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第四节 让阿娇做你的儿媳|秦汉历史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汉武帝》第四节 让阿娇做你的儿媳|秦汉历史

《汉武帝》第四节 让阿娇做你的儿媳


王美人正在为儿子刘彻讲解《诗经》,获悉长公主驾到,急唤唐儿,叫了几声不见应答,也顾不得再喊,撇下儿子疾步出迎。在宫门里相遇,王美人先施礼:"不知公主凤驾到来,有失远迎。"

"娘娘也太客气了,唐突造访,还请见谅。"

二人到房中落座后,王美人习惯地叫道:"唐儿,上茶侍候。"

哪里有唐儿影踪,王美人猛地想起,唐儿与万岁尚在红罗帐中,有些脸上挂不住,自我解嘲地说:"这个唐儿哪里去了,以往是从不这样的。"

长公主见机为之解围:"娘娘不要张罗了,我还不渴,又不是外人,无须这些常礼。"

王美人随之吩咐身边的宫女:"快为公主敬茶。"

长公主的目光已是落在刘彻身上了,上上下下将刘彻不停打量。

刘彻不枉母亲平素的教导,不需王美人指点,即上前跪倒叩首:"叩拜姑妈凤驾,愿长公主寿比南山。"

"哎哟哟,好甜的小嘴儿,快起来,起来。"刘嫖将侄儿拉起,回头假意责怪女儿,"看你,比胶东王大了好几岁,但一点儿规矩全不懂,也不说上前给娘娘叩头见礼。"

阿娇回答说:"我是公主的女儿,是高贵的身份,怎么能去叩拜别人呢?"

"看看,这孩子是怎么说话!"长公主有些脸红。

"有道是龙生龙凤生凤,阿娇真有几分你长公主的风采,长大后定然也是敢作敢为之人。"

长公主顺势问道:"娘娘看我女儿可还算好?"

"这还用说,长得花容月貌,举止大方得体,浑身上下都透着聪明伶俐。还不知谁家有福分,日后能娶得这样天仙似的丽人。"

"承蒙娘娘如此夸奖,就让阿娇做你的儿媳如何?"

王美人毫无准备,不觉沉吟一下:"只怕我的儿不配阿娇,将来莫再委屈了她。"

"能与胶东王为妻,就是王妃了,也不辱没我女。"

王美人吞吞吐吐还是说:"小儿要比阿娇小几岁,长公主如不嫌弃,我们自是求之不得。"

"我看这个无妨,阿娇大胶东王三岁,有道是女大三抱金砖,他们的姻缘一定美满。再说大几岁对丈夫更加知疼知热,天作之合呀。"刘嫖看来是认真的,"怎样,这亲事就算定下来吧。"

王美人心中苦笑,脸上不便表现出来:"长公主的美意,我岂有不从之理,只要万岁不反对即可。"

"万岁处你无须担心,我自会让兄皇首肯。"刘嫖将刘彻拉到近前,"胶东王,姑妈问你,让阿娇长大后做你妻子意下如何?"

小刘彻略加思索:"若能得阿娇为妻,我一定造一所黄金的屋子给她住。"

刘嫖喜得将小刘彻紧紧抱在怀里:"姑姑的好侄儿,真个是年少志大,日后定是大有作为之人。"

王美人叹口气:"日后?谁知日后怎样。"

"娘娘何出此言。"

"那栗姬视我母子就像仇敌一样,万岁在时尚且如是,一旦百年之后,栗姬还不得生吞活剥了我们。"

刘嫖发出冷笑:"栗姬的皇后只怕是当不成了。"

"刘荣是太子,日后要继位为帝。母以子贵,栗姬就是皇太后了,还能放过我和胶东王。"

刘嫖原本是争强好胜之人,听了王美人这番议论,想起栗姬对她的不恭,一个念头跳上心来:"胶东王已为我婿,自当为他的前程谋划。我们何不设法废了刘荣,让万岁改立刘彻为太子,这样我女儿就可为皇后了。"

"这,太子岂可轻言废立。"

"世上只有不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事,何况皇上不喜栗姬,对太子刘荣也无甚好感,有我寻机吹风,便是参天大树,一斧一斧总有砍倒之时,你就拭目以待,看我的手段吧。"

刘嫖已确定了目标,她就坚定不移地向着这个目标挺进。

芙蓉帐里,唐儿与景帝百般旖旎,极尽献媚之能事。景帝备觉新鲜,被哄得笑逐颜开,越发怜香惜玉。趁着皇上高兴,唐儿从景帝口中抽出舌头:"万岁,这一夜春风,倘若贱妾有了身孕该如何?"

"怎会那样之巧,春风一度便播种发芽开花结果,"景帝不以为然,"这是不可能的。"

"凡事总有万一,万岁勇猛如虎,奴婢新蕊初放,春风吹拂雨露滋润,若就怀有身孕,便当做何结果?"

"哪里会有这种巧事。"

"万岁,奴婢要你回答,真的有孕该怎样对待?"唐儿叮住不放。

景帝反问道:"你要怎样?"

"我要将孩子生下来。"

"那,没有名分,如何养在宫中?"

"万岁骨肉,总不会溺死吧。"唐儿说出她的企盼,"万岁一句话,奴婢岂不就有了名分。"

景帝抚摩着唐儿光滑的玉体,笑着打趣:"看来你也大有野心,是想成为唐姬呀。"

唐儿竟就在床上跪下叩首:"谢万岁封赐。"

景帝有些愕然:"朕何曾封你?"

"万岁适才亲口所说,妾身是唐姬,自是要谢恩。"

"咳,朕何曾是那个意思。"

"有道是君无戏言。"

景帝心中已有几分反感,这不是硬赖吗,这样的女人今后还是少接触为上,不然还不知有多少事缠着不放。

唐儿尚未察觉景帝感情的变化,还想扩大战果:"万岁,孩子日后一旦降生,总得有个名字,请万岁赐名。"

景帝是真的发烦了:"这还是没影儿的事,能不能生,是男是女皆未可知,八字还没一撇,不当提出这种要求。"

"不嘛,万岁,你一定要给你的龙种取个好名字。"

景帝这才发觉唐儿是这样一个难缠的女人,心之所想,不觉顺口而出:"咳,朕发"说到此觉得走口失言,就咽回去了。

而唐儿却不管许多,俯身在床又是叩谢:"谢万岁为我儿赐名。"

"朕何曾赐名?"

"万岁适才言道是'发',怎说不曾?"

景帝哭笑不得:"好,好,发就发。"

这么一闹,景帝的好心情已经一扫而光,他起身穿衣。

唐儿又伸玉臂,搂住景帝脖子:"万岁,时光尚早,何必急着起床。"

景帝推开她:"日上三竿,岂可再沉湎床笫。"匆匆穿好衣服,下床盥洗去了。

唐儿跟在身后侍奉:"万岁,不要让妾身只沐一夕雨露,别忘了时常召幸贱妾啊。"

景帝已是不胜其烦,含乎应承一声:"朕自有道理。"一直走向前殿,原想是向王美人道谢再共进早膳,不料长公主与女儿已在殿中。他带笑走上前去:"皇妹怎就得闲,这大清早进宫为何?"

"兄皇圣安!"长公主拉过女儿,"阿娇,上前给你舅父皇上叩头。"

阿娇真就跪拜:"舅父皇上圣寿无疆!"

"小孩子家,又何必让她拘礼。"景帝在阿娇头上亲昵地抚摩了一下。

"兄皇,如你所言,妹妹我一早进宫确有大事要说。"刘嫖看一眼王美人,"适才妹妹已同王美人订下亲事,将阿娇许与胶东王为妃,不知圣意如何?"

景帝对长公主一向倚重,不加思索即答曰:"这是好事,朕岂有不应之理。只是胶东王太小,他还不懂这男女结亲之事。"

"兄皇怎知,胶东王已答应要为阿娇造一座金屋子,你看他是人小志大吧!"长公主说罢,与景帝一起开怀大笑。

略事打扮的唐儿摇摇摆摆走出后殿,与皇上有了一夜姻缘,她感到自己的身份突然高贵了,对王美人和长公主只是躬身一揖,并未像往常那样跪礼参拜:"奴婢与娘娘和长公主见礼了。"

刘嫖便有几分不悦,扭身问王美人:"娘娘,这位是何人哪,又是何等身份,怎就这样大大咧咧?"

"她,就是我所说的唐儿,本是我的贴身侍女。"王美人看一眼景帝,"只是如今身份不同了,她昨夜刚被万岁临幸。"

景帝便有些脸色时红时白:"这,并非朕之过,是美人她刻意安排,朕事先不知啊!"

刘嫖瞟一眼唐儿:"幸过又怎么样,侍女还是侍女,还能成了嫔妃,我看不会吧?"

景帝随即答道:"那是自然。"

唐儿甚觉脸上无光,特别是关乎到日后的名分,当众便撒娇弄痴地闹起来:"万岁,你在床上答应过奴婢,要立我为姬,生子取名为发,君无戏言,圣上可不能言而无信哪!"

景帝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真是成何体统,左右,送她下去,莫在此处胡言乱语。"

无论唐儿如何又踢又挣,还是被太监弄走了。

刘嫖借机说:"兄皇,看起来女人可是惯不得。这个唐儿倒无所谓,那个栗姬可就是心腹之患了。"

"皇妹此话何意?"

"兄皇,栗姬对你大有怨恨之心,背地里咬牙切齿诅咒于你,该不是心中无数吧?"

"朕对她堪称是宠爱有加,其子刘荣也已立为太子,这难道还不该满意吗?"景帝对刘嫖的话从来深信不疑。

刘嫖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我的兄皇啊,你立了太子不立皇后,人家能不耿耿于怀吗!"

"那,"景帝思索一下,"莫如就立她为后,遂了她的愿,也免得为此事让朕闹心。"

"我的万岁,立后之事非同小可,栗姬为人兄皇又不是不知,她真要正位中宫,兄皇百年之后,只怕当年吕后人猪的悲惨事件就要重演。"栗姬用手一指王美人,"她们母子还有兄皇所有的嫔妃子女,都要难逃灭顶之灾。"

景帝想起栗姬当他的面,就拒绝在他身后关照诸王之事,对刘嫖之言深以为然,而且越想越怕以致感到毛骨悚然:"皇妹言之有理,栗姬时常将朕不放在眼中,更何况王美人她们。"

刘嫖想说的话都说了,目的也已达到,便起身告辞:"兄皇尚未进膳,臣妹就不再打扰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