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大传》第02章 吕后专政| 秦汉朝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刘邦大传》第02章 吕后专政| 秦汉朝历史

《刘邦大传》第02章 吕后专政


刘邦乃依古礼,客气地表示谦让,众大臣则执意支持。当然这只是表示刘邦德行的 样板戏而已,他心中巴不得赶快登上皇帝位。 掌握兵权,稳定领导地位

垓下之役,刘邦阵营的主战军团,是韩信的30万齐国部队。

项羽灭亡后,最让刘邦担心的便是这股力量。

幸好韩信军团中的两大团队--骑兵团司令灌婴、步兵团司令曹参,都是刘邦嫡系 班底。

特别是灌婴的骑兵团,在垓下之役功劳最大。

获得项羽尸首的五大将领,均属灌婴集团。

战争结束后,刘邦下令各诸侯先返回自己封地,等候进一步评定功劳和分封事宜, 因此大家都在极愉快的气氛下,班师凯旋回到封国。

张良、陈平建议刘邦以禁卫队伺机夺取韩信30万部队的兵权,以免日后产生祸患。 反正在灌婴、曹参的协助下,只要刘邦亲临军团中,要制住韩信并不困难。

刘邦得知韩信总部在返回齐地前,准备先到齐国西南巡视,并暂驻营于定陶城中。

于是刘邦率禁卫军直奔定陶,假借劳军而直入韩信大本营,夺其30万大军令旗。

由于灌婴、曹参均支持刘邦,韩信也不敢抗议,只保留直属兵团指挥权,其余的全 很坦然地交付刘邦。

刘邦承诺以韩信为楚王,齐地则将另有分派。楚地本来便远大于齐,而且韩信又是 楚人,所以韩信也很乐意地接受了。

由于刘邦宣称,这次行动只在确立刘邦在联盟阵营中的领导地位,并不伤害韩信权 益,反而给韩信幅员更大的楚地,所以并未引起诸侯们的恐慌。他们大多认为刘邦的夺 权行为是善意的,而且也的确有其必要。

临江王共敖死后,由其子共尉继任。共尉不向刘邦投降,刘邦乃派卢绾和刘贾率军 攻击之,共尉兵败被俘。

项羽当年所分封的诸侯,除燕王臧荼一向保持中立外,其余的不是灭亡,便是向刘 邦投诚了。

  登皇帝位,奠定大汉政权

春正月,刘邦正式晋封韩信为楚王,统辖淮北地区,建都于下邳城。

封原魏国相国、出身大盗的彭越为梁王,统辖魏国故地,都定陶。并下令大赦天下。

这时刘邦其实已正式成为全中国的军政领袖。但除了韩信、彭越、张耳、英布等大 军团领袖外,刘邦并未立即作分封天下的工作,以免落入当年项羽"为天下宰,不平" 的祸端。

这一下,各诸侯和功臣由于名分未定,更紧张了。刘邦却认为天下局势未稳,一切 从长计议。

为了让政权赶快稳定下来,诸侯及各军团将相联名共请刘邦晋位为皇帝。

刘邦却表示:

"我听说皇帝之位应由天下最贤能之人拥有,否则只是空言虚语,得不到大家诚心 支持,根本无法建立稳定的政权,反有害天下和平,所以我实在不敢负担这个责任。"

群臣则称颂道:

"大王出身于民间,起义抗暴秦,平定四海,还有谁能比您更贤能?而且天下有功 的人都蒙您裂地封王,不正表示您是王中之王吗?如果大王不尊帝号,如何让天下百姓 有安稳的信心!?为了天下和平,我们愿意誓死追随您、支持您。"

刘邦乃依古礼,客气地表示谦让,众大臣则执意支持。当然这只是表示刘邦德行的 样板戏而已,他心中巴不得赶快登上皇帝位。

戏演完了,刘邦便向众臣表示:

"诸君若认为一定要如此,为天下百姓的利益,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2月,刘邦在曹州济阴县的汜水北岸设坛,正式登位为皇帝。

王后吕氏改称皇后,太子改称皇太子,并追尊已去世的母亲为昭灵夫人。

除楚王韩信、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赵王张耳外,正式晋封韩王信为韩王,都阳 翟,衡山王吴芮迁徙为长沙王,都临湘,并正式承认中立的燕王臧茶的诸侯地位,粤王 无诸也改称闽粤王,统辖闽中地。

刘邦正式迁都雒阳(洛阳故城),并斩杀被虏的临江王共尉。

5月夏,皇帝下令各诸侯及军团进行裁军复员工作,以恢复民生及生产作业的正常 化。

自述成功因素,摒除将领投机心态。

不久,刘邦在洛阳的南宫,设酒宴款待各功臣和诸侯。

席中,刘邦突然对大家表示:

"各位诸侯和军团将领们,相信你们都不会故意隐瞒我,我也很想听听大家心里的 想法。请大家来讨论一下,今天我能够赢得天下,而项羽却失掉天下的主要关键在哪里 呢?"

血性汉子王陵立即表示:

"坦白地讲,陛下对部属的态度常较随便而轻忽,让人有不被尊重的感觉,相反地, 项羽较讲礼节,对部属也常刻意表现他的爱护,以这点来讲,陛下本来是较不利的。"

刘邦听了只笑笑地表示同意王陵看法。

王陵继续道:

"但是陛下赏罚分明而干脆,没有自私心,这却是项羽所无法做到的。"

"哦,这又怎么讲?"刘邦问。

"陛下派出部属攻城掠地时,所得的战果皆归属于有功者,显示陛下大功无私,与 天下同利。

"项羽却妒贤嫉能,害怕别人的功劳大,所以表现杰出的人反常遭疑忌。战胜的人, 不给功劳,获得土地者,全归项羽自己管理,有功不赏,反常受害,此其所以无法得到 别人支持,而丧失天下的主要原因啊!"

刘邦听了,却摇头表示:

"你们讲的只算对了一部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你们疏忽了。以运筹策于帷帐之中, 决胜于千里之外,我并不如张子房(张良)。掌握国家资源,安抚百姓,供应饷馈,作 战时不让我们缺乏粮食之方面的能力,我不如萧何。集结百万雄师,战必胜,攻必取, 指挥战争的能力,我也不如韩信。

"这三个人都是世间少见的奇才,我虽不如他们,却能够用他们为我效劳,这便是 我所以取天下的地方。项羽只有一位范增,却不能用,所以才会被我击败的!"

刘邦这种讲法,自然也颇能得到在座将领及诸侯的认同。

兴汉三杰固然重要,诚如王陵所言,刘邦经常以"与人共分天下"的策略来争取支 持,的确是楚汉相争刘邦胜利最主要的关键因素。

彭城战役失败后,刘邦起死回生的关键,便在争取彭越和英布的偏向汉营,这虽是 张良出的点子,但实际的棋子仍是彭越和英布这两位大盗诸侯的起义来归。

既是盗贼出身,自然也比较不在乎人情、道义,最关键的是利害,而刘邦当时承诺 他俩的便是"共分天下"的概念。

以策略的杀伤力而言,陈平的计谋更甚于张良。张良倒真的多少为理念而卖命,陈 平的野心则倾向自我的实际利害。因此刘邦的分享概念,也为他得到不少能够发挥力量 的干才。

王陵是讲中了要点,但刘邦却硬不承认,最主要是时局变了,天下太平了,皇权也 统一了,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再来谈与人共有天下、分享政权了。

就算过去不得已答应的,也要想办法收回,因此必须抬出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来。 张良、萧何、韩信三人固然杰出,但世上就只有这三个人,这种因素是无可替代的,刘 邦运气好,天命所归,所以这三个人会来协助他,这是别人想模仿也没有用的。

刘邦一向长于演出,掩饰自己的弱点,创造让人相信的局势。所以我们看《史记》 上的记载,从他一登场,没有一句话不是在唬人的。这段他对自己成功原因的说词,表 面上虽颇有道理,其实间接表明"共有天下"的概念已过时了,希望别人不要再有任何 想拥有天下的妄念。

不过刘邦这段狡辩,也的确诳过了后代人将近两千年之久。

  秋后算帐,各有祸福

韩信在进入故乡下都城后,立刻进行两件很早便想做的事。

一是召见早年给他食物的漂母,并依当年誓言,赐黄金千两。虽早有风闻,但对韩 信的成就,漂母仍感到非常的惊喜。

另外一件是召见早年在大街上强迫自己穿过胯下的不良少年头子,并以之为中尉。

这位头子原以为韩信必报复自己,这下非死不可,想不到却获得了官职,吃惊得说 不出话来。

这件事也显示韩信虽有惊人将才,本性上却非常地善良纯真。

韩信对属下诸将解释道:

"这家伙是位壮士,胆量大,个性鲁直,当年侮辱我时,我为何不拔剑杀他呢?这 是因为只是个人侮辱,实没有杀他的名义,只好忍了下来,也因而让我有今天呢!"

韩信的秋后算帐,均以喜剧收场。

但对于齐国的流亡领袖田横,则有点进退两难了。

彭越接受刘邦晋封为梁王时,投奔彭越的田横怕遭到杀戮,乃和部属500余人避居 于东海上的岛山。

刘邦知道田横在齐国声望颇高,加上其兄田荣人脉关系多,不少齐国知名长老对田 横都颇为敬重。若任由他在外岛活动,恐造成东方国境日后的祸患,刘邦乃派特使赦免 田横,并召之入雒阳。

田横却辞谢表示:

"臣曾烹杀陛下之特使郦生,如今郦生的弟弟郦商在朝中为大将,臣若上京城,恐 将遭到报复,因此不敢奉诏。请将臣等废为庶人,守于海岛中。"

特使回报刘邦。刘邦立刻召见郦商,诏令:

"齐王田横将入京向朝廷表示恭顺,他和你虽有宿怨,但为国家大事,你的人马或 郦氏从属有敢乘机报复者,将判以灭族之罪。"

刘邦再命特使持此诏令出示田横,以表召见之诚意,并传口头诏令表示:

"田横上京表现顺服,大者为王,小者封侯,若不来,将令大军前往征剿。"

田横担心岛山因他的缘故而遭逢战乱,乃和两位宾客乘坐传诣驿车,前往雒阳拜见 刘邦。

在到达雒阳城30公里前,在尸乡驿站暂作休息。田横对刘邦的使者说:

"人臣见天子,应先洗沐,以表尊重。"

便准备在这里待上几天。

田横对跟随的两位宾客表示:

"田横原本和汉王同为诸侯领袖,平起平坐。如今汉王贵为皇帝,田横却为亡国之 虏,必须北面臣事之,这种耻辱实在相当难堪。而且我烹杀郦商之兄,却与郦将军成为 同事,并肩站在朝廷上,纵使有皇帝诏令,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我天天在朝中面对 郦将军,心里难道不感到惭愧吗?

"况且陛下召见我,不过想看到我的面貌罢了,现在请斩下我的首级,由此急驰入 京只3O里,相信形貌尚不致有太大的改变,还可辨识得很清楚!"

田横这番话的意思是,刘邦想控制的只是他本人而已,只要证明自己死了,就不必 向岛山的军民施加武力了。

说完,田横便自杀而死。宾客立刻取下田横首级,用木匣妥为放置,再通报使者, 使者大惊,也火速陪宾客奉首级急驰雒阳,向刘邦禀报。

刘邦感田横之贤名,也感伤地表示:

"田氏兄弟三人(指田横、田荣、田儋)皆起自民间,而先后称王,颇得齐民拥护, 实在称得上贤能的人啊!"

并拜田横的两位宾客为都尉,组成二千人仪仗队,以王者的礼仪为田横出丧。

葬礼完成后,两位宾客并跪在田横墓旁,也自刎而死,表示地下追随之。

刘邦闻报,更为惊讶,认为田横的宾客果皆是贤者,乃令人持节前往岛上报恶耗。

想不到,五百宾客闻田横为保护他们而死,均大痛,并集体自杀,以表节气。

战乱中讲利害,和平下谈礼节。

统一中国的刘邦,必须重建社会及政治伦理。

对田横的特殊礼遇,显示一向不修边幅的刘邦,已开始关心社会伦理风气的重要。 这或许并非刘邦的本性,但显然在高人的指导下,刘邦已开始认真学习当皇帝了。

不久,又发生两件让刘邦更可以表现的事件。

楚人季布本为项羽的军团将领,曾数次逼得刘邦颠沛流离,但季布毫不放松,紧迫 盯人,恨得刘邦牙痒痒的。

项羽死后,刘邦对季布怨气难消,乃悬赏千金追缉之,并表示有敢藏匿季布者,罪 诛三族。

季市乃剪掉头发,成为奴仆,自卖于鲁国之朱家府上。

朱家是鲁国的角头老大,素讲义气,为邻闾所尊重,而且胆识大,常解人危难,有 侠名。

朱家很快认出季布,但仍不动声色,将他分派到田野工作,以避人耳目。

听说刘邦近臣中,以夏侯婴最讲义气,朱家乃只身到雒阳,拜见当时已封为滕公的 夏侯婴。

朱家对夏侯婴请求道:

"季布到底是犯了什么罪呢?当时他是项王的将领,职责上本应尽力而为啊!

"陛下统有天下,更不可以杀尽项氏的大臣,这些人原本都是人才啊!且皇上以天 下之尊,却求私怨于一人,那就显得太没有度量了。

"季布是难得的贤才啊!如果缉捕他太急了,他可能会向北投诚于胡人,或向南避 难于百越,这不是将壮士赶去资助敌人的愚蠢行为吗?当年伍子胥所以鞭尸楚平王之墓, 不也是如此这般产生的祸端吗?公既为陛下亲信大臣,何不将这件事向陛下进谏,以免 引起重大的错误!"

夏侯婴认为朱家讲得有理,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由于夏侯婴和刘邦交情特殊,故常有单独陪侍刘邦的机会,他坦然地将朱家所讲的 话向刘邦报告,并表示朱家已自首藏匿季布之事。

刘邦对朱家的义气颇为感动,当场下令赦免季布,并拜之为郎中官职。

当刘邦想召见朱家时,朱家已弃家避走,从此不再见其踪迹。

季布母亲的弟弟丁公,也为项羽将。彭城之战时,丁公在彭城西边包围刘邦,双方 短兵相接,刘邦情况危急,想派人向丁公和解。

丁公以刘邦乃旧日同事,而且又有厚礼,乃故意放其一马。项羽灭亡后,丁公以有 恩于刘邦,乃主动向刘邦投降,但却遭到逮捕。

刘邦将丁公交由军事审判,并表示:

"丁公为项羽臣属时,办事不忠,致使主人丧失天下,应处斩刑!"

当下,处斩了丁公。

"我这样做,是在使以后为人臣者,切勿仿效丁公啊!"有仇者赦免,有恩反而斩 之。

但司马光在编年史中,针对这件事,对刘邦却颇为嘉许:

"汉高祖自从在丰、沛起义以来,网罗各地豪杰,招纳亡命徒众,其中背德弃法者 不知有多少。在即帝位后,却只有了公为不忠之罪,遭受诛杀,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呢?

"因为进取天下和保持太平,其间有很大的差异。当群雄角逐天下之际,每个人都 没有固定主人,只要来投奔的便接纳之,有容乃大,自己的努力才能扩充。

"但如今贵为天子,四海之内,没有不是他的臣民,如果不要求臣民遵守礼义,则 人人心存二心,投机侥幸,国家便很难保持永久的和平了。

"是以,必断然以大义示之,使天下臣民皆知道作臣属的道理,不忠于职责的天地 不容,怀私结恩的,即使对自己有利,仍是违反公义。

"杀一人而千万人为之惊惧,这样的决策必经过审慎思虑,眼光何其远大,子孙能 享有四百多年的天禄,也是有其道理的。"

  娄敬、张良议论迁都关申

娄敬是齐国人,后来因功被刘邦赐以刘姓,故又称为刘敬。

刘邦即帝位时,娄敬在陇西一带驻守,负责和异族之贸易工作,因此对边疆防务及 外交事宜颇有心得。

他特别由边疆到达洛阳(时雒阳已正式改称洛阳),经由齐国人虞将军的引荐而拜 见刘邦。娄敬穿着简单的塞外羊皮衣,虞将军要求他换件华美的朝服入宫。

娄敬却表示:

"臣衣帛,便以衣帛晋见,衣褐.便以衣褐晋见,保持我本来面貌,不愿欺瞒天 子!"

虞将军只好将此言转告刘邦。刘邦一向也不喜欢虚伪的人,因此觉得娄敬有意思, 便召见之。

娄敬请问刘邦:

"听说陛下有意以洛阳为京城,想必是要追随周王朝的兴隆情势吧!"

刘邦也坦白表示:

"的确我有这个想法。"

"陛下这种想法,其实有相当的危险性。"

"哦!这又怎么讲?"

"陛下取得天下和周王朝在基本上有很大的不同。周王朝在建立以前,其领袖后稷 受封于部邰,积累恩德及力量,长达10余世,至太王、王季、文王、武王时,力量已非 常雄厚,所以才能乘殷商混乱时,攻灭殷纣王而成为天子,但他们的京城仍设于关中的 镐京。

"一直到成王即位,周公为宰相,才有经营洛阳之议,以洛阳位于天下之中,诸侯 由四面八方纳贡或入京述职,距离相当,交通方便之故也。

"但经营洛阳最危险的是,得到支持很容易成为王,不受支持时则很容易遭到亡国。 以周王朝强盛时,天下和洽,诸侯、四夷莫不宾服,贡礼及述职都做得非常努力。等到 周王朝衰颓后,天下诸侯不再朝贡,周王朝也无法要求他们,这并非周天子德行不厚, 而是形势力量太弱了。

"今陛下起义丰沛,以蜀汉为基地,平定三秦、和项羽大战于荥阳、成皋间,大战 70、小战40,使天下之民肝脑涂地,父子暴尸骨于原野中者不可胜数,哭泣之声不绝, 人民的伤害似未疗愈,却要模仿周五朝的成康盛世而定都洛阳,臣窃以为不可也。

"而且秦国的关中地带,有峻山险河为屏障,四方关塞稳若磐石,有急难时,关中 的户口也可很快集结百万雄兵。秦国当年便因其独有的地利和丰富的生产力,而达到空 前的强盛境界,因此有天府之国美誉。

"陛下若入关中以为京都,即使山东(指函谷关之东)地区混乱,关中仍可保持安 泰的。

"夫与人相斗,最有利的是扼其喉咙、压住其背部,对方便无法抵抗了。

"如今陛下如能掌握关中,无疑是得到扼天下之喉、压服天下之背的优势。"

刘邦虽颇认为有理,但以牵涉范围太广,无法决定,乃下议群臣。

刘邦阵营的大臣及将领,大多属函谷关以东人士,因而不愿定都关中。

"周王朝有数百年之福祥,秦二世便亡国了,关中的地利并无法真正守住政权,而 且洛阳东有成皋之险,西有淆山、泥池之峻岭,北有黄河,东向伊水及治水,地利上也 算足够了。"

刘邦迟疑不定,乃私下请教张良。

张良却笑着表示:

"洛阳虽也有地利,但其中心腹地不过百里,而且生产力薄弱,四面平原,容易受 到包围,的确不是用武之国也。

"关中左边有淆谷及函谷关,右边有陇中、蜀中,沃野千里,南有生产丰富的巴中、 蜀中,北有可以畜牧作贸易胡人国境,三面均有阻挡,易守难攻,向东一面又可居高临 下,东制诸侯。

"诸侯安定时,可以利用黄河及渭水运输便利,将天下财货、贡品供给京师。诸侯 有变,顺河而下,又可方便供应讨逆军粮秣(萧何便在这种条件下,让刘邦有足以对抗 项羽的资源),此所谓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娄敬之看法是非常有道理的。"

在策略上,刘邦一向非常信任张良,便下令"多数服从少数,即日驾车西入关中, 并决定以长安为京都,开始作有计划的建设。

娄敬看法正确,拜为郎中,号奉春君,赐姓刘氏,从此

改称为刘敬《史记》中有《刘敬列传》。

张良的健康情形一向不好,加上多年劳累,病情加重,药石效果不佳。但他曾接受 黄石公赠书指点,颇通道家修身养生之术。

西入关中途中,宿疾发作,张良乃进行绝食治疗,以静心行气调适身体,并向刘邦 请长假,不出门户。

很多朋友劝他,连刘邦都承认张良的功劳,应趁此机会取得富贵。

但张良却坦然表示:

"我世家为韩国宰相,韩国灭亡时,我不惜万金之资,只努力想为韩国报仇,更不 怕艰难地企图暗杀秦始皇,使天下为之振动。

"如今我只凭三寸舌而成为皇帝的老师,封万户侯,对我这个没有国家的普通百姓, 已是最高的身份和地位了,我张良也相当的满足,所以不想再于俗世争名夺利,但愿能 跟随赤松子去作神仙游啊!"

这份声明无疑表示张良虽受刘邦重用,却全无野心,因此从头到尾,张良都是刘邦 最能放心的一名重要干部。

 

【陈文德说评】

老子《道德经、第五十章》:"出生入死,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 动之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遇兕虎,入军不 被兵甲,死无所投其角,虎无所措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

人类之出世为生,入地为死。但生死其实同是一件事,都只是四肢九窍的作用而已。 (四肢九窍是自古中国人认为生命之中心。)

生的时候,四肢九窍是活动的,死的时候四肢九窍均归于死静。而人的生命,由出 生到每时每刻迈向死亡,也属四肢九窍的工作。

愈是想求生,愈是怕死亡,这时四肢九窍的损害更大,例如吃得太多太好会伤身, 大害怕太焦虑会伤心,求生心切,野心过大会伤情。

所以善于长养生之道的人,在野外行走也不会碰到凶猛的皮虎,在危险的战场上, 也不会为兵器所伤。是因为这种人能够将自己的心身完全合于道,所以兕牛虽凶,无所 投其角,老虎虽猛,无所用其爪,刀兵虽利,无所用其刃,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善于养 生的人,会作到任何凶猛之物均不伤其四肢九窍,均不置之于死地。

在老子的思考里,柔弱、无争是顺其自然最重要的态度。审慎地清除自己的欲望和 意念,将自己投入自然中,自然的力量是无比伟大的,投入自然的人也会在其中呈显其 力量和伟大。世俗的利害,对他则如浮云一般的淡薄。

张良建立的功劳绝不亚于韩信和萧何,他对刘邦的影响力,比之两人,或许有过之 而无不及。但张良所表现的,却是柔之又柔,弱之又弱。

甚至他在最基本的食欲上,也以不食人间烟火来让自己清心寡欲,到达根本没有任 何东西可以来引诱他和伤害他的境界。在汉王朝成立后的一连串阴谋斗争中,连谨慎不 心的萧何都难免受伤害,但说话一向直爽、行动一向大胆的张良,反而从头到尾都平平 安安,甚至愈来愈得刘邦信任,可以称得上是位深懂得体认自然及生死的得道之士了。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邦大传 作者:陈文德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