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 秦汉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大秦帝国| 秦汉历史

《大秦帝国》第99章


鲁仲连一行进入陈城,正是凉爽的早晨,也正是陈城街市最热闹的辰光。

长街两侧全是大木搭起的连绵板棚,棚外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几乎望不到尽头。每段板棚便是一家坐贾商铺,柑橘、丝绸、兽皮、麻布不一而足。最显眼者,便是短兵器商铺显然多于其它商铺。一眼望去,吴钩、越剑、胡刀、韩弓、兵矢的幌子随风摇荡相连,令人目不暇接。拐过街角便是一条宽阔的石板街,青砖大屋鳞次栉比,市人略少,大店比邻而立,盐社、铁社、木社、谷社,每家都是一大排店面,街中多有锦衣商人的精巧轺车与运货牛车交相往来,辚辚隆隆之声连绵不绝,气势却是比板棚街市大多了。来往行人的服饰更是色彩纷繁,既不是楚国郢都的满街黄衣,也绝然看不出任何一种色彩的服饰占据了主流,直是草原河谷的蝴蝶漫天飞舞,教人眼花缭乱。

"四海杂陈,竟不知谁家之天下也!"范睢不禁便是一声感叹。"只要不是一片黑,范兄便左右不好受。"鲁仲连不无揶揄地一句,便指点着车马人流高声笑道,"惟其五湖四海,才是真天下也!"

范雎微微一笑:"浩浩之势也,岌岌之危也,见仁见智了。"见无回话,范雎回头看去,原来已经到了又一条街口,旁边牵着马的鲁仲连目光只在人群中巡睃,便问一句,"仲连找人么?"

鲁仲连遥遥一指:"看!那里。"

一眼望去,只见前方十字路口的热闹处树着一面大木板。木板左右的大石上各站一名白衣人正在大声喊话:"进山伐木,日赚五钱,愿去报名啦!"木板周围聚着一群又一群衣衫破旧身背小包袱的青壮男丁,围着木板指指划划。距木板丈许之地,立着一顶大帐篷,一名麻布长袍的中年人正在给一些人发放小木牌。领到木牌者便依次坐到大帐旁的草席上,此刻已经坐了一大片人。

"差不多,走!"鲁仲连将马缰交给小越女,"你且等等。"拉着范雎便过了路口。

路口大木板上赫然一幅粗黑的木炭画:左上方是三人伐木(两人拉锯,一人斧砍),右中间是两枚刀币光芒四射,直指木板下方最大最显眼的画面--农人盖屋的热闹景象!

一个粗黑的男子向同伴嚷道:"一年伐木,能盖三间砖瓦房,值!"

同伴连连点头:"值值值!快走,报名!"拉着粗黑男子便向大帐篷挤了过去。

鲁仲连笑了:"又有新点子了,妙!"

"伐木耳耳,千年旧事,妙个甚来?"范睢不以为然地笑了。

"范兄慢慢品味便了。随我来!"

鲁仲连哈哈一笑,拉着范雎的手便向大帐篷走了过去。帐篷前的中年人连忙迎了上来拱手笑道:"二位先生,在下这里不做生意,尚请见谅。"鲁仲连也不说话,只从腰间皮袋摸出了一枚小铜牌向中年人眼前一亮。中年人略一打量便是深深一躬:"先生风尘劳顿,在下却是卤莽了。敢问,先生可是欲找先生?"鲁仲连一拱手道:"多有叨扰,敢问先生在否?"中年人却只笑道:"二位稍待。"便匆匆过去对几个正在忙碌的短衣人吩咐几句,回头过来一拱手,"先生,请随我来便了。"鲁仲连笑道:"我等还有车马在街。莫耽搁足下活计,你只指个路径便了。"中年人谦恭笑道:"先生初来,只怕我说了先生也是难找。车马在下已经看见了,自有人随后赶来,先生无须操心。"堪堪说罢,便见小越女笑吟吟走了过来道:"车马妥了,走吧。"白衣人一声请了,便领着三人向一条稍许僻静的石板街走去。

范雎心下忐忑,便拉着鲁仲连低声道:"你没来过陈城么?"

"陈城找人,天下一难。"鲁仲连笑道,"你倒是来过,不也一抹黑了?"

"我说的是,你与他们相熟么?"范雎不禁便有些着急。

鲁仲连嘿嘿笑了:"莫担心,此人办事之周密,不下于你那秦国法度。我倒是盼着他有一个疏漏处,好扬眉吐气地骂他一顿,可十几年都没等着,你说丧气不了?"

见鲁仲连如此笃定,范雎也不再说话,只打量着街巷走路了。范雎细心缜密,对陈城老街市的格局还是清楚的,走着走着,心下不禁便是一紧,此人有何神通,如何能住进这等所在?陈城是不法商旅之天府,江洋大盗之渊薮,莫非鲁仲连结交了个游侠道人物?

原来,走出这条林荫夹道的幽静石板街,左拐便是一条砖铺小巷,入口处两排厚实简朴的青砖瓦屋,临街墙上却有两个大字"死巷"。分明死巷,麻布长袍的中年人却悠悠然丝毫

没有停步。数十步之后,两边便没有了一间房屋,只是一色的老砖高墙,遮得巷道幽暗得如同深深峡谷。幽暗中行来,范睢蓦然想起了章台宫的永巷秘道,心下顿时恍然,这是进入了古陈国的老宫殿区!

出得这条大约两三百步的峡谷巷道,果然便是一片高墙包围的宫城。一眼望去,面南城墙竟连续有五六个城门,东边几个城门车马不绝,眼前两个城门却是幽静非常,硕大的铜钉木门都紧紧关闭着。跟着麻布长袍者走到最西边门洞前,便见城门正中镶着一方铜牌,却是没有字的铜块。长袍中年人走进门洞,用一支长大的铜钥匙打开墙上一方铁板,伸手进去一扳,沉重的大门便轧轧开了。

走出幽深的城门洞,眼前却是一道横宽十余丈的巨大青石影壁,影壁上赫然镶嵌着四方铸铁,却也是一字皆无。小越女咯咯笑道:"铜铁上墙却没有字,这位老兄甚个名堂?"范雎笑道:"有底无字,便是字在心中,左右不是暴殄天物了。"鲁仲连哈哈大笑:"还是范兄了得。此公正有口头语,大道在心。"范雎点点头道:"平和不彰,也算难得也。"

说话间绕过影壁,便是眼界大开:一片高大厚重的砖石房屋沿着中间一片碧绿的水面绕成大半圈,大屋后面却是一片参天大树,遮住了来自任何方面的视线;整个所在幽静空旷之极,看不见一人走动,竟仿佛进入了山谷一般。范睢四面打量,便是微笑点头。

"范叔看出了奥妙?"鲁仲连饶有兴味地问。

范睢指点着道:"这片高房大屋该当是一片储物仓库,中间水池或是防火而设。后面大树成荫,确保库房阴凉干燥。主人倒是用心也。只是,唯有一处我却不解。"

"范叔也有难题么?"鲁仲连不禁笑了起来。

范睢伸手一指两座很高的石屋:"如此之高,又是石墙,却是储存何物?"

鲁仲连回身向中年人问道:"你说,高大石屋储存何物了?"  

"我等各司其事,在下不知屋中何物。"

范睢笑道:"此乃老陈国宫城,也许本来就有那些高房大屋了。"

"非也。"麻布长袍者摇头,"这是先生后来特意加高的,并非本物。"

鲁仲连一挥手:"走,找到正主儿自会明白,我等唠叨个甚来。"

麻布长袍的中年人一抬手,便有一支响箭带着长长的啸音与红色火焰掠过水面直飞对岸,片刻之间,便有一只乌篷小舟悠然飘来泊在了眼前一方石码头前。中年人拱手说声请,三人便相继上船。小船划开,却见岸上的中年人已经匆匆去了。小越女便不禁笑了:"这老兄行径,竟很有些墨家风味也。"范雎却摇摇头道:"同是军法节制,墨家讲求一个义字,此公却是讲求效率以牟利也。那人如不及时回去,街市雇佣伐木事岂不误了?"鲁仲连不以为然地笑了:"商旅为牟利而生,谁能外之?然此公有言:义为百事之始,万利之本。你说他求不求一个义字?"范雎哈哈大笑:"奇哉!自来义利相悖,此公却将义做万利之本?""还有呢。"鲁仲连高声吟诵着,"不及义则事不和,不知义则趋利。趋利固不可必也。以义动,则无旷事矣!如何?"范雎惊讶道:"此公能文?"鲁仲连笑道:"我只看过他写下的两三篇,也不知写了多少?"范雎便是喟然一叹:"如此立论,匪夷所思也!"小越女笑道:"若无特异言行,田单如何服得他了?""怪也。"范雎笑了,"田单以商从武,此公以商从文,这商旅奇人如何都让你鲁仲连撞上了?"鲁仲连哈哈大笑:"以范兄轻商之见,只怕撞上了也是白撞也。"范雎正要辩驳,小越女却突然一指岸上道:"仲连,那不是他么?"

此时小舟将近岸边一箭之地,范雎已经看得清楚,岸边大柳树下正站着一人,白衣飘飘正如玉树临风。鲁仲连连连挥手间便是一声长呼:"不韦,我来也--"

朗朗笑声随风飘来,白衣人大步走到岸边遥遥拱手:"仲连兄,我已等候多时了。"

小舟如飞靠岸,鲁仲连笑道:"足下耳报何其速也?"

"仲连兄载誉南归,不韦岂敢怠慢?"

说话间鲁仲连小越女已经飞身上岸,与白衣人执手相握,便是一阵豪爽大笑:"呜呼哀哉!偏吕子常有妙辞,骂鲁仲连逃官逃金,是为沽名钓誉么?"

小越女不禁笑道:"仲连心穴,只有吕子瞅得准也!"三人便是一阵快意笑声。

范睢却是缓步登岸,随意打量得岸上人一眼,不禁便有些惊异了。此人身穿一领白中带黄的本色麻布长袍,脚下一双寻常布履,长发整齐地扎成一束搭在背后,头顶没有任何冠带,通身没有一件佩玉,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肤色不黑不白,颌下没有胡须,脸上没有痣记,一身素净清雅通体周正平和,分明是没有一处扎人眼目,却教人看得一眼便再也不能忘记。范雎看多了周身珠宝锦衣灿烂的商人,实在是没有见过如此寒素布衣的大商,一时竟有些疑惑迷糊起来,仿佛走进了一座幽静的山谷书院,面对着一个经年修习的莘莘学子。

"老兄快来!"鲁仲连大步过来便拉住了范睢的手:"来,这位便是此间主人,商旅大士吕不韦。不韦兄呵,这位是我一个老友,张睢,魏国隐士。"

范睢一拱手道:"一路多闻吕子言行,今日却是幸会。"

吕不韦谦和地笑着一拱手:"先生不世高人,不韦何敢当一'子'字?若蒙不弃,先生便如仲连兄一般,但呼我不韦便是。"

"不韦真有说辞。"小越女一笑,"但凡先生,就是不世高人了?"

吕不韦依旧谦和地笑着:"先生清华峻峭,绝然大有来历,日后尚请多多指教。"

"书剑漂泊,胸无长物,岂敢言教。"范雎心下惊诧脸上却是淡淡一笑。

鲁仲连左右望望两人,向范睢丢个眼色,便得意地纵声大笑起来。吕不韦却是浑然不觉,只微微笑着逐一拱手:"先生、仲连兄、越姊,请。"便领着三人走进了凉风悠悠的树林。出得树林,循着一条草地小道便到了一座庭院前。庭院门厅并不高大,却是一色青石板砌成,厚实得古堡一般,门额正中镶嵌着三个斗大的铜字--天计寓。

"天计寓,出自何典呵?"鲁仲连兴致勃勃地打量着。

"天道成计然。"吕不韦笑着,"执事们都说有个名字好说事,我便凑了一个。"

"妙极!"鲁仲连拍掌赞叹一句回头道,"张兄讲究大,可有斧斤之削?"

范雎揶揄地笑了:"智辩莫如千里驹,你都妙极了,我能说甚?"

"呀!下回我偏要你先说。"鲁仲连哈哈大笑,"不聒噪了,进去说话。"

这是一座全部由小间房屋组成的紧凑庭院。一过影壁便是头进,两厢房屋时有身影进出,虽都是脚步匆匆,却毫无忙乱嘈杂之象,穿过北面厅堂,第二进依旧如故。吕不韦指着第二进厅堂道:"这是总事堂,与后院不直通。这厢请。"便领着三人从厅堂东边的一道拱形石门入了第三进,刚绕过一道影壁,便见眼前竹林婆娑清风洒洒,暑气顿去一片清爽。

鲁仲连笑叹一声道:"几时得如此清幽所在,直是一座学宫也!"吕不韦笑道:"那几年仲连兄正忙着即墨抗燕,还不知道陈城鱼龙变化。这里原本是老陈国旧宫,楚国为招揽商旅,划做六门高价开卖,我便买下了这最后两门。"小越女粲然一笑:"哟!毋晓得你是王侯商人也,宫殿呢?""越姊想住宫殿,难矣哉!"吕不韦一阵爽朗大笑,"四门宫殿的主人,目下是楚国猗顿、赵国卓氏、魏国白氏、秦国寡妇清。我这两门,只是原来的宫室府库与一片园林空地,却是没有一座宫殿。"小越女惊讶道:"如此说来,你与天下四巨商比肩了?"吕不韦摇头微微一笑:"若论财力根基,不韦尚逊一筹。"旁边一直不说话的范雎却突兀插进一句:"若论心志谋划,足下却不屑与之比肩也。"吕不韦一个愣怔,鲁仲连却是哈哈大笑:"有理有理!你只说,何以见得?"范雎侃侃道:"买府库而不买宫殿,求实用而不务虚名,此乃商家大道也。不若四巨,徒然昭彰天下,实则置身于火山之口也!此等谋划,此等心志,岂是只知彰显财力之商人可及?""高明也!"鲁仲连不禁拍掌赞叹,"老兄总算揣摩着不韦根底了。"吕不韦悠然一笑:"先生如此说,不韦却也无从辩解了。这厢请。"

从碎石小径穿过竹林,便见一片碧绿的草地上一座茅屋庭院,屋前两座茅亭,四周却是高大笔直的胡杨林参天掩映,幽静肃穆直如草原河谷一般。鲁仲连摇头道:"宫城起茅屋,不觉刻意么?"吕不韦笑道:"这是一片废弃园囿,将势就势而已,管不得别人如何想了。"小越女对鲁仲连咯咯笑道:"晓得无?这可是四重茅草也,冬暖夏凉不透不漏,与竹林草地正是相得益彰,就晓得青砖大瓦好!"

三人一阵大笑,说话间便到了茅屋庭院,只见正中门额上赫然三个铜字--利本堂。鲁仲连便嘿嘿笑道:"老兄,此番你却先说,其意如何?"范雎最是急智出色,略一端详便道:"足下是濮阳卫人了。"小越女先便惊讶了:"噫!你却如何晓得?"范雎指着门额大字道:"此乃魏字。濮阳卫国,文字从魏,只是将右立刀外勾,这'利'字正是其形。商旅在外,心怀故国,便有此等怀乡之刻。"吕不韦一拱手笑道:"先生洞察烛照,在下正是卫国濮阳人氏。"鲁仲连一挥手道:"莫得敲边鼓,你只说,其意如何?"范雎笑道:"惟知其一,不知其二。"

"其一如何?"

"明刻利本,寓藏大义,其间真意便是义为商根。"

"其二?"

"如此立论,有断无解,其意终究难明。"

"老兄是说,义为利本,道理不通?"

"若能将'义为利本'之立论著一大文,剖析透彻,便是天下一大家也。"

"好!"鲁仲连拊掌大笑,"不韦,看来你这立论还立得不扎实呵。"

"谈何立论?"吕不韦谦和地笑了,"我是随心而发,一句算一句。著文立说,那是先生仲连兄此等大家之事,不韦却是不敢想了。"

"呀!"小越女便是一声笑叫,"述而不作,不韦岂非孔夫子也!"

四人一齐大笑。吕不韦便道:"走,三位先沐浴一番消乏一个时辰,日昳时聚首痛饮如何 ?"时当正午,鲁仲连三人一路车马颠簸,倒也真是汗湿重衣身心疲累,听得吕不韦如此安顿,便一齐点头说好。立即便有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仆人过来,将三人领到了茅屋后厅,片刻之后,粗重的鼾声便从幽静的后厅弥漫了出来。

片时之后,小越女先醒了过来,看看院中茅亭的日影,便叫醒了鲁仲连,正要再去叫醒范雎,却见范雎长袍散发悠然到了门口。小越女讶然道:"范兄自己醒了?"范雎笑道:"假寐片刻也就是了,真到梦乡一个时辰能回来?"尚在懵懂的鲁仲连嘟哝道:"老天也是怪了,分明炎炎夏日,却凉得通透,倒头便不想起来。"范雎揶揄笑道:"仲连兄几时做了村叟,没看见榻后那个大铜柜么?"鲁仲连打量一眼恍然笑道:"噢,如此大一个冰柜,怪道凉爽得三秋一般也。"范雎道:"我那丞相府也只是大木桶盛冰消暑,何有此等冰柜?你来看,"走过去便咔哒拉开了大铜柜指点着,"这冰柜内分三层,每层盛冰足足两大桶。屋内但有凉气弥散,却是一滴水也没有!墨家善工,弟妹说说,这化冰之水哪里去了?"小越女在凉冰冰的高大铜柜上敲打了一番笑道:"这铜柜层层密封,柜底当有一支铜管接出埋在地下引出屋外,寻常但管添冰,却无须理会水路,当真机巧也。""吕不韦,异能之士也!"范雎感叹一声,"我便是揣摩这冰柜奥秘,竟没得合眼也。"鲁仲连不禁哈哈大笑:"范兄做了一番丞相,便以为天下技能尽在王室官府也,该当开眼!"

正在笑谈,却见一个须发雪白的红衣老人在门外深深一躬:"三位贵客,先生有请。"鲁仲连说声走,三人便随老人来到了茅屋正厅。

吕不韦正在厅门前六步之地相迎,所不同者仅仅是头上增加了一顶竹皮冠,却顿时平添了一份肃穆敬客的庄重。范雎心知吕不韦与鲁仲连夫妇交谊甚深,此番礼敬皆因自己是初交宾朋而起,便是遥遥躬身,虚空做捧物状肃然道:"张雎惜无腒头以敬,谨奉鲁子之命一见。"虽只寥寥一句,却是大有讲究。依据古老的周礼:士初相见,主人当衣冠齐楚迎之,来者则当以雉(野鸡)为礼物;冬日用带长羽的活雉,夏天便用腒(风干的雉);拜见之时依据时令,来者面北对主人将雉或腒横捧于双手,雉头或腒头朝左(左手为东为阳),礼辞便是"某也愿见,无由达,某子以命命见。"范雎堪称饱学,此刻见吕不韦带冠迎出,便以此等拜会古礼做答,心思只看吕不韦如何应对。

吕不韦却是谦和地笑着迎了上来拱手道:"先生博古通今,不韦何能应对得当?寻常只知衣冠礼敬这句老话,便拎了顶竹皮冠扣上,不成想却是平添拘谨,先生见笑了。"说罢便顺手解开冠带拿下竹冠,"还是随意好,与先生一般的散发布衣。"

鲁仲连却笑了起来:"虽说张兄心思把得细,终究却是不韦迂腐了一回,好!"

"说人迂腐,还有个'好'字?"小越女笑着瞪了鲁仲连一眼。

"当真好也。"鲁仲连一脸正色,"多少年都等不到不韦一个疏漏,今日让张兄了却了我这心愿,能不好么?"

四人一阵大笑,便相继进了茅屋正厅,略一打量鲁仲连便笑了起来:"四菜一酒,不多不多。"范雎却只盯着北面墙下一柱与人等高的白石端详。吕不韦满面春风地走过来请范雎入坐北面的主客尊位,范雎恍然,连忙便推着鲁仲连坐进了主客位,自己便坐了东手侧席,小越女自然是西手侧席。吕不韦是主人,便与鲁仲连相对,坐了南席。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大秦帝国 作者:孙皓晖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