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
01节 演武场上 02节 刘秀并不热心习武
03节 他将来才可成大器 04节 刘縯大惑不解
05节 刘宽穿着一身重孝 06节 刘縯悲愤难抑
07节 好功夫 08节 帮你做成一番事业
09节 兄台有何指教 10节 刘黄掌管家事
11节 怎么如此狼狈 12节 一言难尽
13节 我将来要嫁个大将军 14节 有何贵干
15节 公子还是不要冒险 16节 同情之心
17节 拜见国师公大人 18节 无耻的小人
19节 王莽废汉自立 20节 王莽命你来取玉玺
21节 两位军爷有何公干 22节 公子太让小妹失望了
23节 不愿施展武功还手 24节 名花有主
25节 莫非罗敷姑娘家里出事了 26节 请太师爷降罪
27节 因何请在下赴宴 28节 一张熟悉的面容
29节 阴小姐落入魔爪 30节 无功而返
31节 不过是一句戏言 32节 一个共同的理想
33节 把我的马算上 34节 愿听从伯升差遣
35节 救救我们穷苦人吧 36节 一面之缘
37节 可怜的大黄牛 38节 千万不可盲目行动
39节 岂能与他们同流合污 40节 刘縯终于举起了令旗
41节 共谋大事 42节 愿听刘三将军差遣
43节 改变了弃城而逃的念头 44节 一加一大于二
45节 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46节 夺绿林军将帅之权
47节 何乐而不为呢 48节 应下了亲事
49节 众卿可有应变之策 50节 支援刘縯的主力部队
51节 向昆阳四门发起猛攻 52节 扬我军威,威慑天下
53节 与王邑、王寻决战 54节 刘三将军有何吩咐
55节 我岂能步兄长后尘 56节 宣刘秀进殿见朕
57节 刘歆和卫将军畏罪自杀 58节 迎娶阴丽华
59节 替兄报仇 60节 王莽新朝的末日真的来到了
61节 陈牧大骂冯异反汉 62节 人心思汉,更思明君
63节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64节 李通出班复命
65节 明公留步 66节 何愁河北不平,大业不成
67节 中兴汉室者必为刘文叔 68节 询问祸福
69节 顿生敬佩之心 70节 急驰而去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01节 演武场上| 秦汉朝历史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01节 演武场上


正午,闷热的空气笼罩着汝南郡治所南顿的街头巷尾,压得人透不过气来。南顿县衙署尽管宽敞,也少有人走动。但后衙庭院中却传来阵阵刀枪碰击声。

后衙演武场上,南顿令刘钦的长子刘縯、次子刘仲、族侄刘嘉正舞刀弄戈打在一起。体格魁梧的刘縯手使长矛,刘仲、刘嘉一个操戈一个持刀合力攻击刘縯。纵使他两个使出浑身的本领也难占上风。刘縯一条长矛出神入化般左拨右挡,上刺下挑。不但挡住敌方的攻势,还时不时攻上一矛,慌得刘仲、刘嘉一阵手忙脚乱。"大哥好功夫!"

在一旁观战的二小姐刘元跳着脚,拍着小手叫道。

刘仲浑身早已被汗水湿透,衣衫贴在皮肤上。渐渐地支持不住,便率先跳出圈外,把长戈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大哥,我我"

刘嘉也是浑身如洗,支持不住,趁机也把大刀一丢,跌坐在地,有气无力地道:"伯升,我我也不行了!"

伯升是刘縯的字,刘嘉长他三岁,故此称呼。刘縯只得收势,用长矛指着二人,厉声道:"不行,凭你们这点功夫,以后如何驰骋疆场,如何恢复高祖帝业。"

刘元在一旁用指刮着鼻梁,笑道:"两个人打不过大哥,好没羞啊!"

刘嘉不太明白刘縯的话,问道:"伯升,这汉室江山不还是我们刘家的吗?何来'恢复高祖帝业'之说。"

刘縯愤愤地道:"你们何曾关心国家大事。如今这汉室江山已被那王莽篡去。"刘嘉略吃一惊。

刘仲歇息了一会,有了点儿精神,便插话道:"我才不管这江山是姓刘还是姓王呢,姓刘又怎么样,我爹还不是做个小小的县令。"

"胡说八道!"刘縯突然大怒,走过来对准二弟的屁股就是一脚,吼道,"起来,今天不练两个时辰的功夫,你休想歇息。"

刘仲吓得慌忙手捂屁股爬起来,无可奈何拿起长戈。刘元张开小嘴,咯咯大笑。

退到一边的刘嘉突然叫道:"看,要下雨!"

众人这才发现头顶上已是乌云密布,几颗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凉丝丝的,特别惬意。

刘仲大喜,忙提起长戈,边往自己房中跑边叫道:"大哥,大雨来了,别练了。"

说话的功夫,雨水已哗哗地下了起来。刘嘉忙拉着刘元跑进自己房内。刘縯只好收起兵器。

南顿县衙的侧房内,夫人樊娴都正在跟大女儿刘黄读解《诗》。七岁的小女儿伯姬小手托腮,依偎在母亲膝前,静静地听着母亲的讲解,似懂非懂。樊娴都是南阳郡豪族樊重的女儿,性情婉顺,识书知礼。六个儿女和刘嘉的礼仪诗书,都是她亲自教导。刘黄悟性极高,母亲只读解一遍,她便基本领略要义,并将自己的独到见解说出来,樊娴都欣喜不已。"娘,外面下雨啦!"

娘儿两个正专心诗书,小伯姬突然说道。

樊夫人看窗外雨正下得急,忙放书简,向身边的侍女道:"绮儿,去演武场看看大公子他们回来没有。""是,夫人!"

侍女绮儿答应着,正要出去。忽见刘縯戴着斗笠,正走进门来,忙止住脚步。刘縯摘下斗笠,给樊夫人施了礼,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娘,三弟呢?"

樊夫人一愣,问道:"秀儿没去跟你们一起习武?"

"孩儿根本没看见他,还以为他在跟母亲读诗书呢。"

樊夫人一听,有些着急了,忙问道:"黄儿,绮儿,你们看见秀儿没有?"

刘黄和绮儿一齐摇摇头,小伯姬也歪着脑袋道:"我也没看见三哥。"

"这孩子,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会跑到哪儿去?"樊夫人有点沉不住气了。

刘黄看着刘縯眨眨眼睛,突然说道:"娘,您不用担心,我知道三弟去哪儿了。"

刘縯恍然大悟,气恼地道:"三弟肯定又去稻香园了。娘,我去找他。"说完,抓起斗笠转身就往外走。

刘黄一见,慌得丢了书简,一下子从座上跳到门口,挡住了刘縯的去路,笑嘻嘻地道:"大哥,您歇着吧,还是我去找三弟。"

刘縯不吃这一套,右手把她拨拉到一边道:"不行,我非去不可。"

"縯儿,"樊夫人突然叫道,"你性情暴躁,还是让黄儿去吧!"母亲发话,刘縯不敢不听,只得停住脚步。

刘黄得意地一笑,从大哥手中夺过斗笠,戴在头上,冲进雨中。府衙后院外有一块肥沃的田地,南顿令刘钦公务之余便常来侍弄它,在田里种上谷物,四周种上青菜瓜果。秋天到了,庄稼熟了,青菜瓜果也挂满果实,田里一片谷香瓜甜,南顿令心中油然升起一种归隐田园的怡然自得之情,仕宦的烦恼此刻便一扫而光。他给这块田园取了个高雅的名字:稻香园。并亲书匾额,悬在田园入口处。

刘黄冒雨走出府门的时候,稻香园里,一个九岁的少年,头顶着斗笠,正蹲在一小块田边用手指拨拉着泥土,察看着土里的种子是否发芽了。雨下得正急,斗笠并不能完全挡住雨水,水珠湿透少年浓密黑亮的鬓角,滚落在红润润的脸蛋上,他全不知觉,仍细心地察看着土里的种子,终于他发现有一颗种子鼓出嫩黄的胚芽。

"发芽了!发芽了!"

少年高兴地跳起来,拍着沾满泥巴的双手。"三弟!"

刘黄踩着泥泞,来到稻香园门口,远远看见田里的人影,大声喊道。少年听到姐姐的喊声,高兴地招招手叫道:"大姐,快来看呀!我种的麦子发芽了。"

刘黄只好踩着田埂走过去,少年等她来到跟前,忙蹲下身来,用手拨开泥土,得意地道:"大姐,你看呀,这些种子喝饱了雨水,长得又白又胖。"

"三弟,"刘黄伸手拉起弟弟潮湿的衣袖,责怪道,"这样大的雨,你还跑出来,会淋出病来的,快回家去。"

少年好像没听见她的话,又用手指着身后一大块田,说:"那是爹种下的麦子。我要跟爹比一比,看谁的麦子长得好。"刘黄拉着他往田外走。

"三弟,快回去。大哥又要发火了。"

少年边走边把脖子一梗,"哼"了一声道:"又是大哥,我才不怕他呢!"

姐弟俩走出稻香园,雨渐渐停了。刘黄拉着三弟的手,在路边的积水里洗干净。

这个少年就是南顿令刘钦的三公子刘秀,字文叔。刘秀是刘钦为济阳令时,樊夫人在济阳任所所生。当年风调雨顺,济阳获得了空前的好收成。百姓在收谷子时,竟发现一棵一株九穗的谷子。亭长飞马送到济阳府。刘钦掂量着沉甸甸的嘉穗,眼光一亮,道:"小儿名秀,字文叔。"

刘黄、刘秀刚到府门口,就见刘縯虎着脸站在那里。

"三弟,小心点!"刘黄低声告诉三弟,刘秀却笑嘻嘻的,没事一样,拎着斗笠只管往府里走。

"小三,站住。"刘縯威严的声音叫道。

刘秀好像没听见,照旧往里走。刘縯急了,伸出大手就要去抓他。刘黄一见不妙,赶紧上前挡住刘縯,叫道:"三弟,快跑!到娘屋里去。"

刘秀绝顶聪明,见机撒脚就跑。一口气跑到樊夫人房中。正等得着急的樊夫人一见小儿回来,忙上前搂住,责怪道:"秀儿,你跑哪儿去了?瞧,衣服、鞋子全湿了。绮儿,快去拿秀儿衣服给他换上。"

"是,夫人。"

绮儿忙去取了刘秀的衣服、鞋子来。刚帮着他换上,刘縯就急步走进来,大声嚷嚷道:"小三,你往哪里跑,快给我过来。"

刘秀赶紧躲到母亲身后,嬉皮笑脸地道:"大哥,我在这儿呢,你有什么事啊?"

刘縯板着脸怒道:"你不好好习武,又去侍弄田园,看我今天不揍你。"边说边要去抓刘秀。

樊夫人忙伸手挡住,道:"縯儿,秀儿还小,你要慢慢劝说,切不可动粗。"

"娘!"刘縯只得罢手,埋怨道:"孩儿劝说过多少次,可是他哪一次听孩儿的话。您这样老护着他,将来他凭什么驰骋疆场,干一番事业。"

樊夫人何尝不明白儿子讲的道理,只是太偏爱小儿子而已。便对刘秀道:"秀儿,你大哥说得在理,你要好好地跟他习武。"

这次该刘縯得意了,他对刘秀招手道:"三弟,要我不揍你也可以。你只要当着娘的面,跟大哥说一声,'以后再不近稼穑。'大哥就放过你。"

这个条件够宽大的。樊夫人和不知何时来到的刘黄都以为刘秀肯定会答应。

谁知刘秀把小嘴儿一撇,摇头晃脑地道:"诗曰:'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大哥,你天天只知道习文练武,结交宾客,从来没种过田,凭什么吃饭?只要大哥答应我从此不再吃饭,我就答应你,从此不近稼穑。"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02节 刘秀并不热心习武| 秦汉朝历史

《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02节 刘秀并不热心习武


"你"刘縯气得脸色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刘黄站在门口,捂着嘴儿窃笑。

刘秀更加得意,往旁边的凳子上一坐,翘着二郎腿,半眯着眼睛,又道:"诗又曰:'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大姐,你看大哥的块头很像硕鼠吧!"

刘縯恼怒道:"娘,你听,三弟就会耍嘴皮功夫。"

樊夫人忙责怪小儿子:"秀儿,不得对大哥无礼。"

刘秀却不依不饶道:"这是娘教给孩儿的,怎么是耍嘴皮子呢。"

刘縯不屑一顾地道:"武能安邦,文能治国,将来大哥疆场立功,拜侯封王。你呢?耍耍嘴皮子,著书立说,顶多做个经学博士。"

"经学博士好,能种好田,多打粮食。打仗的时候,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粮食,把你饿扁了,看你怎么打仗。"

刘縯明知嘴皮上自己斗不过九岁的弟弟,便没好气地道:"少废话,大哥昨天教你的招数学会没有?"

刘秀却毫不含糊地答道:"早学会了。"

刘縯知道,有母亲护着,自己绝对没法教训他。便乘机道:"走,去演武场练一遍给大哥看看。"

"去就去!"刘秀起身就往外走。

樊夫人担心这弟兄二人再闹崩,待他们走出房门,忙拉过大女儿,刘黄心知其意,忙道:"娘,您放心,我去看住大哥。"

刘縯来到演武场,叫人取来兵器。刘秀不等他开口,伸手抓起自己的长刀。这口刀是刘钦专门找人为小儿子打造的。形状与一般的长刀无异,只是小了点,份量较轻。正适合一个九岁的孩子。刘秀持刀往当中一站,先做了个力劈华山势,然后"唰唰唰"大刀使开,挑、砍、搂、剁,将刘縯所授的招法尽数施展开。居然像模像样,满是那回事。刘縯看了,心里也暗叹三弟聪明过人。其实他内心深处也非常喜欢刘秀,只是性情刚毅,志向远大的他对三弟的期望过高。当发现刘秀并不热心习武,却勤于稼穑时,他无法容小弟就这样发展下去。在他看来,男子汉志在四方,将来驰骋疆场,建功立业方是正道。勤于稼穑,填饱肚子,能有多大出息。

刘秀刀法使完,收势站稳,自得地一笑,道:"大哥,怎么样?"

"不怎么样,"刘縯完全一副看不上的神色,"虽说你练会了招式,可是你的刀上没有功夫根本无法与人对阵。"说完,伸手抓起长矛,一招手道:"不信你攻我试试。"

刘秀小嘴儿一撇,"哼"了一声,双手抡起长刀,立劈华山向刘縯砍去,刘縯根本没当回事,等他刀头落下时,才用长矛轻轻一挑。刘秀站立不稳,摔倒在地,长刀扔出老远。站在旁边的刘黄慌忙把他拉起来,刘縯哈哈一笑道:"三弟,这次服了吧?"

"不服!"刘秀捂着屁股,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不服气地说,"你赖皮,我还小呢,等我长大了,一定会超过你。"

刘縯故意激他,道:"想超过我?哼,大哥从六岁就开始练功夫。你都九岁了,天天就知道往稻香园跑,什么时候能超过我。"

刘秀小脸儿胀得通红,一咬牙道:"练就练,总有一天,我要超过你。"说完抓起了大刀。刘縯转过身去,偷偷地笑了。

南顿令刘钦直到晚上亥时才回到府上,樊夫人已用过晚饭,正在书房里看书。刘縯、刘黄等公子、小姐也各自回房歇息去了。刘钦勤于政务,常常很晚才回府,府中上下早已习以为常。樊娴都听见房外的动静,忙从书房中走出,看见丈夫正迎面走来,家人刘宽跟在后面。

"老爷回来了。"

刘钦点点头,径直走进书房,在抄案前坐下。

樊娴都跟着他进去,看见丈夫脸上挂着忧虑之色,忙关切地问道:"老爷还没用饭吧,我去叫人端上来。"

"吃过了。"刘钦总算说了三个字。

樊娴都有点意外,丈夫为官清廉,很少在外面吃饭。看着丈夫脸上的愁容,知道他又在为国事忧心。

"绮儿,给老爷献茶。"樊娴都吩咐道,然后走到门口,轻轻拉了拉家人刘宽的衣襟。刘宽忙跟在她身后,来到院子里。

"刘宽,老爷今晚在哪儿吃的饭,因何愁容满面?"樊娴都轻声问道。

刘宽忙答道:"回夫人,老爷在太守衙署吃的饭。今天安汉公王莽派绣衣使者来汝南郡巡视。太守大人和各属县的县令来陪使者饮宴。宴席结束后,老爷的心情就不太好了。"

樊娴都听完,叹了口气道:"老爷日夜忧虑国事,恐怕会伤着身子。"

"小人也为老爷担心啊!"刘宽说着,若有所思,突然他惊喜地道:"我有办法了,可让老爷开心。"

樊娴都正在惊异,刘宽同她向书房走去。

书房里,刘钦正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不时发出一两声叹息声。绮儿沏的茶一动未动。刘宽脸上带笑,轻轻走到跟前,喊道:"老爷!"

刘钦听出他的声音,眼皮也没抬,问道:"什么事?"

"大喜事!"刘宽故作夸张地说,看见老爷睁开了眼睛,便又道,"小人的贱内昨晚生了,是个男孩。"

"真的?"刘钦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惊喜地道,"快,快带老爷我去看看。"

刘宽慌忙把他按住道:"她娘儿俩恐早已歇息了。老爷明儿个再去看吧!"

刘钦只好坐下,怀疑地问道:"刘宽,你不是说,你娘子要赶在年底才生吗?"

刘宽忙支吾着道:"老爷可能听错了。哎,对了,老爷满腹经纶,就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樊娴都明白刘宽是在瞎扯,逗老爷开心,但看见丈夫脸上有了笑容,她也放心了,便也上前凑热闹道:"是啊!老爷才高八斗,取的名字一定又好听,又有意义。""嗯,"刘钦皱皱眉头,郑重其事地动开了脑筋。刘宽是他的贴心家人,从小就跟着他,忠心耿耿,他也从不把刘宽当作下人看待。"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刘钦轻声吟道,猛地一掌击在书桌上,"就取名刘斯干!"

"刘斯干?"刘宽念叨着,皱起了眉头,虽说是骗老爷。但他娘子真的快要生了,老爷给取的名字,哪能不放在心上。

樊娴都知道刘宽不解其意,忙解释道:"'秩秩斯干,幽幽南山。'是《诗经·小雅·斯干》的诗句。老爷的意思是老仆忠于我刘府,其子生在刘府,接替父事,犹如曲折的深涧水,依附、环绕主人这座大山。"

刘宽明白了名字的意义,满心欢喜,高兴地给刘钦磕了个头,道:"谢老爷给小儿赐名。"

刘钦满面含笑,俯身把他扶起。樊娴都故意说道:"老爷您看,刘宽虽是个下人,但他有娇妻爱子,一家人和和美美,何等快乐。世间的幸福,莫过于此。"

刘钦何尝不明白夫人话中的深意,便苦笑道:"有时我也想辞去这出力不讨好的差事,回舂陵老家种那几亩薄田。可是如今我刘汉江山朝夕不保,如果就此遁去,怎对得起列祖列宗。"说着,双目竟流出两滴清泪。

原来刘家本是汉帝室一脉,高祖九世之孙,汉景帝嫡派。景帝生长沙王刘发,刘发生舂陵侯刘买,刘买生郁林太守刘外,刘外生钜鹿都尉刘回,刘回生南顿令刘钦。排排家谱,以王位降至侯爵,再至太守、都尉,以至于小小的南顿令,真正一辈不如一辈,犹如刘汉江山一天天走向衰败。

樊娴都本想劝慰丈夫,没想又勾起他的伤心事,她不敢再多说话,焦虑地望着丈夫。刘钦理解妻子的关爱,忙换上笑脸道:"夫人不必为我担忧,今天不妨明白地告诉夫人。安汉公王莽的女儿已被陛下聘为皇后,不日就要举行大婚。这汉室江山不一定哪一天就改姓王。今日来汝南郡巡视的王莽使者就是来要献仪的。"樊娴都听了,大吃一惊。她平素恪守妇道,相夫教子,从不过问丈夫的公务,刘钦也不肯谈朝廷上的事。但朝政败坏到如此地步,她不能不为丈夫和已经成人的儿子们担忧。

"老爷,依我看您也不必为朝廷忧虑,您也管不了朝廷的事。以后这天下不管它姓刘还是姓王,您这南顿令也没法做了。不如带着儿女们回舂陵,种家中的几亩薄田算了。"

刘钦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我也早有此念,只是觉得愧对皇祖皇宗。况且孩子们以后会怎么样?尤其縯儿,他的性情实在令人放心不下。"

"老爷放心,縯儿性情刚毅,慷慨而有大节,有高祖遗风,将来必成大事。"

"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刘钦忧虑地说,"縯儿性情豁达,固然能成大事。但似乎不够柔韧,恐招致祸患。倒是秀儿机警过人,性情柔韧,让人放心。"

樊娴都点点头,丈夫说得一点不错。她想起白日里刘縯和刘秀斗嘴的事儿,也觉得刘秀虽小,却有着刘縯所不及的过人之处。说到刘秀,樊娴都突然想起似的问道:"老爷,我听济阳的百姓说,生秀儿时,有红光映天。是真的吗?"

"哪里是红光映天。"刘钦轻轻一笑道,"当时我们初到济阳住所,暂住在武帝曾住过的博园宫内。夫人临盆时,正值半夜天降大雪,为取暖照明,我让人搬来十几个炭火盆,堆上木柴,燃起篝火,再点起上百支蜡烛。博园宫亮如白昼,再加之积雪玉树银冠映射,附近的百姓看上去便好似红光映天。"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刘秀私密生活全记录 作者:司马路人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