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愈:不能走学校教育一条路(图)

用户评分: 0 / 5

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不活动星星
 

任继愈:不能走学校教育一条路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6-11-8 10:05:09 ·来源:新京报

  文史大家演讲剖析中国教育现状,建议设立国家博士制度

  主讲人

 

  任继愈 1916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现为中国国家图书馆馆长,著有《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中国哲学史论》等。

  国家博士不应有年龄、种族和信仰的限制,甚至不受国籍的限制,爱国华侨也可以报考。唐朝李白的朋友晁衡,就是日本人阿倍仲麻吕,在长安参加科举考试还考取了。

  在中国,你是博导还印在名片上,外国没有人印在名片上的,人家想你不能带博士生怎么可能是教授呢?

  同样的博导,差的和好的差得太远了,有的差的给好的当学生都不够资格。

 
 



  日前,任继愈先生在国家图书馆分馆“文津讲堂”发表了“今天看科举制度”的演讲,梳理了科举制度的优劣。在演讲中,他还针对当下人才培养的缺陷,提出吸收科举制度的优点,改变原来的考试方法,同时设立国家博士,承认自学成材的人,让社会教育发挥起来,不一定走学校教育一条路。

  科举弊病在内容,不在制度

  科举制度的考试内容随时代有所不同,唐朝考诗赋,看文学水平如何、字写得如何、语言是否得体、相貌是否端正等;宋朝主要考议论时政;明朝开始,皇帝的权威进一步提高,我们看历史上汉朝和唐朝,君臣讨论问题都坐着,有个成语叫“坐而问道”就是从那儿来的。到了明朝以后,臣子站着都不行了,得跪着,也谈不上坐而论道了。

  科举考试不再考对事情的看法,就指定几种书,答案范围也指定了,必须按照程朱注解四书的观点来作答,叫八股文。

  明清时代科举考试考八股的内容,考程颐、程颢、朱熹对四书的注解。八股不许有自己的思想,题目出得也很怪,最初题目就是从四书里面出一段,几百年就那么几本书,题目出完了,就出对答句,上一句的半句接下一句的半句。

  科举的弊病在于考试的内容,而不是考试的制度。考试的制度是在全国范围内选拔人才,国家制定标准,大家按照标准来做,这是个有效的可取的做法。在名额分配上,长江三角洲多一些,贵州云南等边远山区少一点。这种全国范围内的定期考试使人才不间断,增加了中央政府的向心力和凝聚力。

  要提高人的素质不能只靠学校教育

  辛亥革命以后,我们的教育制度从最早学欧美,后来学日本到解放后学前苏联,自己传统的制度被废止了。只走办学校一条路,小学、中学、大学走下来,延续到现在。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大学难考,考试越来越难,人数越来越多。教书育人,教书不是目的而是方式,目的在于育人。现在学校制度的问题在于育人面窄了,考上名牌大学的人很少,考试的内容也窄,只考学校教的内容。

  我看我们国家图书馆收录的博士生论文,虽然也有好的,但是总体水平在滑坡。有词不达意的,有抄袭的,独立思考的少。博士生尚且如此,大学生这种现象更普遍。有消息说大学生考试作弊被学校开除了,大家还在议论该不该开除。

  我认为一个大学生将别人的成果拿来自己用也是一种知识的贪污,若是将来当了官,对别人的利益是不是也要贪?

  所以要提高人的素质只靠学校教育是不行的。教育有三条路,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这三个来源,现在只剩下学校一条路了。有的家长是双职工,成天见不到孩子的面,家庭教育几乎没有起到作用。社会教育现在也没有行动起来。

  科举制度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在于它始终把自学放在第一位,当时也有国子监、太学,各省也有书院,但是人数很少,多数是半工半读,用自学的方法达到国家要求的水平,这种方法和道路值得开辟,让社会教育发挥起来,不一定走学校教育一条路。比如我们国家规定中学生的课程,社会应该办相应的博物馆、图书馆和科技馆,要广泛地设立。

  机械化生产不合格博士

  还有培养高级人才,研究生和博士生的问题。过去我自己也培养过博士生,一个导师最多带一两个学生,很少有带3个的,属于师傅带徒弟型的。

  当时我在西南联大,老师带学生就一两个,朱自清、闻一多、金岳霖和我的老师汤用彤都是好几年一共才带三四个。

  用手工生产培养大量的人才是不行的,我们现在有的导师每年带20个学生,3年有五六十个,老师跟学生有的都没见过面,有名气的老师分给年轻助教帮着带等现象都存在。研究生必须写论文发表在某些刊物上才能毕业,我问有的学生怎么沉不下心来学习呢,他说没办法,头一年要学外语,第二年要写论文,第三年要联系发论文还得找工作,没时间学习。

  博导、博士后也是引进来的误区。在外国,博士后不是学位,博士后是博士毕业后没有工作,找个博士站落脚待业,2年为期,但是在中国,博士后就是个学位。在中国,你是博导还印在名片上,外国没有人印在名片上的,人家想你不能带博士生怎么可能是教授呢?因为在中国,博导、博士后和住房、工资待遇都挂钩。

  要给自学的人同等竞争机会

  我们现在提倡有创新能力的人才,必须靠自学为主创新能力才能发挥出来,光背书和背讲义没办法创新。得首届科学奖的金属物理学家黄昆说,我先不看人家的结论,怕影响我的思路,我先自己想想,抄来抄去出不了人才。数学家丘成桐也说数学竞赛对学生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做题能力增强了,却减弱了独立思考能力。

  怎么改变呢?我初步的设想是要承认自学成材的人,要给他同等学力的证明,不一定入学,只要达到这个水平就行。特别是外语和语文,更要自学,大学上的课基本用不上,文章要写得通,外语要说得好,光靠课堂讲怎么行。所以要给自学的人同等竞争的机会,并且不受年龄的限制,人才教育方式放宽了,人人都能发挥自己的长处,能干什么的自然就都有了。现在社会上普遍发现高等技术人才少了,能动手的工人少了,念书的多了。

  设立国家博士培养金字塔型的人才

  有的学校为了找平衡,要设立博士点,能力不够,凑也得培养博士。同样的博导,差的和好的差得太远了,有的差的给好的当学生都不够资格。

  但是职称上大家都是博导,毕业生都是博士,这样很不正常。

  有的名牌大学,学生之间互相说:“你真傻,就像个博士似的。”那个说:“你才像博士呢!”就好像博士是贬义词似的。

  我的设想是培养国家博士,国家博士首先要具备中国现代人必须具备的知识,中国历史、世界历史、中国地理、世界地理、现代科学知识、现代语文知识、外语知识以及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

  另外,我设想我们以后硕士和博士考试要分两次,初试不考专业课,就考应该有的知识,语文外语政治等,必须要及格,基础要打稳,第二才考专业,又分两层考,一层考广义的专业领域内的知识,另一层考专业知识。两次考试要分开,第一次考试不合格的没有资格参加第二次考试。现在一些细竹竿型专家,只在专业领域研究很深,专业以外的什么都不懂,这不行。

  设立国家博士首先要培养金字塔型的人才,基础要广,还要有高度,基础巩固,适应能力也强。现在有的人分配认为专业不对口,其实真正基础广的人很快就适应了,不用专业对口上来就能做。

  国家博士不应有年龄、种族和信仰的限制,甚至不受国籍的限制,爱国华侨也可以报考。唐朝李白的朋友晁衡,就是日本人阿倍仲麻吕,在长安参加科举考试还考取了。这样定期考试,三五年一考,照顾地区差异,结果向全国公布,自学成材的大门向社会敞开,13亿人,什么人才没有啊。学校的培养方式是硬性要求,达不到就毕不了业。培养人才又不是蒸馒头,拔尖的人不是完全一样的,数学不及格不代表不能当音乐家,文科和理科也一样,钱钟书数学很不行,照样上清华,按照现在的制度,根本进不来。

  现在从小学到大学要20来年,真正自学成材的人用不了20年。

  提问

  “自学考试只是开了一个头”

  新京报:您在演讲中说到了承认自学者的问题,现行的自学考试制度其实也是一种承认的机制,为什么您认为现在还是在走学校教育一条路?

  任继愈:自学考试只是开了一个头,博士、硕士不能自考,高学历人才实际上还是走学校一条路。

  新京报:您提出吸收科举制度自学的优点,并提出了新的考试方法,新的考试方法的目的是什么?

  任继愈:我提出的初试考语文、政治、外语等,首先是把基础知识打牢,语文和外语只有自学才学得好,学校学不好。像西南联大,除了基础课之外,选课非常自由,学生的视野就广阔多了。新的考试方法实际上是为了培养金字塔型的人才。

  反过来说,我们的大学生选课的自由太小了,这主要是受前苏联的影响,欧美也不是这样的。

  新京报:您认为竹竿型人才的局限在哪里?

  任继愈:先天不足,当时用得上,爬高了就不行了。

  新京报:如果您的想法落实,国家给一些自学成材的人授予国家博士,国家博士由哪个单位颁发?

  任继愈:国家博士学位应由国务院颁发。

  新京报:但也有一个评审机制的问题,我们如何认定哪些人可以获得?如果有人有一点学术成果,但不足以获得这个称号,但他认识某个评审人,借此牟取到国家博士怎么办?

  任继愈:只要有学术成果的自学者都可以申请,一些学术权威人士也可以提名。评审机构应当吸收有学术界权威人士参加。另外,加强评审过程的监督,使整个评选过程公开化,透明化。对于营私舞弊者引进司法机关介入。只要大家注意这个问题,具体的方法总是会有的。

  回音

  刘海峰(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

  国家博士类似古代进士

  任先生提出这个观点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仿佛当年梁启超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出恢复科举一样,目的是很纯粹的。他的说法肯定有争议,我不是完全同意,但是觉得他说的有一定道理,可以引发我们进一步思考,如何对我们现有教育制度改革和完善,怎样更为敬重中华民族的传统,是否有些地方可以进一步发掘和弘扬。

  任继愈先生突出设立的国家博士就类似古代的进士,进士其实就是一种东方型的学位,清朝末年曾完整实行了科举学位。另外,他说培养金字塔型的人才的说法有一定道理,成才的方式和途径应该多样化,不要一个模子出来,因材施教从孔夫子时代提出来,到现在还是有生命力的。

  程方平(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

  制度一多就更乱了

  任老先生是搞哲学史的,搞历史的,他的观点更多是出于自己的经验。现在让导师带一两个学生肯定是比较精,多带肯定是放羊式的,但是孔子那时候也带72个啊。科举时代也不是只有科举一条路,很多文学家都不是科举出身。当时还有“终南捷径”,政府知道很多人没有能力考科举,但是有能力当宰相,就请出来做官,类似三顾茅庐。

  我觉得国家博士制度没有必要搞,博士不能说明能力,只能说明学历,制度一多就更乱了。

  采写、整理:本报记者 张弘 实习生 郝琳

  摄影:本报记者王嘉宁

Pin It

shaolingongfu.com was founded in China in 1996. The company has four divisions:Shaoin Services, Publication Services, Translation Services and Design Services.

Tel:0086-371-63520088
Email:这个 E-mail 受反垃圾邮件程序保护,您需要启用 JavaScript 才能查看。
QQ:76257322

 

free porn sites free porn sites sexmag free porn video with daily updates sex for young girls a pleasant experience see sex with mature women and lecherous mothers we have selected the best and most watched sex videos of xnxx daily updated collection of porn videos you can watch free porn videos of chic actresses hot porn video web sites You can watch these porn videos not only in our country but all over the world as we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