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茶之死:赛博朋克中的悲愤与荒谬

powered by social2s
Category: 汉语学习
一名来自大凉山地区的B站无名小卒,因贫病交加,于约2021年1月4日左右死于出租屋中,尸体于十数日后被发现。

  @墨茶Official,一名来自大凉山地区的B站无名小卒,因贫病交加,于约2021年1月4日左右死于出租屋中,尸体于十数日后被发现。

  1月21日至22日,此条新闻火遍全网。在广大网友悲伤、悼念、感慨、愤怒之际,也有少数人强行质疑,顾左右而言他。  

1.jpg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一、“人人平等”的互联网

  没有什么比墨茶的死更具有赛博朋克的魔幻色彩了——“high tech low life”再也不是科幻,已经成为现实。质疑墨茶家境者往往给出一个乍一看有道理,细想却又令人啼笑皆非的论点:墨茶竟然有电脑和直播设备,可以成为一个up主,怎么可能死于贫病交加?

  的互联网对人们对社会认识的影响无疑是复杂的。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似乎已经理解了“数字分层(digital divide)”的意义——能上网、能用技术的群体,是高阶级,不能上网、不能用技术的群体,必然是贫困的弱势群体。在这样的理解中,我们似乎把能上网,能用技术的人们理解成了一个同质化的群体,并逐渐忘记了流浪汉、乞丐也有手机,下工的贫困工人也会用快手抖音的事实,把互联网真正当成了“人人平等”的平台。今天,我们必须更新对数字分层的认知:在能上网,能用技术的群体中,当然存在着大量的真富人和真穷人。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掌握互联网相关技术显然不意味着远离贫困。

  互联网或许真的能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人人平等:在B站,墨茶可以像许多知名“普通家庭”up主一样玩游戏,做直播。然而,这样的平等仅仅在虚拟世界中:离开B站,他面临的则是无法逾越的贫困鸿沟。当然,虚拟世界毕竟与现实生活是无法割裂的——有钱人用几万元的成本做着视频,享受着几百万的播放量,而墨茶这样的up主却只在贫病而死后才能博得网友的关注。

  我们应该感谢互联网。它给了如墨茶这样的贫困者以通过直播和视频多多少少延续一段时间生命的机会,它给了我们明白“会用互联网者也可能贫病交加”的机会,它也给了我们思考“那还有多少连墨茶的生活条件都没有,连墨茶的互联网影响力都不具备的人”的机会。互联网遮蔽了贫困的存在,但又网开一面,露出冰山一角,令人悲伤感叹。

  当然,还有一小撮不知所谓的人并不接受这种思考的机会。有些自以为见过“真贫穷”的高贵人,一边揣测“真的穷人都不会用手机的”“真的穷人死了我们都不知道,所以这一定是假穷人”“你怎么不把手机卖了换饭吃”,一边还鄙视着记录平凡人和老百姓的抖音快手。B站一个民工up主花几十块钱体验一次盒饭都被骂得狗血淋头,而富二代继承家长的家业却是“凭本事继承的家产”。

  可真有你们的。  

  二、“珍惜当下”与“都怪美国”

  墨茶来自大凉山,大凉山地区已经于2020年年底脱贫。脱贫成功的地方为什么会出现极度贫困,无家可归,因贫生病,疑似死于常规医疗可以应对的酮症酸中毒,死后无人发现的事情?脱贫成功的地方,为什么没有起码的基层社区关怀与管理,基本的社会福利?大把的扶贫资金,能做到一人阳性全县封闭的执行力,在救助贫困人员时,都到了哪里?这些诘问,为什么少有人提出呢?

  脱贫的新社会饿死了人,少有人提出诘问,却有人表示原来有的人比自己更惨,要珍惜当下:  

[s]2.png

  珍惜当下倒也罢了,还有人大言不惭地讲“本不会有多少触动”,还有人大放厥词要“积极阳光”,“应该忘记”。