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汉演义

前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
自 序
第01回 移花接木计献美姬 用李代桃欢承淫后 第02回 诛假父纳言迎母 称皇帝立法愚民
第03回 封泰岱下山避雨 过湘江中渡惊风 第04回 误椎击逃生遇异士 见图谶遣将造长城
第05回 信佞臣尽毁诗书 筑阿房大兴土木 第06回 阬深谷诸儒毙命 得原璧暴主惊心
第07回 寻生路徐市垦荒 从逆谋李斯矫诏 第08回 葬始皇骊山成巨冢 戮宗室豻狱构奇冤
第09回 充屯长中途施诡计 杀将尉大泽揭叛旗 第10回 违谏议陈胜称王 善招抚武臣独立
第11回 降真龙光韬泗水 斩大蛇夜走丰乡 第12回 戕县令刘邦发迹 杀郡守项梁举兵
第13回 说燕将厮卒救王 入赵宫叛臣弑主 第14回 失兵机陈王毙命 免子祸婴母垂言
第15回 从范增访立楚王孙 信赵高冤杀李丞相 第16回 驻定陶项梁败死 屯安阳宋义丧生
第17回 破釜沈舟奋身杀敌 损兵折将畏罪乞降 第18回 智郦生献谋取要邑 愚胡亥遇弑毙斋宫
第19回 诛逆阉难延秦祚 坑降卒直入函关 第20回 宴鸿门张樊保驾 焚秦宫关陕成墟
第21回 烧栈道张良定谋 筑郊坛韩信拜将 第22回 用秘计暗渡陈仓 受密嘱阴弑义帝
第23回 下河南陈平走谒 过洛阳董老献谋 第24回 脱楚厄幸遇戚姬 知汉兴拚死陵母
第25回 木罂渡军计擒魏豹 背水列阵诱斩陈余 第26回 随何传命招英布 张良借箸驳郦生
第27回 纵反间范增致毙 甘替死纪信被焚 第28回 入内帐潜夺将军印 救全城幸得舍人儿
第29回 贪功得祸郦生就烹 数罪陈言汉王中箭 第30回 斩龙且出奇制胜 划鸿沟接眷修和
第31回 大将奇谋鏖兵垓下 美人惨别走死江滨 第32回 即帝位汉主称尊 就驿舍田横自刭
第33回 劝移都娄敬献议 伪出游韩信受擒 第34回 序侯封优待萧丞相 定朝仪功出叔孙通
第35回 谋弑父射死单于 求脱围赂遗番后 第36回 宴深宫奉觞祝父寿 系诏狱拚死白王冤
第37回 议废立周昌争储 讨乱贼陈豨败走 第38回 悍吕后毒计戮功臣 智陆生善言招蛮酋
第39回 讨淮南箭伤御驾 过沛中宴会乡亲 第40回 保储君四皓与宴 留遗嘱高祖升遐
第41回 折雄狐片言杜祸 看人彘少主惊心 第42回 媚公主靦颜拜母 戏太后嫚语求妻
第43回 审食其遇救谢恩人 吕娥姁挟权立少帝 第44回 易幼主诸吕加封 得悍妇两王枉死
第45回 听陆生交欢将相 连齐兵合拒权奸 第46回 夺禁军捕诛诸吕 迎代王废死故君
第47回 两重喜窦后逢兄弟 一纸书文帝服蛮夷 第48回 遭众忌贾谊被迁 正阃仪袁盎强谏
第49回 辟阳侯受椎毙命 淮南王谋反被囚 第50回 中行说叛国降虏庭 缇萦女上书赎父罪
第51回 老郎官犯颜救魏尚 贤丞相当面劾邓通 第52回 争棋局吴太子亡身 肃军营周亚夫守法
第53回 呕心血气死申屠嘉 主首谋变起吴王濞 第54回 信袁盎诡谋斩御史 遇赵涉依议出奇兵
第55回 平叛军太尉建功 保孱王邻封乞命 第56回 王美人有缘终作后 栗太子被废复蒙冤
第57回 索罪犯曲全介弟 赐肉食戏弄条侯 第58回 嗣帝祚董生进三策 应主召申公陈两言
第59回 迎母姊亲驰御驾 访公主喜遇歌姬 第60回 因祸为福仲卿得官 寓正于谐东方善辩
第61回 挑嫠女即席弹琴 别娇妻入都献赋 第62回 厌夫贫下堂致悔 开敌衅出塞无功
第63回 执国法王恢受诛 骂座客灌夫得罪 第64回 遭鬼祟田蚡毙命 抚夷人司马扬镳
第65回 窦太主好淫甘屈膝 公孙弘变节善承颜 第66回 飞将军射石惊奇 愚主父受金拒谏
第67回 失俭德故人烛隐 庆凯旋大将承恩 第68回 舅甥踵起一战封侯 父子败谋九重讨罪
第69回 勘叛案重兴大狱 立战功还挈同胞 第70回 贤汲黯直谏救人 老李广失途刎首
第71回 报私仇射毙李敢 发诈谋致死张汤 第72回 通西域复灭南夷 进神马兼迎宝鼎
第73回 信方士连番被惑 行封禅妄想求仙 第74回 东征西讨绝域穷兵 先败后成贰师得马
第75回 入虏庭苏武抗节 出朔漠李陵败降 第76回 巫盅狱丞相灭门 泉鸠里储君毙命
第77回 悔前愆痛下轮台诏 授顾命嘱遵负扆图 第78回 六龄幼女竟主中宫 廿载使臣重还故国
第79回 识诈书终惩逆党 效刺客得毙番王 第80回 迎外藩新主入都 废昏君太后登殿
第81回 谒祖庙骖乘生嫌 嘱女医入宫进毒 第82回 孝妇伸冤于公造福 淫妪失德霍氏横行
第83回 泄逆谋杀尽后族 矫君命歼厥渠魁 第84回 询宫婢才识酬恩 擢循吏迭闻报绩
第85回 两疏见机辞官归里 三书迭奏罢兵屯田 第86回 逞淫谋番妇构衅 识子祸严母知几
第87回 杰阁图形名标麟史 锦车出使功让蛾眉 第88回 宠阉竖屈死萧望之 惑谗言再贬周少傅
第89回 冯婕妤挺身当猛兽 朱子元仗义救良朋 第90回 斩郅支陈汤立奇功 嫁匈奴王嫱留遗恨
第91回 赖直谏太子得承基 宠正宫词臣同抗议 第92回 识番情指日解围 违妇言上书惹祸
第93回 惩诸舅推恩赦罪 嬖二美夺嫡宣淫 第94回 智班伯借图进谏 猛朱云折槛留旌
第95回 泄机谋鸩死许后 争座位怒斥中官 第96回 忤重闱师丹遭贬 害故妃史立售奸
第97回 莽朱博附势反亡身 美董贤阖家同邀宠 第98回 良相遭囚呕血致毙 幸臣失势与妇并戕
第99回 献白雉罔上居功 惊赤血杀儿构狱 第100回 窃国权王莽弑帝 投御玺元后覆宗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前汉演义》自 序| 秦汉朝历史

《前汉演义》自 序


吾国之有史,繇来旧矣。自汉司马迁创作《史记》,体例独详,遂为后世史家之祖。班 固因之,辑成《汉书》,而迁固之名乃并著焉。窃案迁《史》起自黄帝,讫于天汉,大旨在 叙古从略,叙秦汉从详,综计得百三十篇,共五十二万六千余言。班《书》则始于秦季,终 于孝平王莽,凡百二十卷,计七十余万言,视迁《史》为尤繁矣。后之学者,慕其名,辄购 《史》《汉》二书而庋藏之,问其熟览与否,则固无以应也。盖二书繁博,非旬月所能卒 读,且文义精奥,浅见之士,尚不能辨其句读,一卷未终,懵然生厌,遑问其再四寻绎乎? 他若《涑水通鉴》、《紫阳纲目》,以及《通鉴纪事本末》、《通鉴辑览》、《纲鉴会 纂》、《纲鉴易知录》等书,编年纪事,历姓相承,而首数卷间,各列秦汉事实,读史者辄 举而窥之,固求其提要钩玄,记忆不忘者,亦罕有所闻。至如稗官野史之纪载,则一鳞一 爪,或犹能称道之,是无佗,稗史之引起观感,令人悦目,固较正史为尤易也。

鄙人不敏,尝借说部体裁,演历史故事,由今追昔,溯而上之,以至秦汉。秦自始皇至子婴历国三世, 第十有五年耳。依事演述,寥寥数回,不足以成卷帙;且名为一朝,但闻暴政,未底于治, 实为由周至汉之过渡时代,附入于汉,存其名而已足矣。汉则两京迭嬗,阅年四百有余,而 前汉二百一十年间,有女宠,有外戚,有方镇,有夷狄,有嬖幸,有阉宦,有权奸,盖已举 古今来病国之厉阶,汇集其中,故治日少而乱日多。其尤烈者,则为女宠,为外戚。高祖以 百战成帝业,而其权且移于宫闱;文景惩之,厥祸少杀;至武帝尊田蚡,贵卫青,女宠外 戚,于此复盛;至许史盛于宣元,王赵丁傅盛于成哀;平帝入嗣,元皇后老而不死,卒贻王 莽篡弑之祸;然则谓前汉一代与女宠外戚相终始,亦无不可也。本编兼采正稗,贯彻初终, 所有前汉治乱之大凡,备载无遗,而于女宠外戚之兴衰,尤再三致意,揭示后人,非敢谓有 当史学,但以浅近之词,演述故乘,期为通俗教育之助云尔。班马可作,当亦不笑我粗疏 也。惟书成仓卒,不无讹词,匡而正之,是在海内之通儒。中华民国十四年立冬之日,古越 蔡东帆叙。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前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前汉演义》第01回 移花接木计献美姬 用李代桃欢承淫后| 秦汉朝历史

《前汉演义》第01回 移花接木计献美姬 用李代桃欢承淫后


皇有皇猷,帝有帝德,史家推论史事,首推三皇五帝。其实三皇五帝的本身,并未尝自 称为皇,自称为帝,后人因他首出御宇,创造文明,把一个浑浑沌沌的世界,化成了雍雍肃 肃的国家,真是皇猷丕显,帝德无垠,所以格外推崇,因把皇字帝字的徽号,加将上去。是 意未经人道,一经揭破,恰有至理。到了夏商周三朝,若大禹,若成汤,若周文武,统是有 道明君,他却恐未及古人,不敢称皇道帝,但降号为王罢了。及东周已衰,西秦崛起,暴如 嬴政,凭借了祖宗遗业,招揽关陇间数十百万壮丁,横行海内,蚕食鲸吞,今日灭这国,明 日灭那国,好容易把九州版图,一古脑儿聚为己有,便自以为震古铄今,无人可及,遂将三 皇的皇字,五帝的帝字,合成了一个名词,叫做皇帝。

咳!这皇帝两字的头衔,并不是功德造就,实在是腥血铸成。试看暴秦历史,有甚么皇 猷?有甚么帝德?无非趁着乱世纷纷的时候,靠了一些武力,侥幸成功,他遂昂然自大,惟 我独尊。还有一种千古纪念的事情,就是我国的君主专制,实是嬴政一人,完全造成。从前 黄帝开国以来,颁定国法,原是君主政体,历代奉为准绳,但究未尝有"言莫予违,独断独 行"的思想。尧置谏鼓,立谤木,舜询四岳,咨十有二牧,禹拜昌言,汤改过不咎,周有询 群臣询群吏询万民的制度,简策流传,至今勿替。可见古时的圣帝明王,虽然尊为天子,管 辖九州,究竟也要集思广益,依从舆论,好民所好,恶民所恶,才能长治久安,做一位升平 主子,贻谋永远,传及子孙。看官听说!这便是开明专制,不是绝对专制哩。声大而闳。

自从嬴政得国,专务君权,待遇百姓,好似牛马犬豕一般,凡所有督责抑勒的命令,严 酷残暴的刑罚,无一不作,无一不行,也以为生杀予夺,惟我所为,百姓自然帖伏,不敢再 逞,从此皇帝的位置,牢固不破,好教那子子孙孙,千代万代的遗传下去。那知专欲难成, 众怒难犯,本身幸得速死,不致陨首,才及一传,宫廷里面,就闹得一塌糊涂,戍卒叫,函 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于是楚汉逐鹿,刘项争雄。项羽力能扛鼎,叱咤万夫,却是个 空前绝后的壮士,无如有勇无谋,以暴易暴,反让那泗上亭长,出人头地,用了好几个策士 谋臣,武夫猛将,终将项霸王除去,安安稳稳的得了中原。史官说他豁达大度,确非凡夫, 而且入关约法,尽除苛禁,能得百姓欢心,所以扫秦灭项,五年大成。

但小子追溯汉家事迹,多半沿袭秦制,并没有一番大改革的事业。萧何原是刀笔吏,叔 孙通又是绵蕞生,绵蕞系表位标准,绵是置设绵索,蕞是植茅地上,为肄习典礼之处,使知 尊卑次序。所见所闻,无非是前秦故事,晓得甚么体国经野的宏规,因此佐汉立法,仍旧是 换汤不换药的手段,厉行专制政体,尊君抑民。汉高祖尝沾沾自喜,谓吾今日乃知皇帝之 贵。照此看来,秦汉二代,规模大略相同,不过严刑峻法,算比暴秦差了一层。史官或铺张 扬厉,极端称许,其实多是浮词谀颂,未足尽信呢。汉高一殁,吕后专权,险些儿覆灭刘 氏,要继续那亡秦的后尘。这便是贻谋未善。幸亏还有一二社稷臣,拨乱反正,才得保全刘 家基业。孝文入嗣,却是个守成令主,允恭玄默,守俭持盈,宽刑律,奖农事,府藏充实, 囹圄空虚,汉家元气,实是孝文一代,休养成功。景帝遵业,略带刻薄,用兵七国,未免劳 民,但尚是万不得已的举动,未可讥他黩武,此外还有乃父遗风,不忘恭俭。周云成康,汉 言文景,两相比例,颇若同揆。传至孝武,与祖考全不相同,简直是好大喜功,仿佛秦始皇 一流人物。秦皇好征伐,汉武亦好征伐,秦皇好巡游,汉武亦好巡游,秦皇好雄猜,汉武亦 好雄猜,秦皇好诛夷,汉武亦好诛夷,秦皇好土木,汉武亦好土木,秦皇好神仙,汉武亦好 神仙,秦皇好财色,汉武亦好财色。后世尝以秦皇汉武并称,还道他力征经营,开拓疆宇, 东西南北的外族,闻风远遁,好算是一代武功,两朝雄主。谁知秦亡不由胡亥,实自始皇; 汉亡不在孝平,实始武帝。本编并列秦汉,隐寓此意。文景二主四十余年积蓄,被汉武一生 荡尽,从此海内虚耗,民生困敝。昭宣二朝,尚能与民更始,励精图治,勉强维持过去。传 到元成时代,弘恭石显,几类赵高,杜钦谷永,酷似李斯,外戚王氏,遂得乘隙入朝,把持 国柄。哀平昏庸,汉祚潜移。不文不武的王莽,佯作谦恭,愚弄士民,朝野称安汉公功德, 多至八千人,虽由王莽善能运动,得此无谓的标榜,但也由汉武以来,人心渐贰,不愿归 汉,遂为那逆莽所绐,平白地将汉室江山,篡夺了去。推究祸根,不能不归咎汉武。若谓秦 传二世,汉传至十一世,历年久暂,大判径庭,这是由汉祖汉宗,有一两代积德累仁的效 果,不比那秦嬴政一味暴横,无人感念,所以一暂一久,有此区别呢。评论的确。话休叙 烦,事归正传。且说秦朝第一代皇帝,就是嬴政,远祖乃是帝舜时代的伯益。益掌山泽,佐 禹治水,有功沐封,赐姓嬴氏。好几传到了蜚廉,生子恶来,善走有力,助纣为虐,与纣同 诛。恶来五世孙非子,住居犬邱,善养马,得周孝王宠召,令主汧渭间畜牧。马大蕃息,孝 王遂封他为附庸,食邑秦地。四传至襄公,佐周平戎,护送平王东迁,得岐丰地,受封为 伯,嬴秦始大。又数传至穆公,并国十二,遂霸西戎;再历十余传,正当六国七乱的时候, 孝公奋起,用商鞅为左庶长,变法图强,战胜各国,定都咸阳。子惠文君嗣,僭号称王,嗣 是为武王、昭襄王,与山东六国争衡,攻城略地,日见盛强。周赧王献地入秦,所有宝器九 鼎,统被秦人取归。昭襄王子孝文王,有子异人,入质赵国,阳翟大贾吕不韦,行经赵都邯 郸,见了异人,私叹为奇货可居,乃阳为结纳,与订知交。异人质居异地,举目无亲,免不 得抑郁寡欢,离愁百结,蓦然碰着了意外良朋,正是天涯知己,相得益欢,当下往来日密, 情好日深,遂把那羁旅苦衷,及平生愿望,一一流露出来。不韦遂替他设法,想出一条斡旋 的妙计。原来异人出质时,昭襄王尚然在位,孝文王柱,正为太子,有妃华阳夫人,未得生 男,异人乃是夏姬所出,兄弟甚多,约有二十余人。不韦既得异人传述,便即乘间进言,谓 必取悦华阳夫人,作为嫡嗣,将来方得承统云云。异人当然称善,但恨无人代为先容,偏不 韦又愿为效劳,且慨出千金,半赠异人,令结宾客,半贮行囊,西行诣秦,替异人作运动 费。这真叫作投机事业。异人听到这般帮忙,怎得不感激万分?便与不韦订了密约,说是计 果得成,他日当与共秦国。不韦便欣然西去,沿途购办奇物玩好,携入关中,先向华阳夫人 的阿姊处,买通关节,托她入白夫人。大略谓:"夫人无子,亟宜择贤过继,若待至色衰爱 弛,尚且无嗣承立,悔何可及?今异人出质赵国,日夜泣思太子及夫人,乘此机会,立异人 为嫡嗣,请令归国,是异人必感德不忘,夫人亦终身有靠,一举两得,莫如此策"云云。这 一席话,说得夫人如梦初醒,非常感佩。当夜转告太子,用着一种含颦带泪的柔颜,宛转陈 词,不由太子不从。彼此破符为约,决立异人为嗣子。夫人得自姊言,知由不韦替他画策, 便嘱使不韦归傅异人,并赠他厚赆。已经赚得利息。不韦返报异人,异人自然欣慰,从此与 异人交谊,又加添了一层。

不韦更怀着鬼胎,随时访觅美人儿,凑巧赵都中有一歌妓,生得袅娜娉婷,楚楚可爱, 遂不惜重资,纳为簉室,凭着那天生精力,交欢数次,居然种下了一点灵犀,不韦预先窥 测,料是男胎,这是何术?想是不韦蓄有种子秘方。便去引那异人进来,开筵相待。酒到半 酣,才令赵姬盛妆出见,从旁劝酒。异人不瞧犹可,瞧着那花容月貌,禁不住目眩心迷,一 时神情失主,尽管偷眼相窥。偏那赵姬也知凑趣,转动了一双秋波,与他对映,想是不韦已 经授意,但此姬本来狂荡,当然爱及少年。惹得异人心痒难熬,跃跃欲动。可巧不韦似有酒 意,就在席间假寐,把手枕头,略有鼾声。异人色胆如天,便去牵动翠袖,涎脸乞怜。那美 姬若嗔若喜,半就半推,正要引人入胜,不防座上拍的一声,接连便闻呵叱道:"你句你敢 调戏我姬人么?"异人慌忙回顾,见不韦已立起座前,面有怒容,顿吓得魂飞天外,只好在 不韦前做了矮人,长跪求恕。不韦又冷笑道,"我与君交好有年,不应这般戏侮,就使爱我 姬人,也可直言告我,何必鬼鬼祟祟,作此伎俩呢?"异人听了,转惊为喜,便向不韦叩头 道:"果蒙见惠,感恩不浅,此后如得富贵,誓必图报。"不韦复道:"交友贵有始终,我 便将此姬赠君,但有条约二件,须要依我。"异人道:"除死以外,无不可从。"不韦即说 出两大条件:"一是须纳此姬为正室,二是此姬生子,应立为嫡嗣。"异人满口应承,方由 不韦将他扶起,索性嘱使赵姬,坐在异人座侧,缓歌侑觞,直饮到夜色仓黄,才唤入一乘轻 舆,使赵姬陪伴异人上车,同返客馆。这时赵姬的身孕,已经两阅月了。美眷如花,流光似 水,异人与赵姬日夕绸缪,约莫过了八个月,本来是腹中儿胎,应该分娩,偏偏这个异种, 安然藏着,不见震动,又迟延了两月,方才坐蓐临盆,生下一个男儿。说也奇怪,巧遇是日 为正月元旦,因取名为政,寄姓赵氏。非吕非嬴,不如姓赵。异人总道是十月生男,定由己 出,那知是吕氏种下的暗胎,已有以吕代嬴的默兆了。特笔表明。

越三年秦赵失和,邯郸被围,赵欲杀害异人,亏得吕不韦阴赂守吏,把他纵去,逃赴秦 军,妻子由不韦引匿。待至魏兵救赵,秦军西还,异人原得归国,不韦也将异人妻子,送入 咸阳,俾他完聚。华阳夫人见了异人,异人当即下拜,涕泣陈情,叙那数年离别的思慕,引 起夫人的感情。他又因夫人本是楚女,特地改着楚服,取悦亲心。果然夫人悲感交并,也挥 泪与语道:"我本楚人,汝能曲体我心,便当养汝为子,汝可改名为楚罢。"异人唯唯从 命,自是晨昏定省,格外殷勤。想又是不韦所教。就是赵姬母子,得入秦宫,见了华阳夫 人,也是致敬尽礼,不敢少疏,因此华阳夫人,喜得佳儿佳妇,便与孝文王再申前约,决不 负盟。既而昭襄王病殁,孝文王嗣位,即立楚为太子。丧葬才毕,升殿视事,才阅三日,便 即逝世。太子楚安然继统,得为秦王,报德践约的期限,居然如愿以偿。当下尊嫡母华阳夫 人为华阳太后,生母夏姬为夏太后,立赵姬为王后,子政为嗣子,进吕不韦为相国,封文信 侯,食河南洛阳十万户,一番大交易,至此成功。

会东周君联合诸侯,谋欲伐秦,为秦王楚所闻,遂遣相国吕不韦督兵往攻。东周君地狭 兵单,那里敌得过秦军,诸侯复观望不前,眼见是周家一脉,不得再延。东西周详情,应载 入周史中,故本回从略。吕不韦大出风头,灭了东周,把东周君迁锢阳人聚,周朝八百多年 的宗祚,反被一个阳翟贾人,铲灭无遗,文武成康,恐也不免余恫呢。明"翦姬箓"暗移嬴 祚,凶狡如吕不韦,怎得久存。不韦班师还朝,饮至受赏,不劳细说。

转眼间又是四年,秦王楚春秋鼎盛,坐享荣华,总道是来日方长,好与那正宫王后,白 头偕老,毕世同欢。谁料到二竖为灾,膏肓受厄,终落得呜呼哀哉,伏惟尚飨,年才三十有 六。子政甫十三岁,继承秦祚,追谥父楚为庄襄王,尊母为王太后,名目上虽是以子承父, 暗地里实是以吕易嬴。画龙点睛。政未能亲政,国事俱委任吕不韦,号为仲父。应该呼父。 不韦大权在握,出入宫廷,时常与秦王母子,见面叙谈。只这位庄襄太后,尚不过三十岁左 右,骤遭大故,竟作孀姝,她本是个送旧迎新的歌姬,怎禁得深宫寂寂,孤帐沈沈?空守了 好几月,终有些忍耐不住,好在不韦是个旧欢,乐得再与勾引,申续前盟。不韦也未免有 情,因同她重整旗鼓,演那颠凤倒鸾的老戏文。宫娥彩女,统是太后心腹,守口如瓶,秦王 政究竟少年,未识个中情景,所以两口儿暗地往来,仍然与伉俪相似。

一年二年三四年,秦王政已将弱冠了,不韦年亦渐老了。偏太后淫兴未衰,时常宣召不 韦,入宫同梦。不韦未免愁烦,一则恐精力濅衰,禁不住连宵戕贼,一则恐少主濅长,免不 得瞧破机关,于是想出一法,私拟荐贤自代。凑巧有个浪子嫪毐,读若爱。阳道壮伟,尝戏 御桐木小车,不假手力,但用那活儿插入轮轴,也能转捩运行。见不韦列传。事为不韦所 闻,立即召为舍人,先向太后关说,极称嫪毐绝技。太后果然歆羡,亲欲一试,当由不韦令 人告讦,诬毐有罪,当置宫刑,一面厚贿刑吏,但将毐拔去须眉,并未割势,便使冒作阉 人,入侍太后。太后即引登卧榻,实地试验,果然坚强无比,久战不疲,惹得太后乐不可 支,如获至宝,朝朝暮暮,我我卿卿,老淫妪又居然有娠了。多年不闻生育,至此又复怀 妊。毕竟嫪毐有力。会值夏太后病逝,嫪毐遂与太后密商,买通卜人,诈言宫中不利母后, 应该迁居避祸。秦王政不知有诈,就请母后徙往雍宫,嫪毐当然从往。嗣是母子离居,不必 顾忌,一索得男,再索复得男,保抱鞠育,视若寻常,且封嫪毐为长信侯,食邑山阳,寻且 加封太原郡国。凡宫室车马衣服,及苑囿驰猎等情,均归嫪毐主持,毐至此真快活极了。小 子有诗叹道:

宫闱厮养得封侯,肉战功劳也厚酬。
若使雄狐长得志,人生何惮不淫偷!

欲知嫪毐后事,且待下回说明。

本回第一段文字,揭出皇帝专制四字,是笼罩全书之大宗旨。秦造成之,汉沿袭之,是 秦汉本一脉相关,无甚区别,此著书人之所以并为一编不烦另提也。且秦皇汉武,为后人连 语之口头禅,两两相较,不期而合,即秦即汉,会心固不远耳。叙事以后,即写秦政出世之 来历,见得嬴吕相代,暗寓机关。后来政母复通吕不韦,并淫及嫪毐,母既不贞,子安得不 流为暴虐?演述之以示后人,亦一儆世之苦心也。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前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