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的网络诱惑

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Star Inactive
 

少林寺的网络诱惑

少林寺的网络诱惑

开网站、玩微信、换手机、拍3D电影,从方丈到普通人,再到整个少林寺,他们被数字时代包围了。

今年3月,少林和尚和硅谷码农见面了。

现代化的谷歌,让这位穿着传统黄袈裟的中国少林方丈,显得更为神秘。他用中文演讲,对谷歌大加赞赏。而同行的六名身着灰色袈裟的少林武僧,在好莱坞大片《加勒比海盗》的电影配乐渲染下,富有动感的功夫表演甚至让坐在前排的谷歌员工,也耍起了少林功夫。

离开谷歌,释永信前往苹果公司。每日都会禅修15分钟的苹果CEO蒂姆?库克对这位少林方丈兴趣十足,当场提出希望少林寺将禅修课程放到iTunes上面。

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释永信在会场使用iPad上网搜资料的照片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他任院长的河南佛教学院,不仅开设英语课,而且还用iPad教学。

最近一次,释永信和台湾著名漫画家蔡志忠、网易的组合见诸报端。少林寺不仅拍动漫电影,还要做手机游戏了。

最早触网的寺庙

如果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历史来看,少林寺意识到互联网的存在比国内其他科技公司都要早上几年。1995年张树新创立中国首家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第二年,少林寺申请了属于自己的域名。2001年网站正式运营。

“我常在世界各地参观,1996年在国外看到互联网,觉得很新鲜,想要建少林寺网站。我在香港买了个数码照相机,只有300万像素,拍了少林寺一些风景,上传到网上。当时还是使用电话拨号上网,网速非常慢,传张照片要一顿饭工夫。”释永信回忆。

2004年7月底,少林寺通过自己的网站公开了不少传说中的秘籍,包括《易筋经》、金刚指、蛤蟆功、点穴法等武功心法口诀和武功练习方法。任何人只要进入少林寺网站的页面,即可浏览各种详细

秘方。一时间网友纷纷热传少林寺网址,少林寺的网站火了。

2010年少林寺网站改版,“要做成少林百科全书,及时传播少林寺的新闻,当天发生的事隔天就可以在少林寺网站看到。”

外围操盘手

少林寺有着庞大的生态链条。如果把少林寺比作一个圆环,中间那个圆心是释永信和他的三百多名弟子,往外扩散一圈是许多生活在别处的在家弟子,最外层的则是一群热衷于少林文化的居士和义工。

操盘少林寺数字化的是圆心以外的那两圈。

王翔和李炯都不是少林寺的出家弟子。他们常驻少林寺在郑州的办公室,目前分别负责少林寺两个最“潮”的活儿――新媒体推广和“都市禅堂”。

“除了网站,我们现在还要管理少林寺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王翔说。这位毕业于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的在家弟子,对新媒体传播颇有经验。除了对外负责媒体沟通与联络,他还要给少林寺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供稿。

“微信推送的内容方面,我们主要选取能够弘扬少林文化、禅宗和少林功夫的小文章,以及关于少林寺的新闻。这些文章不会特别深奥,少林寺的师傅们会看,也会提一些意见。”王翔介绍。

目前少林寺的官微粉丝超过6万,微信公众号的订阅户超过300人。王翔对这样的影响力很满意,“我们没有推广,没有僵尸粉,都是真正喜欢少林文化的人才会去关注我们”。

而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专业毕业的李炯正忙于帮助少林寺进行一个叫做“都市禅堂”的项目。“都市禅堂”是少林寺日后扩散影响力的重要路径,好像麦当劳开连锁店一样在全国各个城市开办隶属于少林寺的禅堂。

他向记者描绘了未来少林寺的数字化蓝图, “我们正在做的是通过都市禅堂,每一个城市都要有一个学习点,并且将它们连成网络。我们会运用到最新的科技,比如网络远程视频会议系统、教学系统,到时一个法师讲法,所有的点都能直播点播,手机、电脑、电视都能看到”。

少林寺签约国际动漫大师

2011年4月,释永信罕见地出现在杭州国际动漫节上,和他一起出席的还有蔡志忠。当天,释永信和蔡志忠第一次公开宣布要合作拍一部关于少林寺的动漫电影。

少林寺无形资产负责人钱大梁透露,释永信和蔡志忠在未见面之前便有神交。

2004年,少林弟子释延王在台湾和蔡志忠见面,两人对谈了3个小时。释延王邀请蔡志忠前去少林寺。

2006年9月,蔡志忠第一次见到释永信,也是双方建立信任的一次见面。当时少林寺正举办第一届少林问禅论坛邀请蔡志忠出席,并专门为蔡立了一块石碑。

这块高近2.5米的石碑,是少林寺第一座“漫画”碑。碑的正面“用心若镜”四个大字下是首著名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背面是蔡志忠的“数学哲理漫画”《人生是时间的微积分》。碑文由蔡志忠花了几个小时亲自设计。

那次论坛很成功。也是在那一次,蔡志忠向释永信提出要拍一部以少林寺为题材的动画电影,释永信欣然同意。

双方的合作异常顺利。少林寺给了蔡志忠足够的信任,少林寺只负责授权,而对于电影内容的把关和衍生产品的审核,“合约上都说了要蔡志忠负责”。

“我不敢说《功夫少林寺》能像30多年前李连杰主演的《少林寺》那样轰动,但我保证将这部片子拍成好莱坞水平,发行全世界。”蔡志忠说。

同年,少林寺主持素喜圆寂,众弟子将飞机、笔记本电脑、摄像机等标志现代文明的物件刻在其古塔之上,以此寓意一个新数字时代的到来。

8年以后电影正式启动,蔡志忠信心满满。“方丈答应我去世后的骨灰将葬于少林寺塔林内。”蔡志忠说。塔林是自唐代以来少林寺历代高僧安息的墓地,这对蔡志忠而言是一份殊荣,而连接起双方纽带的是最受现代年轻人追捧的动漫电影。

(应被采访者要求王翔为化名)

(苏晓泽荐自《南都周刊》)

 

What do you think?

Send us feedback!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

Found a typo? Please select it and press Ctrl + Enter.

Search

Write your words into below field and find what you want.

Subscribe Us

Write your email into below field and join our mailling 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