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

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第一部分 公元前151年的盛夏
第一节 公元前151年的盛夏 第二节 五柞宫的王美人
第三节 计撼储君位 第四节 让阿娇做你的儿媳
第五节 开弓没有回头箭 第六节 噩耗传到云阳宫
第七节 深宫夜弑君 第八节 绝妙的主意
第九节 一张网从天而降 第十节 低垂的阴霾
第十一节 梁王刺袁鸯 第十二节 弟承兄业,岂不美哉
第十三节 杀身之祸 第十四节 钦差闯睢阳
第十五节 御史大夫田叔 第十六节 梁王亦可减轻罪罚
第二部分 窦太后的密信
第一节 窦太后的密信 第二节 太后逼立储
第三节 梁王之死 第四节 刘彻被立为太子
第五节 御医窃禁脔 第六节 世间尚有公道
第七节 太岁头上动土 第八节 牵扯到了太子
第九节 毒鸩汉景帝 第十节 李三针的口供
第十一节 一件人命案 第十二节 长寿宫
第十三节 卫绾杀不得 第十四节 拼死一搏的决心
第十五节 宰相许昌 第十六节 大展鸿图
第三部分 江都王的天下
第一节 江都王的天下 第二节 刘 建
第三节 为梁媛的命运担心 第四节 一生中最不堪回首的一段
第五节 不知父王对这儿媳可还满意 第六节 皇位的反对势力
第七节 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八节 找我有何贵干
第九节 得意的冷笑 第十节 圣驾御江州
第十一节 桂月楼行刺 第十二节 武帝颁行新法
第十三节 公主和亲 第十四节 血战聂家庄
第四部分 假冒浑邪王
第一节 假冒浑邪王 第二节 忠心的聂都尉
第三节 伏击浑邪王 第四节 武帝震怒
第五节 诈降东匈奴 第六节 微服简从的皇帝
第七节 誓灭浑邪王 第八节 假公主和亲
第九节 劫获春阳公主 第十节 休屠王大军
第十一节 出使南越国 第十二节 东越国野心
第五部分 黑松岗杀手
第一节 黑松岗杀手 第二节 东越王乘虚
第三节 表章送长安 第四节 汉国有使者
第五节 天兵定南疆 第六节 云霄楼烈焰
第七节 钩戈谋东宫 第八节 栾仙人炼丹
第九节 四大臣顾命 第十节 汉武帝驾崩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汉武帝》第三节 表章送长安|秦汉历史

《汉武帝》第三节 表章送长安


天色熹微,边关还在沉睡。少许的灯火在城头闪烁,懒散的巡夜人无精打采地走过。破碎的梆锣声,向睡梦中的将士们报说着黎明。城下的农户人家,响起了第一声雄鸡的啼鸣。突然,震天的号炮声连珠响起,余良的东越人马,呐喊着向边关发起了猛攻。

守城的南越兵将仓惶应战,哪里经得住东越人马如狼似虎的冲锋。不过一刻钟,边关即已落入余良之手。南越人马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东越的旗帜在城头高高飘扬起来。

吕嘉气哼哼来找余良:"大将军,我是请贵国出兵援救的,而不是开门揖盗,让你趁火打劫夺我南越江山。"

"是啊,"余良眼珠转了转,"本将军也是为帮吕相才出兵的。"

"那你为何在这边关升上你东越的旗帜?"

"啊,这个,吕相多心了。"余良支支吾吾,"这不过是我们的惯例,决无其他用意。"

"你东越的旗飘在城头,我的部下到来,岂肯同你合作,还不同你先行开战,只怕你的一万人马要全军覆没。"

"好,好,我将旗撤下来就是。"余良心说,且先做让步,等攻下番禺,再收拾他们不迟。

吕嘉心中也明白余良出援的代价是什么,但他坚信,在打败赵兴后,完全有能力抗衡东越,而眼下又不能不借助余良的力量。双方各揣心腹事,依然进行着表面的合作。

七天之后,吕嘉麾下集结了十万大军。有了实力,他的腰也直了,说话声调也高了,对待余良也不像以前那样毕恭毕敬了:"大将军,我们兵力强大,可以向番禺进军了。"

"好吧!"

"请大将军为先锋。"吕嘉的口气几乎是命令式的。

余良冷笑一声,不客气地给顶回去:"南越地理,还是你们熟悉,理当你们在前引路。"

"看光景,大将军没有合作的诚意了。"吕嘉抛出杀手锏,"如果贵军有顾虑,可以就此返归东越。"

余良带兵好不容易进入南越领土,当然不会轻易退出。口气也就软下来:"怎么,吕相没过完河就要拆桥吗?只凭你自己的力量,未见得就能拿下番禺城。"

吕嘉想,有东越部队参战,一可壮自己一方的志气,另可对赵兴构成威慑,眼下还得利用,口气也变得柔和了:"大将军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贵军在前,在气势上就可压倒赵兴。"

"既然吕相这样看重我们,那本将军所部就甘当开路的先锋。"余良趁机下台阶,"只是请吕相派几名熟识路径的兵将引路。"

"这是自然。"吕嘉感到自己胜利了,心中有一种满足感,他觉得有信心在攻占番禺后将余良礼送出境。

东越兵马在前,吕嘉十万大军在后,气势如虹地向番禺进发。一路上,少有南越官军的抵抗,各城的守军,大都望风而逃。尚有忠心的守将带兵向番禺退却,以期增强守城的兵力。

吕嘉、余良大军节节逼近,报急的探马接踵而来。赵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不时向聂一求助:"聂将军,这万岁的援军也该到达了。"

聂一始终充满信心:"千岁无需惊慌,万岁的援军已在路上,他们会星夜兼程驰援。"

"可是,时已七日,至今音讯皆无,聂将军是否再派人送去告急表章?"赵兴坐不住了。

赵太后也有同感:"聂将军,我和兴儿不惜同吕嘉决裂决心内附,万岁总该保护我们才是。"

"太后千岁放心,"聂一也有些沉不住气了,"立即再写表章急送长安。"

当聂一的告急表章送达武帝手中时,韩说的奏报也同时送到。武帝将两道表文摊在面前,逐一浏览一遍。韩说的大军已进抵南越边境,请求立即率军进入南越,直抵番禺解围。武帝微微一笑,吩咐杨得意:"拟旨。"

杨得意备好文房四宝,执笔待命。

武帝口述:"命韩说原地候旨,无旨不得擅自行动。"

杨得意不肯落笔,他实在费解:"万岁,聂将军独力难支,番禺危在旦夕,应催促韩说火速进兵啊。"

"怎么,你要抗旨吗?"武帝脸色沉下来。

"奴才不敢。"杨得意赶紧书录完毕。

"再给聂一拟旨。"武帝又复口述,"朕已命韩说率援军赶赴南越边境,不日即可到达。然后,再从四周调集五万人马,待军马齐备,即可过境增援。此间,要坚守待援。"

杨得意无论如何也不明白,韩说的五万人马足以解番禺之围,武帝为何迟迟不让韩说往援呢?他忍不住又说:"万岁,救兵如救火,聂将军和赵兴盼救兵如大旱之望云霓,救兵不能及时到达,吕嘉就可能得手,那南越内属岂不落空?"

"你呀,真是敲不开的榆木疙瘩。"武帝此刻有了兴致,"就如弈棋一样,你只看眼前一两步,而看不到三四步以后,鼠目寸光啊!"

"奴才愚钝,万岁明示。"

"朕此战不只要将南越纳入版图,还要同时将东越收入囊中。附近抽调兵力,为的是诱东越余善上钩。"

"那又为何不让韩说尽快出兵?"

"你懂什么,这是朕看的第四步棋。"武帝颇有耐心地反问,"那赵兴归附后该如何对待?"

"一国之王,最低也要封侯啊。"

"朕倒不在乎糜费些金银,赵兴从一国之王到寄人篱下,必定难以适应这种变化,久而久之,就要萌生反意。"

"像这样的人不能留下,干脆"杨得意做了个杀人的手势。

"那样做,朕岂不在青史上留下骂名。"

杨得意有些糊涂了:"那该怎么办?"

"所以朕不急于派援兵,让赵兴死在吕嘉之手,朕再为他报仇雪恨。"武帝笑着说,"这岂不更好?"

杨得意这才算明白了:"万岁高瞻远瞩深谋远虑,非凡人所能及。"

"咳,"武帝叹口气,脸色也凝重起来,"只是苦了聂一将军,这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为了国家,也只能委屈他了。"杨得意为武帝开脱。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实难两全哪。"武帝也为减轻自己心灵的重负,"如果聂将军为国捐躯,朕一定厚待他的后人。"

"如果以自己的生命,换取南越、东越两属国并入大汉,就是粉身碎骨也是值得的。"杨得意颇为慷慨激昂。

武帝思忖片刻:"吩咐下去,朕要巡视河东。"

"遵旨。"杨得意立刻去做相应准备。

大司农张成手下有六万人马,布防在与东越国接壤的八百里国境线上。近来,东越国不断向边界增兵,使得张成相当紧张。夜间已不敢脱衣就寝,真个是枕戈待旦了。

太阳刚刚落山,张成在护卫兵将的簇拥下,沿着界河巡查。阵阵晚风吹来,他感到些许凉意。对岸,东越的营帐里炊烟袅袅,酒香肉香隔着数十丈宽的界河飘过来。东越兵士们旁若无人地高声嬉戏,根本未将汉军放在眼里。张成有几分气恼:"真应该过河去杀杀他们的威风。"

一名部将飞马来到近前:"张大人,韩将军到。"

张成回马注目观看,只见烟尘中一队人马疾驰而至。为首的就是大将韩说,他拱手施礼:"韩将军失迎。"

"张大人接旨。"

张成滚鞍下马跪倒在地:"臣张成跪听。"

韩说当众宣示:"旨到之时,着即将五万人马交由韩说指挥,不得有误。"

张成怔了片刻,还是不得不说:"臣领旨谢恩。"

韩说将圣旨交与张成:"张大人,就请交割人马吧。"

"韩将军,"张成为难地说,"对岸东越集结了十万大军,近日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发起进攻。我这儿只有六万人马,原本众寡悬殊,再调走五万人马,不等于向东越敞开了大门。"

"张大人的处境,韩某深为同情。但圣命难违,谁敢抗旨不遵?"韩说善言相劝,"还是分兵吧。"

张成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剩下一万人马,东越大军杀过河来,我可就无能为力了。"

汉国分兵的消息很快传到了东越都城,余善闻报,禁不住仰天大笑不止,弄得部下文臣武将都不知所以。

二将军胡能问道:"大王何故如此发笑?"

"本王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焉能不喜。"

"请大王明示。"

"对岸的汉军仅有一万人马了,我十万大军过去还不是风卷残云一般。"

"怎么,大王要对汉国发动进攻?"

"正是。"

"依臣下看来,这万万使不得。"

"为何?"

"汉军边境兵力虽然大大减少,但内地人马众至百万,可以随时调遣增援。我东越小国,在强汉身边得以生存已属难得。一旦主动入侵,汉国有了口实,就会借机讨伐。挑衅一开,我国将不复存在。"

"照你这么说,只要我们不主动进攻,就可平安无事了?"

"臣这样认为。"

"你是大错特错了。"余善自有他的见解,"正所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汉国亡我之心不死,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主动进攻或许是条生路。"

"无论如何,臣下以为,我们万不能挑起事端。"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而今余良不在,你身为二将军,就该和本王保持一致,回去做好准备,明日越过界河,向汉国全面发起攻击。"

胡能犹豫一下,还是应答:"遵命。"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汉武帝》第四节 汉国有使者|秦汉历史

《汉武帝》第四节 汉国有使者


返回府邸的路上,胡能心情抑郁,他明白,进攻就是引火烧身。明天向汉国发起攻击之时,就是东越国灭亡之日。走进大门,管家近前神秘兮兮地禀报:"将军,有贵客来访。"

"哪里的客人,看你如此紧张。"

"从河西而来。"

胡能听了,不觉也一怔,河西岸是汉国管辖,这么说是汉国有使者来。边走边想,这个时候汉使来家只恐是凶不是吉。

管家跟在后面问:"大人,见是不见?"

"人你安排在何处?"

"为避人耳目,我让他在密室等候。"

胡能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带路。"

胡能的密室,小巧儒雅。这个武将,却颇喜书画。他进屋时,汉使正在倒背着两手欣赏墙上的松山晚樵图。管家为胡能和汉使做了介绍后退出,胡能正襟而坐,绷着面孔问道:"请问尊姓大名?"

"在下是大司农张大人贴身卫将,只此足矣,无须报出名姓。"

"请问有何贵干?"

"张大人委托我前来看望问候,并有薄礼奉上。"卫将打开随身携带的锦盒,里面是一尊纯金弥勒佛,"请笑纳。"

"俗话说,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但不知你家主人要我做何事?"

"张大人快言快语令人钦敬,我也就直言不绕弯子了。"卫将言道,"获悉贵国要趁我汉国边防空虚,妄图大举进攻。张大人要我转告二将军,各地军马正在调来边境途中,万望不要铤而走险。"

"这么说,张大人是胆怯了?"

"不,他不希望蒙受眼前失败的耻辱,也不希望贵军暂时得手,最终导致全军覆灭的命运。"

"难道我国就不能获得全胜吗?"

"蚍蜉撼树,以卵击石,只能是自取灭亡。"卫将说得斩钉截铁。

"多承指教。"胡能说道,"是否进攻,我家王爷尚未做出决断,至于金佛,在下不敢私自收受,还请原物带回。"

"怎么,信不过我吗?"卫将边说着边出了房门,"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交个朋友又有何妨?此事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是不会向余善告密的。"

胡能抱起金佛追出门外,一眼望见管家站在院中,那管家对他手中的锦盒瞄了一眼。胡能想,若是当着管家的面强行退礼反为不美,就没再言语,而是吩咐管家:"送客。"

当天下午,管家正在大门口理事,他家的佣人来到:"老爷,夫人忽然患病,请您疾速回家。"

管家跟着佣人就走,拐过墙角,一位王宫内侍在面前拦住去路:"管家,王爷千岁有请。"

"我家妻子突染重病。"

内侍笑了:"没有的事,是在下让你的佣人编造的。"

佣人点点头:"是的。"

"为何要撒谎呢?"

"王爷找你不想让二将军知晓。"

"千岁爷?他找我一个管家又有何事呢?"

"等到了宫中,你自然明白。"内侍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走吧。"

此时此刻,也不容管家不去,他只得跟随内侍进了王宫。东越王余善正在后宫等待,管家近前叩拜。

"平身回话。"余善显得颇为和气。

"千岁宣小人进宫有何吩咐?"

"本王问你,汉使到你府中所为何事?"余善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管家一下子懵了,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不说话呀?"

内侍在一旁催逼:"快讲,隐瞒和谎言骗不了千岁,绝没你的好果子吃。"

管家明白,胡府的一切都在王爷的监视之中,想要说假话也没用。只好如实回答:"确有汉国的使者进入胡府,小人只知他是汉国大司农张成的卫将,至于所为何事,小人属实不知。"

余善将手一挥:"将他丢到狼狗圈中。"

内侍上前便拖。

管家急忙求饶:"千岁饶命。"

余善摆手,内侍住手。余善又问:"你怎会就一无所知?"

"千岁谅情,那胡能与汉使交谈时,明令小人回避,我又不在场,故而不知所谈内容。"

"难道你就一点儿蛛丝马迹都不曾发现吗?"

"倒是有一点儿,"管家为保活命,也就顾不得许多了,"小人见二将军抱一锦盒,估计是所受礼品,至于内装何物,就不得而知了。"

"来呀!"

内侍近前:"王爷有何吩咐?"

"取黄金百两,赏与管家。"

内侍奉命拿来十锭黄金,交与管家:"拿着。"

管家有些怯手:"千岁,小人不敢生受。"

"怎么,你敢拒绝?"余善瞪起眼睛。

管家赶紧接下:"谢千岁恩赏,无功受禄,实感不安。"

"你用不着不安,只要你今后将胡府情况如实向我通报,本王会保你家财万贯,福禄长存。"

管家心神恍惚步履蹒跚地回到胡府,一进门险些与人撞了个满怀。猛抬头,见是二将军胡能阴沉着面孔直瞪瞪地盯着自己,心头就如小兔子,乱跳个不住:"将军,您"

"你到哪里去了?"

"我?回家看看,老婆病了。"管家不由得声音发颤。

胡能冷笑着,目光射向他的前胸。

管家下意识地按了一下胸前。

胡能上前一伸手从他怀中掏出十锭黄金:"这是什么,这总不会是拣来的吧?你背主求荣,丧尽天良,实难容你,将他推至后园活埋!"

两名家将不由分说,将管家带到后园,一人多深的土坑已经挖好,管家立脚不住,即被推入了坑中


分类:秦汉历史 书名:汉武帝 作者:王占君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