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王妃| 秦汉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匈奴王妃| 秦汉历史

《匈奴王妃》第23章 求亲


不日,新酋长即位的仪式、在方形广场上举行。议事大帐正前方,排开一长列 的供桌,献上牛、马、羊三牲和各种瓜果,祈求天神和祖先保佑挛鞮氏部落的每个 部民生活安康,佑护挛鞮氏部落在新酋长的带领下,草场富饶,牛羊成群!

在神巫们的击鼓奏乐中,禺疆酋长头戴白狐皮绣金锦帽,身穿青色缎袍,腰系 饰有獬豸的宝带,外罩白色大裘,足登牛皮战靴,显现出浓重的华贵之风,更加展 现出大部落的英武气概和威重气象;他威风凛凛地走到供桌前面,面朝东方跪下来, 向天神和祖先虔诚地膜拜!

所有部民,恭敬地祝贺、跪拜,挛鞮氏部落新一代的酋长,诞生了!

他遥望天际,仿佛要望穿天空,心里默念:禺疆的时代,从这一刻开始!请天 神和祖先佑助!

唯一的遗憾是,他不能在这个登位仪式、这个激动的时刻,跟深爱的女人分享。 他要在仪式上宣布:我的阏氏,就是杨深雪!但是,她怎么着也不同意,她不说理 由,只说时机尚未成熟。

登位仪式结束后,禺疆酋长宣布:伦格尔为左大将,统领三千骑兵;塞南为右 大将,统领三千骑兵;麦圣为护卫队长,黑色陌为副队长,还提拔了一些千骑长、 百骑长而剩下的九千骑兵,禺疆亲自统领。

接下来,摆开欢乐的宴席,全民欢庆!

杨娃娃仍是护卫打扮,站在人群中、遥遥地望着他,霸气的他,已然闪现王者 气度的他,亲近而又遥远的他她知道,因为她无意说出的那些话,他正在一步 步地朝着目标努力,而现在,他实现了第一步。可能,他本来就是胸怀大志的草原 英雄,并不是因为她的激将才付诸行动,可是,他到底怎么想的,她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上,或者说,一个男子,伤害过她、 霸道温柔、深情如海的男子,已经成为她生命中心之所系、时刻牵念的人。

眼底流泻出的柔情,醉红了她凝白的脸颊,一抹嫣红宛然可爱。

不只是她,爱宁儿的心中,亦是满满当当的,那双桃花眼,因着欢喜之情,而 更加的媚韵无边。只不过,她没想到丘林野的举动如此高调。

翌日,丘林氏部落的酋长丘林基泰到达挛鞮氏部落,祝贺新任酋长登位。禺疆 在议事大帐接待了他,摆下丰盛的酒席,乐声清扬,歌舞风艳。一口硕大的银盘, 稳立于酋长主座的正下方,叠垒着的黑炭燃烧的声音轻微而响,仿佛两方部落的弯 绕心思;跃动的火光,辉耀在每个人的脸上,显得红光满面、笑容可掬。

帐外寒风肆虐,帐内温暖如春。

杨娃娃端然站立在他的斜后侧,旁边是洛桑、麦圣;在座的还有伦格尔、塞南 等人,余下的就是丘林氏部落的随行人员了。她看见丘林野与他父亲坐在一起,一 副志在必得的神色,挺直的身板彰显出曜景的正气。

丘林基泰40岁上下,长相平淡无奇,比起儿子的粗放容貌,稍显狰狞之态,却 透射出一股领袖的爽朗之气。他痛快地灌下一杯烈酒,冲着禺疆道,『禺疆兄弟, 我丘林基泰是个爽快的人,就不废话了,今天,我是替我儿子求亲来了!』

杨娃娃甚是惊讶,想起那天的风雪之中、丘林野狂野的表情、狠辣的话语,如 今,他是要应证那个誓言了;然而,他的手段就是求亲?他应该很了解爱宁儿的个 性,他越是用强,爱宁儿越是反抗到底的

禺疆微微一惊,丝毫也没有想到丘林基泰的目的竟是求亲!胸中烈烈而动,猜 想着他们看中的到底是哪个姑娘;如果是一般女子,何必兴师动众地祝贺和求亲? 难道是爱宁儿?

他挥退歌舞表演,温和地一笑,语调煞有气势,故意问道,『不知道丘林野兄 弟看中我部落哪个姑娘?』

『野,你自己跟禺疆酋长说!』丘林基泰不回头,径自豪爽地扬手呼喝。

丘林野点点头,站起身,浓厚的眉眼正是风华正茂,『禺疆酋长,我要娶立脱 酋长的女儿爱宁儿居次为阏氏,请您答应!』

『哦,是爱宁儿!』禺疆微红的脸上疏散开一种浩浩的诡色,扬眉道,『我哥 哥立脱把唯一的女儿托付给我,我当然会好好安排爱宁儿的婚事!』

丘林基泰额头上的皱纹犹如圈圈水纹扩展开来,激动道,『这么说,禺疆兄弟 是答应了?好,太好了--』

『别急,别急--基泰酋长,虽说我现在是挛鞮氏部落的酋长,但是我哥哥的 女儿这么说吧,总得她愿意才行啊!』禺疆故意的面有难色,口气也是牵强的, 『伦格尔,你觉得呢?』

『丘林野兄弟为人豪放,弓马骑射一流,说不定再过几年就是丘林部落未来的 酋长,看中爱宁儿居次,理当是她的幸运,』伦格尔何尝不明白他的意思,精锐的 小眼流荡开一股傲然的波流,『不过呢,居次正是如花盛开的时候,我们挛鞮氏部 落也不是没有英勇男儿,追求的英雄,怕是不少啊!』

禺疆扫了伦格尔一眼,嘴角处悬挂着一抹意味不明的轻笑,随即正经道,『基 泰酋长应该理解,我也是很难做啊!万一处理不好,部民们不就怪我这个做叔叔的 故意为难居次吗?』

两人一唱一喝,把丘林基泰唬得一愣一愣的。丘林基泰是一个肠子一通到底的 莽汉,听不得这些弯弯绕绕的话,不耐烦极了,粗声道,『到底怎么一个说法,禺 疆兄弟给我一个明白的,成,十天后就把婚礼办了,不成,我们马上就走!』

禺疆呵呵地笑开,『基泰酋长是豪爽之人,好,我就直说了,这事呢,我得问 问爱宁儿的意思,不过,我本人当然很愿意挛鞮氏和丘林氏结成好事,一定尽力促 成好事,酋长请放心!』

禺疆要问问爱宁儿的意思,那丘林野还有希望吗?他就是知道爱宁儿不会同意, 才央求阿爸上门求亲的,只要禺疆酋长同意,爱宁儿反对也没办法了。然而,禺疆 的态度居然如此的模棱两可,这下,他着急了,叫道,『阿爸--』

丘林基泰哪会不知儿子的意思,必要的时候,可以抛出一些充满诱惑的条件或 者点到为止的威胁,『我知道现在的挛鞮氏部落拥有一万五千骑兵,已经远远超过 我丘林氏部落的一万骑兵;禺疆兄弟,我把话说在前头了,立脱已经死了,部落联 盟的单于,就必须重新推选;除了挛鞮氏部落,须卜氏部落和丘林氏部落,也是大 部落!』

伦格尔粗豪的脸上笑眯眯的,却暗藏讥讽,貌似心不在焉地说,『前两任单于 都是我挛鞮氏部落的酋长,基泰酋长,你的意思是,明年重新推选,须卜氏部落或 者丘林氏部落,将会取代我挛鞮氏部落吗?』

原来,丘林野求亲的筹码,就是部落联盟单于的推选;大大小小十个部落,如 果有人蓄意搞鬼,禺疆要夺得单于之位,很有可能的、胜算不大。如此想着,杨娃 娃心下怆然,不知道禺疆最后会怎么处理丘林野的求亲。

丘林基泰横着浓眉,响当当地说,『只要是英雄,都可以当单于;如果爱宁儿 居次嫁给我儿做阏氏,我保证,在推选的时候,我丘林氏部落一定支持挛鞮氏部落! 』

『那如果我们不答应呢?』伦格尔直言不讳地问道。

丘林基泰怒睁双眼,原本有点突出的眼球,显得更加突兀与恐怖,恶声道,『 果真这样,就不要怪我丘林基泰与挛鞮氏部落为敌!』

丘林野细细观察着禺疆的反应,希望他会迫于这个威胁、或者说念于这个利好 条件而答应他的求亲。

伦格尔哈哈哈地大笑,狂啸出胸中的冷嘲与不屑。

银盘中,哔哔燃烧的火光红艳艳的,惹得每个人的唇色稍作流红,更惹得伦格 尔的脸面仿佛饮血一般,嗜血得可怖。

禺疆黑眸中的清晖飒飒地摇荡,安抚道,『基泰酋长,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 慎重考虑的!既然来了,大老远的不容易,应该在我部落多呆几天,到处看看;我 立刻吩咐下去,为你们准备毡帐,明天呢,我就给你们一个答复,酋长觉得可以吗? 』

『不可以!』

嫩脆而又恨恨的叫声,从帐口传进来。众人转首看去--应声而来的,是大红 锦裘的爱宁儿,滑腻的脸蛋因为寒风的刮扫、而弥散开一抹晕红。

乍见娇媚的爱宁儿,丘林野激动之下,忘记此刻身在议事大帐,而且众目睽睽, 竟然起身奔至她的面前,无视她脸上刻意流露出来的嫌恶表情,抓住她的两只小手, 兴奋道,『爱宁儿,你来了!今天你好美啊!』

丘林基泰摇头叹气,这个儿子,他是怒其不争,拿他没办法!对一个小女娃儿 迷恋至此,而且被她吃得死死的,还能干啥大事?指望他接任酋长之位,恐怕是不 太可能了!

众人面前,特别是心爱的禺疆叔叔面前,被别的男子抓住两手,爱宁儿研丽的 脸上更加红艳,立刻愤然地挣脱开他的抓握,开启朱唇,傲然的神色流曳出来,『 我美不美,关你什么事!』

『爱宁儿,不可以这样!』禺疆低声叱喝。

爱宁儿走上前,眼睫轻轻颤抖,柔婉的声音中自有一种坚决,『禺疆叔叔,我 不要嫁给丘林野,我不嫁!』

前一阵子,因为再次丧亲的伤痛,爱宁儿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当中,鲜少出来走 动,也不来"骚扰"她的禺疆叔叔了,直到昨天的登位仪式,她才展露欢颜。杨娃 娃自是很明白爱宁儿的心思,不喜欢的人要娶她,喜欢的人却拒她于千里之外,她 的情感之路,势必相当辛苦;她如此任性、情感如此热烈,不知道何时,她才能幡 然醒悟!也或许,醒悟之时,已经晚了!

伦格尔站起身,故意饶有意味地劝慰道,『爱宁儿居次,丘林野兄弟说不定就 是丘林氏部落未来的酋长,嫁给他就是酋长阏氏了,不会委屈居次的!』

爱宁儿睁着桃花眼,怒意横生地瞪着伦格尔,凌厉地似乎要剜出他的眼珠子, 不一会儿,方才恨恨道,『要嫁你自己嫁,我是绝对--不会--嫁的!』

『爱宁儿,不许胡说!你先回去!听到没有?』禺疆严肃的口气,不怒自威, 凛然的脸色不可侵犯!

也只有禺疆才能制服得了她!爱宁儿明白,禺疆叔叔已经发怒了,此刻再说下 去也无用,于是毅然转身,忿然的姿态异常决绝,站定在丘林野面前,凑近他的脸 孔,剜割着他的眼睛和意志,抑扬顿挫地挤出嗓音,『听清楚了,我、死、也、不、 会、嫁、给、你!』

话毕,怒气腾腾地冲出大帐,一团火焰般消失在众人的眼前;扬掠而起的锦裘 衣袂,旋起一股清冷的风,横扫在丘林野的身上、脸上,他只觉胸口一凉,脸颊处 就像刀锋划过,生生的疼!流散在他周边的香氛,属于爱宁儿的独特香氛,无处不 在,让他深深陶醉,却又永远都抓不住!

杨娃娃不由得赞叹道,太帅了!太酷了!爱宁儿居然有如此敢做敢为的一面, 厉害!实在厉害!要说服爱宁儿,恐怕比登天还难!而如果让丘林氏部落无功而返, 他们能咽下这口气吗?这件事,似乎并不容易解决!

禺疆的脸上飞掠过一抹尴尬的流绪,深深叹息,不好意思地看看丘林基泰,转 向丘林野、无可奈何道,『爱宁儿太任性了,丘林野兄弟不要放在心上!不过,我 希望你再次慎重地考虑一下,是不是真的要娶爱宁儿,你也知道,爱宁儿--』

丘林野打断禺疆的话,醇厚的嘴唇用力地抿了一下,虔诚而坚决地说,『酋长, 不用考虑,我要娶爱宁儿,您一定要答应!』

即使抓不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氛,他也要抓到她这个人!

『禺疆兄弟,说实话,如果不是野太固执、一定要娶爱宁儿,我一点儿也不喜 欢爱宁儿那任性、无礼的样子!』丘林基泰竖起眼睛,都成三角形了,气愤的脸面 充满了不屑。

伦格尔又是一阵大笑,『基泰酋长,年轻人的事,我们老了,怎么会懂呢?而 且,爱宁儿居次自有她的可爱之处!』

『基泰酋长,路上劳累,我先吩咐下去,为你们安排毡帐吧!麦圣,吩咐下去! 』禺疆看着丘林父子,不让他们开口说话,俊豪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放心, 我一定会劝爱宁儿的,直到她点头答应!』

丘林氏父子只好先行住下,等候明天的消息!

只有杨娃娃了解,禺疆的这种笑容,是多么虚伪、狡诈!

这天晚上,真儿帮阏氏整理好禺疆的酋长营帐之后,退出营帐;杨娃娃也跟着 退出来,走了两步,回头瞄了他一眼--他坐在矮凳上,趴在雕有简单动物纹饰的 木案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今天,他太累了吧!要不要叫醒他、让他到床上睡?嗯 算了,他自己会醒的。如此想着,她轻轻地叹气,还没走到帐口,就听到突兀 的一句话。

『你去哪里?』其实,他根本没有睡着,他只是在想某些事情。

呵!原来假装睡着了!她摆摆手,示意真儿先回去;转过身来,笑得粲然,柔 声道,『你累了,到床上休息吧,坐在外帐会着凉的!』

他抬起头,眯着黑眼,朦胧、诡魅的目光包裹住站立在暗影中的她,不让她有 所逃避,不悦地重复道,『你要去哪里?』

银盘里金红的火光漫漫而动,光线流离,漫溢到他的脸面,蒙上一层孤单的光 影。影影绰绰光色中的男子,是如此的强大而孤单,如此的豪野而清澄。

这一瞬间,她心中的那根情弦,激烈地颤动听闻他责问的语气,她微微皱 眉,不解道,『我回帐休息』

禺疆没有说话,胳膊肘搁在膝盖上,脸上的表情悠而漫,招招手让她过来。她 不假思索地走过来,披着一身的鎏金碎影缓缓地走过来,曼妙而动,流光摇情。

他搂过她的纤腰,抱她坐在大腿上,把头枕在她的细弱肩膀上,深深地呼吸着 她的味道,『这里就是你休息的地方,还想去哪里?嗯?』

她听黑色陌说,只有酋长的阏氏,才能住在酋长营帐,而她,并不是他真正意 义上的阏氏,她没有资格。她搂抱着他的肩膀,悠然道,『这是酋长营帐,我-- 』

『我不舍得让你孤单一个人,你舍得吗?』他深情的话语绵绵地响在耳畔,似 是无声的控诉,又似缱绻的追问。

千丝万缕的情愫缠绕着她,她没有回答,推开他的肩膀,望进他的眼眸深处 他眼中的波流仿似一江潮水,夜幕下带着点点繁星漾荡而来,粼粼浮动,随波千 万里,很辽远,很广阔,一如他的用情她情不自禁地合上眼睫,猝然之间,他 的热吻飞落下来辗转而至鼻尖、双颊、侧颈、耳垂

他不是霸气、睿智的酋长,她也不是聪慧、桀骜的女人,他和她、都是寂寞的 人,都有一颗寂寞的心,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抚慰。

禺疆急急地刹住体内蠢蠢欲动的刚猛血气,双手揉着她颈间的乌发,『丘林氏 求亲,你怎么看?』

杨娃娃乌黑的眼珠微微扫过,曼声道,『我没什么看法!』对于她,这是一个 很敏感的话题,他虽然不至于试探她,不过,这种事情,罢,她还是不要插手!她 看着他,启唇而笑,『你是大部落的酋长了,这种事还需要问我这么一个小女子吗? 』

『别人怎么想,我不在乎,我只在意你的看法!』他和悦地笑开,手指关节轻 轻点着她的青娥,『我想知道--你这里最真实的想法,嗯,告诉我!』

她眉心一动,美眸中灵光一闪,荧荧光转,取笑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喜 欢聪明的女人,哈,对了,你是这么说的:我会让你是我理解的那种女人!你不记 得了吗?』

『看来,我以前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他怅然地叹气,溺溺地瞅着她,昂声 道,『不过,你还是你,并没有成为我理解中的那种女人!』

她撅起芳唇,『但是你还说:你只能是我的女人!这句话,你做到了!』

这么说,她承认她是他的女人了?不过--他的眸色立刻紧致,沉厚的嗓音, 竟自丝丝地颤抖着,胸腔里的心,也悬了起来,『你不想成为我的女人?』

『刚开始的时候,我当然不想了,』眸中的琉璃光色兴然脉动,她嫣然一笑, 右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好似无奈地嘟嚷道,『现在--宝宝都有了,我还能怎么样? 』

她狡诈的诡色丝毫不差地落入他的眼中,他的嘴角轻轻地向上扬了扬,又扬了 扬,调侃道,『嗯你可以带着我的宝宝,嫁给别的男人!』

经常听她"宝宝"的叫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也说习惯性的说"宝宝" 了!

哼!一个呼衍揭儿,他就酸成这样,原来男人也小心眼的,而且是记忆深刻、 时不时翻出来晒一晒的那种她芳唇一翘,扬起尖峭的下颌,俏皮而笑,『我才 不要呢,我要生下孩子,然后把孩子丢给爸爸,我这个妈妈呢,就跑得远远的,哈 哈』

他蓦然地攫住她的嫩唇,语笑流连,低低地嗓音,似是郑重的誓言,『你永远 也跑不掉的』

因为,他相信,她是在乎他的,虽然她没有说过喜欢他、爱他的话语,可是, 在挛鞮氏部落的这段日子,他能感受到她对他的情怀、对他的依偎她在他的怀 里,有时候灵动俏皮,有时候温柔如水,有时候滟滟怀情,有时候热辣如火千 娇百媚的她,千姿百态的她,都是她--他的雪,深深爱着的雪他的感觉很敏 锐--雪,已经慢慢地爱上他。

你永远也跑不掉的情动之时,她的心神一阵滞涩;从微睁的眼睫缝隙中, 瞄见他朗健的眉宇间渗透而出的濛濛情意,他眼波中的自己,也是那般沉迷、沦陷, 正是那种沉醉于情爱之中的女人情态,顿时,她浑身一个激灵,即刻明白了一个事 实:她是爱他的,她的心,完完全全地接纳了他。嗯,她不想离开他,好想好想和 他在一起,每时每刻

杨娃娃被他拨弄得七晕八素,濒临丧失思考能力的境地,然而,她知道应该立 刻停止她扯住他的耳垂,扳开他的脑袋,低哑的嗓音微力地娇喘,『呃你 打算怎么处理求亲这件事?』

『嗯,实在有点难办!』他敷衍地呢喃着,抓住她两只不安分的爪子,炙热的 湿唇点染着她滑嫩的侧颈,喷出灼灼的气息,『不答应,丘林氏就会成为最大的绊 脚石;答应了,我担心到时他们以爱宁儿为要挟』

『在推选单于的时候,以爱宁儿要挟我们?丘林野应该不会这么做的!呀,好 痒呢』她娇笑一声,闪躲着他的热情。

禺疆的双掌夹住她的双肩,微眯的黑眸变成一条狭缝,嘴角弯弯地挑起,『丘 林基泰是一只老狐狸,况且,部落之间,违背盟约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居次,您不能进去!』帐口传来值班护卫黑色陌恭敬的声音。

杨娃娃悚然一愣,条件反射地起身下来,一边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服,摆弄好 长发、戴好帽子,一边看向仍然沉醉当中的他、逐渐地冷凝起脸孔,眼睛也锋锐了 起来帐口再次传来--

『你敢拦我?滚开!』蛮横的怒喝声,很熟悉。

爱宁儿愤怒地冲开帐帘闯进来,进入眼帘的,正是站立在雕花木案旁边的禺疆、 离得很远的杨娃娃,感受到的,是帐中昏黄的火光,暧昧的气氛,以及两人之间某 种很不寻常的暗流涌动。爱宁儿直觉他们两个有点怪异,却又说不出哪里怪了。

一时之间,爱宁儿竟自不语,静静地凝望着禺疆。

禺疆的额际,闪烁着晕黄的光亮,却是冰凉的,并无一丝温度,『我已经跟你 说过了,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随便进来!』

爱宁儿的冶容在黯淡的火光照耀下,绯彩生姿;不理会他发作的怒气,坚定地 说,『禺疆叔叔,我不要嫁给丘林野!』

他的脸上,泛起一丝笑容,眼睛中却无一丝一毫的笑意,淡淡的口气含了一点 刚硬,『这件事,由不得你!』

爱宁儿的桃花眼,熠熠地风韵缠绵,娇怜的声音无比勾人,『禺疆叔叔,你不 知道吗?我根本就不喜欢丘林野,我喜欢的是你呀!』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匈奴王妃 作者:端木摇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