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第一部分 公元前151年的盛夏
第一节 公元前151年的盛夏 第二节 五柞宫的王美人
第三节 计撼储君位 第四节 让阿娇做你的儿媳
第五节 开弓没有回头箭 第六节 噩耗传到云阳宫
第七节 深宫夜弑君 第八节 绝妙的主意
第九节 一张网从天而降 第十节 低垂的阴霾
第十一节 梁王刺袁鸯 第十二节 弟承兄业,岂不美哉
第十三节 杀身之祸 第十四节 钦差闯睢阳
第十五节 御史大夫田叔 第十六节 梁王亦可减轻罪罚
第二部分 窦太后的密信
第一节 窦太后的密信 第二节 太后逼立储
第三节 梁王之死 第四节 刘彻被立为太子
第五节 御医窃禁脔 第六节 世间尚有公道
第七节 太岁头上动土 第八节 牵扯到了太子
第九节 毒鸩汉景帝 第十节 李三针的口供
第十一节 一件人命案 第十二节 长寿宫
第十三节 卫绾杀不得 第十四节 拼死一搏的决心
第十五节 宰相许昌 第十六节 大展鸿图
第三部分 江都王的天下
第一节 江都王的天下 第二节 刘 建
第三节 为梁媛的命运担心 第四节 一生中最不堪回首的一段
第五节 不知父王对这儿媳可还满意 第六节 皇位的反对势力
第七节 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八节 找我有何贵干
第九节 得意的冷笑 第十节 圣驾御江州
第十一节 桂月楼行刺 第十二节 武帝颁行新法
第十三节 公主和亲 第十四节 血战聂家庄
第四部分 假冒浑邪王
第一节 假冒浑邪王 第二节 忠心的聂都尉
第三节 伏击浑邪王 第四节 武帝震怒
第五节 诈降东匈奴 第六节 微服简从的皇帝
第七节 誓灭浑邪王 第八节 假公主和亲
第九节 劫获春阳公主 第十节 休屠王大军
第十一节 出使南越国 第十二节 东越国野心
第五部分 黑松岗杀手
第一节 黑松岗杀手 第二节 东越王乘虚
第三节 表章送长安 第四节 汉国有使者
第五节 天兵定南疆 第六节 云霄楼烈焰
第七节 钩戈谋东宫 第八节 栾仙人炼丹
第九节 四大臣顾命 第十节 汉武帝驾崩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汉武帝》第五节 诈降东匈奴|秦汉历史

《汉武帝》第五节 诈降东匈奴


数十支松明火把和数十盏狼油灯将浑邪王的宝帐照得亮如白昼。手持双刃弯刀的御帐护军在两厢列队而立,真个是如狼似虎杀气腾腾。高坐在虎皮台上的浑邪王一手掐着羊腿,面前的银杯中马奶酒袅出缕缕热气。看着跪在台下的聂一,他像是在欣赏一盘美餐,从容地琢磨着该从哪里下口。宝帐外,聂一全家一百多口也都上了绑绳,等待他们的将是身首异处。

"说,"浑邪王咬下一块羊肉,在嘴里咀嚼着,有些含混不清地问,"临死前这碗上路酒,你是喝马奶酒、黄酒,还是白酒。"

聂一双目炯炯直视浑邪王,但却一言不发。

"你为何不言语?"浑邪王动气将面前的马奶酒端起,一下子泼在了聂一身上,白色的奶液顺着他的面颊流淌下来。

聂一还是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达鲁在一旁忍不住说:"聂一,大王这是对你格外开恩,让你自己挑选上路酒,你怎么不知好歹呢?"

聂一终于开口了:"什么也不要说了,我们全家一百多口,死在大王刀下心甘情愿。"

浑邪王大为意外:"你还愿意本王杀你全家?"

"这总比死在汉国让人心中坦然。"

"这却为何?"浑邪王很感兴趣。

"你想,我几次三番为汉国出力,非但没得到一丝好处,反倒成了钦犯。相比之下,大王还加封了我都尉官职,谁好谁坏还不是明明白白吗!"

"这么说,你对本王是毫无怨言了?"

"倒不是,"聂一晃晃头,"其实不说也罢。"

"别,有什么话你不妨讲出来。"

"大王您想,我若真是与王恢合谋诈降,还敢带家小来避难吗?"聂一发出反问,"我会自投罗网吗?"

"你没有同王恢合谋,为何在烽火亭前不辞而别,分明是你心虚。"

"大王,当时我若不走,能说得清吗?我说什么你们会相信吗?"聂一将一个湿淋淋的布包放在地上,"这就足以表明我的心迹。"

浑邪王睁大眼睛张望:"这是何物?"

聂一打开,现出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浑邪王将脸扭开:"这是何人首级?"

"汉国雁门太守的狗头。"聂一又补充一句,"不光他一人,还有他手下十数个兵丁,也成了我的刀下之鬼。"

"这么说,你杀了十多个人?"

"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我和汉国的仇恨,我对大王的忠心?"

达鲁原本对自己未能识破诈降计而忧心,现在总算可以解脱一半了,他当然希望聂一所说属实:"大王,卑职以为聂一之说不虚,他是满怀信任投奔大王来的,我们不能让心向我朝的汉人寒心哪。"

浑邪王眼珠转了几下:"好,本王就信了你,聂一无罪,全家赦免,聂一仍领都尉之职。"

"臣叩谢王恩。"聂一磕了三个响头。

"聂都尉,既是做了本王臣子,就要出力报效。"浑邪王当时发话,"给你一个差事。"

"大王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去雁门刺探一下军情,看汉军有何动向。"浑邪王又说,"不要耽搁,明日一早便动身。"

聂一无话可说:"遵命。"

待聂一出帐后,浑邪王又问达鲁:"你说说看,聂一此行是否有诈?"

"臣想不会吧,他一家大小百十口的性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本王总是心有余悸。这次派他回雁门,就是试他的真伪,你化装在他身后跟踪,看他有否异常。"

"臣遵命。"

寒风凛冽,雁门的十月已冷得伸不出手来。校场上的大旗被风吹得哗啦啦作响。"咚咚咚"的战鼓声中,一匹白龙马恰似离弦之箭向前飞奔,马上的李广,一忽儿在鞍上拿个大顶,一忽儿又作个金鸡独立,就如同钉在马背上一样,连个忽闪都不打,围观的军士们看得起劲鼓掌欢呼。李广练得性起,又使了个镫里藏身,接下来是个八步赶铲,这马技真是娴熟得炉火纯青。

"好!"校场外有人大声喝彩。

李广转眼望去,但见火龙驹上端坐一人。猛然间他觉得自己眼花了,又急忙拭目细看,惊得他登时汗流浃背。催马过去,跳下后扑通跪倒:"臣李广不知圣上驾临,未曾迎接,死罪死罪。"

马上的汉武帝微微一笑:"朕是微服私访径来,你又不知,何罪之有,快平身吧。"

"万岁为何私访至此?"李广倒是从内心里担心,"这边关不比内地,匈奴时常骚扰,惊了圣驾,那还了得。"

"雁门关有你这飞将军李广,朕又何虑之有呢?"武帝赞许地笑出声,"看适才你的演练,真不愧'飞将军'的雅号啊。"

"万岁过奖,臣自愧弗如。"李广在前引路,"请龙驾到关内休息。"

武帝谈兴正浓,一路上边走边说:"李广,这匈奴是朕心腹之患。而匈奴所持者,是其铁骑马军,故我军欲制胜,非有强大的马军不可。朕要各郡操练马军,不知是否阳奉阴违,才决定到雁门、云中、上谷一带巡视。今见李将军认真操练,令朕不胜欢欣。"

"万岁旨意,谁敢有违。"李广表明心迹,"请陛下释念,我雁门一郡,不出半载,定有两万精骑可堪调遣。"

说话间,二人登上了城楼。极目远眺,连绵的群山逶迤起伏,横亘在北方的天际,一条官道像黄色的飘带向远处伸展。近观足下,车马行人络驿不绝地出关进关。武帝不觉有感而发:"这雁门谁言荒凉,依朕看来,倒是一处繁华所在呀!"

李广没有言声,他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下面的行人。

武帝顺着他的眼神望去,是两名穿着艳丽的少女跚跚而来,不由得笑出声来:"怎么,李将军也是美人悦目啊。"

李广摆摆手:"万岁,您看--"

"看什么,不就是两个美人吗,朕的宫中三千粉黛,美女如云,可算得曾经沧海难为水了。"

"万岁误会了,"李广用手向下面一指,"您看,那不是杀了太守逃到匈奴的聂一吗!"

武帝同聂一只见过一面:"你看清了?"

"笃定无疑。"

"他冒险回来是何用意呢?"

"委实叫人猜想不透。"

"且不管他所为何来,他这是自投罗网,把他擒住再说。"

"遵旨。"李广对武帝说,"请圣上且到城楼中避避风寒,臣去将聂一捉来回话。"

"且住。"

"怎么,万岁还有何旨意?"

"你看,聂一身后远远跟着一人,虽说是汉家农人打扮,可朕看出他是匈奴人,似乎是在跟踪聂一。"

"万岁何以认出?"

"此人曾和匈奴的假浑邪王到长安迎亲,在金殿上朕见过他,清楚地记得他是匈奴都护将军达鲁。"

"臣将他一起擒来。"

"不,只捉聂一不理达鲁。"武帝心中已有了想法。

"遵旨。"李广下了城门楼,迎面站在了城门里。

已经乔装改扮的聂一险些与李广撞了个满怀。他一时怔住了,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聂庄主,别来无恙啊!"李广微笑着打哈哈。

"你,你,李将军。"

"聂庄主在长安不辞而别,撇下王恢将军于不顾,你可害惨他了。"

"他,他怎么样?"

"他已在狱中自杀身亡。"

"啊?"

"你杀害了雁门太守叛逃到匈奴,这次冒险回来,有何贵干哪?"

"我,我"聂一一时语塞。

"庄主,上次在长安万岁召见你未能如愿,皇上对你可是情有独钟,而今万岁千里迢迢来到雁门,还是要和你见上一面。"

"啊,万岁果真来此?"

"随我走吧,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汉武帝》第六节 微服简从的皇帝|秦汉历史

《汉武帝》第六节 微服简从的皇帝


李广将聂一引到城楼之内,只见武帝端坐在正中,虽说是微服简从而来,仍不失皇家威仪。聂一慌忙跪倒,浑身战栗叩头不止。

武帝发话令聂一大出意外:"聂壮士,平身吧。"

聂一以为听错了,头也不抬:"万岁,草民罪该万死。"

"朕赦你无罪。"武帝的举动令李广也觉意外,"只要你如实回朕的问话。"

"草民不敢有片言只语蒙蔽圣聪。"

"你且起身回话。"武帝问道,"你已逃往匈奴,此番涉险回到雁门,想必是另有所图。"

聂一心中还有余悸:"万岁,草民曾手刃牛太守,您就真的不治罪了?"

"壮士无须多虑,你和王恢将军诈降本已成功,功亏一篑不该怪你。牛太守为官不正,借机敲诈,逼得你铤而走险,事出有因,朕也不怪你。"

聂一听得涕泪交流:"万岁英明,草民便死而无憾。"

"如果相信朕,且将实情讲来。"

"万岁如此相待,草民敢不表明心迹。那浑邪王将草民封为御前都尉,要臣回雁门探听我朝动向,看来他是犯我天朝之心不死。"聂一发誓道,"罪民回到河南后,即设法逃出回到雁门,再为万岁效力。"

"不,朕不要你返回。"

"罪民决不再做叛逃之蠢事。"

"你没有弄懂朕的意思,朕要你返回匈奴内部,做一个眼线,为朕为天朝效力,这是你难得的建功立业的良机。"

"万岁如此信任,罪民万死不辞。"

"朕给你一个差事。"

"万岁吩咐。"

"匈奴是我朝心腹大患,一日不除边境一日不宁,朕亦一日难安。而今匈奴两大支,一为浑邪王,一为休屠王,依我朝之力,对付其中一支都觉吃力。故其上策是,分而击之。也就是让浑邪王、休屠王之间发生磨擦和争斗,二虎相争,我朝渔翁得利,待他们打得伤痕累累,朕再出兵进击一鼓可胜矣。"

聂一不解地问:"万岁,罪民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呢?"

"你要设法取得浑邪王的信任,然后离间他与休屠王的关系,并将匈奴的动态随时向朝廷报告。"

"这离间之事也难,无从下手啊!"

"朕且给你个提示,"武帝告诉,"匈奴有一祭天金人,就相当于我朝的传国玉玺一般,有了它即说明自己是合法可汗,而这一金人现在休屠王手中,为此浑邪王耿耿于怀,你就在这金人上作文章。"

"罪民愚钝,还请万岁再指迷津。"

"你自告奋勇,去休屠王处盗取金人。"

"这,怕是难以如愿。"聂一感到为难,"金人这等重要,休屠王焉能不严密看管。"

武帝笑了:"朕并非要你真的盗来。"

"这是何意?"聂一越发糊涂了。

"只要休屠王知晓是浑邪王派人盗取金人即足矣,"武帝点拨他,"这样一来休屠王焉能不记恨浑邪王。"

"噢!"聂一这才恍然大悟,"罪民明白了。"

"你只明白了一半。"

聂一如坠五里雾中:"万岁,罪民还真糊涂了,还有那一半,请圣上教诲。"

"你来雁门,浑邪王派了达鲁跟踪。"

"当真?"

"朕亲眼所见,还会有假?"

"看来浑邪王是信不过我,才派达鲁跟踪的。"

"所以,你就还得吃些苦头了。"

"万岁又是何意?"

"让李广将军打你三十皮鞭,尽量打在明处,感觉你是受了严刑拷打,这样才好骗得浑邪王相信。"

"那我该如何离开?"

"今夜你得委屈半宿,待到三更之后,让看守卖个破绽。"武帝胸有成竹,"就说你是越狱逃出,如何?"

"万岁英明。"聂一不能不钦佩作为一国之君,竟有如此细心和计谋。

冬子月的黎明是相当寒冷的,雁门郡的羁押牢在凄清的北风中瑟缩着残破的身躯。抱枪的看守绻缩在墙角还耐不住严寒的袭击,他躲进了附近的当值房里。聂一明白这是留给他的机会,没怎么费力三下五除二,将牢窗的木栏拆掉,身子一弓钻出,很快就拐过巷口,藏身在一处茅厕中。

随着太阳露出了桔红色的笑脸,雁门隆隆地打开了关门。进出的行人开始接受把关军士的例行盘查。聂一溜出茅厕,贴着墙角向城门挪动。有人在背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聂一转过身,令他大为惊讶:"你?"

"嘘--"达鲁示意他轻声。

"将军缘何在此?"聂一低声问。

"眼见你被李广捉走,我怎能丢下你不顾,一直在牢房左近守候。这不今日一早就来观望,可巧就遇见了你。"

"那好,城门已开,我们一起快些出城吧。"

"怎么,你就这样走?"

"是啊,夜长梦多,事不宜迟。"聂一拉起达鲁就走。

"你这个样子能出得出去吗?"达鲁指指聂一身上的伤痕。

聂一这才似乎明白了:"有理!城门有军士盘查呀,这便如何是好?"

"有办法,你随我来。"达鲁头前就走。

二人来到一处工夫市,这里卖零工的三五一群,也有几辆待雇的马车。达鲁和一辆车主讲妥,二两银子雇好。聂一爬上车躺下后蒙上棉被,马车就晃晃悠悠地向城门驶去。守门的军士只是掀开布帘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没问就挥手放行了。

离城几里路后,马车继续前行,越走越荒凉了。车夫不免担心地问:"这到底去哪啊?"

达鲁冷冷地回了一句:"少再多嘴发问,一直向北。"

车夫忍不住还问:"还有多远哪?"

"告诉你少问,是不是活够了?"达鲁恶狠狠地瞪了车夫一眼,"还有五百里,三天后能到。"

"啊?"车夫停下了,"雇车时你说,出城不远呀。"

"怎么,不想去了?"

"这钱我不赚了。"车夫掏出那二两白银,"我要回家了。"

"我看,干脆送你回老家算了!"达鲁拔出腿上的短刀,用力插入车夫的前胸,车夫惨叫一声气绝身亡。达鲁踹了一脚,尸体滚落车下。

聂一看在眼里,犹如扎在自己心上。他暗说,匈奴胡贼对汉人如此残忍,自己怎能忍受,就是皇上不说,七尺男儿血性汉子,也要为同胞报仇。

"聂都尉怎么不言声了,是不是担心没人赶车呀?"达鲁抄起了鞭杆,"放心,我保证把你安全送回。"

聂一只是笑笑,他说不出话来。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