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 秦汉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大秦帝国| 秦汉历史

《大秦帝国》第05章


梅姑低声惊叹,"好功夫!"

卫鞅一直在静静观察,默默思索,摇头点头。

白雪道:"我们走吧,到地方再说话不迟。"

三人下到山后,松林中已经有三匹骏马在悄无声息的等待。三人分别上马,白雪一抖马缰,当先驰出领路。卫鞅居中,梅姑断后,三骑向西北飞驰。

涑水河谷不阔不深不险不峻,有山有水有林有兽,河谷山原密林覆盖起伏舒展,是安邑贵族传统的狩猎地带。河谷离安邑城不远不近,便有酷爱狩猎的贵族在河谷中盖起了狩猎别居,守侯在别居中消夏游猎。久而久之,仿效者日多,河谷中便星星点点布满了贵族别居。喜好品评的安邑人,便将是否在涑水河谷拥有一座狩猎别居做了老贵族的标志。否则,你就是富可敌国,也只是一个欠缺风雅的爆发户。白氏一门三代大商巨贾,白圭又做过魏国丞相,自然在这里有一座狩猎别居。涑水河谷的最特殊处在于,这里永远都有人住,却永远没有任何官府管辖。春夏秋冬,白昼黑夜,任何时候都可能有激烈的马蹄声和装束怪异的人物进入谷中,谁也不会感到奇怪,谁也不会前来盘查。

五更时分,三骑骏马飞驰入谷,直奔河谷深处的山腰密林。

半山腰平台上亮起了三支火把,照亮了通往平台的四尺小道。飞驰而来的三骑骏马顺着小道直上平台。三位骑者下马,便有手执火把的两个仆人接过马缰,另一个仆人举着火把在前领道,向林中房屋而来。

火把照耀下,卫鞅看见这是一座建造得极为坚固的山庄。门厅全部用山石砌成,两扇巨大的石门竟然是两块整石。门额正中镶嵌着两个斗大的铜字--白庄。近两丈高的山石墙壁依着山势逶迤起伏,竟象一道小长城一般。手执火把的仆人向门上机关一摁,巨大厚重的石门便隆隆滑开。进得门来,庭院竟颇为宽阔,三排房屋摆成了马蹄形。正北面南的是一排六开间正屋,东侧是五开间的厨房与仆人住房,西侧显然是猎犬和猎具房。整个院中没有一棵树,只有南边墙下几个高高的铁架,卫鞅想那肯定是宰剥猎物晾晒兽皮用的。

白雪笑道:"若非事出突然,我还来不了这里呢。"

"看来你不是个好猎手。"卫鞅笑了。

梅姑问仆人,"准备好了么?"

仆人躬身回答:"全部就绪,猎犬也已经关好。请小姐进正房歇息。"

梅姑道:"小姐、先生,请进吧。"说着当先走上台阶,推开房门,灯光明亮的正厅竟是非常整洁精雅。白雪卫鞅褪下布靴,坐在几前厚厚的红色地毡上,都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梅姑上好茶,拿来一张羊皮大图和一串钥匙,笑道:"小姐,这是我在家老那里要来的山庄图。房子不少呢,我先去看看道儿,拾掇拾掇。"白雪道:"去吧。"梅姑便推门进了里间。

白雪呷了一口茶笑道:"三更时分,家老紧急告我,说上将军府掌书透漏,庞涓明日要强逼你做军务司马,不做便即刻斩首。我突然心血来潮,觉得危险,便立即出城。没想到庞涓的人马就在后边,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后边还有一个诡秘人物。"

卫鞅点头沉吟,"庞涓提前出动,说明他怀疑身边什么人了。后边那个诡秘人物,我却猜不出来路。然则可以断言,绝不是公叔府的掌书。"

"看此人作为,不象对你有恶意。"

卫鞅笑道:"不着急,迟早会知道的。"

两人商议完明日的行动谋划,已经是五更天了。白雪道:"你先歇息吧,不要急着起来,左右是昼伏夜出了。我和梅姑再合计准备一下。"说完正好梅姑进来道:"先生的寝室在东屋第二进,已经预备好了。"白雪道:"那就带他过去吧。"梅姑便开了正厅左手的小门,领着卫鞅穿过一进起居室,来到寝室,指着一道紫色屏风道:"屏风后是热水,请先生沐浴后安歇。"卫鞅道:"多谢姑娘。你去忙吧。"梅姑笑道:"有事就摁榻旁这个铜钮,我即刻便来。"便拉上门出去了。卫鞅便脱掉衣服,在屏风后的大木桶中热水沐浴了一番,顿觉浑身轻松,刚一上榻便沉沉入睡。

次日近午,卫鞅方才醒来,睁开眼睛,却看见白雪笑盈盈站在榻前,手中捧着一套新衣服道:"这是为你赶制的,试穿一下,看合适否?"卫鞅笑道:"还是旧的吧,我穿不来新衣。"白雪笑道:"要做商家总事了,能老是布衣么?"卫鞅道:"好吧,尝尝商人的滋味。"白雪道:"穿好了出来我看。"笑着走了出去。

卫鞅穿好衣服来到正厅,梅姑连声惊叹,"吔吔吔,先生天人一般了!"白雪微笑着点头道:"可惜只是商家总事,委屈了点儿。"梅姑嚷道:"总事哪行?先生是个大丞相!"卫鞅大笑,"大丞相,可不知晓哪国有啊?"白雪笑道:"秦国不是有大良造么?"梅姑嚷道:"对,就做大良造!"卫鞅揶揄笑道:"好,梅姑此话叫言卜,就做大良造!"三人笑谈间,仆人已经捧来饭菜,却是一鼎野羊萝卜羹,一盘饼,一爵酒。卫鞅道:"你们不用饭?"白雪笑了,"我们起得早,用过了,你自己用吧,我陪你。"卫鞅先饮了那爵酒,觉得那酒入口略冰,清凉沁脾,令人顿感精神,不由赞叹,"清凉甘醇,好酒!再来一爵。"梅姑便再斟满了一爵笑道:"三爵为限,不能再饮。"卫鞅道:"却是为何?"白雪笑道:"这是消暑法酒,性极凉,饭前不宜多饮。"卫鞅惊讶笑道:"法酒?好名字,我却没听过。"白雪道:"这种酒的酿造极讲究,法度甚严,是以人称法酒。"卫鞅又饮了一爵,不禁笑问:"却是如何严法?"白雪道:"其一,只能春天三月三这天酿制。其二,用春酒曲三斤三两,用深井水三斗三升,用黍米三斗三升。其三,酒曲之糟糠不得让狗猪羊鸡鼠偷食,水须至清至净,米须淘得洁白光亮,否则酒变黑色。其四,每次只许酿三瓮,然后于中夜三更三点入地窖,藏至次年三月三方可开封。其五,酒瓮饮至一半,再加黍米三升三合,不许注水加曲,三日后酒瓮复满。竞夏饮之,不能穷尽,所谓神异也。"

卫鞅饮了第三爵,感慨笑道:"依法治酒,酒亦神异,况乎人也?"再看那盘饼,却是一面金黄,一面雪白,夹来咬了一口,竟是酥香松脆绵软筋甜,无比可口,不由又是赞叹,"此饼肥美香甜得紧,也有讲究么?"白雪笑道:"这是梅姑的绝活儿,让她给你说吧。"梅姑咯咯笑道:"小姐夸我也,实则小姐做得比我还好呢。这叫髓饼。用上好的牛骨髓与蜂蜜合面,圆成厚五分、径六寸的面饼,放于胡饼炉中半个时辰,不得翻动。这髓饼烤成,经久不坏不变,食之强志轻身呢。"卫鞅爽朗大笑,"看来啊,我要变成神仙了。"

午后,白雪陪着卫鞅在山顶漫步一回。眺望山腰河谷星星点点的行猎别居,又看山外挥汗耕耘的赤膊农夫,卫鞅良久沉思,默默不语。白雪便和他说了一会儿晚上的事情,俩人便回到了白庄。

暮色降临,一骑黑马驰出河谷。在谷口树林中,骑者换乘一辆车厢象小房子一样的蓝色辎车,直奔安邑城而去。

掌灯时分,丞相府所在的天街车流如梭。蓝色辎车一直驶到丞相府门前方才停下。丞相府的新主人目下是公子卬,公叔痤家人已经搬到魏惠王另赐的官宅去了。丞相府易主以来,比往昔是更加的热闹繁忙,整日间车水马龙达官贵人络绎不绝。奇怪的是,今晚丞相府门前却很是幽静,偌大车马场空荡荡的竟没有一车一骑。蓝色辎车刚在车马场停下,府门护军头领便向内高声报号:"白门总事先生到--!"报声落点,便见丞相府家老碎步跑出,来到车前深深一躬道:"小老儿代丞相迎接贵客,请先生安坐。"说着便跨上辎车,请驭手坐到一边,亲自驾车从正门驰入。家老是丞相府总管,对寻常高官都是淡漠之极,今日却是殷勤有加,边赶车边回头笑道:"先生头面大得很哪,丞相今夜谢客闭门,专门等候先生呢。"车中传出矜持的笑声,却没有说话。顷刻间,辎车驶到相府深处一片小树林旁停下,家老下车拱手笑道:"请先生下车。"车中人走出,从容向林中木屋走去。家老忙不迭领道,却被车中一个布衣少年叫住,递给他一个皮袋子笑道:"多谢家老照应。这是总事先生的些须答谢。"家老接过精致考究的皮袋子,知道这是白门特制的钱袋,沉甸甸的足有十多个金饼。家老心中高兴,连忙道谢,回身碎步跑着去追总事。

林中木屋灯火通明,遥遥可见廊柱下一人,红衣高冠大袖博带,分明便是公子卬。他看见道中来人,大笑迎出:"鞅兄,别来无恙啊?"

卫鞅拱手笑道:"公子荣升丞相,可喜可贺。"

"噫!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看。鞅兄真道的步入风华富贵乡了啊。"公子卬拉着卫鞅在廊灯下左右打量,发觉素来简朴高洁的卫鞅今日竟是锦衣玉冠,气度华贵,竟是换了个人一般。

"丞相何须惊奇,卫鞅弃学从商,脱离正道,也是入道随俗,惭愧惭愧。"

"鞅兄何出此言?大商巨贾乃当今风云人物,谁敢小视?我就最喜和商贾来往了。来来来,请到内厅叙话。"公子卬拉起卫鞅的手,笑着走进正厅。

厅中酒菜已经上好,公子卬热情让道:"鞅兄请入坐贵客尊位。"卫鞅一看座次摆法,便明白公子卬已经不再将他当作官场中人对待,而当作民间客友对待了。战国时期,尽管礼制已经不再烦琐迂腐,但尊卑座次还是极为讲究的。但凡官场中人,包括名士交游,客人尊位必是座北面南,主人则在对面或东侧相陪。若是非官场之客人,则客人尊位必是座西面东,主人座东面西相陪。今日座席面东,自然是非官场礼节。两种坐法,后一种自然比前一种低了一个规格,但后一种却不太拘泥,寻常师生朋友间饮宴待客,均是如此坐法。

卫鞅微笑入座。仆人上来酒具,却不是爵,而是觯。古礼之中,酒具比座次讲究更大。所谓爵位,即是酒具的等次。举凡大宴,最尊贵者用爵,盛酒一合;次等用觯,盛酒两合;三等用觚,盛酒三合;四等用角,盛酒四合;五等用杯,盛酒五合。也就是说,地位越是尊贵,酒具的容量就越小。各种酒具中又有材质、形制、精粗、铭文等诸多区别,即或是王室犒赏群臣的数百人大宴,繁多的酒具也会将每个人的身份等次丝毫不差的表现出来,绝不会出现尊卑混淆。上酒的大容器也有区别,三等以上用大尊,三等以下用大壶。春秋末期,这种烦琐酒礼大大的简化淡化,酒具的使用也变得随意起来。孔子大为感慨,曾惋惜长叹:"觚不觚!觚哉!"觚已经不是觚了,觚啊!虽则如此,但在上层官场,酒具的尊卑讲究还是存在的。官吏聚宴,寻常全部用各种爵。民间聚宴,便全部用觯或觚。上酒容器则完全随意。今日公子卬用觯,再次表明对卫鞅的接待是民间友人,而不再将他当作名士小吏。

卫鞅笑道:"丞相通权达变,鞅自愧不如啊。"

"要说通权达变,那是你卫鞅。当今名士,谁能弃官从商?卫鞅也。"

"卫鞅困窘,不得已做稻粱谋,已成天下笑柄,丞相勿得谬奖。"

公子卬发现,素来冷峻傲岸的卫鞅一朝富贵,竟变得柔顺了谦卑了,似乎对他这个位及人臣的王室贵族已经有了敬畏之心。公子卬大为欣慰舒畅,既往对卫鞅才气的钦佩和人品的景仰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他举觯笑道:"卫鞅啊,来,为了你的富贵前程,先干一觯!"举觯一饮而尽。

卫鞅恭敬笑道:"为了丞相功业兴隆,干!"也是一饮而尽。

"卫鞅啊,白门家老请我为你在上将军处开脱,此事可是难办呢。庞涓要打大仗,正需要军务司马,他如何肯放你走?再说,你原先慷慨应允,守陵期满后任事,我也在当场。此话教我如何去说?"公子卬一副为难的样子。

卫鞅笑道:"丞相放得我一条财路,卫鞅自有报答。"

"噢?此话怎讲?"公子卬高深莫测的微笑着。

"白门有言,愿以洞香春十年之利金报答丞相。"

"十年有几多?"

"大约三百万金,顶一个韩国府库吧。"

公子卬沉吟道:"卫鞅啊,白门用如此天价买你,却是为何?你修习学问尚可,经商为贾难道也是个中高手?一旦失手,白门无报,此事岂非大大麻烦?要知晓,白氏一门,和王室可是千丝万缕啊。"

卫鞅笑道:"丞相勿忧。卫鞅对陶朱公范蠡的《计然》十策,早已经揣摩精熟,对商道颇有心得。不瞒丞相,卫鞅已经牛刀小试,为白门做成了一笔近十万金的大买卖。否则,以白门这样的天下巨商,如何能让卫鞅做总事?又如何肯如此费力的为我周旋?"

公子卬悠然点头,"鞅兄如此干才,此事尚可为也。"

"还有,卫鞅每年奉送丞相五千金,以做酒资。"

"好!富贵不忘旧交,果然是聪敏豪爽,啊!"公子卬哈哈大笑,却突然压低声音问道:"鞅兄,见过白门女主否?"

卫鞅摇摇头,"我只和白门家老共谋商事。"

公子卬沉吟笑道:"白圭的独生女,可是名动安邑的神秘丽人,却是谁都没有见过。我想请你疏通一件大事,不知可否?"

"不知何事使丞相犯难?"

"这样的,"公子卬起身走到卫鞅身旁坐下,低声道:"魏王一直没有立狐姬做王后,皆因狐姬风情太盛,艳事太过,有累魏王清名。白门乃天下望族,白圭女儿才貌双绝,若能使此女做了魏王王后,何愁你做不了上卿?届时你我同朝,又何愁对付不了一个庞涓?鞅兄意下如何?"

卫鞅淡淡一笑,"只是,我能做甚事?"

"好说。鞅兄只要将我意详明达于白女,约定我与白女一见,万事皆妥。"

"丞相竟能使白女成为王后?"卫鞅大是惊讶。

公子卬大笑,"后边的事,鞅兄就不用管了。对付官场,兄不如我也。"

"只是,"卫鞅沉吟道:"我还不能正式在白门任事呢。"

"此事鞅兄尽可放心,我明日即刻办理。"公子卬爽快明朗。

离开丞相府,卫鞅回到涑水河谷,已经是三更尾四更头了。他对等候的白雪没有详细讲述公子卬的叵测居心,他要等到公子卬有了明确结果再说。

此日午时,公子卬醒来梳洗,觉得精神焕发舒畅极了。用午餐时,掌书和家老分别向他禀报了早晨的内外事务,他指点了几件事,又对午后要来的几拨官吏要办的几件事做了定夺,一天的公事便大体了结。所余的时间,便是他用来斡旋活动的时间。公子卬做官,有他独到的办法,这便是"少做事,多走动"的六字诀。世间大凡喜欢实干做事的人,总是官运艰涩。原因只有一个,要做事就要出错,一出错就要遭攻击,攻击多了便必然下台。公子卬对"少做事"又有独到方式--多议事,少做事,多做虚事,少做实事。作为丞相,凡事皆可参与议论,凡是皆不可亲自做,成则有决策之功,败则有推委之辞。这是"多议少做"。但只要为官,永远不做事亦不可能。这就要尽量多做那些易见功劳而难查错漏的虚事,譬如接见使臣、祭奠天地、抚恤将士、救济灾民、编修国史、宫室监造、出使友邦、巡视吏治、主持国宴、遴选嫔妃、赞立王后等等等等。对于那些易查罪责而难见功效的实事,非万不得已,则坚决不做。譬如修筑堤防、领兵出征、整肃吏治、制订法令、查究弹劾、出使敌国、决定和战、督导耕耘、剿灭盗贼、审理案件等等等等。

公子卬的大事只有一件,就是巩固地位,提高声望。要做到这一点,就要殚精竭虑的活动--对上斡旋,对下周旋,对官言礼,对士言义。仅以两端而论,公子卬就做得极有成效。对魏王,他是极尽投其所好,而又做得雅致有趣。魏王晚睡晚起,他也晚睡晚起,纵有军国急务,也绝不在魏王睡觉的时候去打扰。魏王精于玩乐享受,对珠宝鉴赏、狩猎游览、宫室建造、音律品评、美酒美食、美女美色、猛犬珍禽等等等等,都有高深造诣。公子卬也便刻刻努力,一样不拉,成了魏王最高雅的玩伴。纵是魏王和狐姬裸体腻戏之时,他也能微笑着坐在三尺之外细加评点,使魏王大为感慨,称赞公子卬为"无拘细行,真名士也!"也使魏王和他成了无话不谈无密不谋的君臣莫逆。对于学问名士,公子卬则是"义"字当先,谦恭豪爽,不惜降尊纡贵的结交。五年前,他对多才冷傲的卫鞅就称兄道弟,传为安邑佳话,获得了"贤明好义"的一片声誉。

公子卬来到王城寝宫时,魏惠王正在湖畔对着大梁新都的王城建造图入神。湖中飘荡的小舟上不时传来狐姬和侍女们的嬉笑嚷闹,也没有使魏王抬起头来。

"王兄呵,又在为国呕心了,节劳吧。"公子卬摇着一把大扇,给魏惠王送去一缕清风。

"啊,王弟,你来得正好。"魏惠王手指敲着摊开在玉几上的大图,"你看,大梁王城有如此大一片水面,却空荡荡没个可看可玩处。我想在湖心造一座可浮游漂动的寝宫,这湖面方能物尽其用。"

"好!王兄真道的奇思妙想,战国独此一家。即刻动工,我来监造!"

魏惠王皱皱眉头,"你可知晓,浮宫要几多金?"

"百万之数吧。"

"百万?大梁工师已经算过,三百万金呢。府库存金,除去庞涓的军费、官吏俸金和新都建造费用,只有一百万金了,如何能够?"

公子卬爽朗大笑:"天意天意!偏巧我给王兄带来一笔重金,浮宫可造也。"

"你?你何能如此多金?"魏惠王惊讶的盯住了这位丞相。

"王兄知晓白圭否?"

"笑谈,白圭如何不知?"

"白圭死后,其独生女儿掌业,欲寻觅一位总揽商事的干才。王兄知晓否?"

"不知。"魏惠王摇摇头。

"王兄知晓卫鞅此人否?"

"卫鞅?何许人也?不知。"

"老公叔临终前举荐的丞相,王兄也忘记了?"

魏惠王哈哈大笑道:"啊啊,那个中庶子嘛。白门请他做总事么?"

"王兄果然高明。正是此人。"

"此人与两百万金何干?"

"王兄不知,上将军庞涓急需卫鞅做他的军务司马,卫鞅原已答应,难以脱身从商。白门便请我出面与庞涓讲情,许以十年内两百万利金。小弟一片愚忠,不敢私吞,献于王室,岂非王兄有了浮宫?"

魏惠王高兴得拊掌大笑,"好好好!王弟忠诚谋国,真正难得。"却突然沉吟,"十年?远水解得近渴?"

公子卬微笑道:"王兄贵为国君,自不通贱商之道。此事可教卫鞅周转,浮宫用金先行从府库支付,卫鞅每年补入库金即可,何劳王兄担忧?"

"好主意!"魏惠王笑道:"这卫鞅又没打过仗,不通军旅,做何军务司马?从商也算是人尽其才了,就让他去吧。上将军用人不当,另当别论。"

"哪?上将军的军务司马如何办?"

"哪有何难?本王从王族子弟中派出两个,让他们也磨练磨练,学学战阵生涯,不要整日无所事事嘛。"

"我王思虑深远,用人得当,臣即刻去上将军府办理此事。"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