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圣张良

谋圣张良

作者:张毅
前言
第一部 复仇
第01章 晴天霹雳搏浪沙 第02章 天下大搜捕
第03章 流亡贵族的血泪 第04章 暗流涌动沧海
第05章 亡匿下邳的岁月 第06章 屺上,拂晓奇遇
第07章 亡命知己  
第二部 西征
第08章 天翻地覆的时刻到了 第09章 夜谈,初遇神交
第10章 西进、西进,向着关中 第11章 还军霸上,约法三章
第12章 鸿门宴  
第三部 抉择
第13章 深谷栈道的熊熊火光 第14章 彭城,虎口余生
第15章 西归心似箭 第16章 马前,绝境献策
第17章 席前借箸驳郦生  
第四部 决胜
第18章 授印安齐的特使 第19章 刘项大争霸
第20章 跨越鸿沟,机不可失 第21章 篝火,四面楚歌
第五部 安邦
第22章 奔向谷城山 第23章 鹤鸣九霄
第24章 定陶,今夜难眠 第25章 王者之都——关中
第26章 封仇息怨 第27章 帝者师封万户侯
第六部 逍遥游
第28章 未央宫上空的阴云 第29章 挥泪别新丰
第30章 忧患深深汉宫秋   第31章 死生契阔
第32章 午夜,皓月中天  
史记卷五十五:世家第二十五 留侯
宋苏轼:留侯论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谋圣张良》第10章 西进、西进,向着关中|秦汉朝历史

《谋圣张良》第10章 西进、西进,向着关中


正当项羽在北方奋力与秦军主力浴血厮杀,义帝却给予了刘邦西进的使命。刘邦不仅向历史借得机遇,还向韩王成借得了张良,就此所向无敌直入关中。

公元前207年,秦二世亥三年,也是秦子婴元年,统一了仅仅十五年的秦王朝,又要改朝换代了。

逐鹿中原,鹿死谁手?

项梁出自将门,他避仇在吴中的时候,每遇到地方上兴办大工程和豪族举行丧葬时,都请他主持。他能把宾客、子弟指挥调遣得如行军打仗一般井井有条,从这里可以看出他的组织指挥才能。其实项梁算不上一个大军事家,他的骄傲轻敌终致自己于死地。项氏家族的两代人都运乖命蹇,项燕死于王翦刀下,项梁又死于章邯刀下。

别看楚怀王是个傀儡,项梁死后他主持制定了一个亡秦的明确战略--西进。还颁了一条大家都承认的规矩:先入关中的便是秦王。

其实,这个战略决策的策划者,是项梁手下的谋士宋义。如果项梁能象刘邦信任张良那样听宋义的劝告,他不至于遭到如此下场。但宋义又毕竟不是张良,心计有余而气度不足,小动作太多也成不了大事。

诸多的阴差阳错,使历史为刘邦提供了特别的优惠。历史往往会造成一种奇妙的效应,这就是各个方面的人,不论是友是敌,不论是各自出于何种利己动机,最后都不约而同地造成只对一个人有利的局面。

赵高架空二世,弄权自重,其目的都是为了自己。但他搞乱朝政,削弱了中央皇帝对整个局势的控制和驾驭能力,当然于刘邦极为有利。

章邯杀死项梁之后,没有乘胜打击和消灭他最强大的敌手,却是移兵北去攻赵,围攻巨鹿,为刘邦让出西进的道路。

项羽本来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却只顾要为叔父报仇,再加上被楚王任命为北上救援军上将的宋义,又与次将项羽处处掣肘,便使他陷于多种力量的牵制。再加上项羽生性残暴、滥杀无辜,不得人心,舆论上也于他不利。

这样,刘邦就在天时、地利、人和三方面都占了优势,这就是机遇。

于是,刘邦率领着一万人马,从砀郡出发,一路上收集陈胜的余部,过成阳、杠里二县,连破秦军两支,击走秦将王离,又向昌邑进发。后来因昌邑一时难克,于是率部径往高阳,遇高阳酒徒郦食其,劝说刘邦先占领陈留。于是他袭取陈留后,又紧接着发兵开封。然而围攻了好几天,都没有能够攻克。

这一天,刘邦正在帐中召集手下将领,商议再一次进攻开封的事。忽然接到探报,秦将杨熊正率领着一只军队,昼夜兼程向开封杀来,城中守将也得到消息,正蠢蠢欲动,准备与杨熊夹击刘沛。

刘邦意识到,若不迅速作出反应,必将陷入两面夹击,坐以待毙。若分兵迎击,兵力又太单薄,难以致强敌于死命。于是他当机立断,干脆放弃开封,立即掉头主动前去迎击杨熊的大军,迫使他难以和开封敌军会合。

刘邦的军队在白马城外突然与杨熊军队遭遇,杨熊原以为刘邦尚在开封城外,因此没有作丝毫迎战准备,而刘邦却是早有准备,一见敌军便奋不顾身地厮杀过来。杨熊军队招架不住,乱了阵脚,一直败退到曲遇的东边,才重振队伍,迎战刘邦。怎奈这时士气已丧,怎么也鼓不起勇气。刘邦大军乘胜追击,势如破竹,士气正旺,杀得杨熊溃不成军。

刘邦正在一个小山头上观战,高兴得神采飞扬。忽然他脸色骤变,大叫一声:"不好,中埋伏了!"大惊失色,不知所措。

原来从杨熊军队的左后方,突然涌出一只劲旅,旗帜鲜明,军容严整,正分开杨熊混乱的败兵冲入阵内。

刘邦正传令叫前锋部队拼命顶住,这时他的左右突然对他高声叫道:

"沛公,快看!"

刘邦仔细一看,顿时惊呆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支突入秦军的队伍,并非杨熊的伏兵,而是如神兵天降,杀得杨熊的败兵落花流水。于是,刘邦命令击鼓进军,一时战鼓动地,杀声震天,杀得杨熊兵败如山倒。

正在这时,只见一匹枣红的战马向山头飞驰而来,在山下停住了。骑者跳下马来,往山头急步跑来。等到那个身影越跑越近,刘邦的双目突然光芒四射,喜出望外地惊呼:

"子房!子房!你真是从天而降呀!哈哈哈哈哈"

他快步向张良迎去。张良跑近沛公,正要躬身下拜,刘邦伸出双手急忙扶住他,只顾说:"免礼了!免礼了!"

刘邦和张良相携对望,一时忘言,不知该说什么的好,只是互相望着发笑,眼里噙着隐隐泪水。

是啊,自去年五月一别,如今又是来年的暮春三月了,相别已快一年。戎马倥偬,风谲云诡,生死未卜,刘邦是何等思念张良啊!

这一年张良拥立韩王成,带着一千多人马杀回韩国故地,在颖川郡占了几座县城。由于势单力薄始终未成气候。秦朝的大军一来他们又退走,一去他们又卷土重来,如潮涨潮落一般,立足未稳,疲于奔命。张良近来越来越感到烦心,他正在谋思着这个不死不活的小国寡君的出路,他始终感到自己有力而无所施展。这时他得到沛公率军西进,正与杨熊大战于白马、曲遇一带的好消息。他曾数度遭遇杨熊,但终因力量悬殊过大,不得不避其锋芒。如今,刘邦大军已至,正是战胜杨熊的大好时机,于是他把这一想法禀告了韩王成,谁知韩王成却坚决反对:

"不可。刘邦与杨熊都是比我们强大得多的队伍,二强相争,不论谁败都对我们有利,因为总让我们减少了一个威胁我们的人;不论谁胜都对我们不利,因为又为我们增添了一个想控制我们的人。所以,我们最好避开他们,躲得远远的,让他们打去,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嘛!"

说完他还自以为得计而笑起来。

张良听完他竭尽全力扶持起来的这位韩王,如此目光短浅、心胸狭隘,心都凉了半截,这就是他苦苦追求的君王吗?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劝说道:

"如今六国复起各有强弱,能由弱变强的,决不是避开一切争斗能够保住自己的。不看准时机壮大自己和消灭对手,只能会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侏儒,注定一辈子受人欺侮,而最终被人吞没。"

他毅然派人把韩王成护送到离决战较远的县城去,暂避一时。自己与何肩率领着全部人马倾巢出动,直扑白马,闻杨熊已去曲遇,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曲遇城郊的荒野上。张良得报,说杨熊大军正被刘邦打败,于是他便当机立断,带兵从杨熊后侧杀入,一鼓作气,趁敌人还未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杀得他人仰马翻,使得杨熊带领着残部落荒而逃。

这时,探马前来报告沛公,杨熊已经败退到荥阳去了。于是沛公下令鸣金收军,再作下一步的打算。

沛公整顿好人马在曲遇郊外安营扎寨,这时曲遇令守门大开城门,向沛公投降。沛公听从了张良的意见,命曲遇令守仍然担任原职,管好此县。当夜部署停当,与张良进城歇息。

沛公与张良同榻而卧,当晚他就与张良约定,承张良带兵助战大胜杨熊,他决定利用杨熊败守荥阳的时机,助韩王成先收复被秦军攻战的县城,再图荥阳。

很快从荣阳传来一个令刘邦喜出望外的消息。杨熊兵败的消息传至京城咸阳,赵高闻报后大惊,激怒之下借二世胡亥的名义传诏,派遣使者星夜赶往荥阳,斩杨熊之首在军中示众。刘邦没有想到,他的敌手没有死于他的刀下,却被秦自己消灭了。于是他再无后顾之忧,在张良的配合下,转战韩地,一举攻下颖川,没有多久就夺回了十多座应属于韩的城邑。

韩王成见危局已经打开,才高兴地匆匆赶到颖川拜谢沛公。刘邦看在张良的面上,也在城里设宴欢迎韩王成。而这位韩王成却不知好歹,竟要起君王派头,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乐得忘乎其形。

他的这般神态,使张良感到十分难堪。

刘邦本来心中也感到不快,但他压抑了下来,因为他别有所图。要是照他往日的脾气,杀你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小韩王,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他一是看在张良的面子上,在他的心目中,张子房的份量,远比一个韩王不知重到哪里去了。

沛公见韩王已有几分酒意,便开口对他说:"我已为韩王夺回了十余座县城,从前韩国的故都阳翟,已在我的掌握之中,再加上杨熊已死,时机已经成熟,如果韩王能答应我一个请求,我不要韩国的一兵一卒、一座县城,派兵护送韩王还都阳翟。"

韩王一听简直连姓什么都忘了,还都阳翟恢复祖宗社稷,恢复昔日的荣光,正是他昼思暮想的美梦,他还时常在心中暗暗地怨恨张良无能,一年来还没有为他打下天下。如今沛公拱手相赠,岂不是喜从天降,有什么条件不可以答应的?

他答道:"请沛公只管开口,朕一定答应!"

沛公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请韩王恩准,让子房送我西进入关,到时一定送子房回到阳翟复命。"

何等精明的刘邦!用一座阳翟换一个张良,对刘邦来说太划算了;用一个张良换一座阳翟,对韩王成看来,也太划算了。

韩王成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沛公一不要兵马,二不要城邑,三不要财宝,就借一个张良算得了什么?他当着张良的面,无所谓地一笑,说:

"我以为沛公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就是暂让张良陪你入关吗?朕一言为定,张子房就放心地跟沛公西去,好好侍奉沛公!"

说完端起一盏美酒一饮而尽。

坐在一旁的何肩用手臂轻轻撞他,他全然不知。

张良平静地坐在一旁,有如一柄利剑刺进心窝里使劲地搅动。他并非不愿随沛公去,而是韩王成简直没有把他当成人。

刘邦也将一盏酒一饮而尽,他离席恭敬地向韩王深深一拜,令他的部将们都大吃一惊,如今已不再是用儒生的帽子撒尿的刘邦了。

任何历史的机遇,决不会廉价地给予一个白痴和莽汉。

就在这时候,刘邦得到一个消息,赵别将司马卬正准备渡过黄河西进入关。那位毫无实权的楚怀王说的那句"先入关者为秦王"的话,恰恰触动了起兵反秦的各路将领心灵深处的期望的按钮。

于是刘邦再也没有兴趣与那位韩王浪费时间,便立即打发他去阳翟,让他去重温小国之君的可怜美梦,而他却要拼命地去夺取那顶咸阳宫中的秦王的王冠了。

刘邦立刻率领着军队北上,直奔平阴,切断了司马卬南渡的渡口。然后又与秦国战于洛阳的东部,未能取胜。于是他又领兵从圜辕至阳城,夺得了一部份秦军的战马。这个初夏的季节,刘邦没有什么大动作,也无大战果。

到了六月,天气陡然热了起来,他的军队才在东部与南阳守打了一场硬仗,结果终于把他打败了,并且乘胜攻下了南阳。南阳守败退到了宛城,并闭了城门,死死的固守,不管刘邦的大军怎样挑战,怎样在城下叫骂,百般羞辱他,总是闭门不出,徒费时日,真奈何他不得!

刘邦陷在宛城外,进退两难,西进入关受阻。他终日忧心如焚,派人四处打探,生怕哪一支人马抢先一步,入关而去。

咸阳那顶王冠,令所有义军首领魂牵梦绕。

刘邦决定丢开宛城,直取武关,杀入关去再说。因为只要能进入武关沿丹水而上,峣关就在眼前。他急忙传令,命五更煮饭,天明开拔,不得有误。

张良被叫醒了,他急忙询问出了什么事?何肩告诉他,沛公已传令天明向武关进发。他急忙穿衣出帐,外面尚笼罩在黎明前的夜色里,大地十分沉寂,也十分凉爽。他来到沛公帐前,正逢刘邦走了出来。

"子房醒得这么早?"

"沛公不比我醒得更早吗?"

"我睡不着啊!"

"沛公有什么心事?"

"我有什么心事,子房还会不知道?"

"大不了沛公是为了入关的事吧?"

"难道说还会是小事一桩!"

"入关确实是一桩大事,因为只有入关才能致秦于死命。但是,沛公切不可太把楚怀王那句'先入关者为秦王'当真。"

"照子房看来,难道是一句戏言?"

"楚怀王虽然讲得那么认真,但谁又真正把他当成楚怀王呢?"

"此话不假。"

"正因为如此,能否为王,不在于是否先入关,而在于是否具有比别人更强大的称王的力量。"

"那么,子房以为我舍宛城而直取武关可不可取呢?"

"我以为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

刘邦听到这话大惊,猛然转过身来问道:"真的有如此严重?我怎么不觉得呢?"

张良平静地说:"我理解沛公想尽快地入关,但应该看到,秦的兵力目前还是较为强大的,因此必然会据关死守,决不会轻易放弃。这样,在你身后的宛城就会乘势攻打你。强秦在前,宛城后击,两面夹攻,还不危险吗?"天还没亮,各队人马已经集合完备,黑压压地站在原野上,静候着出发的命令。

传令官来到沛公身旁,请示沛公是否向武关进发?沛公摇摇头说:

"不,改攻宛城!"

"沛公,最好命令部队在天亮之前赶到宛城城下,一声不响地围它个水泄不通,天一明就攻它个措手不及!"

"好,就这样办,出发!"

说完,刘邦转身跨上了驭手牵来的马上。

天刚拂晓,宛城外一声炮响,紧接着响起了千军万马的吼声,这吼声把南阳守奇从梦中惊醒。昨天他才听到有消息说,刘邦见宛城一时难下,已有西去攻打武关的意象,他才感到高枕无忧了,怎么会又突然兵临城下?

他连衣冠都来不及穿好,抓起佩剑就往城楼上跑。来到城楼矮墙边往下一望,只见刘邦的千军万马如洪水怒潮席卷孤城,宛城已是朝不保夕了。

此刻南阳守奇面如土色,心如死灰,与其城破做刘邦的刀下鬼,不如做个大丈夫引颈自刎。于是他哗的一声拔出剑来,往颈上一架,只听得噹的一声,剑被隔开。他睁眼一看,是舍人陈恢挥剑将他的剑挡住,然后对他说:

"郡守何必轻生,就是要死也为时尚早!"

郡守无可奈何地说:"你叫我不死,又有什么良策呢?"

陈恢道:"我早就听说过刘邦能宽容待人,不象项羽滥杀无辜,公如肯归顺沛公,既可保全禄位,也可以安定百姓。秦连扶苏、蒙恬尚且难保,公又何必为二世尽忠?"

城下攻城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郡守默默地想了一阵,终于说道:"即使我愿降,又有何人能为我传递这一消息呢?"

"郡守放心,请允许我代你前往沛公大营求和。"陈恢说。

郡守修书一封,射往刘邦阵中。士卒拾得,赶紧报往营中,沛公拆开一看,便对身旁的张良说:"宛城立马可下,何必再与他纠缠,耽误我的时光!"

张良却持不同的看法:"沛公难道忘了,这位郡守南阳保不住,就败守宛城。若宛城保不住,他还可败守其他县城。一郡十多个县,等你一县一县地攻打下去,要打到什么年月呢?若郡守一降,其它县城不是迎刃而解了么?"

刘邦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在理,便下令停止进攻宛城,让郡守的使者前来谈判。

陈恢来到以后,拜见沛公后进言道:"我听说楚王曾经和众位将领有约,先入关中者便可以为秦王。如今足下围攻宛城,而与宛城相连的县一共有好几十座,拥有很多官吏和百姓。如果他们知道投降后有命难保,就必然拼命死守。即使沛公有精兵猛将,未必就能一鼓而下。强攻硬打,损兵折将,旷日持久,徒费时日。如果舍下宛城西去,那么宛城必定发兵追击,这样足下前有秦兵,后有宛卒,腹背受敌,胜负难以预料,又如何能顺利入关?岂不妨碍了沛公的大计!我以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劝降郡守,封之以爵,命他仍守宛城,足下率宛城士卒一同西行,沿途县城就会效法宛城,开门迎降。足下就可以长驱直入,顺利入关了。"

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刘邦兴奋地和一旁的张良交换了一个赞同的眼色,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欣然答道:

"我和子房早有这种见解,只是时机尚未成熟。既然郡守愿开城迎降,一定晋爵留守,请先生立刻回去报告郡守。"

宛城一下,震动极大。

沛公招集宛城人马与自己并为一处,立即浩浩荡挥师西进。沿途严格约束自己的队伍,不骚扰百姓,使秦地的百姓得以安宁,非常欢迎沛公的队伍。于是,冒着盛夏酷暑,刘邦经丹水,高武侯鳃、襄候王陵投降。紧接着攻下胡阳,然后番阳令吴芮的别将梅鋗又与他一道攻打析县和郦县,都很快的开城迎降,一路望风而下,南阳郡便很快落入刘邦手中。

眼看武关就在前面,武关一破,入秦的大门就洞开了。这时候从北边传来一个令刘邦震惊的消息,秦大将军章邯带领着他的全部军队向项羽投降了。当初,楚王命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北上救赵,后来项羽杀掉宋义取代为上将军,破了秦将王离,如今又收降了章邯,使得各路诸侯都依附于他。这样,项羽既战胜了强大对手--秦军主力,又壮大了自己的力量,结束了在北方的纠缠,使自己升格为压倒一切的唯一最强大的力量。刘邦一下子意识到,他与项羽终将化友为敌,一场争夺关中即争夺最高权力的决战,迟早必然到来。

他突然感到了局势的严峻。

刘邦一面下令做好加紧进攻武关的准备,同时请张良前来密商有关入关的事宜。张良向沛公提出应先派遣一人,潜入关中,为沛公入关进行策反游说,以为内应。刘邦十分赞赏这一举措。

张良向刘邦推荐了一位魏国人名叫宁昌,此人胆大机敏、善于应变。

一天深夜里,沛公和张良秘密召宁昌入见,向宁昌面授机宜,并为他准备了黄金珍宝、车辆马匹,以及过关的印符,让他冒充进京的信使连夜出发。

临行张良告诫他说:"咸阳非久留之地,完成使命之后,速速返回复命。"

宁昌的车马趁夜色掩盖,沿着驰道匆匆向西驰去。

天明,刘邦的大军就向武关进发。这武关在陕西丹凤县东八十五里,是秦关中的重要门户,也是东西交通的枢纽。但这位武关守将,西望咸阳,赵高专权,滥杀王公大臣;二世昏庸,耽于声色狗马;东望中原,王离败、章邯降,大势已去。眼看刘邦大军骤至,守关的残兵败将根本难以抵御。再加上风闻沛公一路上仁厚信义,不杀降官,便干脆打开关门迎入了沛公。

刘邦万万没有想到,一座雄关就这么兵不血刃地攻了下来,眼看前面就是峣关,便下令督促大军直通峣关。

张良忙对沛公说:"沛公切勿急躁,武关虽然得手容易,若不加强防卫,项羽大军随后就到,你能抵挡得住吗?"

刘邦恍然大悟:"子房以为应该如何防守?"

张良说:"现在就是要关门谢客。立即加固关防,使它固若金汤,并派重兵良将镇守,以拒各路诸侯于关外。这样,沛公便可以领兵从容击杀秦军于关中,直捣咸阳,何愁暴秦不灭?"

于是沛公依照张良的计谋,令士卒加固武关,并派一员得力的将领守关,才驱兵来到峣关下。

扎营之后,刘邦带着张良等一班谋士,前往观看地形。这峣关在关中蓝田县境,故又名蓝田关,气势雄伟,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再加上有重兵把守,看来决非武关那么容易攻下了,张良建议还不如干脆退守武关,可以观望东西两面的形势。

刘邦刚退回武关不久,一天深夜有人来到张良的帐前求见。来人是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化作一个游方郎中的模样,张良感到十分奇怪,不敢怠慢他,恭敬地请他坐下,然后才开口询问:

"老先生前来造访,有何见教?"

"咸阳有子房故人,闻子房有疾,特遣老友为子房送药。"

张良愕然。

老人从他的拐杖头上取下一个小包,双手递给张良,然后说:"老夫受人之托,未辱使命,告辞了!"

张良忙说:"老先生旅途劳顿,请歇息几日再去。"

"此地不宜久留,恐误军机要事,告辞!"

这位神秘的游方郎中,立刻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去。

张良捧着这个小包凝思片刻,突然双目掠过一道闪电般的光辉,他急忙把小包拆开,里面只有三样东西:一根芹菜、两块石子、一只死去的甲壳虫。

张良把这三样东西摊在桌上,看了大半夜不解其意。

他背着双手反复踱步,然后又来到桌前,将这三样东西反复排列,当他把芹菜、两块石头和死甲壳虫排成一线时,他豁然开朗了。

这肯定是宁昌差人送来的紧急信件,因为路上盘查甚紧,以送药为名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秦(芹菜)二世(二石)已亡(死甲壳虫)。"

秦二世死了!他是怎么死的?病死的吗?他年龄不大,可能性很小。是不是赵高取而代之,这种可能很大。

不管怎么说,秦二世的死,说明咸阳必乱,这是一个天授刘邦的难得的机会。

他立即去见沛公。

刘邦完全同意张良对这一包"药"的分析,立即和张良制定了攻打峣关的周密计划。当他们正在密谈的时候,卫士进来报告说,来了一位商贾模样的人,携带着厚礼前来晋见。

刘邦和张良迅速交换了一下眼色。目前风谲云诡,项羽崛起于东,二世突亡于西,每一步都需格外谨慎。

刘邦问张良:"子房认为这位密使,来自东方还是来自西方?"

"项羽一贯睥睨众人,并未把沛公放在眼里。更何况他向来凭借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任凭智谋,派密使不是项羽的性格。看来,密使很可能来自咸阳。我暂且退到屏风后面,请沛公召见他。"

张良告退后,刘邦传见来使。

一位富商模样的人进帐拜见沛公,后面跟了几位抬着箱笼的随从,打开来全是黄金珠宝,绫罗绸缎,在这戎马军帐中显得格外耀眼和辉煌。

入座后来客先对沛公说:"我受贵人之托,身负重大使命,前来拜谒沛公,请摒退左右。"

刘邦挥了挥手,左右退下。

"请讲。"

"我从咸阳专程前来,奉丞相赵高之命特地来向沛公致意,垂询国事。丞相首先要我通告沛公,二世胡亥纵欲享乐,滥杀无辜,已至末路穷途,不得不自刎而亡,真是死有余辜。"

"胡亥真正死了?"

刘邦早已知晓的平稳之态,令密使大为惊骇:"沛公从哪里知道二世已死?"

"街谈巷议罢了。"刘邦淡然一笑,深不可测。

密使忙转换话题:"沛公知道章邯已降项羽了吗?"

"当然知道。秦大势已去!"

"其实,在现今各种诸侯中,沛公处于最危险的境地。"

"何以见得?"

"东有项羽,西有赵高,二强夹击,沛公危矣!"

"果真如此,先生有何良策教我?"

刘邦急于要掌握来人的真正意图。

"不能骑墙,只能联一边抗一边。项羽自恃强大,他生怕你抢先入关,当然不可能和沛公联合,能和你联合者如今只有赵高,若沛公能与赵高和,那么就解除了西部之忧。沛公请想想,你是一只手打项羽好呢?还是两只手打项羽好呢?其实沛公心里明白,项羽才是你真正的心腹大患。你双手尚且难敌项羽,如今一只手打赵高,另一只手打项羽,岂不更加难以取胜吗?腹背受敌,不是身处危局吗?"

这位密使的确击中了刘邦的要害,他默然不知该如何回答的好。的确近来,他经常在梦中被项羽所追杀,不是被逼到大江边,就是被逼到悬崖边。那双"重瞳",象一双恶魔的眼睛,令他日夜难安。如今秦二世虽亡,然而赵高权倾朝野,军权在握,如果他由西扑来,项羽自东压境,将如之奈何?

张良在屏风后面,听见前面的谈话突然中断。他知道沛公此刻犹疑不决,进退两难,他便走了出去。

沛公荐道:"这位是张良张子房。"

来使一听大惊失色,眼看刘邦已有所动,如今张良在侧,他胆识过人,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休想随意摆弄他!顿时颇为尴尬,但瞬间他又恢复故态,向张良深深一揖说道:

"久闻子房先生大名,如雷贯耳。先生博浪沙刺秦,震惊天下。如今二世已亡,赵高丞相愿与沛公携手,共安天下,望先生鼎力相助。"

张良说:"先生使命为何?赵高究竟要沛公怎么样?何不明言,以实相告。"

来使默了一阵,终于说出了四个极有份量的字:"分王关中"。

"愿闻其详。"张良说。

"赵高丞相的意思是,只要沛公答应他立为秦王,赵高与沛公分王关中内外,互不相犯。如沛公暂无立足之地,也可以和沛公分王于关中。"

听到这里,刘邦掷杯于地,拍案而起:"好个奸诈的赵高,他以为我刘邦是三岁小孩,可以随便玩弄于股掌之上吗?自陈王起兵,我各路英雄吊民伐罪,就是为了诛暴秦除赵高。他竟敢以分王关中来笼络我,让我与他狼狈为奸,置身于千夫所指的不耻地位,我刘邦誓与他不共戴天!"

刘邦拔剑要杀来使,来使并无惧色,站了起来说:"沛公且慢,待我把话说完,再杀不迟!"

刘邦握剑在手说:"你讲吧!"

"我走的前夜,赵高接以密报,抓到一位神秘人物,我不说沛公和子房先生心里也应该明白,他就是你们派到咸阳去的宁昌。不过请沛公放心,鉴于我所肩负的使命,赵高并未曾伤害他,而是以礼相待,暂且软禁于馆驿。如果我和沛公谈得好,宁昌就会平安归来;如果我回不去了,宁昌当然也就回不来!"

刘邦下不了手,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说:"先押起来再说!"

张良说:"这样办,你修一封书信交随行之人送与赵高,叫他先放还宁昌,我保证放你回去。"

来使提起笔来犹豫了,他深知赵高生性残暴,决不会为了换他而释放宁昌。只好谎称和沛公谈得融洽,请立刻将分王关中版图划分的具体内容,交宁昌星夜带回。

谁知这封书信刚送到赵高手里,赵高正忙于策划立秦子婴为王,以掩人耳目,故意将与刘邦的密谈推迟一步,没有急于派宁昌返回。

咸阳宫中风云突变,子婴密谋杀了赵高一个措手不及。在抄赵高的家时,发现了这封密信,更成为赵高谋反的铁证。子婴立刻派兵包围了馆驿,果然有个宁昌,抓出来不容分说将他斩首示众。

子婴急于杀掉宁昌,自有他的心病。宁昌西入咸阳时,子婴正陷于困厄之中,他是二世胡亥兄长的儿子。二世为了翦灭王位的竞争者,又加上被赵高挟持利用,残酷地消灭宗世,因此子婴已是风雨飘摇、朝不虑夕。一天,宁昌化妆成一个佣工进入王府,与子婴深夜密谈,要他联络贵戚诛灭胡亥、赵高,沛公入关后一定保他身家性命的安全,当时子婴是默许了的。

但他做梦也未曾料到,赵高逼二世自杀之后,又选中了他做傀儡。立他为秦王。他当然知道,自己当了皇帝若不除赵高,仍是他掌中之物,任他宰割而已。因此,他才下定决心利用登基之日密谋诛杀了赵高。当他知道这封密信后,更可以使他将赵高杀得名正言顺,也可借此机会杀掉宁昌,以掩盖这段秘史。

虽然他已继承王,但显赫一时的强大的秦王朝,已是气数将尽,气息奄奄。但子婴明白,放眼天下,虽然群雄烽起,但毕竟还没有哪路人马能够入关。就算六国复辟,若他能固守关中,保守着老祖宗的基业,仍不失一国之君。

因此,子婴登基后的第一道敕令,就是派重兵据守峣关,紧紧关闭通向东方的大门。

然而,命在旦夕的秦王朝,还能仅凭关中之地生存下去么?

形势急转直下,的确出乎刘邦意料。西进前途,又顿时阴云密布。

然而,刘邦深深明白,滞留武关无疑是坐以待毙。

他请来了张良,决心强攻峣关,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张良告诉他:不可!

他说:"《太公兵法》告诉我们,战当然要靠勇气才能取胜,但也不是单靠勇气就能够取胜的。峣关,固若金汤,子婴把他全部赌注都押在了峣关。峣关一破,他即成为瓮中之鳖,因此他不得不拼着性命死守。更何况秦兵还十分强大,并没有到不堪一击的时候。因此现在先不要忙于进攻,可以派兵在峣关对面的山上,遍插沛公旗帜以为疑兵,让他们有如临大敌的感觉,先摧垮他们的士气。另外,现今秦将眼见秦大势已去,灭亡在即,早已斗志涣散,各谋前程,可以派郦食其和陆贾等善辩之士,诱之以利,晓之以理,暗中联络,以为内应。这样,何愁峣关不破!"

于是,刘邦派了郦食其和陆贾,带了黄金珍宝,暗中去拜见守关秦将。这些将领果然早已人心隍惶,都愿与沛公讲和,这使刘邦去掉了一块心病。他问张良:

"现在攻打峣关没有问题了吧?"

"我以为条件还没有成熟,"张良答道:"郦食其和陆贾虽然买通了个别将领,但是还应该看到,秦军的士兵大部分都是关中人,他们的父老和妻室儿女都在那里,他们决不会让别人攻进他们的家园、杀戮他们的亲人,因此,他们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抵抗。与其和他们拼杀,还不如等到他们松懈疲惫之时,迂回包抄,前后夹击。"

于是,刘邦率主力绕过峣关,悄悄翻越蓝田东南二十五里的蒉山,突然出现在秦军背后,在蓝田的南部大破秦军,并进一步占领蓝田,这样峣关的后路被切断,前后夹击,不攻自破。

这样,关中大门洞开,秦都咸阳已无险可守。刘邦十万大军压境,破咸阳如探囊取物。秦始皇万万没有想到,他十年征战统一的国家,又苦心经营了十载的强大帝国,在他死后不到三年,倾覆的时刻就这般迅速地来到了。

如果秦始皇地下有知,刘邦大军踏进关中的脚步声,早已震得他难以瞑目了。他东侧地宫中庞大的兵马俑军阵,象征着帝国辉煌的昨日,已定格在永恒的地下的暗夜中。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谋圣张良 作者:张毅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谋圣张良》第11章 还军霸上,约法三章|秦汉朝历史

《谋圣张良》第11章 还军霸上,约法三章


并不是胜利者都可能赢得胜利的结局。还军霸上与"约法三章",是目光短浅的政客无法想象的。这是张良为刘邦立于不败之地,令人叫绝的大手笔,为政者当永远铭记。

公元前206年的十月,阵阵秋风吹过渭水河畔,咸阳街头落叶飘飞。

夜幕笼罩着关中大地,今夜天气晴朗,星光璀璨,深沉静穆。一位宫座的观天师,登上了高高的天象台夜观天象。在那古老的岁月里,帝王们相信,星座的变迁预示着国运的盛衰。

观天师仰望星空,一阵秋风刮过,他打了一个寒噤,同时也不禁怦然心跳起来。

他看见一个不祥的天象:水星、火星、木星、金星、土星,五星聚于东井,井星正是秦国的分野。按照古老而神秘的解释,天下必有王者兴。

他披发仗剑,眺望百里阿房宫,此刻灯火阑珊,今夜听不到彻夜的笙歌管弦,显得格外沉寂。

在深宫的龙榻上,一个只做了四十六日帝王的秦末代皇帝子婴,彻夜未眠。今夜没有美女伴驾,连梦也做不成了。

他的卧榻之旁,是刘邦的劝降书。刘邦大军已经抵达霸上,王朝的末日已到,王都的末日已到,对于他来说,降和死都是一个含义,降还包含着屈辱,从至高无上的人间天子沦为屈辱的阶下囚。他没有勇气死,他要活着,哪怕是屈辱的活着。他虽然只当了四十六天皇帝,却承担了为这个历经六百一十年的国运的王朝送殡的使命。六百一十年中,他只占了四十六天,太不公平了!

他感到愧对列祖列宗。

天亮了,这一天已经没有秦帝国。

天亮了,刘邦也彻夜难眠,但这是胜者的难眠。

他的大军驻扎在如今长安县东三十里的白鹿原,当时名叫霸上。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金灿灿的阳光,照到原上,也照见一只旌旗猎猎,戈矛闪光,甲胄整齐,战马雄建的队伍。不过这威武之师,已不再是横扫六国的虎狼之师--秦军,他们已经沉没到了地下,在秦始皇陵东侧的黑暗的地宫中。眼前这只十万大军,是刘邦的军队。

队伍已经集合完备,在等待着他们的统帅的来临。

在这一刻,刘邦带着萧何、张良、周勃、樊哙一班人马到来。这位高鼻梁、美须的汉子双眼还带着失眠的血丝,面色微带苍白,不过再疲惫的人,在此时此刻也会精神昂奋。此刻,他要前去接受一位帝王的投降,从丰邑一个小小亭长,到今日威风凛凛的统帅,难道他左股上的七十二颗黑痣,真是他可能成"真龙天子"的标记?芒砀山的草丛中劈死的那条赤蛇,真会成为他夺取天下的象征?不过,如今还为时尚早,谁来接替这位秦国的末代君王,还不知天意如何?这只是他骑马到来时,一瞬间掠过心头的意念。

秋高气爽,天气晴好,阳光照在脸上暖洋洋的。刘邦看了一眼身旁的张良,见他面色苍白,满脸病容,一看便知是强撑着来参加这一人生难逢的大庆典的。刘邦知道,在翻越蒉山时,张良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子房,吃得消吗?"刘邦轻声问了一句。

"不妨事,人生难有此时刻,怎能不去呢?"张良无所谓地淡然一笑。

刘邦一挥手,大军开始向秦都咸阳浩浩荡荡地进发。

行至咸阳东的驰道,刘邦抬头看见前面的道路上,一只白色的队伍姗姗迎来。白色的旗幡,白色的衣帽,白色的车辆,白色的马匹,象一只出丧的队伍。

远远的秦王子婴就慌忙下车,颈上套着一根绳子,表示自己理当受死。只见这位亡国之君,面如死灰,丧魂落魄,双手捧着皇帝的御玺与符节,可怜地跪在大道旁边,不敢抬起头来,听候发落。

刘邦的随员前去接过御玺和符节,回来献给刘邦,并请示怎样发落子婴。一旁的樊哙等将领都主张杀掉为好,免生后患。

刘邦与张良交换了一下眼色,说道:"大家还记得吗?当初怀王为什么派遣我西征,就是因为我仁厚宽容,不滥杀无辜。如今人家愿意投降,还是不杀为好,何必在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让人感到不祥呢?将他先看管起来再说。"

大军便簇拥着刘邦向西进入咸阳。

他骑马行进在咸阳宽阔的大街上,身后是威武的大军,两旁是万人空巷的围观百姓。想他年轻的时候,曾以一个小小的亭长身份带领服徭役的百姓来过咸阳,正好碰上秦始皇出巡,便混在围观的百姓中,仰观了千古一帝的秦始皇的威仪。如今,自己也进入了京城咸阳,虽然还不是皇帝,但已经开始找到了皇帝的感觉。这是何等的威严与荣耀,这是当年他在咸阳街头绝对不敢想象的。人生沉浮,谁能料到?没想到我刘季还有今天!

那年进京,只能远远的在皇宫外面观望,不敢靠近一步。当年他做梦也未曾想到,有一天他不但可以进入皇宫,而且还是以胜利者的姿态、以主宰者的姿态,进入了这座天下闻名的有如天上官阙般的人间天堂。

"我操你奶奶的!"他的无赖劲儿又上来了,不过他没有骂出声来,只在心里骂了一句,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左右不知他在笑什么,附和着盲目地笑了一阵,以迎合他的欢心。

刘邦猛抽一鞭,得意地向阿房宫纵马驰去。

刘邦来到渭南的长信宫,这里就是秦始皇修建的象征天极的宏伟高大、金碧辉煌的极庙。他站立在这里居高临下地眺望着六百年来秦王祭祀祖先的祖庙,以及古老的章台宫和葱郁的上林苑,仍然可以感受到往日代代秦王的威严。

从极庙的通道,他来到了骊山的甘泉宫,在这里的温泉里,由宫女侍奉着在温泉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使得他在戎马生涯中的疲乏顿时消解。然后他登上秦王的銮舆,穿过长长的甬道又回到咸阳的宫殿。

在咸阳秦宫的北坡上,刘邦来到了一片烟云缭绕、绵延百里的宫室建筑群,每处无论在风格造形上都迥然不同,各具特色。原来这是秦始皇灭六国时,每消灭一个国家,就派工匠在这里仿造它的皇宫。这一辉煌的宫阙群落,西距雍门,南临渭水,东至渭、(氵圣)二水之交汇处。他攻占的国家越多,宫殿就修得越多,占地也就越广。不仅如此,各宫殿还架木为阁,每座殿的上下都有路可通,往来十分方便,不会与外面的人相混杂。

日正方中,刘邦来到一处宫殿,感到肚子饿了。宫中太监立即摆上了玉盘珍馐、美味佳肴。那金杯玉盏中的玉液琼浆,左右侍宴的美女娇娃,都使刘邦不知自己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

他已有些不胜酒力,一边一位嫔妃扶着他走去。左右两边美女的头发,轻轻拂在他的脸上,他呼吸着从她们微微的鼻息中传来的一种妙不可言的香味。两手搂着两位嫔妃的纤腰,透过薄薄的绫绡感受得到那令他眩晕的体温。霎时间他觉得自己的脚步象踏在云朵上一般,令人有飘飘欲仙的感觉。

这丰邑的刘季,用如今的称呼就叫"刘三",尽管他后来做了开国皇帝,尊称高祖,史官还是不得不承认,不知道这位"高祖"叫什么名字,取名刘邦还是当了皇帝之后有这个称呼。这位刘三,年轻时还是一位无业游民,他老子也把他无可奈何,他不过是一个成天无所事事的酒色之徒,常与那些卖酒的老板娘鬼混。这位在史书也不为他避讳的好色之徒,今天落入这座令人销魂的逍遥宫里,而他又是身处可以为所欲为的胜利者的地位时,他能是一位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吗?

富贵总是与淫逸共生,更何况是这样一位民间无赖之徒。

正在这时,有部将来询问,今晚队伍何处扎营?

刘邦双眼紧闭,用他那不听使唤的舌头答道:"就,就留在宫、宫中驻、驻、驻扎"

说完就紧紧搂住两位美女,倒在了御榻上。

刘邦留住宫中的命令一传出,队伍里的将士早已忍耐克制不住,他们当中谁见过这宫殿的富丽堂皇?于是便各自伸手抢夺,登时乱成一团。只有萧何才真算一位相才,他首先想到的是,将来一旦沛公当了皇帝,这秦王朝丞相府的图籍文书是治理国家、掌管朝政最为重要的东西,因此他派人将其全部接管。当他亲自监督把这些朝廷档案运走时,看见大大小小的将士全在打劫财宝,他顿时惊呆了,这还得了!正当此时,只见樊哙迎面而来,萧何大声叫住他:

"樊将军,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怎么知道!现在全乱成了一团!"樊哈也十分愤慨。

"这怎么行!不成了强盗队伍了吗?沛公在什么地方?"

"沛公在秦王的床上搂着嫔妃睡觉!正乐得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行,你赶快去劝阻他,如果他不听,你就去找张子房。"

萧何为什么要樊哙去劝阻刘邦?这位过去杀狗卖的武夫,不仅是刘邦的同乡,还是他的连襟。樊哙的妻子就是刘邦妻子吕雉的妹妹,所以他是刘邦的亲戚,说起话来方便些,可以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樊哙带着卫士急匆匆去找刘邦,刚走过一道中门,只见两个小校正为了争夺一件宝物在拼命格杀。樊哙大喝一声,急步上前,手起刀落,两颗人头落地。两具尸体倒地时,从铠甲里滚落出了金银珠宝。

樊哙见此更加气愤,狠狠地端上一脚,踏扁了一只金爵,疾步去找刘邦去了。他一边进殿一边大声呼叫:

"沛公!沛公!"

刘邦醉眼朦胧,有气无力地问道:"是谁胆敢在这里高声喧哗?"

樊哙不管三七二十一,来到御榻前,一把撩开幔帐,把左右两个扶着刘邦的宫女抓起来摔到一边去,双手使劲摇着刘邦:

"沛公!沛公!快快起来回到营中去歇息!"

"樊、樊哙赶、赶快松手!别、别、别胡闹"

樊哙用如雷的嗓门吼叫道:

"你还没有得到天下,就成了这般模样!你难道不知道,秦王正是因为这般穷奢极侈才亡了的吗?"

刘邦略微清醒了点,露出了几分不满的情绪,斥责道:"你赶快与我走开!我今晚就偏要在这里住一宿,秦王睡得老子也睡得,我不信天就塌得下来!快去!"

樊哙本来还想说几句重话,涌到喉咙又咽了下去。如今的刘邦,已不是当年丰邑街头的无赖哥们儿,打几下骂几声没有关系。今天,如果激怒了刘邦,还可以杀他的头,那岂不冤哉枉也!

他忍气吞声地退了出来,迎面走来两位娉娉婷婷的宫女,托盘里盛着不知道是什么山珍海味,正往刘邦处送去。樊哙正没找着地方出气,抬起一脚将它踢翻,可怜一只玲珑剔透的玉钵,在御阶上摔得粉碎。

他把这连襟全无可奈何,突然想起萧何要他去找张子房的叮咛。但是,如今大队人马散居在百里阿房宫中,宫阙连云,复道如网,到哪里去寻张良?

他令手下十多个兵卒分散四处上去寻找,找了半天都来回报说,不知张良下落。他独自坐在那里生闷气,如今简直乱了套,不知如何是好!他索性叫部下替他牵一匹马来,翻身上马,在阿房宫里纵横驰骋,高声询问谁见到过张良?问了好一歇功夫,碰上曹参才告诉他,沛公开始巡游阿房宫时,张良已支撑不住了,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如今正沉睡不醒。

樊哙找到张良的住处时,见他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身体十分虚弱。他实在不忍心叫醒他,他知道张良体弱多病,又加上鞍马劳顿,疲惫不堪,但沛公目前这个样子,确实非要张良才能够劝解他,于是他轻轻摇醒张良对他说:

"子房先生,你快去看看沛公,他已经在宫中做起皇帝来了,醉得不省人事,如何是好?"

张良大吃一惊,挣扎着想坐了起来,刚一坐正,又倒了下去。樊哙不知如何是好,焦急地上前大声说道:

"来来来,干脆让我老樊背你!"

说完,便不由分说地把张良扯来背在背上,大踏步地向外走去。

一路上,将士们见状都大吃一惊,以为张良出了什么事?赶紧上前询问,樊哙也不回答,只顾大步往刘邦下榻的寝宫奔去。

张良有气没力地伏在樊哙的耳边说:"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别动,我把你背到他的床跟前去!"

"快放下,我有话给你说!"

张良使劲挣扎,樊哙才把他放了下来,扶他坐在一把椅子上。

"樊将军别急,我自有办法,你只须前去通禀,说张良前来与沛公辞行,问他见还是不见?"

樊哙转身进去,来到刘邦的卧榻前,大声禀报道:"沛公,张良前来辞行"

刘邦果然大怒:"好你个樊哙,三番五次前来打扰!你不就会杀狗吗?有什么了不起!来人呐!"

樊哙一点也不动怒,依然平静地说:"禀报沛公,张良前来辞行,见还是不见?"

"你说什么?"刘邦听得倒明不白。

"张良前来辞行,见还是不见?"

"张良辞、辞什么行?!"刘邦酒醒了一半。

"子房说,他要回韩国去了,特地来向沛公辞行。如果沛公不愿见,就让我代为告别。"这次樊哙即兴发挥得很好,别看他是个目不识丁的大老粗,还真说得恰到好处。

"真是岂有此理,谁叫他现在就回去?你请他立刻来见我!"

樊哙暗自好笑,连忙转身出来扶张良进去见沛公。

张良进来,见沛公正坐了起来,两个宫女正在替他穿鞋。刘邦推开她俩站了起来对张良说:

"子房,谁叫你现在就走?"

"沛公,当初韩王让我随沛公入关,如今沛公已受降秦王,进入秦宫。大功告成,只等继位登基,我已无事可做,应该回到韩国去了。"

刘邦哭笑不得,无可奈何地说:"秦王虽降,如今各路诸侯正待入关,我只有十万军队,而项羽却有四十万大军,正向关中杀来,鹿死谁手,尚难以料定,子房怎弃我而去呢?"

刘邦吩咐樊哙扶张良坐定,又命他派人去清宫中御医来为张良看病。张良喘息了一阵之后对刘邦说:

"沛公令将士就在宫中驻扎,就好比将一块泥土投入水中,片刻功夫便成了稀泥,再也拿不起来。沛公还不知道,这些将士如今只顾各自在宫中抢夺财宝,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刻,只需有一千精兵,就可以将这只队伍杀得片甲不留。难道沛公希望见这个结局吗?"

刘邦的酒完全醒了,脸上沁出了冷汗。

张良喘息了片刻,继续说道:"樊将军的劝告是中肯的。古人有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沛公应当采纳他的建议。秦王灭亡还不到一日,如此强大的一个王朝是谁人把它摧毁的?不是别人,而正是它自己!"

"是它自己,难道非我等之力?"

"如果秦王不构筑这百里阿房宫,不穷奢极侈,我们能战胜它吗?"

张良急促地咳嗽起来,正好樊哙端了汤药进来,让张良服下。他看刘邦的表情,知道他们的谈话已经有了效果,便开玩笑地说:

"我为子房先生找来疗疾的良药,也请了子房先生为沛公开一剂醒酒良方。"

张良一笑说:"我倒有一方,不知沛公肯采纳否?"

"子房请讲!"

"还--军--霸--上!"

"好!樊哙传令,立即还军霸上!"

"遵令!"

"且慢!"张良补充说:"请樊将军派一支队伍,立刻将秦宫的珍宝、财物、府库全部封存,并派重兵把守。"

"好,出发!你去找一辆车来,子房不能骑马。"

落日的余辉照在阿房宫高大的殿宇楼阁上,虽然仍是金碧辉煌,但王气已经黯然。沉沉暮霭升起在殿宇间,到处是黑沉沉的一片,没有往日灿灿的灯火和悠扬的弦歌

苍茫的暮色中,咸阳的百姓惊奇地发现白天在沛公率领下接受秦王投降后进入阿房宫的这只队伍,此时又浩浩荡荡地向霸上撤还

他们还发现,这只队伍怎么来的,如今又怎么去了。没有看见他们从阿房宫抄没的大箱大箱的财宝器物,也没有看见他们押走大群大群的嫔妃宫女。

这是历史上少有的奇迹,能做到这一点相当不易。

他们又抬起头来向阿房宫望去,那边的天际依然那么平静,在晚霞即将熄灭的空间,看不见燃烧的火光,看不见一丝狼烟。

沛公的队伍为什么要撤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边夹道围观的百姓愈来愈多,开始那种震恐畏惧已全然荡尽,人人已由缄默不语变为笑叹自如。

只见樊哙骑着马走来,吆喝着走得慢的士兵赶上队伍。街道旁边,一位胡须皓然的老叟大胆上前拱手相问:

"敢问将军,沛公为什么进了秦宫又退了出来?"

樊哙大声爽朗地笑道:"沛公不愿做第二个秦王,所以退出!"

"真是仁义之师啊!"老叟高兴地点头说。

街道两旁燃起了一两只火把,为撤退到霸上去的沛公大军照路。火把越燃越多,逐渐燃成了两条火的长龙,照得大道明如白昼,伸向远方

一天,刘邦在霸上举行盛宴,请关中各县的父老豪杰前来作客。刘邦带领着张良、萧何、曹参、樊啥、周勃等恭恭敬敬地在营门口迎接客人。

各县的父老豪杰来到营中,神情紧张地入席坐定,不时地环顾四周,总觉得大营中暗藏杀机。席间没有一人出声,一派肃静。

刘邦见宾客到齐,全都已经入座,便下令斟酒。等到每位客人面前的酒都已斟满,刘邦端起酒来。豪爽地说:

"请关中各县的父老乡亲,共饮一杯!"

突然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哇地哭了起来,他的神经因过度紧张而变态,他用嘶哑的嗓音哭着喊道:

"大家不能喝,这酒中有毒!"

樊哙刷地抽出剑来怒吼道:"你怎敢在此胡言乱语!"

这老者更吓得厉害,咚地一声跪倒在地,象捣蒜一般向刘邦叩头乞求道:"沛公,千万请高抬贵手,留给我们一条活命吧!求你了"

张良走到老者席前,端起酒来说:"关中各县的父老豪杰,今日沛公宴请大家,决无歹意,不存半点害人之心,而是有要事宣告。如果大家不相信,让我先饮了此杯。"

张良端起酒来一饮而尽。

刘邦扶起老者坐回原席,站上一张桌子上对大家说道:

"今天请来关中各县的父老豪杰,秦苛刻的刑法使得大家吃了很多的苦,有诽谤官府朝廷者,一族人都要受株连。就连两个以上的人相聚谈话,都要被押到市上杀头。当天下英豪起来反秦的时候,各种诸侯曾经有约,谁先入关,谁就称王。今天我最先进入关中,我当然应当称王,这里我当着关中父老的面,宣布三条规矩:一、凡是杀人的,必须偿命;二、凡是伤害别人者和盗窃者,一定要根据犯罪的轻重,给以应有的处罚;第三、从前秦朝的苛法,从今天起全部废除。请官吏和百姓,都和平常一样相安勿躁,不必惊惶,共同遵守这三条约法。我率领队伍进入关中,是为父老废除苛法,决不会伤害大家,请大家一定不要恐慌!现在我之所以还军霸上,是等待各路诸侯的到来,然后共议天下大事。"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约法三章"。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听得那么专注。刘邦的一番话,使大家疑云顿散,放下心来,开怀畅饮,席间开朗的欢笑声此起彼伏,一直喝到红日西沉,大家才醉醺醺地踏着落日的余晖归去。

第二天,刘邦又请张良找人将"约法三章"写成告示,到各县、乡四处张贴,并讲解给老百姓听。关中百姓知道了"约法三章",都高兴地奔走相告。

关中百姓知道,三秦大地是秦国六百年来的根基,秦始皇也正是从此出发,率领着三秦子弟踏平六国的。如今各国诸侯复起,必定先后杀入关中,也必定会杀得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因此,关中百姓惶惶不可终日,等待着血洗的劫难降临。

"约法三章"一公布,终于云开雾散。百姓开始扶老携幼,来到霸上观看沛公的队伍操练。有的百姓甚至牵着牛、羊,抬着一坛坛酒和食物来犒劳军士。刘邦知道以后,传下话来说:"仓库里还储存着许多粮食,不要花费老百姓的。"

于是,老百姓更加地高兴了。

关中百姓放心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担心了,就是担心沛公不能当秦王。

这就是民心。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谋圣张良 作者:张毅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