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信自传

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
第01章 第02章 第03章
第04章 第05章 第06章
第07章 第08章 第0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韩信自传》第01章 | 秦汉朝历史

《韩信自传》第01章


一个已经死了两千二百多年的人,今天突然冒出来,要重提旧事,听起来挺骇人的。但没办法,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按照惯例,先自报家门:在下韩信,秦末汉初人,籍贯淮阴,在历史上小有名气。这我要感谢武帝时那个叫司马迁的太史公,是他给我立的传。但我对他也有不小的意见。第一:他让张良位列"世家",却把我排在"列传"里,分明是轻视我。我哪一点比不上他?就是把我放在"本纪"里也不为过--项羽和刘邦是什么货色,他们都能进,我为什么不能?第二:他写我的时候,我已经死去一百多年了,尽管他跋山涉水寻访考证,哪里还能翔实地知道"从前"的我的故事?所以他在《史记》中对我的记载只能说是一鳞半爪,遗漏了很多细节,甚至在某些事件的记述上还存在谬误。以上两点,也正是我今天要出来说几句的原因,以正视听。

我想从我十八岁那年说起。那年秋天,与我相依为命的母亲积劳成疾,溘然长逝。我怀着巨大的悲痛,把母亲安葬了。在墓前守孝三天后,我回到了家中。看着四壁萧然、一贫如洗的家,泪水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仿佛在一瞬之间,我长大了,我决心撑起这个家。但我很快又陷入了迷惘。因为我发现,我除了会读书外,其余什么都不会--母亲在世时,很少让我插手稼穑之事,她希望我通过苦读,将来能谋个一官半职,出人头地,显亲扬名。

但第二天,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始跟镰刀锄头、菽麦谷黍、柴米油盐打交道了。一个男人,有手有脚,总不能被活活饿死吧?说到这里,我就要来纠正一下太史公在《史记》中对我的描述了。他说我"不能治生商贾,常从人寄食饮",甚至还说我在河边垂钓时,一连十几天都是吃的一位漂母施舍的饭菜。这简直是无稽之谈!你们想想看,我有书要读,有活要干,哪有闲工夫一连十几天都去钓鱼?我有病呀我?!当然,我也不否认我去钓过鱼,但那只有半天时间,而且是两回事。那天中午,我一边吃饭一边翻阅竹简,突然看到了姜子牙"直钩垂钓愿者上"的故事。我就突发奇想,也扛了根鱼竿去垂钓,希望能像姜子牙那样,遇上个周文王之类的人物,"载与俱归"。我自信我的文韬武略并不比姜子牙逊色。篡改一下你们前两年比较时兴的那句"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就是:我很穷,但是我很有学问。我满怀信心和希望,庄重虔诚地把鱼竿伸向了河中央。看着一圈一圈荡漾开去的水波,我浮想联翩。但是直到黄昏日落,也没个王侯将相从我身边经过,倒遇上几个过路人骂我神经病。我知道我的想法和做法极其荒唐了。懊悔之余,又想: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于是我把鱼钩扳弯,穿上鱼饵,专心垂钓。夕阳倏忽一下钻下去的时候,我拎上来了一条大鲤鱼,回家后美餐了一顿。从那以后,我不再胡思乱想了。白天,我耘田绩麻;晚上,我秉烛苦读。

时光飞逝,转眼已是公元前209年,我也二十岁了。八月的一天,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入了我的耳朵: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反对暴秦了,而且势如破竹,已经攻占了二十几座城池。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喜讯。我再也不用悲叹满腹经纶而无用武之地了。我相信,乱世出英雄,而我,将成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我很快收拾好行装,只等过了母亲的忌日,就北上从戎。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我学了些剑术。但我最终没有去。因为我听到了"起义"的一些内幕。陈胜领导这次"起义",客观上的原因是天降暴雨,不能如期赶到渔阳,怕掉脑袋;而主观上的原因则是他不信王侯将相会有种,对世袭制表示怀疑和拒绝。这当然很豪迈,但他接下去的做法却暴露了他内心的虚弱与自卑。他先是把一块写有"陈胜王"的白绫塞进鱼腹,后又唆使那个吴广夜晚学狐狸叫"大楚兴,陈胜王",以此煽惑人心。他玩的完全是一种鸡鸣狗盗的手段。他这样做的目的,岂不是也想把自己装扮成一个天权神授的龙种?我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靠装神弄鬼起家的陈胜。他的政权肯定长不了。我的预言很快得到了应验。他一拿下陈县,就迫不及待地自称陈王了。没多久,军中闹内讧,他被车夫庄贾暗杀了,搞得身首异处,惨兮兮的。"张楚"政权随即土崩瓦解。

从辩证法一分为二的观点看,陈胜也不是一无是处,他振臂一呼,掀起了抗秦的狂波巨澜。项梁和项羽叔侄俩从会稽起兵了。刘邦也在沛县举事了秦王朝已岌岌可危。这是它自取灭亡,能怪谁呢?要怪就怪嬴政这家伙了。他好不容易打下了江山,却不懂得好好珍惜。焚书坑儒,筑长城,建阿房宫,修骊山墓其残暴奢靡,令人发指。他是一动不动地躺在骊山老墓中了,他的小儿子胡亥却变本加厉,肆意妄为,比起老子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关于暴秦,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大家有目共睹。在我之后的贾谊写过一篇题为《过秦论》的政论文,把秦王朝灭亡的原因分析得入木三分,有一句话说得非常经典: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当权者应该引以为戒。

陈胜垮台后,就属项梁领导的那支军队声势最为浩大了,兵多将广,攻城略地势不可挡。各路人马纷纷投奔他项字旗下,像陈婴、黥布、吕臣等。那时的我对项梁和项羽并不了解,只听说他们一个是项燕的儿子,一个是项燕的孙子。项燕这个人我挺佩服的,他是楚国的骁将,征战沙场几十年,屡建奇功,最后虽然败在秦将王翦手下,但死的时候毫不畏惧,表现出了一个职业军人的英勇气概。"虎门无犬子",我想他的子孙也不会差到哪去,便决定投奔项梁。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韩信自传》第02章 | 秦汉朝历史

《韩信自传》第02章


公元前207年春夏之交,我选了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背上行装,提着长剑,出发了,心情愉快而又激动。

当我走到一个喧闹的菜市口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群地痞流氓突然拦住了我的去路。我请他们让开。他们摇头晃脑,吹着口哨,说:就不让!我问他们:你们想干什么?为首那个晃着腿,乜斜着眼说:拿你寻寻开心。话音刚落,一个肥头大耳的恶少站出来拍着胸脯对他说:大哥,看我的!恶少说着就站到了我面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蔑视着我,嘴角挂着讥诮的笑。我看了看他,发现他明显营养过剩,裤腰带已经勒进了肚皮里。恶少说话了:你不是带着剑吗,有本事,就杀了我过去。要不然,就从我裤裆底下钻过去!哈哈哈接下来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我默不作声地俯下身子,从他胯下钻了过去,在他们的狂笑声中走远了。我真的很不屑于跟他们一般见识。

我在下邳找到了项梁的军队。没有任何人引荐,我独自去找了项梁。当时项梁与他的侄儿项羽正在埋头制定行军方案。我说:项将军,我是来投军的,我能出谋划策,能领兵布阵,能项梁盯着羊皮地图"哦"了一声,随手扔给我一支戟,说,年轻人,好好干,就自顾忙他的了。他根本没把我当回事,只想早点把我打发掉。我接住冰凉的戟,心寒了一半。我不指望他能像周公那样,为招贤纳士,一饭三吐哺,但他连最起码的待人接物的礼节都不懂,实在是后来我为他寻找了几条理由来宽慰自己:或许他是行伍出身,向来不拘小节;或许他戎马倥偬,军务繁忙,忽略了礼数;或许总之,我尽力维护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至于他让我从一名小卒干起,我表示理解--在不了解你的情况下,任何一位将军都不会把一支几千人的军队交给一个毛头小子统率的。我想我接下去要做的,就是在各方面都要表现出超人的才智,这样才能脱颖而出,跻身将领之列。

没过几天,我就跟几个老兵混熟了,彼此称兄道弟。慢慢地,我也就知道了项梁和项羽的老底。他们家本不姓项,因为祖先受封于项地,后代便以"项"作为姓氏了,并以此为荣。后来楚国被秦国吞灭,项燕死于王翦手下,封地没了,家道中落。三年前,项梁杀了人,带了项羽在吴中地区避仇。也不知道吴中之士是昏了头,还是吃错了药,竟然很抬举这个杀人在逃犯,称他是将门之后,有雄才伟略,还以他马首是瞻。更把那个二十四岁的项羽吹捧得上了天,说他身长八尺有余,力能扛鼎,才气过人,吴中子弟无人能及。对此,我嗤之以鼻。据我所知,项羽小时候读书很糟糕。如果换了是现在,我敢保证十门功课他有十一门要挂红灯笼。书读不好,项梁就教他剑术。刚开始他还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哪知没过多久就厌倦了。项梁可发火了,大骂他不争气、没出息。项羽他还振振有辞,说读书只能识几个字记记姓名而已,剑学得再好顶多只能跟三五个人同时拼杀,都不值得学,要学就学以一敌万的东西。他这一说还真把项梁给蒙住了。项梁喜出望外,以为他志存高远,赶忙找来一大堆兵书让他研习。凭他那种臭水平,能看懂玄妙高深的兵书吗?我深表怀疑。尤其是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我觉得项羽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武夫。至于后来他被围垓下,四面楚歌之际,还能唱出"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这样的慷慨悲歌,完全是太史公对他的美化。他能作出这样的诗句我名字倒过来写!他唯一让我"佩服"的就是毫无心机,心里想什么嘴里就吐什么。嬴政游会稽路过浙江时,他随项梁去一睹始皇帝威仪,结果嚷出了"我可取而代之"的狂言,吓得项梁慌忙捂住了他的嘴巴。这话你能乱嚷吗?!好在嬴政老儿已经病入膏肓,没听见。要是听见了,灭你项家九族!哪还有你项羽日后耀武扬威地自称"西楚霸王"?!你看人家刘邦,他也见过嬴政,他也想取而代之,但他不乱嚷嚷,只在心里说:大丈夫当如此!仅凭这一点,项羽他就注定不是刘邦的对手。

接着,项梁项羽起兵的经过我也搞清楚了。那是陈胜、吴广在大泽乡揭竿而起两个月之后,会稽郡守见天下大乱,准备起兵攻秦,分王其地,便请来项梁密谋此事。项梁早怀鬼胎,见此机会,就使个暗号叫项羽杀了郡守,自己夺了印绶号令吴中兵。这简直是流氓行径!项梁彻头彻尾一个下流坯子!人家郡守客客气气地请他来商量事情,还准备拜他为上将军,他却把人家给杀了。这这什么玩意儿?什么德行?"多行不义必自毙",后来他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被章邯割了脑袋,也算是报应。

当我知道这一切之后,项梁项羽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一落千丈。他们是靠什么来号令群雄的?自己的人格魅力?自己的雄才伟略?都不是。他们完全是仰仗祖先的德高望重。说到底,就靠一个"项"字。

就在我大失所望、准备另投明主的时候,一场战斗羁绊了我。事情是这样的:有个叫秦嘉的,驻军在彭城,先立景驹为楚王,然后叫嚣着要项梁俯首称臣。项梁气得鼻孔冒烟,认为他项家才是正宗的楚将,如今秦嘉搞了个假冒伪劣的楚王,还要他俯首称臣,无疑是对他的侮辱和挑衅,便传令三军,四更造饭,天明进攻。

于是,我第一次参加了战斗,并且第一次杀了人。两军对阵,项梁和秦嘉很俗套地谩骂一通后,战鼓就擂响了。首先是一对一的单挑。项羽手持长剑,拍马上前,士兵们立即摇旗呐喊,以壮声势。秦嘉那边出阵的是一员裨将,不知道叫什么。两人就在场上厮杀起来。项羽根本不讲什么战略战术,仗着有几分蛮力,挥剑乱砍乱刺,毫无章法。不料却让他歪打正着,"咔嚓"一声砍下了对方的脑袋。趁此机会,项梁挥剑一指,大叫一声:兄弟们,杀呀!于是几千人一起奔跑着向敌阵杀去,个个像服了兴奋剂。我不想为项梁卖命,我知道这场战斗根本毫无意义,完全是项梁他想为自己出一口恶气。我是被冲杀的洪流卷进敌阵的。进入阵中,一切就由不得自己了。在这你死我活的血腥肉搏中,我只有奋力拼杀,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我把刀刺进了一个人的胸膛。我没有看清那人的模样,但我永远记得他那双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愤恨、痛苦、惊恐、绝望和乞求。我理解他这双眼睛里所包含的全部内容:他愤恨我这把刀为什么插入了他的胸膛;他把剧烈的疼痛写在了眼睛里;他惊恐自己即将死去,而年迈的母亲、羸弱的妻子、幼小的儿女还在翘首期盼;当回家团聚即将成为泡影,当一切都将成为隔世,他眼睛里流露出了绝望;心碎了,而肉体的疼痛又再次袭来,他便企求我给他一个痛快。当我读懂他的眼神后,我喟然长叹一声,转过脸,猛地拔出了刀。"噗!"一道血箭溅到了我的脖子上,他倒了下去。我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声:老兄,对不住了!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秦嘉、景驹被取了首级,一军皆降。就在大家欢庆胜利的时候,我却陷入了沉思。我思考生命与战争


分类:秦汉朝历史 书名:韩信自传 作者:朱章华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