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演义

后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
第001回 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第002回 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第003回 盗贼如蝟聚众抗官 父子聚麀因奸谋逆 第004回 受胁迫廉丹战死 图光复刘氏起兵
第005回 立汉裔淯水升坛 破莽将昆阳扫敌 第006回 害刘縯群奸得计 诛王莽乱刃分尸
第007回 杖策相从片言悟主 坚冰待涉一德格天 第008回 投真定得婚郭女 平邯郸受封萧王
第009回 斩谢躬收取邺中 毙贾强扬威河右 第010回 光武帝登坛即位 淮阳王奉玺乞降
第011回 刘盆子乞怜让位 宋司空守义拒婚 第012回 掘园陵淫寇逞凶 张挞伐降王服罪
第013回 诛邓奉惩奸肃纪 戕刘永献首邀功 第014回 愚彭宠卧榻丧生 智王霸举杯却敌
第015回 奋英谋三战平齐地 困强虏两载下舒城 第016回 诣东都马援识主 图西蜀冯异定谋
第017回 抗朝命甘降公孙述 重士节亲访严子陵 第018回 借寇君颍上迎銮 收高峻陇西平乱
第019回 猛汉将营中遇刺 伪蜀帝城下拚生 第020回 废郭后移宠阴贵人 诛蛮妇荡平金溪穴
第021回 雒阳令撞柱明忠 日逐王献图通款 第022回 马援病殁壶头山 单于徙居美稷县
第023回 纳直言超迁张佚 信谶文怒斥桓谭 第024回 幸津门哭兄全孝友 图云台为后避勋亲
第025回 抗北庭郑众折强威 赴西竺蔡愔求佛典 第026回 辨冤狱寒朗力谏 送友丧范式全交
第027回 哀牢王举种投诚 匈奴兵望营中计 第028回 使西域班超焚虏 御北寇耿恭拜泉
第029回 拔重围迎还校尉 抑外戚曲诲嗣皇 第030回 请济师司马献谋 巧架诬牝鸡逞毒
第031回 诱叛王杯酒施巧计 弹权戚力疾草遗言 第032回 杀刘畅惧罪请师 系郅寿含冤毕命
第033回 登燕然山夸功勒石 闹洛阳市渔色贪财 第034回 黜外戚群奸伏法 歼首虏定远封侯
第035回 送番母市恩遭反噬 得邓女分宠启阴谋 第036回 鲁叔陵讲经称帝旨 曹大家上表乞兄归
第037回 立继嗣太后再临朝 解重围副尉连毙虏 第038回 勇梁慬三战著功 智虞诩一行平贼
第039回 作女诫遗编示范 拒羌虏增灶称奇 第040回 驳百僚班勇陈边事 畏四知杨震却遗金
第041回 黜邓宗父子同绝粒 祭甘陵母女并扬威 第042回 班长史捣破车师国 杨太尉就死夕阳亭
第043回 秘大丧还宫立幼主 诛元舅登殿滥封侯 第044回 救忠臣阉党自相攻 应贵相佳人终作后
第045回 进李固对策膺首?【僮A冀饧锥ㄈ郝? 第046回 马贤战殁姑射山 张纲驰抚广陵贼
第047回 立冲人母后摄政 毒少主元舅横行 第048回 父死弟孤文姬托命 夫骄妻悍孙寿肆淫
第049回 忤内侍朱穆遭囚 就外任陈龟拜表 第050回 定密谋族诛梁氏 嫉忠谏冤杀李云
第051回 受一钱廉吏迁官 劾群阉直臣伏阙 第052回 导后进望重郭林宗 易中宫幽死邓皇后
第053回 激军心焚营施巧计 信谗构严诏捕名贤 第054回 驳问官范滂持正 嫉奸党窦武陈词
第055回 驱蠹贼失计反遭殃 感蛇妖进言终忤旨 第056回 段颎百战平羌种 曹节一网殄名流
第057回 葬太后陈球伸正议 规嗣主蔡邕上封回 第058回 弃母全城赵苞破敌 盅君逞毒程璜架诬
第059回 诛大憝酷吏除奸 受重赂妇翁嫁祸 第060回 挟妖道黄巾作乱 毁贼营黑夜奏功
第061回 曹操会师平贼党 朱儁用计下坚城 第062回 起义兵三雄同杀贼 拜长史群寇识尊贤
第063回 请诛奸孙坚献议 拚杀贼傅燮捐躯 第064回 登将坛灵帝张威 入宫门何进遇救
第065回 元舅召兵泄谋被害 权阉伏罪奉驾言归 第066回 逞奸谋擅权易主 讨逆贼歃血同盟
第067回 议迁都董卓营私 遇强敌曹操中箭 第068回 入洛阳观光得玺 出磐河构怨兴兵
第069回 骂逆贼节妇留名 遵密嘱美人弄技 第070回 元恶伏辜变生部曲 多财取祸殃及全家
第071回 攻濮阳曹操败还 失幽州刘虞絷戮 第072回 糜竺陈登双劝驾 李傕郭汜两交兵
第073回 御跸蒙尘沿途遇寇 危城失守抗志捐躯 第074回 孟德乘机引兵迎驾 奉先排难射戟解围
第075回 略横江奋迹兴师 下宛城痴情猎艳 第076回 策十胜郭嘉申议 劝再进贾诩善谋
第077回 愎谏招尤吕布殒命 推诚待士孙策知人 第078回 穿地道焚死公孙瓒 害国戚勒毙董贵妃
第079回 袁本初驰檄疗风疾 孙伯符中箭促天年 第080回 焚乌巢曹操屡施谋 奔荆州刘备再避难
第081回 守孤城审配全忠 嫁二夫甄氏失节 第082回 出塞外绕途歼众虏 顾隆中决策定三分
第083回 入江夏孙权复仇 走当阳赵云救主 第084回 召周郎东吴主战 破曹军赤壁鏖兵
第085回 续嘉耦老夫得少妻 上遗笺壮年悲短命 第086回 拒马儿许褚效忠 迎虎主刘璋失计
第087回 失冀城马超奔难 逼许宫伏后罹殃 第088回 见外使奸雄代捉刀 察重伤功臣邀赐盖
第089回 得汉中刘玄德称王 失荆州关云长殉义 第090回 济父恶曹丕篡位 接宗祧蜀汉开基
第091回 陆伯言定计毁连营 刘先主临危传顾命 第092回 尊西蜀难倒东吴使 平南蛮表兴北伐师
第093回 失街亭挥泪斩马谡 返汉中授计戮王双 第094回 木门道张郃毙命 五丈原诸葛归天
第095回 王子均昌言平乱 公孙渊战败受擒 第096回 承遗诏司马秉权 缴印绶将军赤族
第097回 猛姜维北伐丧师 老丁奉东兴杀敌 第098回 司马师擅权行废立 毋丘俭失策致败亡
第099回 满恶贯孙綝伏诛 竭忠贞王经死节 第100回 失蜀土汉宗绝祀 篡魏祚晋室开基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后汉演义》第001回 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秦汉朝历史

《后汉演义》第001回 假符命封及卖饼儿 惊连坐投落校书阁


有汉一代,史家分作两撅,号为前后汉,亦称东西汉,这因为汉朝四百年来,中经王莽 篡国,居然僭位一十八年,所以王莽以前,叫作前汉,王莽以后,叫作后汉。且前汉建都陕 西,故亦云西汉,后汉建都洛阳,洛阳在关陕东面,故亦云东汉。《前汉演义》,由小子编 成百回,自秦始皇起头,至王莽篡国为止,早已出版,想看官当可阅毕。此编从《前汉演 义》接入,始自王莽,结局三国。曾记陈寿《三国志》,谓后汉至献帝而亡,当推曹魏为正 统。司马温公沿袭寿说,也将正统予魏,独朱子纲目,黜魏尊蜀,仍使刘先主接入汉统,后 人多推为正论。咳!正统不正统,也没有甚么一定系绪,败为寇,成为王,古今来大概皆 然,何庸聚讼?一部廿四史从何说起,便是此意。不过刘先主为汉景帝后裔,班班可考,虽 与魏吴分足鼎峙,地方最小,只是就汉论汉,究竟是一脉相传,必欲拘拘然辨别正统,与其 尊魏,毋宁尊蜀。罗贯中尝辑《三国演义》,名仍三国,实尊蜀汉,此书风行海内,几乎家 喻户晓,大有掩盖陈寿《三国志》的势力。若论他内容事迹,半涉子虚,一般社会,能有几 个读过正史?甚至正稗不分,误把罗氏《三国演义》,当作《三国志》相看,是何魔力,摄 人耳目。小子不敢訾议前人,但既编《后汉演义》,应该将三国附入在内。《前汉演义》附 秦朝,《后汉演义》附三国,首尾相对,却也是个无独有偶的创格。可谓戛戛独造。惟小子 所编历史演义,恰是取材正史,未尝臆造附会;就使采及稗官,亦思折衷至当,看官幸勿诮 我迂拘呢。

若要论及后汉的兴亡,比前汉还要复杂。王莽篡国,祸由元后,外戚为害,一至于此。 光武中兴,惩前毖后,亲揽大权,力防外戚预政。明帝犹有父风,国势称盛。章帝继之,初 政可观,史家比诸前汉文景,不意后来宠任后族,复蹈前辙。和帝以降,国事日非,外立五 帝,安帝懿帝质帝桓帝灵帝。临朝六后 章帝后窦氏,和帝后邓氏,安帝后阎氏,顺帝后梁 氏,桓帝后窦氏,灵帝后何氏。妇人无识,贪揽国权,定策帷帟,委政父兄,嗣主积不能 容,势且孤立,反因是倒行逆施,委心阉竖。于是宦官迭起,与外戚争持国柄,外戚骄横不 慎,动辄为宦官所制,辗转消长,宦官势焰熏天,横行无忌,比外戚为尤甚,正人君子,被 戮殆尽。天变起,人怨集,盗贼扰四方,不得已简选重臣,出为州牧,内轻外重,尾大不 掉。势孤力弱的外戚,欲借外力为助,入清君侧,结果是外戚宦官,同归于尽,国家大权, 归入州牧掌握。一州牧起,群州牧交逼而来,又酿成一番州牧纷争的局面,或胜或败,弱肉 强食,董卓曹操,先后逞凶,天子且不知命在何时,还有甚么汉家命令?当时中原一带,尽 被曹氏并吞,惟东南有吴,西南有蜀,力保偏壤,相持有年,曹丕篡汉,仅存益州一脉,不 绝如缕,又复出了一个庸弱无能的呆阿斗,终落得面缚出降,赤精衰歇,都随鼎去,岂不可 悲?岂不可叹?慨乎言之。总计自光武至章帝,是君主专政的时代,自和帝至桓帝,是外戚 宦官更迭擅权的时代,自桓帝至献帝,是宦官横行的时代。若献帝一朝,变端百出,初为乱 党交讧时代,继为方镇纷争时代,终为三国角逐时代,追溯祸胎,实启宫闱。母后无权,外 戚宦官,何得专横?外戚宦官无权,乱党方镇,何得骚扰?古人有言:"哲夫成城,哲妇倾 城",这是至理名言,万世不易呢。即如近数十年间之乱事,亦启自清慈禧后一人,可谓古 今同慨。

大纲既布,须叙正文。且说王莽毒死汉平帝,又废孺子婴,把一座汉室江山,平白地占 据了去,自称新朝,号为始建国元年,佯与孺子婴泣别,封他为定安公,改大鸿胪府为定安 公第,设吏监守。所有乳母佣媪,不得与孺子婴通语,一经乳食,便把他锢置壁中。尊孝元 皇后为新室文母,命孝平皇后为定安太后,一是姑母,一是女儿,所以仍得留居深宫。当下 封拜功臣,先就金匮策书,按名授爵。这金匮是梓潼人哀章,私造出来,持至高庙,欺弄王 莽,见《前汉演义》末回。王莽视为受命的符瑞,就借此物欺弄吏民。计金匮中所列新朝辅 佐,共十一人,首列王舜、平晏、刘歆、哀章,莽号为四辅,令舜为太师安新公,晏为太傅 就新公,歆为国师嘉新公,章为国将美新公,四辅以后,就是甄邯、王寻、王邑,莽又号为 三公,令邯为大司马承新公,寻为大司徒章新公,邑为大司空隆新公。尚有四人号为四将, 甄丰为更始将军,孙建为立国将军,王兴为卫将军,王盛为前将军。这一道新朝诏旨颁将出 来,哀章是喜得如愿,买得一套朝衣朝冠,昂然诣阙,三跪九叩,谢恩就封。余如王舜、平 晏、刘歆、甄邯、王寻、王邑、甄丰、孙建等八人,本是王莽爪牙,即日奉命受职。只有王 兴、王盛两姓名,乃是哀章随笔捏造,当然无人承认,好几日没有影响,哀章不敢直陈,只 是背地窃笑。偏王莽遣人四访,无论贫富贵贱,但教与金匮中姓氏相符,便命诣阙授官。事 有凑巧,访着一个城门令史,叫做王兴,还有一个卖饼儿,叫做王盛,当即召他入朝,赐给 衣冠,拜为将军。这两个凭空贵显,还道身入梦境,仔细审视,确是无讹,无端富贵逼人 来,也乐得拜爵登朝,享受荣华。天落馒头狗造化。

莽又因汉家制度,未免狭小,特欲格外铺张,自称为黄帝虞舜后裔,尊黄帝为初祖,虞 舜为始祖,凡姚、妫、陈、田、王五姓,皆为同宗,追尊陈胡公为陈胡王,田敬仲为田敬 王,齐王建孙济北王安,为济北愍王。其实齐王建本姓田氏,齐亡后尚沿称王家,因以为 姓。莽借端附会,故由齐追及虞舜,由虞舜追及黄帝。硬要夸张。立祖庙五所,亲庙四所, 称汉高祖庙为文祖庙,凡惠、景以下诸园寝,仍令荐祀。惟汉室诸侯王三十二人,贬爵为 公,列侯一百八十一人,贬爵为子,所有刚卯金刀的旧例,不得再行。向来汉朝吏民,于每 年正月卯日,制符为佩,或用玉,或用金,或用桃木,悬以革带,一面有文字镌着云:"正 月刚卯,"谓可避一年疫气。金刀乃是钱名,形如小刀,通行民间,莽以刘字左偏,有卯有 金,右偏从刀,故将刚卯金刀,一律禁止,另铸小钱通用,径只六分,重约一铢。又欲仿行 井田遗制,称天下田曰王田,人民不得私相买卖。如一家不满八口,田过一井,应将余田分 给九族乡党。且不准私鬻奴婢,违令重罚,投御魑魅。后从国师刘歆奏议,遵照周制,立五 均司市泉府等官。此外所有官职,多半改名,大约是不古不今的称号,胡弄一番,换名不换 人,有何益处?后世亦多蹈此辙。惟俸禄尚未酌定,往往有官无俸。后来又欲踵行封建,封 了好几千诸侯,但用菁茅及四色土,作为班赏,并没有指定采邑,但给月钱数千,使居都 中。看官试想!这种制度,果可行不可行呢?

正在喜事纷更的时候,忽由徐乡侯刘快,起兵讨莽,进攻即墨,莽方拟遣将往御,那即 墨已传来捷报,刘快已经败死了。原来快系汉胶东恭王授次子,恭王授系景帝五世孙。有兄 名殷,嗣爵胶东王,莽降殷为扶崇公,殷未敢叛莽,独快却志在讨逆,纠众数千人,从徐乡 趋即墨城,意欲踞城西向。偏即墨城中的吏民,闭城拒守,快众多系乌合,不能久持,渐渐 溃散。守吏趁势杀出,把快击走,快竟窜死长广间。殷闻弟快起兵,惶恐得很,紧阖城门, 自系狱中,一面上书谢罪。莽既得捷报,只命快妻子连坐,赦殷勿问。越年为始建国二年, 莽恐刘氏余波,仆而复起,索性将汉室诸侯王,一体削夺,废为庶人。只有前鲁王刘闵,中 山王刘成都,广阳王刘嘉,曾颂莽功德,侈陈符命,故仍得受封列侯。无耻之徒。嗣复由立 国将军孙建等,奏言:"汉氏宗庙,不当复在长安,应与汉室一同罢废。"莽欣然许可,惟 言国师刘歆等三十二人,夙知天命,夹辅新朝,可存宗祀。歆女为皇子妃,使仍刘姓,余三 十一人皆赐姓王氏,并改称定安太后为黄皇室主,示与汉绝婚。

定安太后虽是莽女,却与乃父性情不同,自从王莽篡位以后,镇日里闷坐深宫,愁眉不 展,就是莽按时朝会,亦屡次托病,未尝一赴。莽还道她年方二九,不耐孀居,所以将她改 号,好与择配,暗思朝中心腹,虽有多人,惟孙建最为效力,建有子豫,又是个翩翩少年, 若与黄皇室主配做夫妻,恰是一对佳偶。当下召入孙建,与他密商,建欣然受命,归询子 豫,也是喜出望外。得皇后为妻室,且是现成帝婿,有何不愿?于是想出一法,由豫盛饰衣 冠,装束得与子都宋朝相似,带着医生,托词问疾,竟至黄皇室主宫中。宫中侍女,不敢拦 阻,将他放入。豫得进谒黄皇室主,说是奉旨探视。黄皇室主大为惊异,又见他一双色眼, 尽管向自己脸上瞟将过来,料知来意不佳,慌忙退入内室,传呼侍女,责她擅纳外人,亲加 鞭扑。豫立在外面,听得内室有鞭扑声,当然扫兴而去,报知王莽。莽始知女儿志在守节, 打消前议。

谁知此事一传,偏有一个绔袴郎君,艳羡黄皇室主,要想与她做个并头莲。这人为谁? 乃是更始将军甄丰子甄寻。寻素来佻达,专喜渔色,前闻王莽要招孙豫为婿,不由的因羡生 妒,背地含酸。后来豫事无成,寻私心窃幸,还道是大好姻缘,应该轮着自己身上,死在目 前,还想快活。朝夜思想,定下一计,便悄悄的自去施行。从前寻父甄丰,与王舜刘歆等, 同佐王莽,不过依莽希荣,尚未欲导莽篡位,至符命诸说,纷然并起,丰等也不得不顺风敲 锣,争言符瑞。莽既据国,尝遣五威将帅,分使五方,颁示符命四十二篇,笼络人心,因此 符命诸说,充满天下。且内外官吏,一陈符命,往往封侯,有几个不愿捏造,辄互相嘲戏 道:"汝奈何没有天帝除书?"统睦侯司命陈崇,司命官名,由莽创造。密白王莽道:"符 命可暂用,不可久用,若长此过去,好人都好借此作福,反致生乱。"莽点首无言,俟崇退 出,即颁出命令,谓非五威将帅所颁,尽属无稽,应下狱论罪。嗣是符命伪谈,渐渐绝口。 甄丰本为大司空,资格名位,不亚王舜刘歆,就是甄寻亦得受封茂德侯,官居侍中,兼京兆 大尹。至莽封功臣,依照金匮符命,但拜丰为更始将军,使与卖饼儿王盛同列,不但与王舜 刘歆等人,相去太远,甚且也不及弟,连甄邯都出丰上,丰父子当然怏怏。实在由丰素性刚 强,平时未免唐突莽前,所以莽有意贬抑,借着符命为名,把丰贬置下列。丰子寻垂涎莽 女,错疑莽真信符命,遂从符命上做出文章,先借别事一试,只说新室应当分陕,设立二 伯,甄丰可为右伯,太傅平晏可为左伯,得周公召公故事。这道符命呈将进去,竟得王莽批 准,令甄丰为右伯,使他西出。丰尚未行,寻越觉符命有效,又是一篇进陈,内言:"故汉 氏平帝后,应为甄寻妻。"满望王莽再行准议,好教黄皇室主下嫁过来,做个乘龙娇客。哪 知宫中传出消息,很是不佳,据言:"王莽怒气勃勃,谓黄皇室主为天下母,怎得妻寻?" 寻才知弄巧成拙,若再不走,必被逮捕,当下密取金银,一溜烟似的逃出家门。不到半日, 果有许多吏卒,来围甄第,入捕甄寻。甄丰尚未知寻所犯何罪,及问明情由,也吓得魂飞天 外,急忙自己寻觅,意欲绑子入朝,为自免计。偏偏四觅无着,又经朝使坐索,迫令交出, 一时无法对付,只好拚着老命,服毒自尽。朝使见甄丰已死,又入室搜捕,终不得寻,乃回 去复命。

莽闻寻出走,下令通缉,一面穷究党羽,查得国师刘歆子侍中刘棻,棻弟长水校尉刘 泳,及歆门人骑都尉丁隆,与大司空王邑弟左关将军王奇等,统是甄寻好友,一古脑儿拿入 狱中,逐加讯问。数人因甄寻在逃,无从对质,自然极口抵赖,不肯承认。案情悬宕多日, 那在逃未获的甄寻,竟被获到。寻本跟着一个方士,逃入华山,蛰居多时,想到外面询探音 信,适被侦吏遇着,便将他一把抓住,解入长安。他与刘棻等虽是友善,惟此番想娶故后, 假托符命,全是他一人作主,未曾商诸别人,既经到案,却也自作自认,供称刘棻等不过相 识,并未通谋。偏问官有心罗织,严刑逼供,没奈何将刘棻等牵扯在内。刘棻等已被扳入, 百喙难辞,遂都连坐罔上不道的罪名,谳成死罪。倒是生死朋友,患难与共。还有刘棻的问 业师,系是莽大夫扬雄,莽大夫三字头衔,乐得叙出。也做了此案的嫌疑犯,竟遭传讯。雄 字子云,蜀郡成都人,素来口吃,却具才思,平时尝慕先达司马相如,每有著述,辄为摹 仿。汉成帝时,由大司马王音举荐,待诏宫廷,献入《甘泉》《河东》二赋,得邀成帝特 赏,授职为郎,嗣经哀平两朝,未获超迁,平居抑郁无聊,但借笔墨消遣,著成《太玄经》 及《法言》。《法言》是摹拟《论语》,文尚易解,《太玄经》摹拟《周易》,语多难明。 独刘歆借阅一周,尝语扬雄道:"《太玄经》词意深奥,非后生小子所能知,将来恐不免复 瓿呢。"瓿音部,是貯酱小瓮。话虽如此,意中却很重雄才,特令子棻拜雄为师,学习奇 字。此时雄得为莽大夫,方在天禄阁校书,忽闻被刘棻案情牵连,要去听审。自思年过七 十,何苦去受严刑,不如一死为愈,乃即咬定牙龈,竟从阁上跃下,跌了一个半死半活。我 说他是条苦肉计。朝吏见他老年投阁,撞得头青面肿,很觉可怜,慌忙将他扶起,令人看 守,自去返报王莽,具述惨状,且说他并未知情。莽才令免议,但命将甄寻刘棻等,一并诛 死。

更有一种可笑的事情,莽欲仿行虞廷故事,流刘棻至幽州,放甄寻至三危,殛丁隆至羽 山,三人已经就戮,却将他尸首载入驿车,辗转传致,号为三凶。此外牵连朝臣,也不下数 百人。独扬雄九死一生,想去趋奉王莽,特著一篇《剧秦美新文》,谨敬呈入。时人因此作 谣道:"惟寂寞,自投阁,爱清静,作符命。"为此一谣,文名鼎鼎的扬子云,遂致贻讥千 古。雄至王莽天凤五年,方才病死。小子有诗咏扬雄道:

才高依马算文豪,一落尘污便失操。
赢得头衔三字在,千秋笔伐总难逃。

扬雄投阁以后,却有一位铁中铮铮的老成人,为汉殉节,亘古流芳,与扬雄大不相同。 欲知此人为谁,待至下回说明。本回除楔子外,叙入王莽封拜功臣,爰照金匮符命,分授四 辅三公四将,连卖饼儿亦得厕入。夫以王莽之狡诈,宁不知金匮之为伪造?其所以依书封拜 者,无非为欺人计耳。不知欺人实即欺己,以卖饼儿为将军,宁能胜任?多见其速亡而已, 宁待法令纷更,激成众怒,而始决莽之必亡耶?莽女为汉守节,不类乃父,尚有可称,何物 甄寻,欲妻故后,其致死也固宜。刘棻丁隆等人,不免枉死,史家因其同为逆党,死不足 惜,故不为辨冤。扬雄甘为莽大夫,投阁不死,反为《美新》之文以谄媚之,老而不死是为 贼,区区文名,何足道乎?揭而出之,亦维持廉耻之一端也。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后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后汉演义》第002回 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秦汉朝历史

《后汉演义》第002回 毁故庙感伤故后 挑外衅激怒外夷


却说前汉哀帝时候,有个光禄大夫龚胜,年高德劭,经明行修,他因王莽擅权,上书乞 休,退归楚地原籍,家食自甘,不问世事。及莽已篡位,意欲罗致老成,特遣五威将帅,赍 着羊酒,问候胜家,嗣又召为讲学祭酒,胜一再托疾,不肯应命。莽立夫人王氏为皇后,即 王盛女,见《前汉演义》。生有四男,长子宇为了卫姬一案,被莽逼死,卫姬系平帝生母, 莽不令入宫,宇谋近卫姬,事泄被杀,亦见《前汉演义》。次子获无故杀奴,亦由莽迫使自 杀;三子安向来放荡,为莽所嫉,因立四子临为太子。且为临招致师友各四人,一是故大司 徒马宫,令为师疑;一是故少府宗伯凤,令为傅丞;一是博士袁圣,令为阿辅;一是故京兆 尹王嘉,令为保拂,音弼。这便叫做四师。又用故尚书令唐林为胥附,博士李充为奔走,谏 大夫赵襄为先后,中郎廉丹为御侮,这便叫做四友。胥附奔走先后御侮语,见《诗经》。莽 假古立官,故有是名。四师四友以外,还欲添设师友祭酒,因再派吏至楚,使持玺书印绶, 征胜入都。

吏奉莽命,到了楚地,料知胜不愿就征,预先邀同郡守县吏,及三老诸生,约千余人, 齐集胜门,强为劝驾。胜自称病笃,奄卧床上,首向东方,朝服拖绅,方邀朝使入室,朝使 入付玺书,并给印绶,胜当然辞谢,经朝使先劝后迫,定要胜应召入朝,胜喟然叹道:"胜 素愚昧,更兼老病侵寻,朝不保暮,若迫令起行,必死途中,转负新朝养老盛意,如何是 好?"朝使听了,倒也不敢硬逼,退居郡舍,每阅五日,必与郡守一问起居,且向胜子及胜 徒高晖,屡言朝廷厚意,将加侯封,就使病不能行,亦当出居传舍,示有行意,此事关系子 孙,不可错过等语。晖等颇为所动,入内白胜,胜作色道:"我受汉家厚恩,愧无以报,今 年已老迈,旦暮入地,难道尚好出事二姓么?"说罢,即命二子预备后事,自己绝粒不食, 饿至十有四日,气绝而亡,年终七十九岁。朝使闻得死耗,尚疑胜有诈谋,亲与郡守往吊, 审视尸体,果已绝气,方才慨然辞去。胜家当即开丧,门徒毕集,代为料理。忽有一老翁策 杖前来,径至灵帷前哭了一场,哭毕又叹惜道:"熏以香自烧,膏以明自销,呜呼龚生,竟 夭天年,非吾徒也!非吾徒也!"一面说,一面走,扬长自去。确是一奇。大众莫名其妙, 也不知他何姓何名,后来到处查问,有人识他是个彭城隐士,年约百岁,姓名不传,但共号 为彭城老父罢了。朝使复报王莽,莽也为欷歔。未必真情。转思唐林唐尊纪逡诸人,俱系一 时名士,幸已罗置朝端。尚有齐人薛方著名已久,亦应遣使招徕。乃更命安车驷马,往迎薛 方,方向来使拜谢道:"尧舜在上,且有巢由,今明主方著唐虞盛德,小臣愿守箕颍高风, 请善为我辞。"措词甚妙。皮使人回复朝命,备述方言,莽听他称颂自己,很觉惬意,遂不 复再征。南郡太守郭钦,兖州刺史蒋翊,常因廉直得名,当王莽居摄时,已皆托病辞职,终 身不起。又有沛人陈咸,此非前汉时陈万年子。曾为哀帝时尚书,莽杀何武鲍宣,见《前汉 演义》。咸即惊叹道:"易称见机而作,不俟终日,我亦好从此去了。"当下谢职归田。莽 篡汉后,召为掌寇大夫,仍称病不就。咸有三子参、丰、钦,俱已出仕,由咸陆续召归,杜 门不出。平时尚用汉家祖腊,或说他未合时宜,咸勃然道:"我先人怎知王氏腊呢?"遂家 居以终。此外还有齐人栗融,北海人禽庆苏章,山阳人曹竟,并以儒生为吏,因莽辞官。这 都是洁身自好的志士,可法可传,比诸莽大夫扬雄,原是清浊不同呢!历举志士,维持风 节。惟孝元皇后死后谏文,还是莽大夫扬雄所作,语虽寥寥,尚将他列入汉家,不把那新室 文母四字,提叙出来。曾记得诔语有云:

太阴之精,沙麓之灵,作合于汉,配元生成,著其协于元城。

相传孝元皇后王政君,初生时曾有奇异,母李氏梦月入怀,方孕政君,所以诔文中说为 太阴之精。政君为元城人,元城郭东,有五鹿墟,就是春秋时代的沙麓地方,春秋鲁僖公十 四年,沙麓崩,《春秋传》作沙鹿。晋史卜得爻辞,见有阴为阳雄,土火相乘二语,尝叹为 六百四十五年后,宜有圣女兴起,大约应在齐国田氏。是一个亡国妇人,何有圣女?王氏为 齐王建后裔。见前回。王贺徙居元城,正当沙麓西偏,孙女便是王政君,为元帝后,经元成 哀三朝,尚然健在。哀帝时由政君摄政,正与鲁僖公十四年,相隔六百四十五载,所以诔文 中说为沙麓之灵。扬雄援据故事,叙入诔文,原为颂扬元后起见。但汉无元后,或不致为王 莽所篡,是元后实系亡汉罪魁,何足称道。不过她见莽篡位,也觉悔恨,且莽改称元后为新 室文母,与汉绝体,越令元后不安。莽又毁坏刘氏宗庙,连元帝庙亦被拆去,独为新室文母 预造生祠,就将元帝庙故殿基址,作为文母纂食堂。纂音撰,具也。建筑告成,号称长寿 宫。特请元后过宴,元后至新祠中,见元帝庙废彻涂地,不禁惊泣道:"这是汉家宗庙,当 有神灵,为何无端毁去,颓坏无余?若使鬼神无知,何必设庙?倘或有知,我乃汉家妃妾, 怎得妄踞帝堂,自陈馈食呢?"王莽听了,毫不介意,仍请元后入席,元后不得已坐下,勉 强饮了几杯,便即起身告归,私语左右道:"此人慢神太甚,怎能久叨天祐?我看他败亡不 远哩!"语虽近是,但试问由何人纵成?

莽见元后怏怏回去,料她心怀怨恨,不得不格外巴结,卖弄殷勤,所有一切奉养,常亲 往检视,不使少慢。那元后却愈加愁闷,镇日里不见笑颜,汉制令侍中诸官,俱着黑貂,莽 独使改着黄貂,独元后宫中的侍御,仍着黑貂,且不从新莽正朔,每遇汉家腊日,自与左右 相对,饮酒进食,总算度过残年。好容易过了五载,至王莽始建国五年二月,得病告终,享 寿八十有四。若早死一二十年,当可少许免咎。莽为元后持三年服,奉柩出葬渭陵,虽与元 帝合墓,中间却用沟夹开。所建新室文母庙中,岁时致祭,反令元帝配食,设座床下,这真 叫做阴阳倒置,妇可乘夫了。想就是阴为阳雄之验。

惟元后在日,曾云王莽不得久安,莽总道是老妪恨语。哪知元后殁时,已经内外变起, 岌岌不宁。先是莽遣五威将帅王骏,率同右帅陈饶等,北抚匈奴,使单于交出汉玺,改换新 朝图印,镌文为新匈奴单于章。匈奴乌珠留若提单于,即囊知牙斯。问明情由,才知汉朝绝 统,另易新皇,却也没甚话说,就将图印换讫。陈饶恐单于变计,再求故印,即将原印用斧 劈毁。到了次日,果由单于遣人持印,出语王骏道:"我闻汉朝制度,凡诸侯王以下印绶, 才称为章,我虽受汉册封,原是称玺,今易去玺字,又加新字,是与中国臣下,毫无分别 了!我不愿受此新章,仍须还我旧印为是。"陈饶闻言,将原印取示,已经分作数片,且与 语及新朝体制,与汉不同。番使返白单于,单于知已受欺,待至莽将南归,便即勒兵朔方, 伺隙入寇。

警报到了长安,莽正欲耀武塞外,特改号匈奴单于为降奴服于。莽生平无甚奇巧,不过 善改名目。简派立国将军孙建等,募兵三十万人,约期大举,进击匈奴。且分匈奴国土为十 五部,饬立前单于呼韩邪子孙十五人,同为单于。呼韩邪子孙,散处朔漠,各有职使,哪个 肯来应命?莽乃再遣中郎将蔺苞,副校尉戴级,率兵万人,多赉金帛出塞,招诱呼韩邪诸 子,前来听封。匈奴右犁汗王咸,居近中国,闻有金帛相赠,不免心动,因率子助、登二 人,来会蔺苞戴级,蔺戴即传述莽命,拜咸为孝单于,赐给黄金千斤,杂缯千匹,助为顺单 于,赐给黄金五百斤。咸受金后,便欲挈子同归,不意蔺苞戴级,将他二子截留,只准咸一 人归廷,咸怏怏自去。蔺苞戴级,遂把助登传送长安,王莽大喜,封苞为宣威公,拜虎牙将 军,级为扬威公,拜虎贲将军。事为乌珠留单于所闻,顿时大怒道:"先单于受汉宣帝恩, 原不可负,今天子非宣帝子孙,如何得立!我岂肯从他伪命么?"当下纵兵入塞,大杀吏 民。莽得知消息,更选出十二部统将,令分率募兵三十万众,各赍三百日粮草,分道并出, 为灭胡计。将军严尤,亦奉命与征,独上书谏莽道:

臣闻匈奴为害,所从来久矣,未闻上世有必征之者也。后世如周秦汉征之,亦未闻有得 上策者,周得中策,汉得下策,秦无策焉。当周宣王时,猃狁内侵,至于泾阳,命将征之, 尽境而还。其视戎狄之侵,譬犹蚊虻之螫,驱之而已,故天下称明,是谓中策。汉武帝选将 练兵,约赍轻粮,深入远戍,虽有克获之功,胡辄报之,兵连祸结,三十余年,中国罢耗, 罢音疲。匈奴亦创艾,而天下称武,是谓下策。秦始皇不忍小耻而轻民力,筑长城之固,延 袤万里,转输之行,起于负海,疆境虽完,中国内竭,卒丧社稷,是谓无策。今天下遭阳九 之厄,比年饥馑,西北边尤甚,若发三十万众,具三百日粮,必东援海代,南取江淮,然后 乃备,计其道里,一年尚未集合,兵先至者聚居暴露,师老械敝,势不可用,此一难也。边 既空虚,不能奉军粮,内调郡国,不相及属,此二难也。计一人三百日食,须用粮十八斛, 非牛力不能胜,牛又当自赍食料,加二十斛,重矣,胡地沙卤,辄乏水草,以往事揆之,军 出未满百日,牛必尽毙,余粮尚多,人不能负,此三难也。胡地秋冬甚寒,春夏多风,多赍 釜鍑薪炭,重不可胜,兵士又不服水土,动有疾疫之忧,故前世伐胡,不过百日,非不欲 久,势有不能,此四难也。辎重自随,则轻锐者少,不得疾行,虏徐逃遁,势不能及,幸而 逢虏,又累辎重,如遇险阻,衔尾相随,虏要遮前后,危且不测,此五难也。大用民力,功 不可必立,臣窃忧之,今既发兵,宜纵先至者,令臣尤等深入霆击,但期创艾胡虏足矣。若 必穷兵累日,转饷经年,非臣之所敢闻也。严尤助逆,本不足取,但其言可采,故录之。

王莽得书,不肯听从,仍饬照前旨办理。看官试想,这三十万兵士,三百日粮草,岂是 容易所能办到?百姓又最怕当兵,最怕输粮,地方官刑驱势迫,东敲西逼,招若干壮丁,备 好若干刍粟,还要陆续转运出去,不是雇船,就是装车,舟子车夫,又没有多少工资,统皆 畏缩不前,眼见得有年无月,不能成事。严尤所言,还多从塞外立说,其实内地已不堪征 求,民皆疲命,始终总是一死,不如去做盗贼,还可劫掠为生。国家之乱,大率如此。莽待 了数月,闻得兵粮尚未办齐,更遣中郎绣衣执法各官,四面督促勒定严限,一班似虎似狼的 奸吏,乐得依势作威,压迫州郡,于是法令愈苛,地方愈乱。那匈奴却屡为边寇,外患日甚 一日,莽所遣派各将帅,都因兵饷未集,不敢出击,一听胡骑纵横边境,饱掠而去。从前北 方一带,自汉宣帝后,好几代不见兵革,户口浸繁,牛马满野。至莽与匈奴构衅,人畜不及 迁避,多被掠夺,又害得尸骸盈路,朔漠一空。莽尚望孝单于咸,肯为效力,牵制匈奴,所 以咸子助、登,入都以后,还是好生看待,优赐廪饩。助不幸病死,莽令登代为顺单于,哪 知孝单于咸,前次出塞归廷,自恨为莽将所欺,便去告诉乌珠留单于,涕泣谢罪。乌珠留单 于,贬咸为于粟置支侯,且令他入寇中国,将功补过。咸乃令子角出没塞上,会同匈奴部 众,骚扰不休。莽将陈钦王巡,出屯云中,分兵防堵,捕得匈奴游骑,讯知为咸子角部下, 忙即报达王莽。莽当然发怒,立将顺单于登拿下,枭首市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西夷钩町王弟承,起兵攻杀牂牁大尹周钦,扰乱西陲。钩町与牂 牁相近,汉武帝时,征服西南,建置郡县,但蛮夷部酋,往往仍使王号。钩町王亡波,曾助 汉兵平乱,得受册封,传至王莽时候,被莽派出五威将帅,传达朝命,硬要他贬王为侯。钩 町王邯,系亡波支裔,自思未曾得罪,何故遭贬?免不得与五威将帅,略有违言。偏莽得了 五威将帅报告,遽使牂牁大尹周钦,诱杀钩町王邯,全是鬼蜮手段。邯弟承为兄报仇,倾国 大举,攻入牂牁,把钦击死。牂牁附近诸州郡,慌忙连合拒守,飞章上闻。莽正想专力灭 胡,不防西夷也这般厉害,只好另简冯茂为平蛮将军,往讨钩町。茂方起行,又得益州警 耗,乃是蛮夷部落,响应钩町,攻杀益州大尹程隆。莽闻蛮夷迭叛,恐冯茂兵少势孤,不足 平蛮,乃令茂大发巴蜀犍为吏士,就地征饷,分讨蛮夷。这消息传到西域,各国亦皆有贰 心。车师先叛,降入匈奴。戊己校尉刁护,戊己校尉,系汉时所置。遣吏属陈良终带,扼守 要害,免得匈奴车师串同入寇。陈良终带潜怀反侧,竟将刁护刺死,胁掠吏士二千余人,也 去投降匈奴。匈奴收纳良带,使为乌贲都尉。莽方想扫平匈奴,谁料到变端百出,连西域也 是生乱,边吏胆敢刺死校尉,去做胡奴,那时无名火高起三丈,更派使至高句骊国,征发兵 民,要他速渡辽河,夹攻匈奴。高句骊为汉武所灭,夷作郡县,虽遗种尚受侯封,却没有甚 么兵甲,急切如何成行?偏王莽一再催逼,恼动高句骊遗众,索性拒绝莽使,也为寇盗。

嗣是东西南北诸边疆,无一不乱,弄得王莽顾此失彼,跼蹐不安。未几焉耆国又叛,西 域都护但钦被戕,越使王莽焦急,临朝时常带愁容。群臣见莽有忧色,还要当面献谀,只说 是夷狄为乱,无伤圣德,不久便可荡平。莽亦意气方张,未肯悔过,但务剿袭古制,粉饰太 平。自从小钱颁行,民感不便,莽更作金银龟贝钱布诸品,号为宝货,种类错杂,名目纷 繁,民间愈觉烦扰,屏诸不用,但将汉朝遗留的五铢钱,卖买交易。莽乃将宝货停办,另铸 五十大钱,使与一文小钱并行,所有汉朝的五诛钱,概令销毁,如百姓尚敢私藏,罪当投 荒。官吏借端搜索,闹得鸡犬不宁,偶被搜出,即将全家充戍,如有私铸铜钱,责令五家连 坐,一并充军。最可恶的是犯人夫妇充发出去,不准完聚,竟将妇女另行改配,或罚做军人 奴婢,永不放还,这真是古今罕有的虐政。莽仿行周官王制,周官即《周礼》,王制即《礼 记》。特置卒正连率,同帅。及大尹属令属长州牧,更分六乡六尉六队六服,合为万国,所 有郡县名称,辄为变易,一郡易至五名,官吏都不能记忆。莽且自为得计,以为制度改定, 天下自然平定。因此召集公卿,日夕会议,聚讼纷纭,甚至各处案件,申报上来,无暇批发 出去,就是守令各官,也不遑考绩,听他作恶舞弊,贻害闾阎。每岁虽有绣衣执法,与十一 公士,十一公,即前四辅三公四将等官,公之掾属称士。特节出巡,名为察吏善恶,稽民勤 惰,实是纵他出刮地皮,到处索贿,死要铜钱。地方官怎肯破囊?无非是取诸民间,移作赆 仪。有几处吏民抱屈,诣阙诉冤,亦被尚书搁置,连年守候,不得告归。至若拘系郡县,无 故待质,也是沈滞得很,往往至莽下赦文,然后得出。这是乱时通病,不特新莽时为然。就 是内外卫兵,本可一年交代,或且迟至三年,边兵陆续招赴,不下一二十万,都要仰食县 官,县官无从取给,只好暴敛横征。五原代郡诸民,受祸最烈,为乱最早。莽不问民生疾 苦,只知遣兵征剿,百姓外遭胡寇,内受兵灾,除死以外,几无他法。还亏匈奴乌珠留单 于,一病遂死,右骨都侯须卜当,方执大权,素与于粟置支侯咸友善,把他拥立,劝咸与中 国和亲,咸自称乌累若鞮单于,颇怨乌珠留将他贬号,也把乌珠留诸子降职,且尚未知子登 死状,所以依看须卜当计议,遣使入塞,有意请和。莽查得须卜当妻,就是王昭君女须卜居 次,因此封昭君兄子王歙为和亲侯,王飒为展德侯,使他赍着金币,往贺单于即位,伪言侍 子登无恙,但教单于送出陈良终带诸人,便可将登遣归。单于贪得莽赂,又欲与登相见,遂 捕交陈良终带,及手杀刁护贼芝音等人。王歙兄弟,将良带等押解长安,莽援《周易》"焚 如死如"的遗训,放起一把大火,把良带等推入火中,烧成灰烬!良带等原是该杀,但必用 火烧,亦是过虐。下令召还诸将,罢归屯兵,一番劳师动众的大祸,总算暂时打消。是年王 莽改元号为天凤元年。小子有诗咏道:

未谙武略想平胡,功未成时万骨枯;
买得罪人付一炬,可怜民命已难苏。

莽与单于言和,单于遣使报谢,并迎侍子登归国。登已早死,如何遣还?欲知王莽对付 情形,容待下回再表。偏爱者不明,好诈者必败,是二语好为王氏姑侄,作一注脚。孝元皇 后之宠莽,全为爱莽而起,莽以媚术博姑母之欢,使之堕入计中而不之觉。迨莽篡窃汉祚, 始悔偏爱之失策,晚矣。夫帝可弑,国可盗,则汉室宗庙,何不可毁?孝元后之且惊且泣, 料莽不永,纯是妇人咒詈口吻,岂真能预测先几?且黑貂汉腊,何益夫家,大事已去,小节 无论已。莽挟诈以欺国人,而不足以欺外夷,匈奴发难,边警迭闻,尚不肯从严尤之请,竟 欲大举平胡,北征之师未出,而东西南三面,变端迭起,莽已旰食之不遑,尤复师心稽古, 一何可笑。孔子所谓"反古之道,灾必及身,"况如莽之身为乱贼,无在非诈乎?好诈必 败,王莽其已事也。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后汉演义 作者:蔡东藩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