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圣张良

谋圣张良

作者:张毅
前言
第一部 复仇
第01章 晴天霹雳搏浪沙 第02章 天下大搜捕
第03章 流亡贵族的血泪 第04章 暗流涌动沧海
第05章 亡匿下邳的岁月 第06章 屺上,拂晓奇遇
第07章 亡命知己  
第二部 西征
第08章 天翻地覆的时刻到了 第09章 夜谈,初遇神交
第10章 西进、西进,向着关中 第11章 还军霸上,约法三章
第12章 鸿门宴  
第三部 抉择
第13章 深谷栈道的熊熊火光 第14章 彭城,虎口余生
第15章 西归心似箭 第16章 马前,绝境献策
第17章 席前借箸驳郦生  
第四部 决胜
第18章 授印安齐的特使 第19章 刘项大争霸
第20章 跨越鸿沟,机不可失 第21章 篝火,四面楚歌
第五部 安邦
第22章 奔向谷城山 第23章 鹤鸣九霄
第24章 定陶,今夜难眠 第25章 王者之都——关中
第26章 封仇息怨 第27章 帝者师封万户侯
第六部 逍遥游
第28章 未央宫上空的阴云 第29章 挥泪别新丰
第30章 忧患深深汉宫秋   第31章 死生契阔
第32章 午夜,皓月中天  
史记卷五十五:世家第二十五 留侯
宋苏轼:留侯论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谋圣张良》第20章 跨越鸿沟,机不可失|秦汉朝历史

《谋圣张良》第20章 跨越鸿沟,机不可失


项羽粮尽,难以支撑,接受了鸿沟为界的议和。项羽撤军是迫不得已,刘邦准备撤回关中却是糊涂。这时,只有张良清醒地看到,大进攻的时机已经来到。

吃过晚饭以后,张良在烛光读了几编兵书,读到"穷寇勿迫"四个字,不禁笑了起来,颇有些不以为然的轻轻摇了摇头。他以为真到了制穷寇于死命时,切不可软手。

正在这时陈平走了进来:"子房挑灯夜读,还独自发笑,不知读到了什么精彩之处,说出来也让大家高兴高兴!"

张良放下兵书说:"兵书曰'穷寇勿迫',不知是说穷时有如背水,自知死地而后生,还是勿迫以表示仁爱?"

陈平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嗫嚅说:"也许二者兼而有之吧!"

张良又笑了:"我以为这是一种迂腐的说法,穷寇犹如打伤之猛兽,若不乘此时机致之于死命,待到它恢复过来,反将你吃掉。"

陈平赞同说:"是这个道理。啊,对了,快跟我一起到汉王那里去,陆贾从项羽那里回来了!"

二人急忙走了出去。

刘邦冬天受伤退回成皋治疗已过了大半年,伤口已基本痊愈,但广武的刘、项相持仍没有了结。

但近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迹像表明,项羽支撑不住了,有撤军的可能。刘邦实施了几种策略颇得民心,一是在他管辖的地区,只收十五岁以上至五十六岁的百姓的赋钱,每人只收百二十钱。另外汉王下令,凡战死的士卒,官吏要为他换上葬服买棺材入殓,护送回乡安埋,以免弃尸沟壑,当然深得人心。连朝鲜的北貉和燕等地方,都派出骠悍的骑兵来为刘邦助战,项羽一天天成为孤家寡人了。

最近,武涉从汉营逃跑回来了,张良使齐归来以后,武涉离间的阴谋败露,刘邦本来要杀他的,张良念其为故人,暂时软禁馆驿。也许是张良故意要送他回去报信吧,他终于找到机会逃出了成皋。项羽从武涉那里知道了,韩信不可能归附于他。而且最近还得到消息说,他要南下击楚。眼看粮食一天天少了,项羽已经做好了退军的准备。

的确,张良纵武涉逃跑回去报信,促成了项羽撤军的决心。

因此,前日刘邦派陆贾为使,到楚营去见项羽,谈判放还太公和吕后的问题,因为时机已经成熟了。

等张良和陈平来到刘邦那里,陆贾已经走了。这位汉营中最善辞令、最善外交的人,此行空手而归,他始终未能说动项羽,未能迎回太公和吕后。对于刘邦来说,他的外伤虽然痊愈了,而内伤依然未曾愈合。这就是他时时忧思着自己的老父和妻子,为他们难测的命运夜不成眠。如今陆生游说失败,谁能料到那个反复无常的人会干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来呢?

刘邦说:"既然谈不成,项羽又正难以支撑,我想突然杀过去,一定能把太公夺回来,二位以为如何呢?"

"我以为不可",张良说:"战,就正中项羽所欲,于我不利。他愈是急于撤军,就愈是急于来一次决战。"

陈平赞同说:"目前不是战的时机。"

汉王说:"那不是就无法可想了吗?"

张良说:"还是只有谈,不能失去耐心。"

"连陆贾这种能言善辩之士尚且无功而还,谁还去谈得好呢?"刘邦持否定态度。

"不是谈不好,而是没有谈好!"张良说。

"此话怎讲?"刘邦不解。

陈平懂了:"我以为子房的意思,是说不能单刀直入的谈放还太公,那样项羽不但不能同意,反而要价愈来愈高,以为你在求他。"

张良说:"对,要投其所好,他正想退兵,我们就去和他谈退兵,闭不谈太公和吕后,这样肯定十分感兴趣。注意力自然就转移了。"

陈平说:"最后,谈到退兵的条件时,才提出放太公的事来,这样就让项羽明白,要想退兵言和,就非送还太公、吕后不可,那样他就不得不答应了。"

"此计甚妙!还是让陆生去吗?"刘邦说。

"再让陆生去,项羽转不过弯来,又以为是谈太公。吕后的事,还没谈就把门封死了,还是换一个人去吧!"

"可惜郦生已死!"刘邦感叹。

"还有一个人可去。"陈平推荐说。

"哪一个?"刘邦问。

"侯伯盛。"陈平说。

"候成,不错,是个能言善辩的人,可以叫他去。"刘邦答应了。

张良当即代刘邦草拟了一封致项王的信,说楚汉之间愿意长期议和,休战罢兵。然后把侯成请来加以吩咐之后,叫他明天就到楚营去谈判议和的问题。

侯成欣然接受了这一使命。

第二天他来到楚营,项羽一听说刘邦又派使者来了,便大声愤怒地说:"昨天才把那个姓陆的打发走了,今天又派了个姓侯的来!告诉他,我知道又来干什么的,要他回去对刘邦说,他那老子和老婆,不放就不放!"

这时候成正被项伯引了进来,侯公一听项王的话,上前行过大礼之后便大声说道:

"汉王命臣来与项王谈和。"

项羽心里正想和,口头却大声说:"我不想和,我要与刘邦来一次决战!"

侯公说:"其实汉王并不想与大王争锋,这里有汉王致大王的亲笔书信,命臣送来并与大王商谈罢兵的事。"

说完便呈上书信交与项伯,由项伯把刘邦的信读了一遍。这封信来得正是时候,项羽正要退兵,又找不到一个官冕堂皇的理由,如今想言和退兵,不正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么?他便关心地问道:

"汉王议和有什么条件?"

侯公说:"汉王派臣为使前来谈和,只有两个条件,如果项王答应,天下就从此可以罢兵了!"

"请讲第一个条件。"项王的口气显然缓和多了。

侯公抓住时机时言道:"首先最根本一点,是楚汉两国划定一个共同遵守的边界,从此彼此相安,永不侵犯,共享太平,不知霸王以为如何?"

这一点项羽是完全同意的,只有如此也才可能罢兵休战,于是他说:

"可以,至于以什么地方划界,还可以再行商议。那么第二点呢?"

侯公说:"既然两国要罢兵休战、相安勿犯,就请大王送还太公和吕后。"

项羽勃然大怒,又翻脸不认人:"原来如此,换汤不换药!我项羽不是三岁小孩,那么好哄骗的么?我今天不杀你,你回去转告刘邦,要送还太公,就谈不上罢兵言和!"

项伯在他身后轻轻撞了他一下,提醒他不要把事情弄僵了。

这位侯公面无惧色,坦然带笑,从容镇静,轻言细语地说:"大王,人谁能无父母,若大王父母为他人所掳,能安然无忧么?楚汉两国即使划定疆界休战,如果汉王想起自己的老父和妻子尚羁押在霸王这里,他能与大王相安无事么?这样楚汉积怨日深,就会永无宁日!相反,如果大王送还太公、吕后,不正向天下显示大王的宽厚仁德之心吗?对汉王尚且如此,天下人能不争着归附大王吗?"

项羽的脸色缓和过来,侯公见项王被说动,便抓住时机与项伯商量好一个具体办法,这就是:以鸿沟为分界限,鸿沟以西为汉,鸿沟以东为楚。鸿沟北边与济水相汇,从广武入河。由西向东在大梁(今开封)折向东南,在项县流入淮河的支流颖水。向阿拉伯数字的"7"。

项羽见鸿沟为界可以使他从困境中得以摆脱出来,这正是他所需要的,这样他才不得不答应送还太公和吕后。

侯公怕项羽翻脸,下来之后又请项伯转告项王,能否让候公将太公与吕后迎回?开始项羽还有些迟疑不决,项伯告诉他,如果太公不能送还,鸿沟为界就白定了,楚军继续陷在这里就危险了,大王勿因小失大,意气用事。

每当关键时刻,项伯就帮刘邦的忙,这当然是看在张良的面子上。

项羽急欲退兵,默想了一阵,终于答应了让候公将太公、吕后迎归。侯公不辱使命,当然高兴万分,他一面派人先期回到汉营报信,自己随项伯来见太公和吕后,还有一同被掳照管太公、吕后的郦食其,让他们立刻准备出发,不能有丝毫迟疑。太公和吕后听说有回归的希望,当然求之不得,大喜过望。

收拾停当以后,候公又去辞谢项王,重申约定,并代汉王深谢项王,然后请太公、吕后分乘两辆车,由他和郦食其骑马随行,离开楚营走出不远,侯公便命加快速度,生怕项羽又反悔追来。拼命跑了一段路,只见前面尘烟滚滚、马蹄声急,一匹军马迎面奔来。为首的翻下马拜过太公、吕后,原来是张良怕途中生变,特请汉王派樊哙带人前来迎接,这样侯公才完全放下心来,放慢了速度向汉营归去。

前面就是汉军营地了,只见汉王带着文武大臣,步行着迎上前来,一步步向太公的乘车走近。刘邦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两行热泪啪啪往下直落,只见他加快步伐,忘却了君王的庄重与威严,趔趔趄趄直奔到太公车前,纳头便拜,伏地痛哭起来:

"太公,恕儿不孝,让太公为楚所掳,吃尽千般苦头,今日才得获释,都是儿子的罪过!"

太公坐在车上也热泪流淌:"季儿,为父没想到今生今世还能相逢!"

张良上前扶起汉王,在他耳边低声地说:"大丈夫应当慷慨激昂,才可以鼓起士气!不可如妇人状悲悲切切。"

刘邦止住了啼哭,扶着太公的车回到汉营,这时鼓乐齐鸣,汉军主呼万岁。千万士卒的呼声,激荡在广武的山野间,如海啸雷鸣

侯伯盛回到汉营,人们开始对这位往日不起眼的人物刮目相看。他自己也有些飘飘然起来,从虎口中救出汉王的老子和妻子,兵不血刃,仅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就建立了如此奇勋。他满以为汉王会立刻召见他,重重地加以封赏,他随时都在等待着汉王的召见,可是一天天过去,却不见汉王传召,似乎根本没有承担过这一重大使命一般,令他百思不得其解,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有一天,他实在沉不住气了,心想自己完成了两件大事,一是约定鸿沟为界,楚汉罢兵;二是迎回来了太公、吕后,难道就不了了之?他来到张良处,探问需不需要再向汉王当面禀报?

张良也感到有些不解,侯成完成了这么大两件事回来,这么多天过去了,怎么还不见任何动静?他答应侯公,等他去问问汉王再说。

刘邦这些日子,与老父、妻子团聚,有说不完的话,也有新的烦恼,吕雉一回来,一见到刘邦身边这位比她小二十来岁,又长得这般妩媚动人的戚姬,脸上就没有露出过一点好看的颜色。忽然张良走了进来,他十分高兴地请张良坐下,陪他喝酒。

酒过数巡,张良才找到了一插话的机会。

他端起酒来说道:"汉王,侯伯盛奉命使楚归来"

刘邦打断他的话说:"子房,快饮酒,今天不谈这件事!"

张良说:"汉王,有功不赏,今后谁还愿意争着去建功立业呢?"

刘邦见张良有些不高兴便说:"没有说不封赏他嘛,你去替我宣布,就封他为这个这个就封他为'平国君'!"

张良大吃一惊:"平国君?!"

沉默半晌,张良不解地问:"汉王觉得侯公此行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刘邦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嗫嚅了一阵,才把他厌烦侯公的理由讲了出来:

"我觉得,像侯成这种能言善辩的人多了,他所居住的国家,都可能凭他一张嘴被颠覆,那不是十分可怕吗?连项羽这种人都能被他说动,乖乖地照他所说的去办,真是太可怕了!所以我给他一个相反的封号叫'平国君'。"

此处的"平"者,颠覆之谓也。

张良一听这话,心都凉了半截,侯公使楚办成了这么两件经国大事,谁会想到还引起了汉王的不满和忌恨。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真难啊!

他本来还想说什么,却一直没有开口。他有些激愤,但又不便发作。默默地喝完酒,又默默地退了出来。在路上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平日给刘邦所出的主意,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虽然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刘邦对他的猜忌,二人相处情同手足,但他不得不想到韩信对他倾述的苦衷,甚至连对他如此忠诚的萧何,也仍不放心。不知为什么,他心上突然掠过了一个想法,即使有一天他帮助刘邦最后战胜了项羽,他也要选择归隐之路

第二天,他把这个封号转告侯伯盛时,侯公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惨然一笑,向张良深深一揖:

"子房先生,伯盛告辞了!"

几天后,汉营中流传着一个消息,侯成不知什么原因,拒绝了汉王的封赏,不辞而别,隐居江湖去了。

从汉营那边传来的鼓乐声和雷动的欢呼声,传到了楚营,又激怒了项羽,他又深悔放还了刘邦的老子和妻子,看刘邦那个得意劲儿,不正说明自己又上了他的当吗?刘邦这个狗杂种,他有什么本事?叫他与老子单独来一次决斗,他为什么不敢?要是他真的敢应战,不出三个回合,一定把他挑下马!

他清楚地听得见汉军士卒震天动地的"万岁"的呼声。

狗屁!一个小小亭长,一个无赖,他凭什么当皇帝?还居然喊起万岁来了!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你不就是靠身边有个张良替你出主意么?他越想越气,把钟离昧叫了进来,他说:

"你给我带几千精兵,冲到汉营中去杀他个人仰马翻,别让刘邦那小子高兴得太早了!"

钟离昧正要转身出去,被刚进来的项怕听见了,忙说:"大王不可轻举,钟离昧带兵去骚扰一下,既不可能夺回太公,又不可能打败刘邦,相反,划界罢兵的事就又告吹了!我刚接到下边的报告,士卒的军粮只能维持两三天了,大王看该怎么办?"

钟离昧也说:"我的士兵从昨天开始,已经口粮减半了!"

这时卫兵押进来三个士卒,五花大绑来到项王跟前。

"犯了什么?"项羽问。

"禀大王,是逃兵。"

项羽火冒三丈:"你们是不是看见刘邦得势了,以为我要垮了吗?宰了!"

三个士卒一下子跪倒在地,涕泪滂沱,大声求饶:"大王饶命!我们营中已断粮几天了,饿得实在受不了,只是想到附近百姓家去找口饭吃。大王要杀头,也先赏一口饭,让我们吃饱了再死,我们不愿做饿死鬼!"

"起来吧,放开他们!"

项羽的声音有些发颤,眼圈也红了,士卒在挨饿,他心如刀绞。正好是开午饭的时候,卫士正把一盘盘丰盛的美食端了上来,香气扑鼻,令人垂涎。三个饥肠辘辘的士卒,瞪着一双双贪馋的大眼睛,直盯着热气腾腾的玉盘珍馐。

项王突然说:"你们三个把它吃下去!"

三位被释放的士卒惊恐地后退,借给他们一万个胆,他们也决不敢吃项王的食品。

项王说:"吃吧!你们不是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么?"

三位士卒求饶地说:"大王息怒!大王息怒!我们不饿,一点也不饿!"

项羽倒真的一下子火了:"叫你们吃怎么不吃?又没有放毒药!我命令你们吃,不吃我就杀了你们!"

三位士卒一下子跪地叩头,只顾说:"大王饶命!大王饶命!"

项羽哗地一声抽出宝剑,瞪着一双令人恐怖的重瞳,大喝一声:"给我吃!"

三个士卒见项王暴怒了,吓得晕头转向,心想反正是死,就干脆尝尝这些美味肴撰,于是像条条饿犬扑食,左右开弓,用两只手抓住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

项王一见开心地大笑起来。

"狗东西的!你们为大王卖命都可以,大王的东西有什么吃不得的?饿起肚皮怎么打仗?你们吃光了,大王不杀你;吃不完,大王要你的命!哈哈哈哈"

几个士卒边吃边傻笑,热泪边啪啪往下直流。

项王令下,把大营所有的食物分下去,大吃一顿,今晚撤军!

刘邦一大早得到报告,昨夜楚军已全部撤离广武向东而去!刘邦赶紧和张良一起乘马来到前线,只见昔日楚军阵地的十里营寨,那连云般的帐幕,那排排鹿砦,那高大的营门和哨楼,那如林的旗幡,那迎风飘卷的"楚"字大旗,那万马千军一夜间都不见了。只剩下一片荒野,和千几座烧得乌黑的灶,像一只只盲者的眼睛,默默地望着苍天。

只有风吹过山坡上大片大片被踏平的青草,扬起一片片破碎的东西,满地狼藉。

刘邦骑在马上,茫然四顾,默默无语,他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个和自己打了几年交道的对手,扑打撕咬得血淋淋的,真的一旦撒手而去,顿时还有一种强烈的落寞之感

难道从此真就以鸿沟为界划江而守?对于未来,他心中无数,他只有一种疲惫感,明天将又怎样?

张良也在默默地凝思,风吹起他的衣襟。

刘邦若有所思,忽然想起了什么,掉过头来问张良:"怎么不见候伯盛?"

明明是你不愿见别人,还反而说别人不见了!张良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迟疑片刻只好照实说:"侯成不辞而别,据说他隐居江湖去了。"

刘邦大惊:"他怎么不打声招呼就去了呢?"

张良直率地说:"恐怕和汉王封他为'平国君'有些关系。"

刘邦的脸一下子红了,既有几分尴尬,也有几分愧色,忙掩饰地说:"他多心了,我怎么想加害于他呢?这几天太公回来,我实在太忙,这个"

过了片刻,他又开口说道:"其实,我只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干脆矢口否认,又耍无赖,这是掩饰自己过失的最好方法。

刘邦难于自圆其说,不过他的不安确实溢于言表。

回营的路上,他们都无话可说。

项王退兵东去,刘邦宣布大宴三天。

失去了制约的军队,有如溃堤的洪水。三天过后,天黑不久,张良带着何肩想到各处营地看看,八月秋高,一轮明月照到天上,二人并马前行,迎面吹来一阵凉爽的风。

只见营地上,到处燃烧着一堆堆篝火,篝火上烤着猪、牛、羊、狗,有的肉不够吃,把马也宰杀了。到处都飘散着酒、肉的香味,到处都看得见喝得烂醉如泥倒在地上的士卒,有的围成团拿出自己夺得的金银珠宝在赌博,有的打架斗殴,有些营帐里还传出歌女的吟唱和浪笑声几乎看不到岗哨。

张良又想起了占领彭城后的那些日日夜夜,他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望见朦朦一片汉军营地,犹如一座不设防的城。谁能保险项羽不是假意退兵呢?万一他突然杀他个回马枪,此刻不全军覆没才怪!难道汉王已经完全忘却了兵败彭城的教训?

张良在月下伫马良久,吩咐何肩:"你到各营传汉王的命令,立刻严加防范,违令者斩!"

说完他策马向汉王的大营驰去,要进营门时正好遇见陈平,便拉上他一同去见汉王。

此刻在刘邦的大营里,灯火辉煌,觥筹交错,笑语喧喧,热气腾腾。

汉王和将尉们一见张良、陈平进来,便立刻邀请他们入席。张良站在席前神情严肃地说:"汉王,大宴三日已过,我刚才骑马到各营地走了走,到处都是烂醉如泥的士卒,连哨兵也看不到一个。万一项羽回转身来偷袭,那不就坏事了吗?"

樊哙喝得来连舌都搅不转了,他端起一盏酒,偏偏倒倒地走到张良面前说:"子、子、子房,没、没那么严重!项、项羽不、不、不敢转、转、转来了"

张良大喝一声:"大家忘了彭城的惨败吗?"

喧嚣的宴席突然静了下来,刘邦挥挥手说:"散了吧!我和子房、陈平有话说。"

大家才嘟嘟囔囔地纷纷散去,似乎还没有尽兴。

刘邦说:"让大家乐一乐不妨事,大家也真辛苦了!反正再呆两天,我也要回到关中去了。鸿沟为界,各不相犯,但愿从此天下太平!"

张良闻言大惊,猛然抬起头来,目光如炬,他盯住刘邦问道:"真能从此天下太平么?"

问得刘邦瞠目结舌。

张良说:"如今,汉王已经拥有大半个天下,诸侯们也都归附于你,汉王正处于最好的时机。再让我们来看看项羽,他又怎么样呢?军粮快吃完了,士兵也疲惫不堪,这不是要灭亡他的时候到了吗?到了这样的时候,不如抓住时机消灭他!"

"子房说得对,如果失去了这个时机,就等于养一只虎来给自己造成灾祸。等他缓过气来就为时已晚,请汉王当机立断!"

刘邦猛醒:"你们说得对!你看,这酒喝得晕头转向,差点误了大事!"

当夜,他与张良、陈平制定了会合诸侯,共击楚军的战略。

秦失其鹿,刘邦已快要捉住它了!然而,他最终真能捉得住吗?

还是让未来的岁月作证。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谋圣张良 作者:张毅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谋圣张良》第21章 篝火,四面楚歌|秦汉朝历史

《谋圣张良》第21章 篝火,四面楚歌


十面埋伏,霸王别姬,这是历史上最悲壮最惨痛的悲歌。张良派人在楚军周围高唱楚国的民谣,创造了世界军事史上心理战的著名战例。

公元前202年十月,固陵。

汉军龟缩在深沟高垒中,深闭固拒。楚军如怒涛般一次次扑来,又无可奈何地退了回去。

当项羽从广武退兵急急回彭城的途中,又得到刘邦率领汉军追来的消息。这个本来就容易激动的人,简直变得像一头狂怒的野兽。以往他再发怒,没有任何人可以劝阻的时候,只要虞美人来到他的身边,倚在他宽阔的前胸,抬起她那双含泪的眼睛望着他时,他就会像一头狂怒的雄狮慢慢地匍匐在地,变得温驯起来。

这次他愤怒的挥起宝剑,把营帐中的一只高高的灯柱,斫成了好几截。连虞美人哭着给他跪下了,他仍然怒目圆睁,仗剑挺立如石雕一般一动也不动,没有谁敢走近他的身旁。

人还有这般不讲信义的吗?我刚刚放还你老子和妻子,而且两三年来我对他们以礼相待,未曾动他们一个指头,你刘邦不但不感恩,刚一送还就翻脸无情,还有一点良心吗?说得多好听,鸿沟为界,从此休战息兵,各不相犯,共享太平,完全是一派谎言!为什么我项羽总是一次又一次地上这个无赖小子的当呢?下一次,我再捉住你刘季的什么人,立即剁成肉泥,决不再发善心!

近日刚弄到一点军粮,他命令全军吃饱,掉过头去迎击汉军,刚到固陵(今河南淮阳北)就与汉军遭遇上了。

项羽趁汉军立足未稳,迎面冲杀过去,他亲自率兵打头阵,杀得汉军人仰马翻。项羽突然看见汉王在前面,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立刻催动乌骓马直冲过去。刘邦手下几位将领,一见项羽向汉王逼近,赶忙上前阻挡。项羽挥戟刺来,纷纷落马,绝无招架之功。

刘邦知道项羽杀红了眼,必欲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还是走为上计,连忙掉转马头在众将的卫护下向山上逃去。

项羽追赶一阵,不见了刘邦,怕中埋伏,急忙收兵。刘邦也收拾好自己的残兵败将,找个地形险峻的地方安营扎寨,命士卒筑堡垒、挖堑壕,坚守不战,等待各路诸侯前来会兵,再与项羽决战。

这次汉军与楚军突然遭遇,经项羽亲自率兵一番冲杀,使汉军从汉王到将尉和士卒,无不心惊胆颤。项羽上阵,气势不凡,更不说他已经激怒了,敢与他挑战的将领,单看他骑在乌骓马上那天神般勇武的架势,再加上他用奇特的重瞳逼视着你,怒吼一声,早就叫你浑身发麻,魂飞魄散,哪里还敢与他拼斗?更何况他臂力过人,最多一两个回合,就把你挑下马去,难怪前次楼烦吓得掉头便逃,首先是精神崩溃了!

惊魂未定的汉军,吓得在深沟高垒中蜷伏了几天,一听项王前来叫阵,就浑身发抖。

刘邦在苦苦地企盼和等待,他派人四处打探,只要见到韩信、彭越、英布的队伍到来,就赶快来告诉他。

一天一天地等下去,该来的日子早已经过了,却杳无音信,不见一兵一卒的影子。这究竟是何原因?

然而,与他不共戴天的项羽,却没日没夜地领兵前来挑战,非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他下令昼夜巡哨,严阵以待。本想会兵诸侯消灭项羽,没想到诸侯不来相会,项羽反倒要灭他。

诸侯不至,如之奈何?

刘邦独自在大营外的高坡上站立了许久,幸好他已派人将太公和吕后送入关去,否则两军对峙,朝不虑夕,又得多一分后顾之忧。又到了十月,按秦制新年又到了,深秋时节寒气袭人,这戎马征战何时了?眼前,诸侯按兵不动,又该采取什么策略呢?

应该问问子房,他派人去请张良。

张良很快来了。

"子房,诸侯迟迟不至,该怎么办呢?"

张良想了想,直率地告诉刘邦:"汉王请设身处地好想想,如果汉王身为诸侯而又未曾得到封地,你愿意引兵来会吗?"

刘邦理直气壮地说:"我已经封了韩信为齐王,拜彭越为魏相国,难道还不够吗?"

张良回答说:"是的,韩信虽然受封齐王,但并非出于汉王的本意,他当然心中感到不踏实。彭越也是如此,他略定梁地时,汉王曾命他辅佐魏豹,如今魏豹已死,彭越当然希望封王,而汉王却迟迟不予加封,他能前来替汉王卖命吗?"

刘邦也觉得是这个道理,点点头说:"那么,子房以为要如何才能使他们来会呢?"

张良说:"我以为当务之急,是连夜派使臣前去告诉他们,如果能够齐心合力打败项羽,那么事成之后,自陈以东直到东海,全部封给韩信。睢阳以北直到谷城,全部封给彭越。这样两人很快就会发兵前来。"

于是刘邦连夜派使者飞马赴齐、梁传达了刘邦的旨意,韩信与彭越都欣然答应立刻进兵。同时,淮南王英布与汉将刘贾进兵九江,招降了楚守将大司马周殷,又将九江兵吸收,前来接应刘邦。

韩信、彭越、英布三路大军很快前来会合,刘邦摆脱了困境,军威大震。他才想起败走彭城时张良马前的献策,早就对他讲过要打败项羽必须依靠的三个人,今日看来,不是果真如此么?

战争形势又开始急转直下,项羽带领着他的十万饥饿疲惫之师,败退到了垓下,他本来想回到彭城去,如今归路已被截断,他已经陷入刘邦三十万大军的四面埋伏之中,韩信在指挥着这场最后的决战,一个悲壮的结局在等待着他。

戏下,项羽是四十万大军对刘邦十大军;垓下,刘邦是三十万大军对项羽十万大军。历史已经颠掉过来,楚汉相争的大幕快要落下了。

严冬的月夜。

月色朦胧,一轮孤月缓缓地穿行在团团云朵间,不时漏出一阵惨白的月光。后半夜如刀剑般的冰霜,在大地上覆盖了一层白色的冰衣,刺骨的寒风摇曳着林木的枯枝,在月光的照映下,把散乱的恍动的影子投射到冻僵的野地上。

在这几十里的山庄间,逶迤着一层一层营寨,中间是楚军营地,四周层层包围着汉军营寨。此时,除了哨兵以外,双方的士兵已经睡觉了。一堆堆用以驱赶严寒的篝火,已经燃烧得越来越微弱,有的已经熄灭了,只留下明明灭灭的灰烬。

这时楚营中又冷又饿的士兵,在恶梦中惊醒,冻僵的手脚似乎已经不属于身体的一部分。连日来每天吃一顿饭都还不能管饱,饥饿更增添了寒冷的威胁。他们都知道,汉王已经在他们四周设下了四面埋伏,楚军已外无援兵,内无军粮,再这般相持几日,汉军只需要冲进来,就可将冻僵饿昏的十万兵马砍杀干净。

这时,在极度的静寂中,他们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们的耳边分明听见,远远传来的楚国家乡的民间小曲和民歌。顿时,他们那冻僵的心,有如春回大地,雪化冰消,流水淙淙,万物苏生。他们好像回到了故乡村庄,看见了那熟悉的山水、田野、村落和牛羊,看见一张张父老妻儿的笑脸,在把自己声声呼唤!好久好久没有听到这么令人亲切的熟悉的乡音了,他们不觉坐起身来,甚至不顾严寒走出营帐,远远地眺望汉军营寨,那边的篝火燃得正旺。正是从那一堆堆的黄火边,传来了楚国的民歌和乐曲

于是一群一群的楚兵,向那令他们向往的一堆堆温暖的篝火走去。

项羽也醒来了。

是虞姬把他摇醒的:"大王,醒醒!大王,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在这深深的夜里,从汉营那边传来的江东的乐曲和歌声!"

这位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丽,她精通音律,能歌善舞,然而她却生活在这残酷的战地中间,陷于生死之交的重围里。她自己把自己柔弱的生命,系于一位乱世英雄的血与火的征战中。甘愿与他共享胜利,或与他一同灭亡。这是一种非寻常女子所能做得到的以身相许,尽管是一种悲剧。

项羽一听大吃一惊:"从汉营中传来这四面楚歌,是不是楚地已经完全被汉军占领了?!"

无论如何他也再难以入睡了。

项羽起来披挂好铁甲,他的心绪还从来没有如此恶劣过。这些天来有一个问题老像梦魇般缠绕着自己,使他难以摆脱。这就是他确信自己是一位所向披靡的将军,但为什么胜利总不属于他?

这难道是命运么?

他已经愈来愈感到似乎帷幕就要落下来了,似乎大限将至。是不是太快了一点?他才三十出头的人啊!当年和叔父一起杂在人群中观看出巡的秦始皇,他曾充满豪气地说过"我可以取而代之!"他如今不仅没有能取代他,却已身陷绝境,处于一位泗水亭长地痞无赖的十面埋伏中!

天呐,我究竟哪一点不如他!

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看着自己身边这位如花似玉的绝代佳人,将和自己在铁血之中毁灭时,这位坑杀过二十万降率连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铮铮铁汉心碎了。他一手拔剑,一手扶着虞美人,用他那沙哑沉雄的歌喉慷慨悲歌: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他昂起不屈的头,血红的眼里泪光闪烁,一位叱咤风云、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英雄,此时热血沸腾,打开了感情的闸门,任不平的心潮如惊涛骇浪般喧泻。

他一动不动地仰望着头,任热泪纵横流淌。

虞美人的双眼哭得通红,她也用泣不成声的哽咽的歌喉大放悲声,是那般凄厉婉转,声声动人。这在中国历史上最为悲壮的战场上,一对身陷绝境的英雄与美人,竟然在此时此境演唱了一只既悲壮又凄切的男女声二重唱,成为流传千古的旷代绝唱!

歌罢,大营中静极了,听得见深夜原野寒风的呼啸

项羽抬起头来,双眼紧闭,胸前的冰冷的铁甲在上下耸动,两行冰凉的泪水从他黧黑的粗硬的脸颊上流淌下来,一滴一滴打在胸前的铁甲上,他的双手痛苦得抽搐发抖,剑柄也从手中滑落了

突然他耳边响起一声撕裂人心的凄厉的绝望的惨叫。

他猛然睁开双眼,只见他那把沉重的宝剑已被虞美人夺了过去,犹如闪电的一瞬,这把锋锐而又沉重的宝剑,在那细长的美女的脖子上轻轻一抹,她的鲜血顿时染红了青锋。虞美人柔弱的身躯倒在地上,还不及那柄剑噹嘟一声摔在地上那般沉重有份量

月亮沉落了,黎明前又黑暗、又沉寂、又极寒冷,楚汉两方的阵地都沉睡了。有一支八百人的骑兵,轻轻地轻轻地用包裹着的马蹄踏着遍地严霜,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破了刘邦的四面埋伏,冲出了包围圈。

第二天早晨,刘邦才发现项羽已经突围跑了,更为令人惊讶和感叹的是,项羽是带着虞美人的尸体突围的。真不枉自这位美人,如此钟情于这位叱咤风云的英雄,并为他献出自己的生命。

后来,人们会在不少名胜之地,看到修得十分精美的虞美人墓,其实那都是无聊地附庸风雅。据说,两千多年后,定远县的一个生产队的农民,在地里挖到一座十分粗糙简陋的墓穴,除了尸骨之外,只有一块粗糙的石头上,刻下了"虞美人之墓"的朴拙字迹。这就可以想像,项羽带着虞美人的尸体逃出重围之后,简单的也是深情地将她葬在了这里,以避免胜利者的凌辱。这远比那些宏伟壮丽的皇家墓地,更为真挚可贵,更加充满了深情。

令项羽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他觉得自己如此威武无敌,却不能战胜他的对手。其实他做梦也未曾想到,昨夜的四面楚歌,正是张良精心导演的一场心理战和精神战,也许这也是中国和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观。

两军决战,还不仅仅是武力的较量,更是士兵的心理素质和精神力量的较量。绝没有精神崩溃和心理衰竭的士兵,还可能有良好的战斗力。在那个静静的寒夜里,实际上仍在进行一场战争,那是心理战和精神战。

俗话说,人上一百,五类俱全。张良让每只部队里寻找出生在楚国,而又能唱楚国民歌和吹奏楚国民间乐曲的人。这些人被选拔和集中起来以后,再经过几天的训练,昨夜他们就被派遣到包围楚军营地的最前沿。三人一堆,五人一伙,环绕在楚军四周。等到夜深人静时,他们就在军营边熊熊的篝火旁,放声高唱起了楚国民歌,吹奏起楚国的民间乐曲。此起彼伏,婉转悠扬。一时间让人感到,这里不是两军对峙的战场,这里也不再充满血腥的屠杀和殊死的较量,而是一派和平景象,曲声袅袅,歌声悠悠,那般令人陶醉。

就是这只只民谣、曲曲小调,吹起了楚兵的相思,吹出了楚兵的热泪。连年征战不休,家乡的田野已经荒芜了,家乡的老父老母嗷嗷待哺,家乡的妻子儿女含泪望归

从此,四面楚歌成了英雄末路、身陷绝境的象征。

就这样,项羽率八百余骑垓下突围,到了渡淮的时候,能跟上的只有百来人了。到了东城(今安徽定远县东南)就只剩下28骑了,待到突破汉军重围,预定到山的东边三个地方会合时,又死了两个人,仅剩26人。最后在乌江边遇亭长用渡船接他过江东时,项羽无颜见江东父东,一位末路英雄和他的26个士卒,就这般走向了最后的绝路

半个月后,在鲁地的谷城(今山东东阿),一座山坡上垒起了一座巨大的坟墓,墓前的石碑上镌刻着"鲁公之墓"。

这就是那位末路英雄的安息处。

记得楚怀王最初分封时,就分封项羽为鲁公。项羽被杀后,所有的楚地都归降了汉,唯独只有鲁不肯降。刘邦愤怒了,如今他已统领天下大兵,随便踏平鲁地。难道说一个小小的鲁,还敢与汉王刘邦抗衡和较量?

张良规劝他说:"鲁国是孔丘故国,乃是礼仪之邦,汉王应当安抚为要。更何况今后天下一统了,更需要以仁义治天下,而不是像暴秦那样严刑峻法。"

于是,刘邦念其为守礼仪的国家,便命令将项羽的首级让鲁地的父老乡亲观看,他们看见项羽果真已死,才投降了。

天下初定,张良向刘邦建议,为了安定人心,显示你的宽大和仁德,同时又曾与项羽共同起兵反秦,同为义军首领,应该将项羽厚葬,并举行隆重的祭奠。

刘邦同意以鲁公之礼将项王安葬于谷城。

他带领着张良和文武臣下,身着缟素之衣来到墓前。刘邦见墓木已拱,还没有长出青草的黄土下,一个不久前还与他进行着生死较量的人,已经长眠在这里。

在这一坯黄土的覆盖下,刘邦感到往日杀得难分难解的死对头,如今虽然已在墓中安息,然而他能安吗?在这座坟茔中埋葬的,不是一个完整的囫囵的尸体,只能说是被砍成了五大块的血肉模糊的肉块。

第一块是他的头。最后他下马徒步与汉军短兵接战,就这样他也杀死了汉军百多人,自己也浑身伤痕累累。本来这块头是应该属于汉骑司马吕马童的,项羽已无心再战,迎面碰上了吕马童。他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过去这位老部下,便大声招呼说:"你不是我的老相识吗?"吕马童一见项羽便慌了神,不知说什么好,一时下不了手。正在这难堪的犹豫间,恰好王翳赶来,他便对王辍:"这就是项王!"项羽便坦然对王翳说:"我听说汉王颁布命令,凡得到我项羽头颅的,赏千金封万户侯,我就成全你吧!"说罢便自刎而死,轰然倒地。

王翳刚割下他的头来,就赶来了好几十个人。一见这般情景,便一哄而上,来争夺这具无头尸,哪怕砍到一块残肢断臂,也意味着重赏封侯。于是几十人又在这无头尸前,互相拼命撕杀起来。想夺得这具血淋淋无头尸的人,自己又被别人砍成了血淋淋的无头尸。为了争夺这具无头尸,又扔下了几十具新的尸体。

人残酷起来的时候比狼更凶残。

最后,只剩下了四个人,围着项羽的无头尸挥刀便砍,就像在宰杀牲口的案子上,分割一头牛羊一般。这四个人是郎中骑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腾和杨武。项羽生前,他们在战场上,谁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死后,却被这四位无名小卒,英雄般地任意砍斫。特别是那位杨喜,就在前不久曾与项羽迎面相遇,被他瞪眼大吼一声,人马俱惊,一下倒退了好几里。此刻碰上运气,砍下一块尸体,一瞬间成了英雄和功臣。五人各自将一块血肉模糊的东西扔到汉王面前请赏,刘邦俯下身子去看,一大股血腥味使他恶心得差点呕吐。他很快将视线移向一旁,他真恨不得把这几个邀功请赏的人剁成肉泥!接着,他们将这五大块血迹未干的肉块拼起来,才看见一个项羽的大体轮廓,真令人动魄惊心。

这就是那位叱咤风云的西楚霸王么?

刘邦突然想到,万一我败了,不也一样被剁成这般模样?

当这位刚刚一统天下即将登基的天子,向失败者的五块碎尸叩拜时,自己也不由得黯然神伤,涌出泪来。他曾多次被项羽围困,身陷绝境,不论是鸿门宴上、兵败彭城,还是荥阳和成皋的突围,就是前不久在固陵与项羽遭遇,要是他被掳被杀,不也一样被碎尸万段么?成则为王,败则为寇。项羽如果战胜了他,他死后不就可以像秦始皇一样躺在辉煌的地下宫殿里了么?那样这场祭奠又将颠倒过来,人生大起大落,命运反复无常,今天处于生命的极顶,谁又能保他不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刘邦痛哭了一场,他在凭吊别人,也在凭吊自己,胜利者也有流不尽的热泪。

胜利者有一天又会成失败者。

拜祭仪式完毕后,刘邦与张良并辔缓行,身旁尽是随行的文臣武将,他感到有些烦躁。他想找个僻静处与张良闲谈,抬眼一望,山那边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林后是一弯清水,他和张良信马由缰地向那边走去。

刘邦说:"子房,项王也算是个盖世英雄,他虽然败了,但他并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张良说:"是的,我听说他被追至东城时,仅剩二十八骑,项王还对他的部下说,我起兵到现在已经八年了,身经七十余战,我所进攻的没有不破的,没有败退过,所以能成为诸侯的霸王。却没想到今天陷入这样的困境,这并不是我的武力不如对方,而是天意如此,老天爷要我灭亡!现在只有拼个你死我活,我为大家开路突围,我要让你们再看一看,我项羽的雄风仍在。你们看,我仍要杀得他们落花流水。我要证明,不是我不能战,而是天要亡我!"

刘邦说:"的确如此,他总以为自己所向无敌就不应该失败。最后陷入绝境时,仍然想表现自己是不可战胜的。"

张良说:"我听说有这么三次,一次就是还剩二十八骑身陷重围时,他说'让我为你们去轻取一将',说完纵马而上,斩了一员汉将。二次是突围会合后又被围困,他又纵马斩一都尉,杀死百十人,并且得意地问他的随行,'你们看我如何?'。三次是最后舍马步行短兵相接,又有百十人被他杀死。这时他已是浑身是伤,知道不可逆转了,才自刎而死。项王自以为英勇无双,而最终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不能取胜,这不正是他可悲之处吗?"

刘邦说:"项王作为一员战将,确实古今少见,但他缺少了也容不得一位能为他运筹帷幄的人,怎么能不失败呢?"

人似乎有一种同情失败者的天性,刘邦似乎忘却了他同情的这位末路英雄,正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死敌。

大军和群臣已被他们远远地抛在身后,这里也许因为远离要冲,非兵家必争之地,八年战争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尽管是寒冷的冬天,这里松林苍翠,寒水清冽,宁静平和,好一个休养生息的地方。

刘邦留连忘返,喟然长叹:"能在这里小憩些日子,倒是人生一大乐趣!"

张良笑道:"陛下还未曾开国登基,就在思退隐了么?"

刘邦坦率地承认:"我真是身心都困乏极了!"

突然,他发现远远的林中有一牧羊老者,便说:"我们前去看看!"说罢二人纵马奔去,老牧羊人转身赶着羊群向松林深处奔去。

刘邦停马大声喊道:"老丈,请等一等,我们有话问你!"

老牧羊人不得已侧转身来,只见他花白的乱蓬蓬的须发,把面颊遮掩大半,一顶破斗笠戴得低低的。他挥舞着两只手在向他们比划着。

"称在比划什么?"刘邦说。

"他说他又聋又哑。"张良在一旁解释说。

"那就算了吧,我们回去!"

二人刚回身走去,刘邦突然说:"此人的身影怎么这么眼熟?"

张良说:"我也有遇故人的感觉。"

刘邦似有所悟:"啊,侯成是哪里人?"

张良恍然大悟:"谷城人!是鲁国儒生!"

"快转去!"

二人催马驰进松林绕过荆棘来到湖畔,只有几只羊在啃着枯草。二人向密密的林丛高声呼唤:

"候成--!爱卿--!"

"伯盛--!出来吧--!汉王找你来了--!"

除了回声在松林中震响,只传来阵阵松涛。张良突然高声叫道:"汉王你快来看!"

刘邦来到张良身旁,只见湖畔的泥土上留下两双破履,一行脚印。

刘邦猛地跪下,向湖水叩拜,痛哭道:"侯成!伯盛!朕有负于你,你不该就这般去了!"

一湾寒水,泛着微波,这里是东平湖的末梢。

张良劝住了刘邦,扶他上马,刚要回去,只见一队骑士飞奔而来。他们发现汉王和张良不见了。慌忙四处巡觅,找到这里来的。

"派人将他打捞起来,给他筑一座墓吧!"

"陛下,不要惊扰伯盛,还是让他在这片宁静清悠的天地中安眠吧,让他与天地化为一体,比什么厚葬都更为高洁。"

刘邦似懂非懂,没有说一句话,他感到自己欠侯公太多、太多

马蹄声远去了,消失了,松林连松涛也平息了。此刻这里,天空沉寂,林丛静穆,寒水无波,山野无言,连只只羊也一动不动地伏在草丛中。

牧羊老叟从松林深处复出,来到湖边拾起破履穿在脚上,赶着羊群缓缓走去,渐渐地消失在东平湖畔深深的山野中。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谋圣张良 作者:张毅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