齐祖姜尚之 抬举与肯定。屈原不过是楚之一介使臣,能于"明堂"接见并与之会谈,这本身便是对 他的推崇与尊重,在明堂会见诸侯使臣,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屈原以博古通今,明于 治乱著称于世,自然知礼之轻重,颇有受宠若惊之感。相互尊重,一片至诚,会谈的气 氛也就友好热烈而融洽,迅速达成了共识,齐楚联盟应运而生。

会谈由屈原唱主角,他充分发挥了自己娴于辞令的才华与特长,讲起话来有时口若 悬河,滔滔不绝;有时似高山悬瀑,飞流直下,一泻千里;有时像洪峰巨澜,滚滚滔滔; 有时如山间清泉,叮咚韵生。他论天下时势,诸侯称雄,强凌弱,暴凌寡,弱肉强食; 他讲强秦暴虐无道,侵地掠财,杀人如麻;他谈东方六国合纵之必要,好比一只手,张 着五指,扇出去,毫无力量,只有握成拳头,才能致敌于死地;他分析齐、楚两国的有 利因素,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成为合纵的核心,团结其余四国,共敌强秦。

屈原正视秦国的强大,他说,秦地处西北,其境(占有今之陕西及四川的大部分) 关河险固,攻守自如。秦孝公任用商鞅变法,奖励发展农业生产,大力提倡勇武战斗精 神,对政治经济进行了巨大变革,使社会生产力得到了迅速增长。继位的国君都能在孝 公变法致强的基础上继续发展,迅速国富兵强,锐意扩充,有计划、有步骤地向六国进 攻,特别是对强大的楚、齐两国,更是稳扎稳打,步步进逼,以图鲸吞。

尽管如此,六国亦不必自卑,它们各自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实力,屈原一一进行了分 析。

万里长江推开拦路的群山,闯过曲折的三峡,奔腾着,咆哮着,一直流向东南的洞 庭湖。它越来越雄伟了,是那样的辽阔,那样的庄严。它载负着船舶,灌溉着良田,贡 献出珍贵的水产。远处起伏连绵的山岗深青翠绿,那儿有用不尽的竹木柴草,猎不完的 飞禽猛兽。山和水之间是一片肥沃的土地,有山作屏障,有江作腰围,好一个锦绣山河! 这便是最先的荆楚。如今的楚国,有长江三峡之险,有江汉平原之富,先后兼并了长江 和淮河流域的近七十个国家,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马万匹,粟支十年,是 七国中版图最大、军备最强、人口最多的国家。

齐是东方第一大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物阜粮丰,绵长的海岸线可谓得天独厚, 提供了渔盐之利。齐南有泰山,东有瑯琊(山名,在今山东省诸城市东南),西有清河, 北有渤海,真乃四塞之国也。齐都临淄,街道宽阔整齐,店铺林立高耸,店内陈列,琳 琅满目,耀眼生辉,街头摊贩相衔如龙,叫买叫卖似潮。人烟稠密,大街小巷,人多如 蚁,车轮相互碰撞,人们摩肩继踵,衣襟相连可成帷幕,同时举袖能遮蓝天,挥洒热汗 则细雨濛濛。这些人俱都殷实而富,志高而扬,家家吹竿鼓瑟,户户击筑弹琴,处处斗 鸡走狗,比比六博赐球

燕国地方二千里,兵甲数十万,车六百乘,骑六千匹。赵国地方二千余里,带甲数 十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数年。韩国地方九百余里,带甲数十万,然天下之强弓劲 弩,皆出于韩。魏国南有鸿沟(今河南之荥阳县),东有淮水(今河南、安徽之淮水)、 颖水(今河南颖水)、沂水(今山东沂水),西有长城(今河南荥阳、郑州西到密县一 带),北有黄河,版图虽小,但却地处中原交通要道,人烟稠密,繁荣发达。老实说, 这些国家倘单枪匹马地敌秦,自然势单力薄,难以取胜,但六国合纵,并力西向,牧马 贼喉咙再粗,胃口再大,必食而不得下咽矣!趁热打铁,屈原又分析了洹水之盟迅速解 体的原因。

屈原的一席话或慷慨激昂,或娓娓道来,或情真意切,说得那齐宣王连连颔首,啧 啧称是,心悦诚服。在场的齐廷文武,俱皆佩服屈原对天下形势了解的是那样透彻,称 赞他的雄辩才能和刚毅正直的品格,最后君臣一致同意订立齐楚联盟,并表示愿与楚一 同团结韩、赵、魏、燕等国,共同抗击秦国。屈原使齐之所以能够马到成功,除了他自 身的辩才,也有公孙衍的鼎力相助之功。

公元前318年春,怀王派使臣分别去请齐、魏、韩、赵、燕五国的君臣来楚之郢 都会盟。楚是发起人,又是东道主,五国共推怀王为纵约长①,主持这次会盟。会盟开 始,怀王昂首先登盟坛,齐、魏、赵、燕、韩依次历阶而上,各就各位。怀王对五国君 臣说:"六国系山东之大国,皆为王爵,地广人众,实力雄厚。秦乃牧马贼夫,凭借咸 阳要塞,不断发兵东进,侵吞各国领土。保国不如安民,安民不如择交,向暴秦割地求 和,最终还是战祸临头,国家危亡。今日请诸王来郢,就是要结为兄弟,刑牲歃血,誓 于神明:秦攻一国,其他五国俱皆出兵援救。有违盟约者,五国共讨之!六国联合起来, 以战止战,合纵抗秦,秦定然不敢再出兵东犯。"

①亦称盟长。

五国的国王听后,心情振奋,齐声赞同。于是屈原捧盘,恭请六国君王依次歃血, 拜告天地及六国祖宗。之后,屈原将事先写好的盟约分发给各国,请六国君臣赴宴。


分类:春秋战国历史 书名:屈子传 作者:曹尧德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