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风雨人生》

陈独秀风雨人生

作者:朱洪
01章 皖城名士(1879.10—1901秋) 02章 天生的领袖(1901秋—1908冬)
03章 老革命党人(1908年冬—1915夏) 04章 新青年(1915夏—1920.1)
05章 创立共产党(1920.1-1923.1) 06章 全力支持国民党(1923.1-1926.3)
07章 大革命的失败(1926.3-1927.7) 08章 走向反对派(1927.7-1932.10)
09章 金陵狱中(1932.10-1937.8) 10章 晚年(1937.8-1942.5)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01章 皖城名士(1879.10-1901秋) | 陈独秀风雨人生 | 共和国人物

《陈独秀风雨人生》01章 皖城名士(1879.10-1901秋)

(1879.10-1901秋)

不成龙就成蛇

1879年10月9日,清光绪五年己卯八月二十四日乙丑,陈独秀(庆同)出生在安庆城北的一间平房里。自陈独秀父辈上溯,陈家12世儒业不兴,陈独秀出生时,已成小户人家。

祖父陈章旭(字晓峰),人称白胡子爹爹,生于1819年,年轻时候选知县,但一生候选,未被任用。陈章旭娶劳氏为妻,生下四儿一女。老大衍藩被太平军乱枪戳于稻草堆中不治身亡,老二衍藻夭折,老四衍庶(陈昔凡)是1875年的恩科举人,在外候选知县,无子。只有老三陈衍中娶查氏为妻,生有两子两女,继承了陈家一脉香火。

陈独秀两岁时,父亲陈衍中因瘟疫死于苏州怀宁会馆。这一年,陈昔凡的原配,23岁的方氏也病逝了。白胡子爹爹喜欢抽鸦片,脾气更坏了。怀宁渌水乡老家来人,陈独秀母亲查氏叮嘱他们,手脚轻些,防止挨白胡子爹爹骂。

陈独秀六七岁时,祖父叫他背四书五经。陈独秀天资好,但玩性重,背得急急巴巴的。白胡子爹爹拿篾条抽他,说:"你大伯父在你这么大时,这几篇东西早就会背了。"陈独秀挨了打,小嘴倔犟地鼓在一起,两眼狠狠地瞪着白胡子爹爹。

祖父见了更气,骂他"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恶强盗,不成龙就成蛇"。

查氏很贤慧,在邻里亲友中有"女丈夫"之名。家里虽然穷得丁当响,乡人有急难,她常尽力相助。族长手下一个户差,经常以各种名义找查氏要点钱花。

一天,户差对查氏说,陈家祖宗在阴间缺钱,托话给他,叫他捎钱。说完,户差打了一个哈欠,直挺挺地倒在床上,嘴里咕咕噜噜,鬼话连天。查氏也不去揭破他,说:"你等一等。"从箱子底下翻出几块钱。陈独秀见户差装神弄鬼,闭目睡在床上,一动不动,便和一群小朋友相约在屋前屋后一起喊:"失火了!失火了!"户差一听,慌忙睁开眼睛,说:"我在阴间就闻到烟味,知道失火了。"陈独秀和小朋友们在一旁哄笑,说:"一点不灵。"户差恼羞成怒要走。查氏忙把钱递了过去,赔不是。

白胡子爹爹知道后,大骂陈独秀"翻生货",抄起戒尺要打他,但想到户差平白无故打秋风,独秀聪颖乖巧,举起的手又放下了。

1889年,陈独秀11岁时,71岁的祖父去世了。陈独秀十二三岁时,哥哥庆元(字孟吉)20岁,已考取了秀才。开始接替白胡子爹爹,教弟弟读书。一日,查氏见陈独秀将四书五经放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看《昭明文选》,埋怨道:"庆同,正经的书不看,这东西管用吗?"哥哥说:"庆同性子耐不下来,看一点闲书,比不看好。"嘴上已露出茸茸小胡子的庆元,是个阿弥陀佛的性子,讲话总是和颜悦色,一脸谦和。

查氏知道庆元管不住弟弟,责怪陈独秀说:"去到考场放个屁,也替祖宗争口气。你这样贪玩,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爸。"说着,查氏的泪就掉了下来。陈独秀见母亲流泪,心软了下来,只好硬着头皮做八股文章。

1896年,17岁的陈独秀参加院试考试。考试前,母亲问庆元:"庆同能考上么?"庆元说:"弟弟县考府考关都过了,这次院试也能通过。"母亲说:"我替他担心,县考府考他的名字排在后面。""庆同的八股文有限,所以县考府考名次低,但院试要临场发挥,这是弟弟的长处,中个秀才没有问题,你就准备喜蛋吧。"

宗师出了一个很古怪的题目,叫"鱼鳖不可胜食也材木"的截答题,不少考生傻了眼,交了白卷。陈独秀见题目出得怪,急乱中将《昭明文选 》、《康熙字典》上的难字古文,东拼西凑,一古脑儿往里搬,填满了一篇皇皇大文。宗师监考时几次走到陈独秀旁边站住。交卷时,他叫住陈独秀:"陈乾生,你且慢走,你今年多大了?"陈独秀毕恭毕敬地说:"童生今年17了。"宗师"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年纪还轻,回家好好用功,好好用功。"这位宗师叫李端遇,安徽学政,大大的个子。回到家中,陈独秀把答卷情况和宗师的话对庆元说了。庆元半天才说:"怕是没有考好,不然宗师怎么会说'好好用功'呢?"陈独秀见哥哥这样

说,心里很难过,母亲的情绪也低了下来。看榜那天,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传来了:陈独秀考上了秀才,而且还是院试第一名。这下陈家别提多高兴了,贺喜的人接连不断,远亲近邻,族长户差都来了。查氏赶忙煮喜蛋,应酬客人,一天到晚笑呵呵的。客人走后,庆元说 :"我叫你煮喜蛋,没有说错吧?"查氏笑着说:"你也学贫嘴了,那几日怎么不见你呲个牙?"

庆元见弟弟不做声,问:"你在想什么?"陈独秀说:"我那篇不通的东西,怎么会得第一呢?"庆元说:"我也奇怪,听你那么讲,能考上秀才就不错了。"陈独秀说:"那题目本来就不通,文章写得又不通,那宗师也不通,大约这几个不通到一起,就通了。"母亲说:"这是命。什么通不通的,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前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鸟从我的头上飞过。庆同考上,是贵人吉象,命中注定的。"庆元听了,笑着说:"外面人还说,陈家祖坟风水好,振风塔是陈家坟前一管笔。"振风塔又叫万佛塔,号称长江第一塔。

查氏说:"这话也像,陈家祖坟坐北朝南,振风塔正好在陈家祖坟前面,你父亲考上秀才,叔父中举,你们弟兄俩都中了秀才,说不定真有祖宗保佑呢!过几日,我们去一下坟地,好好烧把香。"陈独秀听了,不以为然,"我不信贵人吉相,祖坟显灵,我只感谢昭明太子,没有《昭明文选》"庆元见弟弟这样说,白了他一眼。陈独秀见状,忙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高晓岚

几日里,贺喜客人不断。最叫母亲高兴的是,安庆城几位从不登门的名门望族和富户人家,纷纷托媒上门,打听陈独秀的生辰八字。其中一位是安庆副将高登科托来的媒人,媒人只顾笑眯眯地看陈独秀,陈独秀不自在,说了声"请用茶",借故出门去了。"到底是皖城名士,气度不凡。"客人说。查氏笑着说:"哪里称得上名士,你是夸奖他了。"客人说:"算是名士了,我们素不相识,不是慕名而来了么?"

安庆副将高登科是霍邱城东十里高家洋人(安徽六安霍丘临淮乡),出身贫寒,小时受继母虐待。13岁那年放鹅丢了两只,不敢回家,正巧一支官兵路过,就随军而去。高登科作战勇猛,升任副将。他娶了三位夫人,女儿高晓岚是续弦詹氏所生。詹氏死后,高晓岚受到继母厅氏的虐待,高登科便带她到安庆,亲自教养。

面对媒人,查氏说:"晓岚自幼丧母,庆同自幼丧父,两人都是苦命,倒是般配,只是高晓岚是将门之后,庆同出身贫贱,怕是门不当户不对。"客人说:"庆同父亲是大清举人,做官在外,前程无量。文官武职,正和高将军门当户对。你的两个儿子都是秀才,陈家又是书香世家,说起来,还是高家攀附陈家哩。"他这么说,是因为陈衍中去世后,陈独秀过继给叔父陈衍庶(昔凡)为子。

查氏听了高兴,问:"不知高将军女儿今年多大了?"客人说:"高晓岚生于光绪二年丙子正月十八日,今年满19岁。"查氏说:"庆同生于光绪五年己卯八月二十四日,比小姐小3岁。"客人说:"不妨,女大三,抱金砖。"查氏说:"明个我带庆同去高府坐坐,和高将军、晓岚见一面,你看如何?"客人说:"这样最好。"

当晚,查氏讲到高府提媒的事。陈独秀看着庆元,庆元只是抿着嘴笑。庆元比妻张氏小一岁,所以不好说什么。陈独秀见哥哥只是笑,知道他已同意了,便说:"母亲做主吧。"

第二天,查氏和陈独秀去了高府。高登科一身新衣服,满面喜气。陈独秀喊了一声"伯父好",挨母亲坐下了。高登科连声答应了,和查氏对坐,中间隔着一张八仙桌。堂厅正墙中间有一幅山水图,陈独秀手足无措,只将眼睛朝画上看。高登科以前没有见过陈独秀,只听说考中秀才第一。这会见陈独秀声音宏亮,目光炯炯,彬彬有礼,眉宇中透出几分英气,已是非常欢喜。虽然个子小了一点,皮肤略黑,因为年轻并不介意。

这时,高晓岚端上茶水、点心。高晓岚出身将门之后,个条高挑,这天穿着又仔细打扮过,一双如莲小脚。见了查氏,叫了一声"伯母",挨次斟了茶水,走到高登科下首的紫檀木圆凳边,远远地和陈独秀对坐了。

查氏连忙答应了,两眼只顾朝高晓岚看,见她荆钗布衣、朴实厚道,心里十分欢喜。原来怕官家小姐,过不惯她家粗茶淡饭的生活,这回放心了。查氏再看陈独秀,儿子默默地坐着,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偶尔,陈独秀瞧了一眼高晓岚,心嘣嘣地乱跳。正巧高晓岚在瞧他,两人的脸顿时红了。从高府出来,陈独秀一路无话。俗话说,十八无丑女,陈独秀情窦初开,哪见过这个世面,心里乐滋滋的。

母亲问他:"怎么样?"陈独秀头也不抬,只是笑。问急了,答道:"说不上来。"母亲笑了,说不上来就是同意啊。

江南乡试

1897年7月,陈独秀、庆元,庆元的先生、同学及先生的几位弟兄一行数人,雇了一只民船,到南京参加8月份的江南乡试。船行数日,到了南京。甲午战争之后的南京,满目疮痍,一片衰败。陈独秀原想到了六朝故都,开开眼界,结果大失所望。

一行人沿着街铺走,问了几家客店,都住满了江苏、安徽来的考生。别的省是一省考,只有安徽、江苏是两省在一起考,江南乡试期间,南京有10000多考生。一处很破烂的客店,周围泥泞不堪,只见一位穿着很漂亮的年轻女子,单衣薄纱,露着胳膊腿子,笑着迎过来说:"住店呀?"说着,伸出手拽住了先生手上的包袱,那妩媚的笑里分明还有别的意思。大家似着了魔,两眼发直迈不动腿,都说:"就住这儿吧。"屋里已住了不少考生,床铺是大通铺,房钱还高。因为碍着女主人吊胃口,大家都心甘情愿交了钱。

陈独秀转了几个地方,没有找到厕所。出了门,来到一片空旷地,远远的见一个年轻女子姗姗而来,同店的一位考生竟拉下裤子,蹲在一旁。陈独秀心里厌恶,咕哝了一句:"妖孽!"生了一阵闷气,陈独秀回来和庆元说了。哥哥说:"小便胡乱找个地方方便了,若出恭,只好等晚上天黑了。"陈独秀只好等天黑出门,走到屋后无人处方便,却踩回一脚的晦气。进屋后,一屋子的人都不高兴。不知是谁在叫骂:"这么难闻,是谁假正经呀?白天不去,偏要等晚上去。"陈独秀好一阵子不自在,只好不做声,让人叫骂了一会。

躺下来后,陈独秀想起那位花枝招展的女房东,便问睡在一旁的考生。那考生轻轻地说:"我们都中了美人计了。那个漂亮姐是房主临时请来招揽生意的,等我们交了钱,早已领了赏钱拍拍屁股一溜烟了。"陈独秀说:"原来是这样。"旁人已是鼾声如雷,陈独秀翻了几个身,久久难以入睡。他想:这时和女人睡觉,大约不会推辞,但叫我当街献宝,绝对不干。

离考试还有一些日子。第二天,陈独秀、庆元、庆元的先生等人约了一起逛街。

回到客店,昨晚和陈独秀挨铺的考生捂着肿起的脸颊,睡在床上呻吟。陈独秀问:"怎么了?"他哼了半天,说:"刚才去钓鱼巷,钱没有带够。"陈独秀一听,差一点笑出声来,赶紧用手捂住了嘴。他以前听说过嫖妓不带够钱要挨打,想不到这回真给他遇上了。

吃过晚饭,一位考生坐在窗前看上海《时务报》。陈独秀稀罕,说:"等一会给我看看。"陈独秀以前没有接触康有为、梁启超。他将这张《时务报》读了又读,对梁启超的"变亦变,不变亦变"十分感兴趣。这一晚,他又没有睡好觉。

八月初七,考生进考棚考试。考棚被分隔成十余丈长的号筒,每个号筒隔成一个一个的号舍。每个号筒要住上近百个考生,号舍又低又矮,像鸽子笼似的排在那里。进考场时,考生吵吵嚷嚷,蜂拥而进,惟恐找不到号舍。陈独秀背着包袱左右顾盼,差一点被人挤倒,还是庆元拉他找到了号舍,代他领了试卷。这时,陈独秀已三魂丢掉二魂半。

陈独秀那条号筒紧对着一堵高墙,是一条长巷。考试分3场,一场3天,要考9天,所以考生都背了烧饭的家伙。进了号筒,考生便将铁锅挂在对面的墙上。8月的南京,正是火炉季节,中午烧饭,到处浓烟滚滚。考生为了避热,伸出身子,半探在号筒中答卷。考试第一场,庆元的先生还斯斯文文地穿着老布对襟褂子,其他考生早已把小褂子脱去了。

下午,陈独秀拿着卷子,冥思苦想,只见一个徐州大胖子全身一丝不挂,头上盘着辫子,脚踏一双破鞋,手拿试卷,在号筒中走来走去,大脑袋晃动着,口中还念念有词。陈独秀见了,像贾宝玉丢了通灵宝玉,发了一阵呆。没想到在大清朝的科举场,竟有这等有辱斯文的事。"妖孽!"陈独秀心里想。这时,赤条条的大胖子,摇晃到陈独秀号舍前,猛地一拍大腿,口中念道:"今科必中。"把气喘吁吁的陈独秀吓了一跳。

这一回,昭明太子没有帮陈独秀的忙,兄弟俩双双落榜。

关东遭丧乱

从南京回来,陈独秀与高晓岚完婚。婚礼那天,陈家亲族、本家来了不少人,陈独秀的大姐夫、商人吴向荣,小姐夫、画家姜筠之侄姜超甫都来了。婚礼杂事主要靠两位已出嫁的姐姐和嫂嫂张氏操持。高登科穿了皇帝赏他的马褂,请了不少当地有脸面的人到场。高晓岚同父异母的妹妹高君曼(小名小众)也从霍丘赶来参加姐姐的婚礼。陈、高两家热闹了几天,了却了一件心事。小众活泼可爱,和姐姐性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新婚燕尔,北方的寒流就南下了。陈独秀和高晓岚一个新潮、一个守旧,度完了蜜月,两人的话也说完了。慢慢的,高晓岚有事无事便到嫂子张氏屋里坐。陈独秀乐得清静,写他的《扬子江形势论略》新式文章。

1898年是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年,康梁维新变法失败。就在这一年,陈独秀与高晓岚的第一个儿子陈延年在大南门培德巷东口一号出世了。因庆元的3个儿子比延年大,所以延年小名叫小四子。延年脑门阔,像陈独秀,瓜子脸像高晓岚。延年的出世,对高晓岚是个安慰。陈独秀年纪轻轻做了父亲,喜上眉梢。

这时嗣父陈昔凡回家省亲,临走提出带庆元、陈独秀弟兄俩去东北。陈独秀、庆元虽是秀才,都无事在家。陈昔凡脸色慈祥,眉清目秀,鼻隆耳大,一副富人吉相。他是光绪元年乙亥(1875)恩科举人,候升知府,在辽阳州任过班升道,分省补用,以知府赏戴翎。

一次,陈独秀随陈昔凡在东北乘火车,天黑大雨,几个喝醉酒的俄国士兵将中国人赶下火车。陈独秀问陈昔凡:"中国人买了车票,为什么还被赶下车?"陈昔凡叹了一口气,说:"还有打死中国人的事。"陈独秀追问:"华官为什么不管?"陈昔凡说:"管有什么用,路权已不属于我国。"陈昔凡关照说:"庆同,你年轻气盛,不要逞强。"

1899年年底,陈昔凡见义和团大闹山东,安排陈独秀兄弟俩回安庆。"关东遭丧乱,飞鸿惊寒弦。"此时正是隆冬季节,一路天寒地冻,惊鸿四野。弟兄俩日夜兼程,风餐露宿。1900年春节前夕,赶回安庆。见到弟兄俩,一身重孝的高晓岚和张氏嚎陶大哭,原来母亲查氏已不在人世了。想到母亲孤苦零丁的死去,陈独秀靠在门边,泪如雨下。

第二年,陈独秀在安庆过了一年安静的日子。年底,高晓岚生下了女儿玉莹(筱秀)。

1901年春,东北安定后,陈昔凡带信要陈独秀和庆元再去。但这次,陈独秀决定去日本留学。初秋,庆元庆同弟兄俩相约启程。"弟就辽东道,兄航燕海边。"

这是弟兄俩最后一面。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陈独秀风雨人生 作者:朱洪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02章 天生的领袖(1901秋-1908冬) | 陈独秀风雨人生 | 共和国人物

《陈独秀风雨人生》02章 天生的领袖(1901秋-1908冬)

(1901秋-1908冬)

青年励志

1901年10月,陈独秀进东京弘文学堂师范科学日语。

头一年,中国留日学生在东京组织了一个"励志社"。陈独秀到东京后也参加了这个组织。一次,清廷派官员到日本,励志社中的章宗祥、曹汝霖一班人争着当翻译,引起了陈独秀的反感,遂和张继退出了励志社。

秋去冬来,陈独秀和老乡桐城西乡(练潭乡)潘家楼人潘赞化一起回国。1902年初春,陈独秀回到了安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南水关道院内两幢毗连的房子。房基隔街临江,隔壁是李鸿章公馆。陈昔凡看上这块风水宝地,打算将来在这里建屋造园、怡养天年。

陈独秀回到安庆不久,与一批进步青年成立了"青年励志社"。这些进步青年中,有安徽大学堂学生郑赞丞、房秩五,武备学堂学生柏文蔚,南京陆师学堂学生葛襄(葛涓仲)以及潘赞化、何春台等人。社址设在藏书楼。陈独秀等人的活动,引起了清朝安庆地方当局的警觉,准备逮捕学社的为首分子。秋天,陈独秀和葛襄被迫离开安庆,途经南京、上海,再次去日本。陈独秀临行前,妻子高晓岚已有身孕。年底,高晓岚生了一个团团脸、活泼好动的儿子陈乔年,因为排在延年之后,取小名"小五子"。

陈独秀到南京后,和葛襄去江南陆师学堂见到了徽州人汪稀颜。经汪稀颜、葛襄的介绍,陈独秀认识了正在陆师学堂读书的章士钊。陈独秀告诉汪稀颜,自己写了2卷《小学万国地理新编》,准备送到上海商务馆石印出版。

一个月后,汪稀颜给在芜湖搞图书发行的弟弟汪孟邹写信,称"陈仲甫"氏为"皖城志士",说"此君现游日本,兄未到堂时,蒙见来访"。年底,汪稀颜猝然去世。陈独秀写了《哭汪稀颜》诗:"凶耗传来忍泪看,恸君薄命责君难。英雄第一伤心事,不赴沙场为国亡。"

秋天,陈独秀第二次来到日本。在日本,陈独秀认识了苏曼殊、冯自由等。苏曼殊生性豪放不羁,和陈独秀在一起,常常信马由缰,大谈特谈。

天渐寒冷后,一日,陈独秀、张继、潘赞化等人闲谈。张继说:"秦毓鎏,叶澜等人近日提出成立'中国青年会',问我们可有此意?"潘赞化说:"既然我们不参加励志社,不如正式宣布退出来,一起参加中国青年会。"陈独秀表示赞成。中国青年会以民族主义为宗旨,以破坏主义为目的,正对他的胃口。

除夕之夜,陈独秀和潘赞化说:"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潘赞化知道陈独秀挂记高晓岚生产的事,劝他说:"嫂子不是头一胎,家里还有孟吉夫人,你还是放宽心吧。"陈独秀说:"倒也是。冒冒失失地回去了,清廷的爪牙说不定还要找我的麻烦。"

冬去春来,陈独秀又结识了留日学生中激进人物黄兴、陈天华、邹容等人。往来较多的是赵伯先、潘璇华、葛温仲、周筠轩等。当时陆军学生监督姚昱是清政府的一个走卒,大伙瞧不起姚昱的奴颜媚骨,打算找个机会教训一下这个奴才。

1903年3月31日夜晚,东京到处散发着樱花芳香的气息。月光下树影憧憧,昆虫在嫩绿的草坪中嗡嗡作响,和偶然走过去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交叠在一起,增加了夜的宁静。这时,有几个黑影轻手轻脚地闯进了姚昱的住室。只见抱腰的抱腰,捧头的捧头,捉手的捉手,惊慌失措的姚昱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得咯嚓一响,姚昱的辫子连辫根齐刷刷地被剪去。大家发一声喊,顷刻间人去辫空。原来,这抱腰的是张继,捧头的是邹容,执剪的是陈独秀。回到宿舍,陈独秀将手中的辫子扔到桌上,大口喘气地说:"这回出了一口恶气。"

当夜,他们将姚昱的辫子挂到留学生会馆。第二天,姚昱向清廷驻日本使节诉苦。不久,日本警方查出为首者是陈独秀、张继、邹容,旋即将3人驱逐出境。4月上旬,陈独秀、邹容、张继乘船到上海,一起去《苏报》编辑部看章士钊。

听了3人被逐经过,章士钊哈哈大笑,说:"你们来得正好,《苏报》打算增加革命宣传。不知你们有什么打算,我倒希望你们能留下来。"结果,邹容要写《革命军》,陈独秀急着要回家,只有张继答应留在《苏报》编辑部。

藏书楼演说

1903年4月底,陈独秀回到了安庆。6岁的延年已入私塾蒙馆读书,陈独秀我行我素,和新朋旧友谈天,他的住宅一时热热闹闹,又成了安庆进步青年的活动中心。

一天,卫国桢、潘晋华等青年来陈独秀家闲谈。陈独秀说:"现在大家爱国情绪十分高涨,我有一个想法,写一个'知启',在藏书楼开一个演讲大会。你们看怎么样?"卫国桢、潘晋华等都说好。

5月17日中午,陈独秀冒雨来到藏书楼。南水关离藏书楼所在地孝肃路拐角头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陈独秀到时,楼里楼外已挤满了喧闹的青年学生。不少学生穿着淋湿的衣服,焦急地向前台张望。陈独秀登台,先讲他在东北耳闻目睹俄国士兵欺压华人的暴行,然后说:"我们与俄国人仇结不解,我国之人有一人不与俄死战皆非丈夫!我们人少力薄,要益于国事不能闭塞耳目,要消息灵通;要有爱国思想;要有健壮的体魄,提倡军人精神"陈独秀演讲完毕,室内掌声雷动。接下来,卫国桢、潘晋华、潘旋华、葛光庭等人也发表了演讲。演讲结束,当场签名参加"安徽爱国会"的有126人,其中包括16岁的朱蕴山。

第二天,大学堂的总办、提督、总教的办公桌上,学生不上课的请假条越来越多。有的学生甚至公开号召学生停止上课,公开要求校方专门操练学生、组织学生军到东北与俄军作战。两江总督闻讯大惊失色,密令安徽巡抚密察为首者,务求早早缉拿归案,早日平息安徽风波。他在电令中称为首者"名为拒俄,实则革命"。安庆知府桂英接到两江总督电令,立即查封了藏书楼,并要学堂的总办、提督"将闹事的为首分子开除学籍"。安徽大学堂总办以"议论拒俄,煽动是非"的罪名开除了十几个请假闹事的学生。

在桂英下手之际,陈独秀草草收拾行李,避往上海。

国民既风偃

1903年6月30日,上海警方因《苏报》刊登章炳麟写的《革命军》序,逮捕了章炳麟。第二天,《革命军》作者邹容愤而到巡捕房投案。7日,《苏报》被封闭。

《苏报》案发生后,章士钊、陈独秀、谢晓石、张继等人酝酿出版《国民日日报》,社址设在新闸新马路梅初里。

梅初里房子分楼上楼下两层,楼下是印刷场地,编辑住楼上。主笔是章行严,陈独秀、张继协助,撰述有何梅士、陈去病、金天翮、林解、谢无量、郭湛波等人。靠近窗台,有两张木桌,上面堆满了稿件和各种报纸。进门靠墙一边有张木床。编辑室来客,常常坐卧于床,和章士钊、陈独秀纵谈一切。

夏天,保定高等学堂的学生吴越、马鸿亮、金慰农、金燕生等来到《国民日日报》社。听说吴越是桐城老乡,陈独秀十分高兴。这次交谈,两人一见如故。

9月初的一日,苏曼殊(子谷)来了。刚从日本回来的苏曼殊脸型瘦削,身材单薄,因为衣食无着,便留在编辑部翻译雨果的《惨社会》,在《国民日日报》上连登。

一天,章士钊指着一叠稿子问苏曼殊:"子谷,你写的这些惨状是《惨社会》原来就有的么?"苏曼殊伸过头来看,说:"这是仲甫加上去的。"章士钊摇头说:"不好。翻译要讲信、达、雅。"陈独秀不以为然:"现在第一要紧的是把国人从睡梦中叫醒。信达雅的事,等以后没有事时,再坐下来慢慢译。"

深秋的一日,已是八九点钟,陈独秀还睡在床上,打着呼噜。"仲甫,起来了。"章士钊叫道。陈独秀眨了眨眼,问:"几点了?""旭日临窗,少说也是卯时。"章士钊说。陈独秀从床上坐起,伸出胳膊穿上竹布蓝衫。在他的老布衬衣的领口上,有点点白色东西在蠕动,密集无数。章士钊诧异地问:"何耶?"陈独秀低头看了看说:"虱尔!"章士钊见陈独秀若无其事,说:"你不要弄到我的身上来了。"这时,苏曼殊进来,章士钊指着陈独秀的衬衣领口给他看,说:"我原以为仲甫是天生的领袖,想不到他还是天生的乞丐。"说罢,三人一起大笑。苏曼殊拿出译好的《惨社会》放在陈独秀的桌上,说:"今天该是行严主编稿子,我是专找仲甫来的。"陈独秀看稿时,用毛笔圈点了几个字,说:"就这样吧。

"苏曼殊说:"加上你的名字吧。"陈独秀点了一下头,说:"可以。"用毛笔在苏曼殊之后,写上"陈由己"3个字。

年底,上海的黑势力投诉上海地方当局,指责《国民日日报》"扰害大局"。销售部经理李少东以报纸卖不出去为由,停发了大家薪水。没有办法,只好停刊。

不久,苏曼殊去香港投靠兴中会陈少白,陈独秀回安庆,大家再次分手。章士钊很珍惜这段历史,写诗道:"我与陈仲子,日期大义倡。国民既风偃,字字挟严霜。"

安徽俗话报

1904年年初,陈独秀回到了安庆。

闲时无事,陈独秀常去桐城学堂坐坐。当时吴挚甫任桐城学堂董事长,房秩五、吴守一任学长。一日,陈独秀说:"安徽人多躲在鼓里,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我有一个主张,大家在一起办一份白话报,让安徽人通达时事,长点见识。"

大家一听,都说好。决定吴守一编小说、诗词,房秩五编教育,陈独秀是主笔,兼编辑论说、新闻、实业、来文。

陈独秀给绩溪人汪孟邹的老师胡子承写信,请他给汪孟邹写信,自己也给汪孟邹写了一信。收到陈独秀的来信,胡子承立即给汪孟邹去信推荐,说:"陈君仲甫拟办《安徽俗话报》,其仁爱其群,至为可敬、可仰此事应如何应付,本社诸同志与拣老会面时当可妥商也。"信中所提"拣老",即周拣臣,其女周物婉与汪稀颜子汪原放已定婚。汪孟邹写回信给陈独秀,说:"芜湖没有印刷条件,最好能在上海印出,再运回芜湖发行。"于是,陈独秀请章士钊帮助联系了上海东大陆印刷所。

3月21日,编在安庆,印在上海,发行在芜湖的《安徽俗话报》第一期问世。

就在这年,陈独秀的嗣父陈昔凡在东北遇到了一个发财的机会,成了暴发户。2月8日,为了争夺我国东三省,日俄战争爆发,清廷宣布"局外中立"。当时,日俄双方都需要马匹,商人便从蒙古贩运大批马匹到奉天(辽宁)出售,牟取暴利。陈昔凡和其他地方官趁机大抽牲口税,落入自己的腰包。日俄战争后,陈昔凡在奉天购置田地二百亩;在北京琉璃厂附近投资10000两银子,开了一间"崇古斋"古玩铺;在奉天设了一间"崇古斋"分店;在安徽贵池乌沙购地800亩;在安庆四牌楼开有近十家铺面。陈独秀办报缺钱,但不染指陈昔凡。父子俩一个是朝廷命官,一个是反清斗士,已不可同日而语。

盛夏,陈独秀背着包袱,只身到了芜湖。当时吴挚甫随桐城学堂去桐城,房秩五打算去日本留学,所以陈独秀把报搬到芜湖去编。科学图书社在芜湖长街中段一个阁楼上,汪孟邹说:"仲甫,我这里清苦得很,每天只有两顿稀饭。"陈独秀说:"就两顿稀饭好了。"好在省内各地设了供销处,东到上海,南到广州,北到辽东,都有订户,报纸有希望超过3000份。有的读者不知道是一人办报,希望把报纸办成日报。

不久,章士钊来信,希望陈独秀去上海加入暗杀团。陈独秀到上海后,章士钊带他见了杨笃生、陶成章、蔡元培等人。晚上住在暗杀团的秘密机关--英租界新闸路余庆里。陈独秀未来之前,章士钊已将陈独秀在安庆效仿蔡元培办安徽爱国会被通缉,以及办《国民日日报》、《安徽俗话报》的事告诉了他们。

杨笃生是暗杀团发起人,今年上半年在日本与何海樵等人成立暗杀团。原计划在北京刺杀西太后,没有找到机会,回到上海后发展了蔡元培加入暗杀团 。蔡元培时任爱国女校校长,于是又发展了爱国女校教员钟宪鬯、俞子夷,因为他们懂化学。陈独秀来了后,杨笃生等人举行仪式,发展他为暗杀团成员。

在一长帘高挂的房间,正面墙上临时挂着一纸黄帝神位字样,神位下面是一张八仙桌,一束香余烟缭绕,弥漫着神秘的气氛。桌下摆着两个草垫子,盛着酒的白瓷器皿已滴入刚杀的鸡血,陈独秀随杨笃生跪在草垫上,宣读誓词。读毕,又随杨君将血酒一饮而尽。随后几日,陈独秀和杨笃生一起向钟宪鬯学制造炸弹。

这次陈独秀在上海时间不长,当月回到芜湖。

吴越牺牲

1904年秋,房秩五由安庆去日本,顺路到芜湖与陈独秀叙别。房秩五来了后,天气转阴。陈独秀对房秩五说:"你是天留客。"秋雨淅淅沥沥下了三日,两人纵谈天下事,一连谈了三日。第四天,云开日出,陈独秀帮房秩五提着包袱,送他上船。"留人别馆三秋雨,送我晴江万里波。"船到江心,房秩五仍能看到衣冠不整的陈独秀立在岸边,向他挥手。

桐城人李光炯、无为人卢仲农将安徽旅湘公学移到芜湖,改为安徽芜湖公学(安徽公学)。受聘在安徽公学讲课的有柏烈武、陶成章、张伯莼、刘师培等人。陈独秀也兼任安徽公学国文教师。陈独秀上课,不拘小节,有时一边上课,一边搔痒。

什么纲常名教、师道尊严,全不放在眼里。堂下鸦雀无声,学生个个听得津津有味。受陈先生影响,学生写作业时也常冒出"新"思想。一日,陈独秀批改作业,见一个学生作诗"屙屎撒尿解小手,关门掩户圈柴扉",不禁哈哈大笑。他用毛笔在一旁批了 "诗臭尿腥"四个字,然后又加了两句诗:"劝君莫做诗人梦,打开寒窗让屎飞。"

这时,苏曼殊也来到了芜湖。他在上海和陈独秀分手后,去香港投靠陈少白,因误会受到冷遇,加上婚姻挫折,气头上去广东惠州剃度为僧,当了和尚。但他凡性未灭,偷了已故师兄博经的度牒逃之夭夭。陈独秀推荐苏曼殊作国画教员,他认为,苏曼殊作画叫人看了如咫尺千里,令人神往,不像庸俗画家浪费笔墨。陈独秀常以诗僧、画僧称他。

苏曼殊与刘师培也是老熟人,到芜湖后就住到了刘家。刘师培夫人何震喜欢苏曼殊的画,三番五次要拜苏曼殊为师。闲时,苏曼殊与怀宁人邓绳候常相过从。邓绳候在皖江中学教书,是完白山人邓石如重孙,诗文书法俱佳,两人"共晨夕者弥月"。邓绳候曾写诗送苏曼殊:"寥落枯禅一纸书,欹斜淡墨渺愁予;酒家三日秦淮景,何处沧波问曼殊。"

年底,胡子承给汪孟邹写信,希望改良《安徽俗话报》,说:"鄙人甚敬此报,甚爱此报,而又不敢随声附和此报,意欲更图改良,立定宗旨,可乎?请与仲翁等商之。"陈独秀听说胡子承讲的宗旨是"辞旨务取平和,万勿激烈",生气地说:"我办《安徽俗话报》时就立下宗旨,让皖人通达时事,长点见识。胡先生连'自由婚姻'都容不下,还不如不办的好。"汪孟邹忙劝解说:"胡先生讲你'血性过人',一点不假,他提出改良,并未叫你一定照他的意思。"

苏曼殊生性喜欢漂泊不定,浪迹天涯。1905年6月,苏曼殊去日本江户。临行前,作《东行别仲兄》诗一首,诗云:"江城如画一倾杯,乍合仍离倍可哀。此去孤舟明月夜,排云谁与望楼台。"送走苏曼殊,回到科学图书社小阁楼,陈独秀看看苏曼殊墨迹未干的诗,对汪孟邹说:"苏曼殊专四言绝句,发人深思,字里行间别有洞天。"

"听说苏曼殊向你学过诗?"汪孟邹问。

"在上海,他突然要学做诗,但平仄和押韵都不懂,常常要我教他。"提起往事,陈独秀兴趣大增:"子谷做了诗要我改,改了几次,便渐渐的能做了。照曼殊的历史讲起来,能够成就到如此地步,真是不容易的。他实在是一个天才。"

夏天,安徽公学附设安徽公立速成师范学校,李光炯、卢仲农请房秩五到芜湖主持。陈独秀应家在寿州的体育教师柏文蔚之邀,和王静山、方健飞、宋少侠等人利用暑假去淮上一游。

从淮上旅行回来,一日,吴孟侠(吴越)和赵声来访陈独秀。吴越自前年到上海见到了陈独秀,从此和陈独秀一直书信往来。陈独秀问他:"还在保定办《直隶白话报》?"吴越摇头,说:"同胞们都在做弥天大梦,办报纸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我已和马鸿亮等人组织了北方暗杀团,决意亲手杀几个清朝大臣,以唤醒同胞已死之心。"

赵声对陈独秀说:"孟侠被推举为北方暗杀团支部长。"陈独秀听了连连点头,说:"去年11月万福华案后,章炳麟、龚宝铨、蔡元培、陶成章把暗杀团改为光复会,我也赞同。我一向主张用武力推翻清朝,只是行动要小心。"吴越说:"好在我没有妻子儿女,只有老父亲有些舍弃不下。这次我回桐城,上了一趟龙眠山老家的坟山。""不可胆怯,也不可粗心,行动前要作缜密考虑,接受万福华的教训。"送吴越、赵声出门时,陈独秀一再提醒吴越。吴越、赵声走后,陈独秀书写了一幅对子,"推倒一时豪杰,扩拓万古心胸"。不久,《安徽俗话报》因刊载一则反英消息,触怒了英国驻芜湖的领事,该领事胁迫芜湖地方当局勒令停办《安徽俗话报》。

9月底,留在安徽公学教书的陈独秀听到传闻,北京火车站发生刺杀五大臣未遂事件,五大臣中仅载泽、绍英受轻伤。刺杀者当场身亡,因血肉模糊,至今官方不知刺杀者为谁云云。陈独秀大吃一惊,立即给在保定高等学堂读书的张啸岑去信:"北京店事,想是吴先生主张开措,关于吴兄一切,务详告。"

事情发生在9月24日,这天出洋考察宪政的载泽、绍英、端方、戴鸿慈、徐世昌五大臣出都。杨笃生是随员,事前通知了吴越。早上,北京正阳门火车站戒备森严,吴越身揣红布包裹着的自制炸弹不能靠近,临时买一套无顶红缨官服穿在身上,装成随员,在火车启动之际,登上了窗帘装饰富丽堂皇的五大臣专车。吴越尚未立稳脚跟,火车突然开动,猛然的震动使吴越措手不及,将胸前的炸弹引爆。

这枚炸弹有很大威力,火车站一时大乱。负责掩护吴越撤退的杨笃生和张榕见事已至此,忙趁乱离去。

张啸岑给陈独秀寄来吴越的两部遗著:《暗杀时代自序》和《意见书》,并说烈士赴难前,曾留下遗言,若遇难,将上述书转交杨笃生或陈仲甫。吴越写道:"杀那拉淫妇难,杀铁良逆贼易;杀那拉淫妇其利在今日,杀铁良逆贼其利在将来,杀那拉淫妇去其主动力,杀铁良逆贼去其助动力"吴越字迹雄宏刚健,如枪炮子弹,掷地有声;文论气势磅礴,大义凛然。后来,陈独秀将烈士遗物寄往上海。开吴越追悼会时,蔡元培在大会上说:烈士"死难后,有陈君寄一皮包至上海,内有西式外套一件,此系烈士之遗物。当时系赠杨君,以为纪念"。

清廷不久查明是吴越所为,张榜示众时,将"越"字旁加一"木",成"吴樾",以示给吴越永远戴上枷具。(注:1929年,由张啸岑、金慰农等人提议,将安庆最繁华的街道命名为吴越街,延用至今)桐城人金寿民1901年任保定莲池书院讲习时,作担保人,帮吴越考取北洋高等学堂。吴越出事后,受牵连入狱。其妻郝漱玉曾任直隶女学堂总教习,后经日本女学生出面,请日本驻华使馆出面斡旋,慈禧太后下旨:"金寿民马虎成性,不堪录用,驱逐回籍。"金寿民遂与妻子郝漱玉回老家桐城(今枞阳)会宫养老,留住了性命。

岳王会

1905年秋天的一日,在芜湖安徽公学代课的陈独秀和柏文蔚、学生常恒芳等人商议成立岳王会,因为岳飞反抗的金辽正是清人的祖先。

9、10月间的一天,一向冷落的芜湖关帝庙,突然来了30多位香客。他们在供桌的木香炉里燃上一炷香,在烛台上燃起两根蜡烛,面对神龛里的关帝泥塑,抚掌叩头,盘腿而坐。为首者便是26岁的陈独秀。大家静静地坐着,听陈独秀宣读岳王会章程,然后集体宣誓。会后,当选为会长的陈独秀利用会费,租了两间房子作秘密联络点。10月,柏文蔚因赵声之请,到南京新军第九镇任武官,不久在南京成立岳王会分会。

年底,孙中山派22岁的吴谷(吴春阳)到南京组织长江流域同盟会。柏文蔚率岳王会南京分会加入了同盟会。1906年年初,芜湖岳王会集体加入同盟会。陈独秀不愿参加同盟会,他说:"我不参加同盟会,照样也革命。"章士钊、徐锡麟、熊成基等也没有参加同盟会。

1906年春,陈独秀和苏曼殊一起去日本。在船上,苏曼殊问陈独秀:"为什么不加入同盟会?"陈独秀说:"同盟会鱼目混珠,泥沙俱下。我很佩服孙中山、廖仲恺、朱执信,但其他人我就不好说了。像汪精卫,纯属全躯保妻之徒。尽美、薄泉、师培与孙逸仙也常有摩擦。"这次去日本,苏曼殊想寻找大姨河合仙(义母)。苏曼殊是广东香山人,1884年10月出生日本横滨,母亲是日本人河合若子,父亲苏杰在苏曼殊出世前即丢弃河合若子而去。苏曼殊出生不久,母亲嫁给了一个海军军官。改嫁前,母亲将苏曼殊交给其姐河合仙。

到日本后,苏曼殊没有找到河合仙,因送小野氏南归,和陈独秀在大热之前回到芜湖。7月5日,苏曼殊给刘三写信:"申江别后,弟即偕仲甫东游,至处暑始抵皖江。"

秋日的一天,陈独秀回到安庆。嗣母谢氏见他西装革履,头发后梳,一副留洋派头,笑着对高晓岚说:"大众,你看他穿得像个鬼样子!"陈独秀脱下西装褂子,披到侄子遐文身上,笑眯眯地说:"老奶奶讲我穿得像鬼一样,这穿得多好看呐!"延年和遐文年龄相仿,见父亲和遐文讲话,远远地站着,睁着大大的眼睛朝他们看。陈独秀见状,走了过来,伸手摸了一下延年的黑黑的头发,"嗯"了一声,说:"长高了。"

陈同甫再世

1907年春,陈独秀到日本,住东京神田区猿乐町二丁目番地清寿馆,和章士钊、苏曼殊住一室。和他们住在一起的还有邓以蛰和二哥邓初。陈独秀和章士钊在正则英语学校学习英文,同时到早稻田大学学习法国等西欧文化。邓初到日本学医,邓以蛰在弘文书院学日语。陈独秀到东京后,和章太炎、刘师培、苏曼殊、张继、陶冶公、何震及日本人幸得秋水等人成立了"亚洲和亲会",其宗旨是"反对帝国主义,共同使亚洲已失主权之民族,各得独立"。章太炎是1906年6月出狱后来到东京的,任《民报》总编辑。章太炎古文造诣很高,文章古奥。平常好说佛法,讲《说文解字》。陈独秀很佩服他的"朴学",章太炎也推举陈独秀的文字学。当时钱夏(钱玄同、字德潜)也在《民报》馆。陈独秀不参加同盟会,但喜欢读《民报》,平常无事,陈独秀喜欢到《民报》馆坐坐。

这期间,陈独秀沉醉于拜伦(Byron)与雪莱(Shelley)的全集。因为看多了,陈独秀就时而拜伦的浪漫主义,时而卢梭的自由主义,时而易卜生的个人主义等。

在邓以蛰眼里,陈独秀就是南宋的陈同甫再世,而陈独秀本人也最服膺陈同甫和叶水心。苏曼殊佩服陈独秀的汉学,章太炎的诗,自己喜欢哼着以龚定庵为蓝本的七言绝句。

夏天,苏曼殊完成了"梵文典"的翻译。陈独秀写诗《曼上人述梵文典成且将次西游命题数语爱奉一什丁未夏五》贺他:"千年绝学从今起,愿罄全功利有情。

罗典文章曾再世,悉昙天语竟销声。众声茧缚乌难白,人性泥涂马不鸣。本愿不随春梦去,雪山深处见先生。"

上一年苏曼殊在芜湖送给邓以蛰一幅荷锄图,画上燕绕春柳,落花无情,陈独秀也题了诗:"罗袜玉阶前,东风杨柳烟。携锄何所事,双燕语便便。"平常陈独秀叫苏曼殊"糖僧","革命和尚",但题诗时,总客气地称为"曼上人"。

1908年夏日的一个星期天,陈独秀来到《民报》馆。湖北人黄季刚正在和章太炎、钱玄同闲谈,见来了生人,便退到里屋。谈了一会,周作人也来了。谈到汉学,陈独秀说:"清汉学发达,戴、段、王都是安徽、江苏人,安徽、江苏还是出人的。"陈独秀知道章太炎、钱玄同、周作人都是浙江人,因为是熟人,他也不避讳。章太炎清秀的长脸看上去很精神。他见陈独秀抬举安徽、江苏人,虽不以为然,还是点了点头。"湖北没有出什么人"陈独秀继续高谈阔论。章太炎又附和了一句:"是啊,湖北没有出什么人。"在里屋的湖北人黄季刚听了直喘粗气,大嚷:"湖北固然没有学者,然这不就是区区,安徽固然多有学者,然而这也未必就是足下。"陈独秀没想到草棵里杀出个程咬金,弄得十分尴尬。"这又何苦。"陈独秀找了个由头,起身告辞。

章士钊、陈独秀、苏曼殊3人在一起,1884年出生的苏曼殊年龄最小,小陈独秀五岁,小章士钊二岁。因此跑腿打杂,常常是苏曼殊的事。一次3人断炊,章士钊、陈独秀找了几件衣服,要苏曼殊去当铺当点钱买东西吃。谁知苏曼殊一走,半天不见人影。"疯和尚","死和尚",陈独秀、章士钊两人大骂了一通,又饿又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半夜,苏曼殊回来了。手上的衣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书。"吃的呢?"

陈独秀见苏曼殊回来,咽了一下口水。"当了钱,正要买吃的,在夜市上见了这本书,因为遍地寻不着,便买下了。"说这话时,苏曼殊慢慢地往外吐字,像是平时闲谈。两人见状,又骂了几句,只好饿着肚子继续睡觉。苏曼殊一夜未睡,把新买的书看完了。第二天早上,陈独秀、章士钊起来接着骂。苏曼殊也不答,一头倒下,不一会,鼾声大作。

不久,章士钊因交女友,得罪了其丈夫,一位陆军大佐,只得独自先回国去了。

苏曼殊在日本出生,这次邂逅了当年的恋人菊子。菊子此时成了一名弹筝的艺伎,改名百助眉史。苏曼殊在陈独秀劝说下,决定作画卖钱,赎出百助眉史,不料艺伎老板用计奸污了百助眉史,迫使百助眉史蹈海自杀。苏曼殊受了打击后,成天少言简语,闷闷不乐。过了一时,苏曼殊写了十首怀念百助眉史的《本事诗》诗稿,给陈独秀看。其一云:

无量春愁无量恨,一时都向指间鸣。
我亦艰难多病日,那堪重听入云筝。

隔日,陈独秀写了和诗十首,其一云:

双舒玉简轻挑拨,鸟啄风铃珠碎鸣;
一柱一弦亲手抚,化身愿作乐中筝。

秋初的一天,陈独秀到枥木县日光山观赏华严瀑布(死亡瀑布),发源于中禅寺湖的大谷川,过去常有青年人在这里自尽。因联想到国内革命义举屡屡失败,陈独秀心情黯淡,吟《华严瀑布》诗十四首,其中如:"死者浴中流,吊孝来九州。可怜千万辈,零落卧荒丘。"苏曼殊却从诗中找到了佛性和禅机:"好,好,词况丽瞻,是仲兄的上品之作。"游华严瀑布,陈独秀感伤太多,不久他与苏曼殊分手,回到了国内。


分类:共和国人物 书名:陈独秀风雨人生 作者:朱洪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